964 悍不畏死

仙船被炸毁前端,叶枫心神震撼,周冲可真是一员战将,智慧也不容小觑。

仙船之内容纳小船,而小船之内装满黑火焰,简直是跟自己想法一致,虽说具体操作方法不一样,结果却是一样,且威力不凡。

看着上百艘仙船各有损伤,且不少仙兵受伤,甚至是被炸死。

叶枫心里多少是有点失落和悲愤,这是他作战以来,算得上首次大规模团战中的失利。

“大哥,咱们要不要撤退?敌人来势汹汹。”小黄跑到叶枫身边,眼神里带着担忧。

叶枫摇头,“不用,咱们还有一些暗器没用。”

看着叶枫坚决摇头,四周战火弥漫,黑烟缭绕,小黄心绪不宁,眼神里带着无尽疑问,“暗器?还有什么暗器?”

“蚌三娘,不用藏着掖着了,把我之前给你的“鱼雷铳”释放出去,不要保留一颗。”叶枫直接给蚌三娘传音。

蚌三娘嗯了一声,重重点头,方才远帆城的周冲给予的一头重击,可谓是让蚌三娘震撼且后悔不已。

如果早点把“鱼雷铳”给释放出去就好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周冲居然活学活用,且能赶得上叶枫的智谋。

“鱼雷队出列。”

蚌三娘一声爆喝,言语之中充满无尽愤怒,随即是看到仙船之中闪现不少身穿黑色衣甲仙兵。

这些仙兵二话不说,朝着胸前战甲一拍,身上笼罩一层黑色光罩,直接是进入仙船一层内,抱着一些东西便是进入河水之中。

与此同时,蚌三娘也是落入水中。

叶枫下令,仙船朝后移动百尺,抛锚落水,把仙船固定起来。

……………………………………

黑烟弥漫,黑物缭绕,战火升腾不止,整个河水之上漂浮不少尸体,鲜血夹杂黑色水怪身上迸射炸毁出来的液体,容纳融合,显得杂乱无章,且浑浊不堪,有丝丝血腥气从水中弥漫起来,十分难闻。

“将军,敌人把仙船抛锚暂且不攻击了,咱们该怎么办?”

“稍等片刻,我看敌人要采用什么鬼点子。”周冲把身边一匹黑熊带过来,一屁股坐在黑熊之上,直接飞射出战船之外。

黑熊全身散发黑色光焰,十分威武,一双眼睛硕大无比,宛如两颗宝石。

而周冲一拍黑熊精的脑袋,黑熊精的两颗硕大如宝石眼睛赫然是从脑袋眼眶之中迸射出来。

这两颗眼珠子抵达周冲双眼之前,覆盖在周冲眼睛之上,璀璨的光华,黑色耀眼,周冲的两只眼睛如同鬼魅一样。

两道黑色光华穿射出黑色迷雾,叶枫等人的面相都在他的眼睛之中。

看着叶枫脸上一丝一毫表情,周冲发现叶枫好像很镇定,并没有他所想象出来的一丝慌张。

“叶枫,你到底为何如此镇定?难道你还有什么花招不成?”周冲心中疑窦丛生。

忽然间,他眉头一挑,稍稍皱起,一双眼睛立刻朝着河水之下观看。

他从其他一些将官视线中看出了一丝端倪,不少人是在朝着他们仙船之下河水中凝望。

他们在看什么?

黑色的光线穿透万里层云,穿透滚滚黑水,直接射入河水之下,周冲便是看到叶枫仙船之下,黑水之中浮现一个个黑色光点。

黑色光点中赫然是一个个身穿战甲神态自若的仙兵,这些仙兵手里拿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圆筒,这些圆筒一边是装载在仙船之上。

黑洞,河水翻腾,不知道为何,周冲总感觉心神不宁,他心中有一丝担忧。

这种担忧很致命,让他心里七上八下,常年的作战经验告诉他,必须要迅速撤退。

周冲想也不想,直接呼喊道:“所有人,给我撤退。”

说话之间,他一拍屁股之下坐着的黑熊精,转身飞奔进入战船之上。

可惜的是,他话音刚落,河水之中轰然翻滚,宛如河水之下有水龙一般。

但见黑色河水翻滚不已,一道黑色流光从河水中穿梭远去,但凡是被黑色流光触及的河水,刹那间全部蒸腾消失不见,最终是出现一个真空地带。

而周冲话音落下,可最终还是晚了,因为黑色流光速度十分迅速,高速移动,如同流星,直接是触碰到了第一个战船之上。

嘭的一声,一声宛如雷霆震动声音赫然迸射出去,战船下面立刻是炸开一道裂缝。

裂缝从小变大,咔咔咔,化为千百道,最终归宿撕裂一道口子。

无尽的黑色火焰,黑色流水,直接是从下面口子迸溅出去。

嘭,轰咔!!

战船里的仙兵被黑色火焰和流水巨力击中之后,有些是直接身体炸裂,有的是被弹射开来,撞击在战船甲板之上,身受重伤。

哀嚎之声,此伏彼起,连接成一块,听起来十分灿然。

这些仙兵虽说都是修仙者,可他们毕竟是血肉之躯,他们的身体被炸裂,依旧会疼,疼痛难忍,依旧会爆发出来哀嚎痛苦之声。

因为声音可以把疼痛给咆哮出去,因为声音可以掩盖他们内心的恐慌。

而此时,周冲所在战船之处,因为距离在前方,赫然是遭受到不少“鱼雷铳”撞击,震颤不已,如果不是周冲把仙王之力给释放出去,估摸着整个战船就已经化为碎片了。

可就是这样,战船上的仙兵也都是内心翻腾不已,全身震颤,站立不稳。

“将军,我们撤退吧,暂且回去修整,事后再出发。”之前的副将朝着周冲苦口婆心说道,他的胳膊已经被炸掉一个,如果不是躲闪即使,估计身体也会在阵法撕裂那一瞬间断成两半。

他的内心恐慌不已。

而周冲听到这名副将的话,勃然大怒,他的眼睛瞪大如同铜锣,一拳头伸出,把副将击倒在一边,拔出腰间仙剑。

“你最好不要逼我,非要逼我杀了你吗?”周冲愤怒的如同一只小鸟,愤怒的如同公牛,他的眼睛充满血丝,通红不已,鄂下的胡须也在咆哮之间,飞扬抖动。

副将看着周冲的样子,直接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面色灿然,且悲愤不已,羞愤难当。

但见周冲踹倒副将之后,怒发冲冠,脚尖一抬,直接是站在了战船桅杆之上,他张开嘴唇,声音如同雷声,响亮且充满力量。

“不成功便成仁,你们要记住,在你们身后,是你们土生土长地方,是你们朝夕相处的伙伴,是你们的仙民,是你们的同袍,这个地方杂糅了我们太多心血,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退,男儿征战沙场,岂能畏惧?我们悍不畏死,才能对得起天地民心,我们能做的就是战,战,战!!!”

一连串的战字从周冲嘴唇迸射出去后,是把周冲的最后一丝力量都杂糅其中,声嘶力竭,全身颤抖,以至于鲜血涨红双脚,青筋冒出来,豆大汗水也冒出来。

他周冲悍不畏死,怒发冲冠,胡须抖动,血脉喷张,一马当先,坐着屁股下的黑熊精,猛然身手奋力一拍,直接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叶枫等人冲杀过去,而他身后的一干将士,也都是热血沸腾,被周冲话语感染,化为一道道黑影,摆动战船,如同飞箭,如同流星,不顾一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