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1 修整、相见

巨灵神的脑袋被叶枫拿着,坐着一匹烈马,朝着咸阳城扬长而去。

战场上因为黑火药的加入,咸阳城的仙兵们损失惨重。

叶枫也没有多想,一飞冲天悬浮在咸阳城半城那么高。

“所有人给我听着,都朝这边看看,这是谁的脑袋。”

叶枫话音落下,手朝着上面就是一扬,巨灵神的硕大脑袋悬浮在半空之中。

巨灵神一双硕大的眼睛,估计是死都不明白自己怎么死的。

城池下混战的仙兵听到叶枫的话后,全部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枫以及叶枫手里甩出去的脑袋。

两方之人第一反应都是诧异,而后,双方的表情便出现差别。

咸阳城这边之人全然是一副哀伤和不敢相信的神色,至于叶枫这边大军,都是兴奋的如同捡到无数银钱和绝世功法。

“我给你们一个选择,要么跟他一起死,要么投降我们,跟我一起做事情,给你们半柱香时间考虑。我能杀得了你们的将军,便也可以砍了你们的脑袋。”

叶枫声音洪亮且具有力道,十分豪迈,也不可拒绝。

但凡是听到叶枫方才所说之话的人,一时间都陷入沉默。

不过战场上的杀戮却是停止了。

烽火燃烧,烟尘滚滚,而鲜血抛洒在大地之上,显得十分诡异。

叶枫就那么的站在咸阳城下,不过,他此时看起来却是如同背负了整个城池,虽说他的身影看起来比城池小了很多,可,却没人敢小瞧叶枫实力。

半柱香时间很快过去,叶枫眼神环视四周一眼。

“不知道,各位做了什么决定?”

叶枫的声音不是很重,也不轻,很清晰传入到每一个人耳朵里面。

当叶枫看到一群咸阳城的仙兵丢下了武器,低下了脑袋,尤其是城门打开,他就知道结果了。

叶枫神色凛然道;“各位,你们为何不抬起脑袋?没什么对不起谁的,我们的命运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你们的选择不会错的,好了,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所有将官,带领本部人马,陆续进入城内,不要侵扰仙民,不要劫掠财物,但凡违反者,以违反军法处理,定斩不饶。”

叶枫说完,直接是坐上一匹马,迅速奔驰进入城池内。

城池内方才还担心无比的仙民,听到叶枫方才所说的话,一个个都是激动无比,夹道欢迎。

对于这些仙民来说,他们所担心的是,大军一旦进入城池,会不会立刻烧杀抢夺,毕竟在他们以往的记忆中,一旦是战事烽烟起,城池被占据后,都会发生大屠杀之类事情。

但,方才叶枫说的是不能让士兵随便乱来,这样就给他们生命保障,他们自然觉得叶枫是仁义之师。

在叶枫看来,无论是仙人还是普通凡人,他们都是人,既然都是人,那么世间上的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

凡人世界里的大战,胜利者总归是属于仁义之师,因为只有让别人的生命和财产得到保障,那么别人就会拥护你。

他读了不少史书,也看了不少兵法,兵法有云,仁者无敌,史书上也有很多仁者之师胜利的事情,叶枫不过是依照葫芦画瓢而已。

看到城池百姓拥护现状,叶枫颇为高兴,他也是按照之前所说,全然施行之前规矩。

攻下咸阳城后,叶枫立刻让三军进入修整。

城主府,蚌三娘、凌雪崖和唐十三等将官,都是心情十分激动看着叶枫。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进攻下一座城池?”

蚌三娘作为元老级别的将官,首先是朝叶枫开口。

其他将官脸色兴奋看着叶枫,等待叶枫说话。

现在只要叶枫吩咐的事情,他们在心里都发下毒誓,一定要全力完成。

叶枫轻轻一笑,摇摇手,“我们暂时不进攻了,我们要在这里修整一年时间。”

“修整?将军,兵贵神速,我们现在锋芒正胜,一旦休息,可很难获得巨大战斗士气,一鼓作气的道理,大家可都是知道的,望将军三思。”

蚌三娘作为叶枫的元老将官,她有些不明白,即使按照兵法,现在也是作战的最好时机,一旦是错过这个时机,以后就很难碰到这种情况了。

“是啊,将军,还望三思。”其他将官也都是如此说道。

他们是多年作战,往日的作战经验告诉他们,这是最好时机,毕竟叶枫一举杀掉一名仙帝修为的修仙者。

那可是仙帝级别存在,对他们来说,可谓是顶尖存在,叶枫能干掉对方,自然是有仙帝的实力。

“不,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一年之后才是最好时机,一年修整,我想我们大军之间融合度会更高,而各位的实力也会得到增加,要知道,我们之后面对的将会都是仙帝级别将帅镇守城池,绝对是易守难攻,这次干掉巨灵神,乃是老天相助,但我相信,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所以一定要修整,好了,我也有点累了,大家都散了吧。”

叶枫说完,直接甩手。

一群将官还想再次劝谏叶枫,不过看叶枫态度和语气都十分坚决的样子,他们心里默默叹息一声,随即退下。

叶枫看着这群将官,他当然明白大家心情,不过,现在的确是需要修正,四个仙王九层的修士经脉都陷入枯竭,需要一年时间才能恢复,何况一年时间,对他们四个来说,也是破而后立的机会。

对他叶枫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跟仙帝巨灵神一战,让叶枫获得很多战斗经验,还有一些对规则利用的经验,尤其是仙帝级别能够掌控和幻化出来的领域空间,都对叶枫有很大触动。

叶枫相信,一年时间,自己在须弥戒指内相当于是有了一百年时间,百年时间,弹指而过,他绝对能收获很多东西。

…………………………

西方,灵山不远处,花果山也就是五指山之处,一个和尚不远万里,耗费数年时间,总归是一路风尘仆仆,晓行夜宿,最终抵达五指山下。

唐三藏(十二少)坐在一块石头上,把破烂的衣服给甩在一边,露出古铜色的上身来。

“姥姥的,什么玩意,灵山这边什么破烂玩意,和尚尼姑都厮混在一起,不知道念经诵佛,玩起来儿女情长,吃肉的和尚也是多见,更何况,一路走来,和尚耍心眼比一些阴谋诡计的老狐狸都多,唉,好在我除了一身袈裟,就是两袖清风,遇上劫匪和尚,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哼,等老子当了佛祖,我一定好好改造一下规则,佛陀不像佛陀,尼姑不像尼姑,世风日下,这样的话,佛教还能长久存在吗?”

骂了一阵之后,唐三藏耸耸肩膀,他看了一眼灼热的太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唐三藏觉得,这个太阳似乎是一直跟他作对,非要照射他。

原本都已经很渴了,现在还要忍受太阳炙烤。

他起身之后,朝着前面前行,看着前面山脉纵横,有点皱眉,不过唯有一座大山上,青树林立,看起来颇为不错,甚至还有一个瀑布从天而降。

且这座山上佛气十分浓郁,唐三藏也不说什么,径直朝那边走了过去。

吼!

不料刚走出几步路,便是从一边丛林中猛然跳出来一个吊颈大虫,这老虎约莫有一头大象那么大,而且全身妖气浓郁,朝着唐三藏就是咆哮一声

接着,化为一道旋风,伸出虎爪,锋利的虎爪在空中移动时,破空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是有道道黑芒闪现。

唐三藏眉头一挑,眼神里带着一丝笑意。

“你这杂毛老虎,居然敢在我面前装蒜,看我不收服了你。”

说话之间,唐三藏手指头掐着佛教法诀,随即一道手上带着的一个金色镯子直接从他手臂上飞射出去。

金色镯子滴溜溜旋转,上面“卍”字光华闪耀,一个个金色符文化为一张密网,朝着奔杀过来的老虎就是扑过去。

这头老虎是有金仙的实力,不过在唐三藏面前依旧是如同土鸡瓦狗一般。

金色符文与老虎撞击之后,老虎立刻如同病猫躺在地上,嘴巴里面呜咽有声,听起来颇为哀怨。

它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哀求之色,看起来颇为可怜,它甚至是摇动尾巴。

唐三藏可不管这老虎的样子,首先是金色符文朝着老虎身上打压过去。

砰砰砰的三声,老虎全身仙元力混乱无比,打的身体裂开肿胀起来,甚至是冒出鲜血。

“哼,我看你还算有自知之明,本佛爷就答应你,你做本佛爷的坐骑如何?”唐三藏见老虎被修理的没什么反抗之力,随即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十分自得看着老虎。

老虎立刻点点头,看起来还很高兴的样子。

唐三藏一屁股坐了上去,拍着老虎,便是破空而去。

“等等,给我下去。”

唐三藏忽然看到下面一个东西,便是直接跟老虎吩咐一声,老虎直接飞下去,落在一处山脉之下。

这山脉佛气最为浓郁,而上面还贴着一个金色符文,符文一连串,看起来颇有威势。

上面符文,唐三藏发现自己一点都看不懂,好歹他也是博览经书的人,却不认识一个,真是稀奇古怪。

“喂,你干嘛喝我的水,快点还给我,我跟你说,快点,不然的话,俺老孙一棒子夯死你。”一只金毛猴子好不容易弄了这么一荷叶天露,耗费半个月时间,可正要喝下去的时候,被一个上身不穿衣服的奇怪和尚给夺走,他立刻愤怒不已,伸出手指头指着唐三藏就骂骂咧咧不停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