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 梦境

黑色沙土,漫漫不可看见近处。

叶枫发现自己赫然是出现在一块黑沙地之上。

这个地方与之前所在地方截然不同。

那个地方是有城堡的,而这里,什么城堡都没有,甚至是没有任何的植物。

光秃秃的黑沙地,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但,这里是能够看得很清楚,周天事物可以尽收眼底。

“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么奇怪?难道是海市蜃楼?”

叶枫伸出手朝着自己的手臂上猛然掐了一下。

他感觉很疼,很疼,不仅眉头一皱。

“既然能够感觉到疼痛,就证明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海市蜃楼,而是真实存在的,那之前所看到的城堡是什么?是海市蜃楼吗?小黄和白峰都去了哪里?”

叶枫心中是有很多疑问,可是这些疑问,没有人能够给他回答,他只能是放在心里,念叨在嘴巴上,四处打量,一无所获。

这里,是一个未知的地方,想要了解更多东西,想要获得一些地理信息,必须是要找到人,这样才可以询问得到。

对,就是有人,叶枫心里想着,要四处看看,只要能找到本地的人,那么就有可能获得这里的资料,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叶枫心里总是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有点不踏实,可到底是哪里不踏实,怎么一个不踏实法,他还是捉摸不定,捉摸不清。

走,叶枫只能是继续走,想要找到小黄和白峰,不能在这里久留。

走着,走着,叶枫觉得有点困倦,而且很口渴。

“如果这里,有个酒店就好了。”

说到酒店,很快,叶枫眼睛一亮,远处是有一个酒家。

大大的酒字在旗杆上摇摆不定,风很大,黑沙漫漫。

叶枫很快来到了酒家所在之地,不过,诡异的是这里没有其他的顾客,只有一个店主。

叶枫眉头一挑,眼神朝着四周打量,但见没有什么人来,心下稍稍提防,不过,好在是艺高人胆大,他还是走了进去。

黑色纱衣,黑色面纱,一双善良无比的眼睛,但,看起来颇为善良清澈和纯洁。

这个人是一个男人,是什么让一个男人如同女儿家一样,戴着面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是什么让一个男人在如此荒野之地弄了一个酒店?

无人知晓,无人会告诉叶枫。

叶枫心中的担忧和彷徨还有一丝的疑惑,全然是消失不见。

他想,拥有如此纯净、善良、和清澈眼神的男人,难道是一个坏人?

不,叶枫心里摇摇头,连忙否定自己。

他往常的意识和经验都在告诉自己,在他心里说话,坏蛋一定是眼神捉摸不定,东张西望,总是在看着别人,似乎是要从别人身上得到一些什么。

而且坏人的眼睛有点浑浊,甚至是有点邪恶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仙帝八层修为的修仙者来说,难道还看不出来?

叶枫灿然一笑,如果自己还真的看不出来一个人时好时坏,那太可笑了吧,自己好歹也是仙帝八层。

“给我来一大碗酒。”叶枫朝着店主说道。

“对了,你们这边,为什么没什么人?”

酒已经上来,叶枫说话间,黑纱蒙面的店主已然是从一边的酒架上拿起来一坛用黑色沙土打造的盛酒器皿,直接放在叶枫酒桌之上。

“这边,很偏僻,荒郊野外,我是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的守望者,来的人,我想,总该是需要一点帮助,所以就在这里弄了一个酒店。”店主声音很轻,但,也很迟钝,似乎是很久没有与人接触交流导致他的不善交流。

“多久没来人了?”叶枫眉头一挑。

“很久了,我也记不清了。”店主怅然若失,叹息一声。

“之前这边没来人吗?”

“没有,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当然,或许你的朋友在很远之外的另外一个酒家那边吃酒,据我所知,单单是这个地方相隔千里之地,是有另外一个酒家的。”店主淡淡说道。

“那你这边都是黑沙,荒漠之地,取水方便吗?”

“倒是很方便,其实,往地下,使劲的钻,一万多米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水,虽然不多,足够活命和酿酒。”店主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可是,单单是从跟这里看,就好像是他的面纱褪掉一样,能看的请他面上也都是挂着笑容。

叶枫看了酒水一眼,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仰头就是喝入嘴巴里面,方才对话之间,其实,他已经是是探测了酒水一遍,可酒水安全无比,里面什么毒药都没有。

他更为确定这个店主所说的并非虚言。

叶枫喝着酒水,没有提防,因为面前的人实在是引不起他的提防之心,何况这个店主的修为不过是仙帝三层,叶枫并不担心。

“多少钱?”叶枫喝完酒水,看着黑纱男子。

“一千上品仙石。”黑纱店主微微一笑,淡然无比。

叶枫眉头一挑,“这么贵?”

“如此荒芜之地,有酒水,已然是罕见无比。”

叶枫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从自己兜里拿出来一个乾坤袋。

期内已经是有一千上品仙石。

店主拎在手里,掂量一下,不用说,已然是心中有数。

…………

黑沙漫漫,风很大,前面迷蒙不轻。

叶枫从酒家之内花费一千上品仙石,又是拿了一瓶酒后,直接从里面走出去。

一路走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迷茫。

赫然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

“我要干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叶枫迷茫不已,他的眼睛看着四方。

忽然间,他的眼睛亮了一下。

“我想起来了,我是要找人的,我找谁?为什么明明心里惦记,可一点都不忧伤?”

“小店有酒,名曰忘忧,这瓶酒,是忘忧酒,与你之前喝的不一样。”

叶枫想起来了之前在酒店内,拿着的这瓶酒,店家是直接这么说的。

“忘忧酒?呵呵,世间还有这等酒水?喝过之后,当真是能忘忧?”叶枫眉头一挑,仰头喝起来。

有人,当他喝酒一口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了一抹黑影。

他立刻是把酒水给放下去,咕嘟一声,嘴巴里的酒水沿着喉咙直接灌入五脏六腑丹田之中,血液之内。

“每年三月的时候,我都会从远处而来,为的就是一瓶酒,据说喝了酒水,会越来越开心,会淡忘世间的一切事情,可是,如今我已经淡忘了很多,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那年,三月桃花开,我酿造了一瓶桃花酒,桃花烂漫,春暖花开,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是有朋友从远处而来,与我一起喝酒,是你吗?”

黑影转身,眼睛盯着叶枫,随即是眼神迷茫。

他摇摇头,“不,不是你,你,我没有印象,可我……可我为什么记不起所有的事情?”

叶枫看到黑影的时候,黑影已经是朝着他这边慢慢过来。

他的手里拎着一个酒壶,可是这个酒壶,为什么跟自己的那么相似?

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袭上叶枫心头。

叶枫听着男人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话,莫名其妙的感觉十分奇怪,十分怪异。

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男人说完几句话后,呢喃不已,随即是猛然摇头。

“我记得,三月的时候,春暖花开……”

他的嘴巴里面似乎一直都是在念叨三月的时候,桃花,三月,这些熟悉的字眼一次一次的从这个人嘴巴里面发出来。

他的身体骤然一抖,双手猛然间朝着心脏挖过去。

“不要……”

叶枫想要阻拦,却发现什么都阻拦不了。

这个男人速度太快,动作也是太突兀,他动手死亡,仅仅是短暂的一个呼吸时间。

叶枫看着地面躺着的尸体,不知道为何,心里一股慌乱,一股戾气是产生。

“对啊,我跟他岂不是一样?我为什么会有他的酒水?难道说,我就是他的朋友?我是来找人的,对,我记得我是来找人的,我们都喝酒,我们都是朋友,很显然我们是好朋友,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叶枫的脑袋里面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他越是这么想,脑袋里越是会出现这个话语,很快,他就陷入了一种自我设限之中。

“对,我应该跟他一起过去,死,又是什么难的事情?为了友情,不惜一切。”

叶枫赫然是拔出飞刀,朝着自己的肌肤上就是插过去。

他插入的地方是心脏。

飞刀似乎是不想插入,叶枫感觉到飞刀出来抵抗之力。

可是,此时他死心以定,没有人能够阻挡。

嗡嗡嗡。

佛光大盛,金色的卍字如同蝗虫一样从叶枫脊背之后浮现。

飞刀之上更是浮现一个灰色的混鹏虚影。

叶枫的手猛然间挺住了。

噗嗤一声,黑沙消失不见。

看着远处的城堡,叶枫摸着胸口,鲜血流淌。

为什么会这样?

方才一切都是假象?

不,绝对不是假象,可是,自己明明是要自杀,为何会停止?

飞刀不愿意,金色*起到效果,叶枫思索着方才的情况,总算是明白过来。

他的手心里赫然都是布满冷汗。

梦魇城堡,梦魇仙帝,难道是梦魇仙帝做的鬼?

“小黄,白峰?”

叶枫忽然想起来身边两个同伴。

他一掌推开覆盖身上的黑沙,眼睛是照射两道金色光华,朝着地面上扫视一番,赫然发现小黄和白峰两个人,此时正拿着武器朝着心脏插去,鲜血沾染了黑色沙土。

叶枫惊骇无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