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往事如烟不堪思

“原来这叫多情谷,呵呵,绝情,多情,世间两个最矛盾的东西居然相聚在一起,多情如我以往,难不成让我绝情?”

叶枫面色痛苦,微微摇头。

他从西面洞口按照原路返回,重新回到石洞内。

用石头摩擦产生火焰,点燃草木,洞内豁然明亮。

“看来这就是那李寻欢以往居住之地,睡床,蒲团,案几,酒瓶,居然还有一个木制雕塑。”

当啷一声,叶枫踢到一个酒瓶,不曾想里面传来酒香。

在山谷蒲团一角堆积着几十只酒瓶,瓶内香气缭绕,并附有淡淡光芒。

“这酒内居然蕴含淡淡灵气,应该是灵酒之类。”

随即,叶枫不管三七二十一,舀起酒水仰头痛饮。

……

尽管不知洞内年月时间,叶枫估摸着自己距离山崖落下之时也有半月有余。

半月,半月前那一日黄昏。

黄昏残阳如血!

绝情峰上只有三个人,自己,孟瑶,令狐天冲,其余观看者没有一人,因为对于结局大家心知肚明!

那一日场面对话,叶枫记忆犹新,镌刻于心上脑海内,借着酒劲,他便回忆起来。

“孟瑶,你跟我说,你是受他胁迫的。”叶枫双眼含着水汽,痛苦中夹杂期许看着对面的那位穿着蓝色绸缎的女人。

“对,你是受他胁迫的,是受他胁迫的。”也许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或者为对方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叶枫拼命的要抓住这个借口,眼睛发亮嘴唇不断吞吐着一句话。

他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女人,希望对方点一点头。

“哼,胁迫,叶枫,你睁开你的狗眼,我堂堂青玉门长老的孙子会胁迫孟瑶?我用的上胁迫?笑话。”回答自己的不是孟瑶,而是一位公子哥。

“他不爱你了,小子,就凭你还想懒蛤蟆吃天鹅肉,你一个普通修士,也敢跟我令狐天冲争,而且还敢打伤我,叶枫,今天你是死定了,我告诉你,谁也救不了你。”白衣少年令狐天冲眼神毒辣的看着叶枫。

很难想象,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会干出这种事情,可是叶枫知道,他令狐天冲能够做出这种事来。

平日里,仗着自己长老爷爷的身世,仗着自己那一身靠天才地宝堆积起来的修为,无恶不作,欺凌门派其弟子。

“滚一边去,我没问你,我问的是孟瑶。”看着面前作威作福惯了的令狐天冲,叶枫胃里一阵恶心。

“孟瑶,你回答我,是不是。只要你说是,我什么都可以原谅你。”叶枫重新看着孟瑶。

想要争取孟瑶一个点头,一个微笑,哪怕是温柔看着自己都行。

可叶枫发现,面前的女人,只是冷冷看着自己,一句话都没说,不过随后她挽着那令狐天冲右手的动作说明了一切。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叶枫猛然间热血冲上脑袋。

“他令狐天冲那一点让你喜欢,他那一点配得上你?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两只手估计都数不过来,你跟他,不跟我?”叶枫破口大骂,双眼通红盯着孟瑶。

可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小子,你说什么,找死!”那令狐天冲那里想得到,一个后天修为的小子居然敢这么放肆,敢叫骂自己,活得不耐烦了。

自己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

他眼神猛然寒芒四射,手掌轻轻一翻,一股灵气从手掌心涌出,然后化为一把锐利三寸飞剑,嗖的一下朝叶枫而去。

化气成形!

先天高手特征之一。

“怎么会?你怎么可能突破先天?”

看到成为实体的剑,叶枫脸色骤变,震惊无比,脸色铁青,十天前他令狐天冲可是跟自己一个级别后天后期,怎么一转眼就能化气成形?

他晃了晃自己脑袋,想要看看是不是自己眼花,可晃了几下,发现三寸飞剑确实是气体化成实质的剑。

“怎么不可能?我告诉你,对于我令狐天冲来说,只要我想,一切都有可能。”令狐天冲冷哼一声,只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面色并不是特别骄傲。

“先天,先天……刚突破的先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强!”

尽管心中有些担忧,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另外叶枫坚信这令狐天冲刚突破先天,境界不稳,自己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心头思绪急转之下,叶枫闷吼一声,体内真气运转开来,身体上立刻涌现一层淡淡红芒,而且他的身高也变得高大起来。

呼呼……

他喘了两口气,身上那层红芒迅速朝双手聚集。

红芒汇聚在一起,叶枫双脚一垛,那红色光芒从手心涌出,同样化为飞剑,不过是虚体的,而且尺寸只有一寸。

后天真气只能化虚形。

一寸飞剑,闪耀着刺眼的红芒,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光线,顷刻之间与那令狐天冲的三寸飞剑撞击而上。

叮!

一声清脆响声迸发而出,同时从两把飞剑上面扩散来一道波纹。

嘭!

物体相撞的声音在下一秒发出。

噗……

殷红的鲜血沾染石块,煞是红艳。

先天,后天,差一级,却有天壤之别!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飞剑?”叶枫面色震惊无比,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腹部,面色惨白无比。

腹部传来阵阵绞痛,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一般。

是的,有东西碎裂了,他看着腹部内部破碎的丹田,知道自己再也不能修炼了。

“飞剑?呵呵,我告诉你,我这是剑魄!”令狐天冲呵呵嘲笑一声,慢慢的走到叶枫身边来。

他伸出右手,手指大力放在叶枫的下巴处,慢慢勾起面前这个人的头颅。

“很惊讶是吧,你是不是想说,这剑魄不是先天中期才能修炼出来的东西,呵呵,可你别忘了,我爷爷是青玉门长老,还有,我的这个爷爷很疼爱我,这剑魄是一个跟你一样狂妄而且自不量力的散修的,因为某些原因,被我爷爷击杀,那时我正好突破先天境界,爷爷他老人家就把这东西从那家伙丹田给挖出来放到我的丹田,只要我把他的剑魄全部炼化,我就成为先天中期的高手,虽然现在我只炼化了十分之一,可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此时,恰好有一只蚂蚁从他的脚下爬过,令狐天冲轻轻一按,蚂蚁立刻殒命。

“你说说你,是不是跟他一样?其他地方不走,偏要走到我的脚下,我不踩死它我还是令狐天冲吗?叶枫,本来吧,你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蚂蚁,可你偏偏要跟我作对,还跟我签下生死签,你看看就是这个东西,今天你小命没有了。”

令狐天冲说着从腰间拿出一块冷冷的令牌,上面镌写着生死二字。

绝情谷,绝情绝义,此地生死勿论。

青玉门的弟子,如果有解不开的仇怨,可以跟宗门申请进行生死决斗,而决斗的地点就是绝情谷。

一旦踏入绝情谷,生死靠天靠地靠自己。

而就在十天前,那是叶枫看到心爱之人孟瑶跟令狐天冲在一起的日子。

那一天,孟瑶跟这一日的表现一模一样,什么话都没说,一句话都不说。

无论叶枫怎么发问,她从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冷冰冰的看着自己。

所以叶枫认为一定是令狐天冲逼迫孟瑶的,当时两人都是后天后期修为,因此愤恨之下,叶枫跟令狐天冲下了生死签。

令狐天冲并未犹豫,当场跟叶枫签订了生死签,日期是三月十八。

那一天是三月初八,三月十八自然是十天后。

“为了打败你,我硬生生跪在爷爷他老人家面前八天,让他重塑我丹田,把丹田硬生生变成了先天,尽管有些后遗症,可,能打败你,得到孟瑶,一切都值得。”

说完,令狐天冲拿着那生死令牌啪啪啪在叶枫脸上来来回回打着。

他用的力量很大,每一次击打,都会把叶枫的嘴唇打裂,嘴巴血肉模糊。

噗!

叶枫朝令狐天冲吐了一口血沫,眼神里尽是恨意。

“令狐天冲,你不过是比我运气命运好点,有那么一个做长老的爷爷,今日输给你,我自认打不过你,你给我滚开,我有事情要问她。”

用尽全身力气,叶枫一下子把令狐天冲推开,令狐天冲猝不及防,栽倒在地。

他刚要站起来,叶枫却开口了。

“孟瑶,最后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只希望在我死之前,你告诉我。”叶枫奋力站起来,摇摇欲坠,他抚着自己的胸口眼神悲伤看着不远处的孟瑶。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正如叶枫说的这样,在他临死之前把事情跟他说。

“叶枫,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告诉你,我只是在利用你,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还有,我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我喜欢荣华富贵喜欢名誉利益,这一点你很明白。另外,我从未爱过你,我只爱我自己。”孟瑶冷冷说完,忽然笑了一下。

那笑容有些嘲讽,有些冷傲……

总之包含很多意思。

“这下你满意了吧,叶枫,孟瑶可是跟你说的清清楚楚。”

“你个傻子,是要我杀你,还是你自己跳下去?”

……

令狐天冲听到孟瑶的话,站起来哈哈大笑,看着叶枫哈哈大笑,并且伸出食指指着叶枫的脑袋笑。

叶枫却根本不放在眼里,此时,身体的痛,丹田的痛,再加上心上的痛,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他只看到那令狐天冲的嘲笑,看着他那幸灾乐祸的丑恶表情,看到孟瑶那冷冰冰的面容。

“叶枫,我从未爱过你。”

“我只爱我自己!”

……

“哈哈,从未爱过我,从未爱过我,孟瑶,你好狠心,你好狠心。”

“我好傻,我……好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枫觉得胸口的位置好痛好痛,好像有东西碎裂了。

“行,我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眼泪从眼眶沉重落下,砸在地上,他猛然朝绝情峰飞奔而去。

绝情峰,高大万丈,深不可测,下方迷雾重重,是青玉门最深的悬崖,也是禁地之一,掉下去的人从未有生还的案例。

……

“嘭!”

耳边风声呼呼吹过,叶枫只觉得自己意识慢慢模糊,风很冷,穿透衣服,穿透肌肤,凉的他都麻木。

往事,就在这一瞬间一股脑涌入脑海,那个可爱的人,她的一颦一笑。

“叶枫,你还想他干什么!”

脑袋里,一个人在朝自己大吼。

他知道那是自己!

好痛!

不知落下了多少距离,叶枫只觉自己背部一痛,撞在了什么物体上面。

他勉强睁开眼睛,因为身体太痛,他只能睁开一条缝。

他感觉背部好像是一棵大树。

大树居然在山崖缝中生长。

缝隙的不远处,有一个洞,而且居然里面有东西。

一个黄色的动物从中慢慢爬出来。

啊!

一块石头从上方落下,落在叶枫腹部,丹田本来就因为破碎产生巨大疼痛,这下,叶枫只觉得一股剧痛立刻占满脑袋,接下来,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而那个洞口的黄色物体却是慢慢移动过来,朝叶枫身体爬来。

……

既然你从未爱过我?当初为何笑的那么甜蜜?

叶枫想不明白,女人的心到底有多深?

难道真像师傅说的那般,女人心海底针?

那只黄色猴子当然就是这只猴子,回忆往事堪醉,心头燃起一把火,叶枫用酒水灌溉心头之火,却不料东面洞口迅速跳来一直野猴子。

”猴兄,你这是作甚?跑这么快干什么?”叶枫笑道。

不曾想,口中称谓猴兄的它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愤怒表情。

嘭!

叶枫只觉得猴子一个巴掌朝他胸口拍来,身体立刻倒飞而去撞在一块岩石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