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洞中洞内有棺木

“猴兄,你!”被猴子这么一打,叶枫疼痛无比,不由心中生出一丝火气。

好好地, 这东西为什么要打自己。

不过看到猴子把那些酒护着当做宝贝的样子,叶枫脑袋稍稍一转,估摸这酒是猴子的东西,自己刚才喝,应该是没有经过他同意。

如果这酒是猴子酿造的,应该是猴儿酒,据说猴儿酒常年饮用,能强身健体。

如果不是猴子酿造的,估摸这应是那李寻欢自己酿造的。

不过这李寻欢到底是谁?难道他就在这洞内?可是这洞内明显感觉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不然那洞角也不会长出蜘蛛网来。

叶枫百思不得其解,也没有人给他解释,能够陪自己说话的只有这只猴子。

猴子他能说话才怪,除非他是妖兽。

东西南北山洞景色各有不同。

东西是洞口,西面洞口是悬崖峭壁,外加一夹壁老树。

东面洞口叶枫到没去过,不过从内部看去,能看到很多果树,那些树木长得高大无比,远远看上去估摸两人合围都成困难。

南面是一处水帘,很奇怪上面居然有一道缝隙,而那水自然是从缝隙中滴答而下,前些日子自己刚醒来喉咙干渴无比之时饮用的就是这石壁上落下的水。

北面光滑无比,黄白相间,下面则放在床,石桌,案几等,当然酒水也是在北面的。

很简单的陈设,不过倒是有一点很奇特,一个半人高的木雕,从形态上看是一个女人。

木雕雕刻的栩栩如生,那女子一双柳叶眉,丹凤眼,直鼻小嘴,半含着笑,宛如真人。

“冷清的山洞居然有这么一个雕塑,如果猜得没错,应该是这李寻欢最亲近的人,在洞内修炼生活,平日里肯定枯燥的紧,能够在枯燥无聊的时候想起的人不是情人就是亲人。”

叶枫也不是初入江湖的雏,对男人和女人是怎么一回事还是了解的。

不消几时,等他发现最奇特一幕他才明白自己猜测八九不离十。

“猴兄,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听得懂,你就点点头或者吱吱声。”看着山洞的简单陈设,叶枫一屁股坐在床上,拿着一颗小石子抛向护着酒水的猴子道。

那猴子瞪着湛蓝的两只眼睛盯着叶枫,刚才的怒气比之前消去不少。

“那个是这里面的主人对吧?”叶枫手指指了指外面山洞并且比划写下李寻欢三个字。

那猴子见罢,什么动作都没有。

叶枫有些失望,随后又说了好多问题,那猴子眨呀眨呀眼睛还是什么都没做。

问道最后叶枫失望之极,自我嘲笑一声:“看来我还是高看你了。”

他就那么的直愣愣躺在了床上,床上有些灰尘,他也没有弹去。

躺在床上,叶枫腹中饥饿感传来,他摸了摸肚子,想着运转丹田来解解饥饿。

可下一秒,光滑脑袋上立刻沁出几滴汗水来,就连他的皮肤也立刻变得苍白。

腹部传来绞痛之感让他神经都有些抽搐。

“妈的,我倒是给忘了丹田毁了!”

不只是后悔还是怨恨,叶枫猛然伸出拳头朝木床击打一拳,拳头沁出鲜血都没有察觉。

丹田被毁,修行自然无望,这让一时心情好转的趋势立刻消失无影无踪。

自己丹田没有被毁之前,还是后天后期修为,一开始走修行之路想着以后修仙练道,又朝一日得以长生不死,享受世间荣华富贵,现在一夜之间成了白日梦。

别说先天境界,后天境界都没了,一下子变作普通人。

青玉大陆习武之风隆盛,修仙练道之法也颇多,不过最多的便是剑修,剑乃百兵之君,攻击力也很强,所以习武修道之人以为修剑最好,所以几乎没人都佩剑。

修炼至先天境界可以以先天灵气在丹田内凝成剑魄,剑魄修成,在体内养好些年,让他有些灵气,待到金丹境界之时,体内产生三昧真火便可自行炼制飞剑,到时候把体内的剑魄容纳其中,飞剑便可有刹那有灵性,与主人合二为一,攻击力倍增。

青玉大陆,修真境界分为后天,先天,金丹,元婴,洞虚,渡劫,大乘,七大境界,每一境界又有前中后之分。

这么一算下来,也就有二十一个境界。

这些知识是刚入青玉门师傅交给自己的,不过自己的师傅是什么事情都不问的主,扔给自己一本《青玉练气决》之后就不再过问自己修行之事,每个月自己定点定时去到祖师堂取些练气丹药和一些师门讲习修真之道的书本,所以三年下来叶枫依靠自己修炼到后天后期资质也算不错。

可如今三年的苦修一朝成为泡影,他不伤心才怪。

丹田一旦毁掉,自古便没有补救的法子,所以他修道之心自从丹田被毁就已经死了,偶然想起来,却还是伤心不已。

“想来着谷主也是用情之人,床前摆放一直女性木雕,自然可以抬眼望见,每日思念当真是至真至美。”躺在床上也没有其他事情,叶枫心血来潮忽然做起来来到木雕旁边摆弄起木雕来。

“这雕刻之法真是厉害,从这开刀之处到收刀之尾一气呵成,刀工极为精湛,佩服佩服。”木雕上刀法飘逸,力道都是一样,这绝对需要很精深的功力,这谷主一定是个修为深厚之人,不过让叶枫好奇的是,这李寻欢为何不适用剑而使用刀?

刀不过是砍柴切菜利器,等不得大雅之堂,为何他却这般使用?

在青玉大陆,所有人都尊重剑,而不喜刀,认为刀粗苯且硕大,不及剑的精美和华丽,所以无人用刀作为自己的武器。

叶枫从出生于青玉大陆自然受到这种观念影响,所以他很奇怪也是正常。

仔细观察木雕,除了观察出刀法流畅之外并没有其他发现,加上身体伤势还未全部恢复,他有些耗费深思,觉得有些疲倦,冷不防一个摆手把木雕的手臂给碰撞一下。

这一撞不得了,却撞出一个秘密来,噗通一声巨响传来,把叶枫给吓了一跳,只见在距离木雕三尺之地墙角出现一个洞口。

这山洞除了东西两个洞口居然还有第三个洞,不过是地下之洞。

洞内居然还有微弱光线。

叶枫一时间也没了困意,连忙从床上下来,而一旁的猴子也被这声响动惊起心神,它瞪着湛蓝眼睛看看叶枫随后又看看洞口,居然慢慢的从酒瓶旁边跳了过来。

猴子趴在洞口看了看,也许是猴性作怪,它立刻走了下去。

“猴兄,等等我。”叶枫见猴子下去,他连忙喊了一声也跟着下去了。

洞内都石阶,而且还很多,曲曲折折。

叶枫对地下洞的陈设很好奇,在墙壁上放着一颗颗白色晶石,晶石燃烧着火焰,让洞内豁然开朗,而且叶枫也伸出手抚摸,晶石并没有温度,只是散发光芒而已,不过从安放晶石铁盘沉积的灰尘可以看出石洞建造已经很多年了。

忽然起了一阵风,“有风,那这地下之洞肯定跟外界有关联!”。

感觉到有风,叶枫脚步自然加快,不消一炷香时间他走到阶梯尽头,看到一幕让他吃惊。

尽头便是尽头,是石阶 的尽头也是路的劲头,却是水流之处,一个非常空旷的地下石洞居然有水,要知道这多情谷可是在绝情峰内部,而且从洞口到这里估计也没有多少高度,居然会有水,峰内有水,这太奇怪了。

水不深普通的水,流动的水,水中冒着淡淡的光芒,里面不时的窜动伶俐小鱼,银色的。

忽然见来了人,那银色小鱼立刻进入水中消失不见。

这里有水本来就让人奇怪,不过令叶枫更奇怪的是在水面五六尺高度地方有着一个玉色棺木。

在玉色棺木四周分别有四根粗大铁索连着,铁索尽头则牢牢扎根于岩石内。

玉色棺木且是透明的,从下方看着能发现里面躺着一位穿黄色宫装的人。

叶枫看着棺木,一股凉意从腰部传来,心中恐惧横生。

“猴子,你干嘛?”忽然铁索再次响动,叶枫汗毛竖起,却看到那黄色猴子非常俏皮的攀爬上了铁索。

猴子听到叶枫的话,楞了一下然后并未停止脚步,对叶枫做了一个鬼脸三下两下走到了铁索交汇之地玉色棺木上面。

叶枫可是在一些典籍上看到有些人专门祭炼尸体,炼制成自己的武器,看到棺木,而且还是在山洞内,并且这里风水不错,一时间脑袋里全然充斥这个东西。

难道这多情谷李寻欢是一个坏道士?

不过看猴子在上面走来走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叶枫心中的警惕慢慢放松。

“那里面的人从轮廓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什么损伤,跟正常人没有两样。”从下方看着里面宫装女人叶枫并没有感到恐怖,反而看到的轮廓跟真人没什么两样,再加上猴子在上面没什么事情,他胆子慢慢大起来,随后不假思索心一横,手指触碰到铁索做了一个决定。

不消片刻,他也攀爬到铁索尽头。

这时他才算真正近距离观看到棺木,也看到上面有些什么东西。

在玉棺正对着自己一面贴着一张黄色符纸,上面镌写着封字。

在玉棺内平躺着穿着宫装的女子,此女子面容清秀绝美,宛如天上仙子,红唇白面,眉毛弯弯,琼鼻秀嘴,眼睫毛也很长,身长七尺,容貌看上去居然有些熟悉。

“这莫非是那木雕女子?“不过叶枫很快否定这个想法, 这女子长得确实有点相似那木雕女子,可实际上却明显不是,只是有些相似而已。

看了宫装女子几眼后,叶枫的视线再次移到那张黄色符纸上来。

“莫非这是封印符咒?这东西好像只有上仙才会有的。”上仙正是对那些修成金丹大道的修士的称呼,整个周王朝也没有几个上仙,而且在典籍内记载,只有上仙们才会炼制符咒,所以叶枫脑袋里立刻迸出这些东西。

“这可是上仙的东西啊,我居然看到上仙的东西。”心情激动下,叶枫忽然伸出手抚摸起黄色符纸来。

这一摸却是刹那生出异端来。

手指刚一触碰符纸,叶枫就感到全身一阵颤抖,一股蓝色流光从符纸上迸发而出朝着自己身上乱窜。

那只猴子见状吓了一跳,立刻从玉棺抓着铁索就跳到石阶尽头眼中尽是好奇又是恐惧的看着叶枫。

它看到蓝色光流覆盖叶枫全身上下,而后那道符纸居然也化为蓝色光流一下子朝叶枫天灵盖而去,再然后光芒一闪,符纸消失不见。

而叶枫好像也不再颤抖,手指松开了铁索却没有掉下水,而是悬浮在玉棺上面不停的旋转。

他身上那窜来窜去的蓝色流光却是没有一丝停歇和消失。

“吱吱吱!”

猴子接着又看到惊人一幕,让他大声尖叫起来,不停的抓耳挠腮,眼中的惊惧更多,不过好奇也跟着胀大。

那玉棺居然在慢慢消失,化为光点散落在空中。

而棺木中的宫装美丽女子也跟叶枫一个样,悬浮在半空不过没有旋转罢了。

猴子不知怎么的,眼神一转,直溜溜跑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