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胎气化形重获灵力

回到山洞叶枫把女子放在床上,女子姓名李寻欢并没有介绍。

叶枫打量床上宫装女子,近距离发现女子有一种惊艳之美,且面色红润这让叶枫很难相信这女子依然有几百岁的年龄。

李寻欢飞升仙界已经百余年之久,从那时起女子灵魂就被封印,以此推算自然有上百岁,只是这李寻欢不知道用什么神通居然能让女子容貌与身体依然保持青春。

既然那李寻欢说只有人气才能让女子苏醒,自己的气息就是人气,从玉棺中把她解救出来,她并未有任何动作,可看这情况不知道何时她才会醒来,于是叶枫找些物件披在女子身上后就一人走到西面洞口盘腿坐下。

洞口伫立一颗古树,蜿蜒曲折攀附在岩石缝内,坐在树根上朝下方望去此时不知道绝情峰怎么就起了雾气,山峦隐约不可见。

远处飞鸟难见,更别说是一丝人气了,叶枫长出一口气随即闭目起来。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脑海中那一丝希望给验证一下,如果希望真的变成现实那么对于他来说将是一次重生。

……

“人体乃天地,孕育与母胎,生长与天地,母胎乃先天之源,人降生之时,胎儿体内是蕴藏先天灵气,只是后来为何消失不见亦或者日益衰弱,缘由便是世俗之气让先天之气退化了,而修道修武者所做的便是把体内后天世俗之气尽去,而吸收先天灵气归纳与体内,从而让身体与天地之间重新连接,也就会获得源源不断先天之气,这也是所谓先天。”

“此大陆之人修炼之法与本人修炼之法却是相反,本人认为先天之气从母胎降生之时就蕴含在体内,虽受世俗之气影响,但终究不会脱离肉体,从另外一层解释就是他仍然存在于身体之中,只是被世俗之气给同化,一旦把这些世俗之气从新转化为母胎获得的灵气,将会是最纯净的先天之气,而先天之气最充沛之地便是人体之丹田。”

叶枫看到这里的时候,觉得这段话匪夷所思,可仔细一想却很有道理,不知不觉间心神就沉入脑海中《小李飞刀刀谱》以及《北冥神功》之中。

“把丹田击碎,以北冥神功化之为纯净之气,一旦转化完全,即可化为先天。”

“化为先天之气便可塑造刀魄,刀魄一成,赤橙黄绿青蓝,每跨出一个境界,体内刀魄就会变化一种颜色,先天对应红色刀魄,金丹橙色刀魄,元婴黄色刀魄,洞虚绿色刀魄,渡劫青色刀魄,大乘蓝色刀魄。”

速度,力量合二为一,刀魄出,鬼神惊!

叶枫看到此处心中对李寻欢的修炼之法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变,把丹田击碎,以北冥化为先天之气,而后铸就刀魄。

是为先天!

北冥神功运转心法叶枫一目了然,而且甚为感叹,北冥神功之所以独特,是他的运转轨迹与之前自己练气运行轨迹截然相反,以往是从天灵盖吸收天地之气纳为体内经由丹田炼化,是一个由外而内,经过周身经脉顺序运转一个周天,而北冥则是以丹田为中心,碎丹田之精华,经周身经脉逆转运行周天。

方法很好掌握,约莫耗费几个时辰时间,叶枫就掌握了北冥神功修炼之法,毕竟他之前有过修行经验。

此时,天色已晚,黑暗已经悄悄来临,可洞内已然有一丝微弱之光传出,叶枫看了一眼,猴子模糊的身影倒在地上,应是休息下去,木床之上,宫装女子依然没有丝毫行动,也是未曾苏醒。

既然没有苏醒,自己就不用照顾她,那么便可安心修行把体内的被毁丹田通过北冥神功全然吸收,转化为一种精纯先天之气。

……

一夜很快过去,天放亮之时,叶枫还未睁眼,想来是沉入修行之中,昨日那沉睡猴儿揉眼爬行从洞内朝外张望,见叶枫一动不动,轻轻嗷呜一声转身离去,朝东面洞口跳走,想来是找些水果之类的填饱肚子,不远处地面有些鱼骨,寒泉之鱼一夜之内成了他肚中之物。

南面石壁,流水滴落,一块岩石上摆放的沙漏在细微之间流动,这是叶枫为了方便计算日子专门设计的。

白日转眼消失,黑夜来临,黑夜消失,白昼来临。

不知多少日子,那扎根于岩峰的树木晃动一下,一个人影立了起来。

“好饿……”叶枫站起来一阵晕眩之感传来,同时腹部饥肠辘辘,竟是发出一声声咕噜咕噜的响动。

“我这是修炼了几日?”他很奇怪自己到底修炼多少时辰,不然怎么会如此饥饿,走起路来,感觉双腿都有些飘飘然。

扶着墙壁走进山洞,从地上拿了猴子采摘的瓜果狼吞虎咽一番,终于恢复一丝力气,叶枫走到沙漏边看了沙漏的数量。

“感情这一修炼便是七天。”

七天时间,就这么过去,可叶枫感觉就是一眨眼之功夫。

“不过七天来,还是修炼出了效果,这北冥神功和飞刀之法简直是神迹。”叶枫心中很是激动,他牵引体内一丝精气在体内经脉运转,经脉之中迅速传来暖洋洋感觉,让他脸上瞬间洋溢笑容。

“没想到……我还有重新修炼的一天……”叶枫不觉眼角模糊,竟然是喜极而泣。

七天的修炼最终让他在腹内产生一丝精气,这股精气现在就躺在原先丹田所在之地,丹田被毁,腹部原先丹田所在的位置现在都是碎片。

“现在只不过是炼化了破碎丹田百分之一的分量,想要全然炼化丹田达到先天之境界恐怕要很长一段日子。”

七天时间不过是炼化丹田碎片百分之一,如果全然炼化恐怕也需要几年时间吧。

不过这段时间对于体会到失望,体会到极致失望的自己来说,叶枫觉得还是可以承受的。

时间,现在自己有的是。

“既然现在有了精气,身上伤势也全然恢复,倒不如到洞外走走,也好熟悉熟悉周围环境。”叶枫从地面抱起一块大石头,掂量估计有几百斤重量,走了两步,步履轻快。

他却没有看到转身刹那,躺在床上的宫装女子如玉手指轻轻颤了颤。

从东面山洞出去,一丝阳光从东方照射而来,叶枫张开的眼睛多日未见阳光自然有一些不适,他揉了揉眼睛眨巴几下适应了阳光这才仔细打量着周围一切。

这边风景可比西面风景好上很多,西面有古树有悬崖有峭壁,更有一团迷雾,上不可看见山顶只能望见白云蓝天,下看不到谷底听不到声音,只是迷蒙一片,可这东面风光却是非同一般。

很难想象这就是在绝情峰之间,按照常理推论山峰之中应是悬崖应是硬邦邦的岩石,却未料此处有花草,有鸟叫,还有泉落,有蝴蝶。

这称之为上好洞天福地都不为过。

这是梅花,白色傲然挺立山中,别有一股威势。

叶枫走出洞口,边走边看,半山腰温度不是很高,所以梅花盛开。

看着梅花,叶枫心中却是一痛,这让他又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在冬雪纷飞中展颜欢笑巧笑嫣然的那个人。

那是第一次他们相见在宗门后山,当时大雪纷飞极为寒冷,两人穿着厚厚的大氅,她说他喜欢梅花,无论多么寒冷都要仰着头面对风霜雨雪,叶枫就为她摘下些许梅花送给她。

她很高兴,所以那一刻在自己眼中她就是傲立雪中的梅花。

只是今日梅花与当时梅花别有不同,梅花不是那个冰雪纷飞的梅花,她也不是那个时候的她。

可自己为什么还要想着她?不是已经把她给忘记了,把她在脑子里杀死了吗?

心中疼痛让叶枫呼吸都有些不自然,是啊,说是忘记可却无法真的忘却,记忆是忘却不了的,不过却是有一件事物能够让这感觉这疼痛渐渐消失。

这个东西叫时间!

只是时间催人老,红颜毅然化白毛。

吱吱吱。

猴子嬉皮笑脸从旁边调过来,双脚落下地方恰是梅花生长之地,一脚踩上去虽有些大煞风景却是把叶枫从伤痛中拉回来,叶枫从悲恸中缓过神不免有些惆怅感叹。

往东继续行走一段时间,那些花花草草,树木野果终于不见,出现了一处悬崖。

悬崖上空无一人,连飞鸟都没有。

半山腰迷雾丛丛什么都看不清,没来由叶枫只得转身回去,他在思索一件事情,既然现在自己体内能够重新获得精气可以修行,那么自己终归是要走出这个山洞。

那到底怎么出去?从何处出去?

这是个问题!

更有问题的是自己虽刚刚修炼《飞刀刀谱》与《北冥神功》两部绝世功法,可毕竟才刚开始修炼,体内精气并不多,现在自己顶多比普通人稍强一点。

想要走出绝情峰谈何容易?

路漫漫兮,其修远兮,任重而道远!

这里迷雾葱葱,若不是东边环境相对独特,阳光都照射不进来,奇诡的是在花草树木生长之地竟然能够射的下来阳光。

百思不得其解叶枫只得把这件事情根本缘由归结为是李寻欢施展神通造就的。

修炼修的是静心,是感受寂寞,感受枯燥,感受一个人的天地世界。

修行,无论是在人世,在山谷,都是修行。

读书是修行,行万里路是修行,看山川草木是修行,喝酒自然亦是修行。

尽管猴子很重视猴儿酒,可老虎也有打盹之时,修炼之余无聊之时叶枫就会趁猴儿不备饮上几口,好不自在。

这猴儿酒蕴含天地灵气,也不知道猴子是如何酿制而成,大概天地灵物自有自己生存之道,存在即是道理。

修炼之人却还是人,没有成仙之前都是凡夫俗体,一样要吃饭,要睡觉,只是修炼之人这些口舌之利少了些罢了。

这不,喝了几口酒,叶枫不胜酒力,逐渐进入迷迷糊糊之状态,此时天色已晚,傍晚黄昏如画,东面山洞外面昏黄昏黄,一片落叶从树梢落下,散射的昏黄之光下让人顿生一种安静之感。

忽然的,叶枫借着迷醉双眼,借着昏黄黄昏之光,他微微看到一道人影,仿佛间是一位女子,身材窈窕,于黄昏下站立看着自己,微微朝自己带着疑问,并伸出如玉双手朝自己打着招呼。

“孟瑶?”

他只是迷迷糊糊说了这么一个词便沉睡下去。

只不管了那天地黄昏,那树梢落叶,那猴儿嗷叫,只做他的春秋大梦,进入他自己世界里。

三千大道,唯我睡觉才是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