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儿归家父纳妾

青玉城人声鼎沸尤其是春日正好之时,这座自古建立的城池在春日下依然释放自己古老气息。

一辆马车随着车轴转动朝着城门进发,穿过城门,走过小巷,在青石板路上那茂盛树荫遮挡下很快来到一处酒楼处,这是酒楼后门,前门人来人往,不时有小厮窜来窜去招呼过往商客,唯有后门清净些。

叶枫,龙小小和小黄三人走下马车,叶枫转身给车夫一些散碎马车费,车夫嘘的一声驾车扬长而去,留下两人一猴。

“走吧,咱们进去,我想我爹我娘见到我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叶枫心情大好,看着后门两旁立着的两只硕大石狮子上前摸了摸。

他手里拿着一把黄铜打造的钥匙开了锁,吱呀打开红木大门,这门一般都是紧闭着,因为后门来得人不多,而且以往后门打开也只是自己喜欢从这里进出,所以府内的母亲大人才让下人专门配置一把钥匙。

叶枫刚走进去,恰好看到不远处花园有一个丫鬟,正是平日里活泼的小兰。

叶枫心中欢喜的紧,连忙上前跟丫鬟打招呼。

两年未见,当初少女现如今出落的几分水灵几分俏丽,即使穿着蓝色丫鬟服,头上未带珍珠宝玉,可简单的银色首饰,修饰的她极为好看。

小兰正在拿着玉壶浇灌花草不料有人叫喊自己而且声音有些熟悉,她微微起身侧身张望。

一双水灵精怪的眼睛有一开始的迷茫转而变得硕大,瞪大的双眼说不出的紧张和恐惧。

“救命呀,鬼呀!”

说完这句话把玉壶朝地面一扔双腿跑到比家兔还快,叶枫倒是着实愣住了,来不及多想,三步并作两步且脚下赋予些许灵气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且迅速无比,那里是平日干些简单细活的丫鬟能比得上的,疏忽间叶枫就挡住了小兰去路。

小兰更是惧怕了,只见她一双洁白的手捂住双眼一个劲的后退,嘴里还说着少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叶枫有些不快,摇摇头伸出右手一把攥住小兰胳膊。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再说,我是你家少爷,什么鬼呀神呀,我活的好好的。”叶枫张开喉咙大声训斥一番那小兰总算是不再叫喊。

只是一双秀眸中仍带有惧意。

“你摸摸他手看看有没有温度不就行了。”龙小小恬恬然笑看小兰提醒道。

小兰没想到旁边还有其他人,身后这女子长得好生美丽,而且她身边还带着一只猴子,正在对自己嬉皮笑脸,被猴儿逗弄一番心中惧意少了些许。

她于是颤抖伸出双手摸了摸叶枫胳膊,叶枫见她这般样子无奈苦闷着一幅脸。

“就你这胆量,我娘遇到事情时,你还怎么去相救?”

“少爷,真的是少爷,这下好了。”小兰摸了叶枫发现这人有体温心中担忧立刻一扫而空,转而转忧为喜,而且是欢喜。

她用力拍了拍自己手掌:“少爷,夫人跟老爷若是知道你还活着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肯定高兴坏了。”

小兰说着说着,居然双眼流出明亮亮泪珠,喜极而泣,当真是忠诚的丫鬟。

叶枫见小兰一会哭一会笑,倒是扑哧一声笑了一下。

“高兴时必须,可不能高兴坏了。”他说完便让小兰带着自己跟龙小小朝正厅去。

“少爷,你这两年是怎么一回事?青玉门那边怎么派人来说你被人杀害了?还有,这位是少夫人吗?”小兰一见平日的少爷回来,管不住自己好奇心,可劲着问东问西,这不最后一句话可把叶枫给问笑了。

龙小小也是笑了,笑得如花园盛开的花儿般灿烂,她的笑跟叶枫的笑不一样,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前一个问题叶枫没回答只是说了小兰后一句,有时候有些事不必说的,说出来反而让人担心。

“这个啊,小兰你误会了,她不是少夫人。”叶枫笑着反驳道。

听到这话,龙小小不知道眼神怎么为之一暗,且一闪即逝,重新恢复平日妆容。

小兰平日机灵乖巧,眼力劲十足,这点事情还是看得出来的。

“那可不然哦,是吧,姐姐。”小兰调皮一笑,随后拉了拉龙小小的手。

同时少女,彼此欢喜,更何况小兰嘴巴这般甜,龙小小欢喜的很,拉着小兰的手两人径直走着竟然不管一边的叶枫相互聊起天来。

只留下一旁瞪着一双幽怨眼睛的猴子小黄和叶枫,叶枫耸了耸肩。

“走,猴儿,跟本少爷一起。”

叶府,繁华住宅十几间,正厅建造的华丽豪奢,家里佣人也有不少,叶枫的父亲叶天善于经营,且年轻之时救了一位异人,机缘加上自己能力,逐渐从一寒门书生变成如今的一方商贾,他府宅正前方前门处的太白酒楼正是自己产业之一。

酒楼生意兴隆,客商人来人往,叶天几十年来笼络的关系网不可谓不深不可谓不多,就连城内的那些官员都要给叶家留些面子。

可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又如何,最重要的还是传宗接代后继有人,古人又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让叶天骄傲的是自己的儿子能够进入修行门派青玉门修行,这当然脱不了那位自己与他救命子恩道长的福缘。

当年他还是儒生之时救下的异人恰好是青玉门现如今的掌门。

大周朝黄老之学盛行,修道练武是世人追求之事,可能够进入这一世界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不仅要有财富还要机缘。

自家儿子能有此机缘他当然高兴,即使以后修行无望,凭借武力也能在大周朝担任武官将军,作为父亲希望儿子光宗耀祖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骄傲的是叶枫,可让叶天失望的也是叶枫,前两年传来的恶讯让他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夫人,少爷回来了。”当小兰带着叶枫一行来到叶府正堂时,叶枫让她率先进去,自己好给母亲一个惊喜。

“小兰,你胡说些什么,这两年我对你宽容你是一天比一天放肆了。”正在念经祷告的叶母方慧岚显得很不高兴。

自从两年前听闻儿子恶讯,她就闭门思过,自己请了城内的方士按照五行给叶枫立了一个牌位,同时在排位旁边弄了一尊天君雕像,每日里念经祷告,目的是希望阎王爷宽待自家儿子并且为儿子谋求福报。

两年来,每日如是念经一个时辰,方慧岚爱子之心真是天可怜见。

一想到儿子,方慧岚母心思念,眼角有些湿润,这两年来,她比以前苍老很多,眼角已有了鱼尾纹,可即使如此,也不减美貌雍容之风范,一枝宝玉簪子穿插在挽起秀发中不偏不倚,一袭素色罗裙跪在雕像前,窈窕身材更有韵味,紧闭眉目念叨有声,并未注意到身后缓缓走来的叶枫。

“娘,孩儿不孝,今日我活着回来了!”叶枫立在门口,立在方慧岚身后,双腿一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叩了三声响头。

方母听到此音,一时惊愕,竟不知所措来,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这不是枫儿的声音吗?”她的声音极为颤抖,竟然断断续续。

这……会不会是自己花眼了?难不成自己整日思念才导致出这般幻象?

不对,自己糊涂可小兰刚才言语,她说枫儿回来了,她不会糊涂的。

对,她不会糊涂的,方慧岚猛然转身,双目朝门外看去。

一双慈母眼怔怔看着,就那么的看着,身体由于激动颤抖更为剧烈。

“我儿啊!你!终是回来了。”方慧岚双目不由自主窜出两串泪珠,连忙从地面蒲团上站起来跑到叶枫身边。

她抚摸着叶枫脑袋,激动把叶枫头放在自己怀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就说我儿不会这般轻易死去的,我儿福大命大,小兰快点去禀报你那混账老爷。”方慧岚虽然激动,心有些乱,可做起事来还是有条有理知道个轻重缓急,儿子还活着的事情老爷听到肯定高兴大唱一个月。

叶府,客厅。

“喜婆,别管他家要什么,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是问题”着深色绣着龙长袍大衣头戴呢绒玉石帽的叶天对身边一位约莫四五十岁的女人说。

女人面色红润虽年过半百依然风韵犹存身材有模有样,是青玉城有名媒婆。

“得了,你叶老爷是家大业大,富贵人家,我这就去给您办去,保准过两天新娘到家。”喜婆兴高采烈道,感觉就像她自己亲人结亲一般,感受着手中沉甸甸钱袋,她知道叶老爷不会吝啬的,转身离去,扭动腰肢潇洒离去。

“爹,你这是要纳妾呀,两年不见,风流不见当年。”当喜婆转身离去离开叶家大门,叶枫也正好来到正厅,他并未让小兰前去禀报,自家老子自己这个两年前不声不响没给他打个招呼就离去的儿子这次活着回来总得让他惊喜惊喜。

叶枫突然出现就如同两年前那青玉门青玉真人让自家那干儿子带着一封信说儿子意外身亡一样,叶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今日所看的一切。

“是谁在哪里装神弄鬼?我枫儿两年前就走了?”叶天见叶枫猛然出现,出现在门槛处,背后春光照射显得他身影有些虚幻,叶天双目一瞪对叶枫大喝道。

之所以对那人大喝,叶天是不忍心,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一想叶枫心情就极为沉重,也有千斤般遗憾。

他的眼睛有些泛红,手掌有些颤抖。

“爹,我是两年前走了,可我这不是又回来了嘛,你老人家两年前见到我尸体了吗?如果没见到说明我还是有生还可能的。”叶枫也没有走进正厅,反倒是屁股一低就在门槛处做了下来,背靠着红木大门眼睛瞄了院落之上那硕大太阳,然后微微一斜,朝他那站着的爹挑了挑眉。

叶天听叶枫这么一说不由得暗暗点头,这小子倒是有我枫儿的脾性,随即他慢慢走上前,大白天有鬼自己也不怕,即使别人装神弄鬼还能在我家大院装神弄鬼?

朝前踏出几步后,叶天那身躯猛然一震,脸色刹那通红。

叶枫笑看着老头子,两年不见还是这样子不能激动。

“爹,别激动,别激动。”叶枫正要起身安慰父亲大人,不料叶天一个大跨步走到叶枫身边。

他屁股一下子坐在地上。

“儿啊,你可想死爹了,我都说我儿尸首不见怎么会死,可两年了啊,一点消息也没有,我的心也就慢慢冷了下来。”叶天一边说着喉咙也哽咽眼泪不要命的流出来。

什么时候也没见过他叶天这般流泪啊!

任由父亲轻拍自己肩膀,叶枫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也许此时无言最合适。

太阳有些刺眼,叶枫忽然朝身边盘坐的叶天道:“爹,你要纳妾?”

“既然你来了,我还纳什么妾。”叶天爽快大笑道,儿归家还纳妾作甚?

叶天一听却不乐意了,“爹,这妾你还得纳。”

老子叶天乐了,儿子让老子纳妾,稀奇稀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