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白衣胜雪尘如水

“枫儿,我就纳闷了,你说说我纳妾的理由。”叶天席地而坐奇怪看着身边的儿子问道。

春日照在他带有皱纹的脸颊显得柔和而有韵味。

“这还不简单,我这是让你后继有人,你之所以纳妾不也是这个原因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修仙练道可是我从小愿望,当初进入青玉门我可是好说歹说苦苦求了你几年你才答应,所以这么大产业你若是让我继承,估计很难。”叶枫认真看着叶天道。

“哎,我就不明白了……”叶天刚要说话反驳。

叶枫立刻从地上站起来,他看着悬挂于九天之上的红日,转身用一种灼热眼神看着叶天道:“爹,你从小教育我要走正道,要有理想,我修仙练道为的是除魔卫道,即使不在庙堂之上,也不会改变我的初衷。”

“可是,这修仙练道,前两年你不是差点小命都没有了。”叶天见叶枫还是如几年前那般不听自己的话,当下语气有些急促,他怕叶枫再次出事。

“爹,孩儿亦明白您老意思,你担心儿子是正常,是天底下做父亲的都会这般做,可这事情你也要放宽心,您儿子经历过一次生死,有些事情我已经明白了。”叶枫苦口婆心劝道。

叶天见叶枫如此这般,不由叹息一声,他拂了拂宽敞衣袖。

“也罢,既然你心向仙道,那边成你的仙练你的道,只是儿子修仙练道也是要讲人情世故,仙也是人,而你们这些未修炼成仙的人更还是人,还差很远,你爹我就很知足,夫人,家庭,名誉,金钱我都有了,我享受人间荣华富贵这辈子就足矣,以后好自为之,至于青玉真人那边我自会让他帮忙,上一次我差点与他闹翻。”叶天疼惜对叶枫道,他想把自己能教给儿子的都传授与之,只是说到青玉真人这件事面色有些不快。

叶枫何等聪明,不用多想便能猜到。

“爹,其实两年前那件事青玉真人找过我也劝说过我,可我一意孤行,战书都下了碍于门规他也没办法, 你也知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至于门派门规更是严格,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往事都过去,你还是好好把妾给纳了,早一点给我生个弟弟。”叶枫说道后面给自己的父亲打着哈哈,神色有些轻佻,有些随便。

“又给我岔开话题,都是你娘从小惯得,儿子记住,红颜自古配英雄,那女人既然如此下贱……”叶天说到孟瑶神色极为不快不满意。

‘爹,打住,咱不提她,我只是跟您老提个醒,无论何时都要对我娘好。”都说儿子是娘的宝,其实娘也是儿子的宝,自从自己两年前历经生死,叶枫对这些看的更重,对于孟瑶的事情他自会处理好。

“放心,你爹在混蛋这些纲常伦理却不会违背的,况且你娘与我同甘共苦多年,我在糊涂也不会对她怎样。”叶天面色认真看着叶枫,让他不要担心。

对于叶枫表现以及对孟瑶之事如此决断,他还是很满意的,大丈夫不意欲儿女情长,这才是真丈夫。

圣人都说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千古之道理自有其正确之处。

“其实,枫儿你的修仙练道还是遗传于我啊,想当年我好黄老之说,可奈于没有机缘只能仰望而已,后来遇到了青玉道长,这才知道原来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事,只是我根骨一般,再加上年岁已打,这般年纪也不过是后天后期之修为,今生先天无望,我也就与你娘做个凡人算了,既然你有理想,那就追求你的理想,这边我也替你多出点力,多替他青玉门打理世俗产业。”

太白酒楼是青玉真人相助叶天打造,建立之初叶天许诺其占有一般产业份额,青玉真人虽然并无此意,可事后一想,青玉门想要发展壮大还是要依靠世俗之力,毕竟修炼之人也是要吃饭穿衣,练气更是需要上好珍宝,上好药材,于是他就默许了。

后来青玉城许多产业也就慢慢累积起来发展壮大, 叶天可谓是给他帮了很大忙。

再加上叶枫根骨还算不错,所以叶枫很容易就进入青玉门修炼,一开始叶天并不愿意让其修炼,他觉得修炼不仅苦,而且孩子还要离开自己,想见上一面都极为困难,再说修行是逆天之举,个中困难比凡人更苦,只是叶枫坚持修炼,喜好黄老之说,没办法只能由着他。

“对了,我再跟你说一个事,我收了一个干儿子。”一个话题结束,另一个话题便会产生,叶天抛出了另外一个事情。

“干儿子?爹,我这两年消失,您老可真是做了不少准备啊。”叶枫一听乐呵了,不过他倒是好奇这谁能做父亲的干儿子。

“你尘叔家那孩子。”

“哎呦,我说是谁呢,这感情好,我俩从小一起玩到大,伴读书童,再后来又跟我去了青玉门修仙练道,这两年他怎么样?”被父亲这么一提醒,叶枫猛然想起自己居然把他小子给忘了。

“听说,这几天他会下山采些药材,自从你出事后,青玉真人觉得愧对于我,便对他宠爱有加,再加上他修炼也刻苦,人又聪明,所以还不错。”叶天微微笑着说道,这两年那孩子对自己不错,替叶枫尽做儿子之孝道,叶天很是欢喜。

……

太白酒楼,建筑大气中夹有精致,饭菜可口,往来商贾众多,再加上是官府扶持产业此地也多江湖人士。

大周朝崇尚武学,所以男人身躯高大身板健硕,不过大多数也都是有两把刷子,也仅仅有两把刷子,从小练过一些锻筋炼骨之法,完全是强身健体。

纵使天下所有人都有修仙练道之心,可也不是人人有此机缘踏入另一世界。

太白酒楼中多有佩剑江湖客,江湖,多有情仇,往往口角之争便会引发血案。

这不太白酒楼便有此等事发生,也许是外来客对本地规矩不知道,于是便惹出这灾祸来。

“小二,你这饭菜太差了点吧,我让你做成辣的,你这也不辣,这酒水有这么淡,喝的我嘴都淡出鸟来,都说着太白酒楼是青玉城数一数二的,可我看也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嘛。”酒桌之上一位壮汉极为不满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忘地上摔。

太白酒楼酒杯全然是精致玉器打制而成,目的就是让客人图个富贵感觉过个瘾,从未有人敢随意摔打酒杯。

小二一看客人发火连忙上前赔笑,“这位爷,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们再给你换就是了。”小二表现还算厚道,至少明面功夫还是要做的,敢在太白酒楼找事简直不想活了,这人已经给他换过两次,还是不满意,而且一次比一次刁钻,现在又说酒水不好,凡是老主顾基本就是冲太白酒楼的酒水来的,这可是上等山泉酿制而成,每一滴都要耗费许多心思,这客人二话不说打碎酒杯还连酒水都泼洒于地。

“你也别跟我笑,我看你们根本不想做我的生意,兄弟们,你们怎么看?既然人家不给咱们面子,咱们何必给他面子?”壮硕汉子对旁边坐着的两位汉子恶狠狠道,脸色狰狞极了,二话不说,拳头抡起一拳就把桌子给打碎,吓得周边客人立刻后撤,有些甚至扔下酒钱迅速离开。

“对,大哥说得对,咱们砸了他太白酒楼。”他身边两位兄弟立刻附和道,两人腰间都配着寒铁之间,面相凶恶,三角眼,身上穿着兽皮,裸露的双臂肌肉凸起显得他们有着不凡身手。

“三位客观,且慢。”这时忽然从旁边走来一位管事模样的五十多岁老者。

“客观,这顿酒水权当老朽请了,还望三位海涵不跟小二一般见识。”老人毕竟历经不少场合,善于打交道,且不惧此事。

那领头健硕汉子见老者发话,却不以为然,面色一横冷冷一笑:“你是看俺们三兄弟吃不起这饭啊,太白酒楼也不过如此,招待礼数如此之差,兄弟们这样的酒楼咱们砸了他。”

“你们敢!这可是太白酒楼,你们也不想想……”老者发现面前三人根本就不是客人,就是来找事的,见他们要砸酒楼,他立刻制止,并给身边小二使了一个眼色。

“老东西,你还敢威胁我,我先宰了你!我倒要看看你太白酒楼怎么办。”

铿锵一声,那领头汉子什么话也不说了,抽出腰间宝剑,欲要砍死老者。

“我倒要看看是谁要砍杀我爹!”汉子的剑快要砍中老者身体时,猛然间一句话从门外传来,同时靠近门外酒桌上飞起一枝筷子,嗖的一声刺破空气霎那之间与寒铁撞上。

金石交击之声迸发而出,汉子手中的剑居然断了,而那筷子毫发无损笔直插入汉子身后的红木之中,入木三分!

一枝筷子,比寒铁还厉害!

寒铁断刹那酒楼宽阔门槛走进一位白衣少年,年纪约莫十八九岁,剑鼻星目,模样俊朗,声音洪亮,身上白衣纤尘不染,如出世绝尘之人。

少年郎,好风光!

周边有些人暗自赞叹。

“如水,你来了!”却是那太白酒楼管事老者发出的,这少年是他儿子。

老者便是叶天对叶枫说的尘叔——尘封,少年自是尘如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