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相见欢,言语繁

尘如水凭空让筷子飞出一击断裂寒铁之剑,那领头汉子脸色剧变。

隔空摄物!

一念之下他知道三人决然不是对方对手,自己修为最强大后天后期,另外两个兄弟更别说都是中期修为。

三人即刻落荒而逃。

“怎么三位,打不过就想跑?”尘如水面露讥笑,猛然回头一个转身双脚飞出,只听三声响动,三个人栽倒在地,捂着肚子面色凄惨。

后天与先天差距,天壤之别!

“我道是哪门子修士,原来是黑龙会的狗腿,哼,在我青玉门势力范围还想撒野,你们黑龙会近来胆子不小。”

栽倒在地的三人腰间露出一块黑色铁牌,尘如水一扫便知,神色略有所思,不过对于三个捣蛋的家伙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我们太白酒楼的规矩是,在此摔东西者,按规定赔偿,领头者断一条腿。”

说完尘如水身形一动,卡擦一声,他的一只脚踩在那领头汉子腿上,那汉子腿注定没救了。

这是太白酒楼的规矩,无人可以侵犯,侵犯者就是这个下场,除非你能够强大到无人制约,只要没有那么强就不要在太白酒楼嚣张。

这就是现实,强者有说话的份,弱者没有!

修行的世界里这点更为残酷。

“滚!”让那些人留下钱财赔偿砸碎物品,尘如水冷冷说了一个滚字,那三人如鬼迅速逃离。

“管家,老爷让你过去。”小二见事情处理这时大步走过来恭敬对尘封说道。

“如水,跟我一起去吧。”

尘如水跟着父亲转身离去,同时丢给小二一锭银子,“眼神亮点总没坏处。”

小二把话听在耳中记在心里,看着尘如水挺拔背影,眼神里尽是恭敬和尊重,这尘二少爷每次回来多少会打赏自己,钱财似乎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可怜那大少爷修行不成反而身亡,真是命运多舛。

小二不仅想起叶枫来,叶枫的打赏并不比尘如水少,所以对于尘如水当上老爷干儿子他觉得这是命里注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家性情相近自然容易相处。

叶枫当然不晓得自己在小二心中地位如此重要,他此时正在与父母高兴吃着饭。

“小小姑娘,在我们家不用客气,这里就是你的家。”叶天与方慧兰两人很是温和对龙小小道。

龙小小人长得漂亮,身上自然散发一种安静气息让二老很是舒服,所以喜欢的紧。

至于那小黄猴儿则另开一桌,上面放着猴类最喜欢的食物,这家伙此时吃的正欢喜,旁边还有个丫鬟侍候,让叶枫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感慨这畜生还真不认生,跟自己有一拼。

不过随后一想这话不对,这不是说自己跟猴子相似吗?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我龙小小绝对不会客气的。”龙小小眨着纯真的眼睛认真看着叶枫父母道,然后笑嘻嘻的转眼看着叶枫,这让叶天夫妻更高兴了,脸上的甜蜜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叶枫有些尴尬,打着哈哈,低着头只管吃菜,龙小小对自己的热情他是知道的,这点他也最头疼,更是对李寻欢腹诽不已。

你说你给她弄点别的不好吗?一睁眼看到的人就是恩人,亦或者是自己的师傅,偏偏弄一个哥哥,睁开眼睛就是最亲的人。

而且叶枫发现龙小小好像对自己别有另外的情愫。

不过说实话他虽然觉得不适,可打心底里还是满意的,毕竟有一个人这般对你好,这般为你着想,这般照顾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

尤其是在他被孟瑶伤害之后,龙小小给了他温暖,女人对男人的温暖。

“哈哈,老尘,如水,你们看看这是谁?”叶天忽然站起来朝外面喊着。

只见尘封与尘如水并排来到院落。

“大少爷?如水,我这是不是老了老眼昏花?”尘封难以置信看着叶枫嘴角呢喃不已。

而尘如水比父亲更为震惊,这……可是他知道这是真的,震惊之后无尽喜悦刹那涌上心头。

尘如水声音由于激动有些颤抖道:“父亲,这是真的, 是真的。”

“叶枫,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我的大少爷怎么会轻易那么离我们而去?”

尘如水一袭白衣,大步流星与父亲迈进正厅,双眼惊喜无比看着叶枫。

“孩儿给义父义母请安!”尘如水激动如斯,可却是没有忘记礼数,弯腰朝叶天与方慧兰一拜。

“水儿,都是一家人,快快起来。”叶天心情大好,今日儿子与义子同时出现在面前,无异于是这些日子以来最快乐的事。

方慧兰也是万分高兴,而此时小兰也从厨房回来备置了两副碗筷。

吃饭时,尘封问了叶枫这两年的事情,叶枫简单讲述一番,尽管没有多少言语,可他知道叶枫定然受了不少苦,叶枫小时候一直是尘封照看大的,虽然这些年叶枫去青玉门修行,可两人之间深厚感情并未消减半分,反而日久弥新。

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受,当离别后一个人在山外修行,往日的种种会时不时浮上心头,往日那些对自己好的人也会萦绕与脑海。

吃过饭,叶枫与几位长辈说出去走走,而尘如水自然跟随其后。

叶府后院有一座凉亭,凉亭之外有紫色竹林,这般天气这般日子里,竹叶冒出新芽,甚至有些新芽变成了新叶。

春风吹拂,亭台之外传来阵阵竹海声,更有一种天然气息传入鼻翼。

“这次跟我一起回青玉门。”尘如水坐在亭台,手中摆弄茶盘,泡了一壶上好茶叶,一种莫名情愫浮上心头,极为认真的看着叶枫。

叶枫把尘如水的话听在耳中,眼睛看着尘如水,两年不见,这个当初的陪伴自己的书童依然成熟不少,只是有些东西却是没有改变,他对自己依然是那么尊敬,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既然现在父亲认他为干儿子,那么自己两人完全可以如同兄弟一般。

叶枫知道尘如水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回青玉门,只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回去。”叶枫缓缓道,语气里有些无奈,有些惆怅。

他也在思索回去的问题,自己该怎么回去,以什么身份什么方式回去。

“理由?当然是梦想。”尘如水眉头一挑,极为认真道,同时手慢慢倾斜,手中的茶壶给叶枫斟了一杯茶。

“我知道你从小就有修仙的梦,而且这次你必须回去。”尘如水语气斩钉截铁。

“恩?必须回去?有没有不回去的理由?”叶枫不得不思索尘如水这话里所蕴含的信息。

“咱俩就别废话了,你直接说吧。”随后叶枫没等尘如水回答上一个问题就直接对他说道。

“这次,涉及到上仙,那些上仙要在我们青玉门与黑龙会之间挑选弟子,两个名额。”尘如水抛出一个惊天消息,一石落入深潭中,砸出一片片水花。

叶枫为之震惊,“你说上仙?可上仙为什么要来收弟子?”叶枫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我们青玉门和黑龙会全然是青玉城的势力,而青玉城又属于凌霄派管辖范围,这次仙岛那边传来的旨意,掌门已经把消息传给咱们青玉门每一个修行弟子了,时间就定在四月二十日。”尘如水缓缓把事情经过给道了出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叶枫从那绝情峰沿着山涧流水回来,虽然知道今年是大周朝开皇二十五年,却不知道今天是开皇二十五年几月几日。

“三月二十八。”尘如水应道,他举起手中的茶缓缓喝道。

“等你采完药材之后,咱们一起前去,只是这次我要带上一个人。”叶枫没有任何犹豫,他把茶水喝完后朝远处的小黄招了招手。

小黄手里拎着两瓶酒,一瓶于怀中搂抱,一瓶于口中吞咽。

“你我相逢,不要喝茶了,今日喝酒。”

猴儿酒从小黄手中接过后,小黄没等叶枫招呼,径直屁股一抬,在旁边坐了下去。

“这是晶兽?”尘如水有些惊讶的看着小黄,从它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灵力波动,尘如水判断这猴儿应该有后天中期的灵力蕴藏。

“算是吧,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真不清楚,不过见他可爱,与我也有缘便收留下来。”

“去青玉门总该把他给捎上吧。”尘如水摸着猴子的脑袋,手掌之间散发淡淡温和灵气,小黄没有反抗,反而很是舒服的在他手掌下享受着抚摸。

“这是当然,小黄这家伙跟我在一起,至少我可以喝到它酿制的猴儿酒。”

尘如水喝了一口猴儿酒,感觉劲道不错,砸吧双唇道:“这酒水中居然蕴含淡淡灵气,长期饮用,无异于灵丹妙药啊,你啊,这次我觉得是捡到宝贝了。”

“宝贝,也许吧,只要不祸害我就行。”看着小黄,想到平日它滑稽搞笑捣蛋的样子叶枫微微无奈摇头。

“你那个要捎上青玉门的人应该就是龙小小,带一个女孩上去应该不成什么问题,况且你还有青玉掌门这层关系。”尘如水淡淡道。

“这是自然,对了,你跟我说说这两年咱青玉城有哪些比较让人注意的事情发生。”两年时间不可能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见叶枫询问,尘如水自然是把知道的全然告诉他。

“就在去年年底青玉城忽然出现一个杀手行,杀手老板很神秘,这杀手行只要给钱就行。”

“第二件事就是咱青玉城开了一个矿藏,里面据说开采到不少好东西,咱们青玉门的实力增长不少,那黑龙会觉得有些不甘,所以近来两门矛盾冲突也不少。”

“还有就是,内门又产生两位先天高手,我觉得不出一年,咱们青玉门应该会收拾黑龙会。”

“按照你这么说,两年前我离开的时候,门内一共有五名个先天高手,那令狐天冲,他老子令狐剑长老,掌门真人,令狐剑的老子,还有我师傅耶律军,加上一个你六个,那第七个是谁?”叶枫好奇问道。

“你认识,孟瑶。”尘如水本来不想说,不过两年时间无论怎样,叶枫的承受能力应该是增强不少,所以他微微迟疑一下就说了出来。

“她……”叶枫一时无言,不过随后轻轻一笑,这笑容里有太多意思。

尘如水看在眼中,“忘了她吧,她现在可是咱们青玉门红人,而且据说门内长老要与黑龙会决一死战,也是她孟瑶巧舌如簧定下来的,本来掌门觉得以和为贵,不过也不能忤逆了那位的意思,毕竟他是上一任掌门。”

叶枫当然知道尘如水口中的他是指令狐天冲的祖父,对于青玉门现在的局势,他早就觉得诡异,现在简直是令狐家一家独大,掌门青玉真人虽然有些威势,在门派的地位却是日益受到挑战,当初那些推举他做掌门的长老不是死的死就是残的残,现在基本上没有多大作用。

修行最重要的还是实力,谁的拳头大谁才是王道。

如果不是青玉真人修为力压令狐剑一个级别,是先天后期的高手,恐怕这青玉门早就属于他令狐家的。

叶枫猜测那些长老离奇死亡,跟令狐剑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另外一件诡异的事情就是青玉门最近很不安静,有许多新近弟子无端暴毙。”

“无端暴毙?”听闻尘如水的话,叶枫眉毛一挑显得有些诧异和奇怪。

“是那黑龙会做的?”叶枫当下质疑道。

“显然不是,一开始我也跟你这般想法,不过后来调查,黑龙会那边新进弟子也有死亡,应该有第三方势力在慢慢崛起,所以这次的上仙选派弟子之事,掌门极为重视!”尘如水一改常态,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那这两天你尽快办完事情。”叶枫对尘如水吩咐道。

“对了,大哥,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我怎么查探不出来。”尘如水应声之后随后好奇询问叶枫。

“哦,这个啊,跟我修炼功法有些关系,我不想让显示出来修为它便不会暴露出来。”叶枫微微笑道。

“莫非?”尘如水脸色一喜,随后恭喜叶枫。

“只不过大哥,你怎么用刀凝结丹田?”叶枫把自己修为显示出来,尘如水一眼便看出来他的修为,只是叶枫身上灵气波动的感觉很不一样,跟自己的剑气完全两样。

刀气!

令人摒弃的刀,叶枫怎么能用它替代剑魄?

尘如水很是不解,不解中又带着不少担忧和惋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