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修罗地狱陈家镇

两日后,也就是四月第一天,叶枫三人驾驭马车告别双亲离开青玉城朝着青玉城城后之地的青玉山而去。

出了青玉城北门周围场景便随之一变,没了市井之气,群山环绕,雾气蒙蒙。

尘如水驾驭马车,马车上放置好些包裹,这是他奉师命下山采办的药材,至于叶枫与龙小小两人骑着快马沿着官道缓缓而行。

龙小小依旧是一身红装,颜笑嫣然极为美丽,叶枫着了母亲置办的蓝色锦服,脚下踏一双青玉城内最好裁缝铺缝制的青云靴,意思便是祝福儿子此去平步青云踏上修仙之路。

后天到先天不过是练气之路,先天之后才算是修仙。

“我那耶律师傅最近如何?”叶枫一只手抚摸怀中猴儿,一只手牵着手中缰绳朝尘如水问道。

“师伯倒也还好,只是对门下弟子管束极为宽松,基本还跟以前一样专研他的玄学之道,这次下山这些药材其中有些许珍稀之物便是他嘱咐我置办的。”尘如水应道,在印象中耶律军算是青玉门一个奇葩。

平日里门下弟子不少,可没见他对谁用过心,一门心思的研究他的炼药之术。

不过耶律军的医术在青玉门却是最厉害的,即使是方圆百里千里也时常有达官贵人来门派就医。

对于师傅耶律军叶枫的感觉平平淡淡,平日接触的少而且耶律军没有教导多少他的修性之道,师徒情分毕竟是淡了点,不过此次回去,叶枫打算改变一下师徒关系,即使他冷淡咱就投其所好便是了。

昂……

叶枫思量问题之时,忽然坐下良马前蹄猛然跃起,大有受惊之态不敢前行,而怀里的小黄也嗷嗷直叫,这让三人立刻警惕起来。

一阵风吹来官道上传来一丝丝血腥之气。

“如水,小心了,咱们快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这片地域属于青玉门管辖范围,山区内所有村民青玉门有权保护,此地距离青玉门不过数里之地,平日里极为安静祥和,而且叶枫记得这片区域有一个陈家镇。

尘如水把马车停住,抽出背上宝剑跳下马车。

“小小,你在这里呆着,我与如水前去查探一番。”叶枫考虑到龙小小安全就让她在此地等待。

“不行,我跟你们一起。”龙小小立刻反对制衣要与叶枫二人一起前去查看。

叶枫看了尘如水一眼,尘如水道;“不如让小小一起去,在这里如果前方有什么东西出来小小一个人也不安全。”

叶枫见此不再与龙小小争执去留问题,只是劝说龙小小待会一定要紧跟两人身后。

小黄嗖的从良马上跳下来,率先朝前方奔跑而去。

几个呼吸功夫,两人脚上施展灵力带着龙小小就赶到了陈家镇镇外。

抬眼一看,叶枫一阵恶心,目光所及之处宛如修罗地狱,地上躺着尸体,血水流了一地,这些鲜活的人眨眼间都成了死人,只是流淌的鲜血散发着余热,证明这些人刚死去不久。

更让叶枫三人奇怪的是,死去的人胸口心脏的位置全然有一个洞。

杀人者要心脏干什么?

“桀桀,没想到此处居然还有两个修行者,居然还都是先天期修为,这下我复原金丹有望了。”忽然一道阴沉的声音从小镇道路上传来,声音由远及近,仅仅是一个呼吸功夫,就凭这叶枫判断来人修为定然不低,绝对不必自己二人低,能够一眼辨出自己与尘如水的修为哪还能是低阶修士?

陈家镇镇子前的木栏上悬挂着两只灯笼,上面包裹的纸张极为苍白,在春风吹动下宛如两只游魂在游荡。

镇子里走来一位面色比灯笼还要苍白的青年,他一袭白衣,只是这白衣现在只能叫做血衣,他的头发异于常人全然是红色,红似血;他的手里还提着两颗通红心脏,走路的时候一边啃着心脏慢慢咀嚼着,一边盯着叶枫三人看,咀嚼的声音传到叶枫三人耳朵里,让三人头皮一阵发麻。

“居然还有女人,哈哈,没想到这一个小镇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情,看来天不亡我。”血衣青年说着居然痛哭起来,一会哭一会笑,简直跟鬼一般,不,比鬼都可怕。

“你为什么要杀这些人?这些人跟你有什么仇?”叶枫双眼通红,极为愤怒的叱道,眼睛盯着青年,死死的盯着。

“叶枫,跟他费什么话,直接斩杀了他。”尘如水脸如寒冰,看着这修罗地狱陈家镇,肚子里一阵翻腾,他的身上杀气腾腾,面前的青年一定是修炼旁门左道。

“白衣少年,你急什么,既然你旁边的这个青年询问,我回答就是,你这么急着找死?”血衣青年见尘如水拔剑要杀自己,扔掉手中被啃咬只身一半的心脏嘲讽对尘如水道。

随后他抬眼看着叶枫,“我为什么要杀这些凡人?哼,他们能够成为我腹中餐是他们的福分,只不过这些凡人的精血吸收起来确实不怎么样,这不,上天就送来你们两人让我吃,吃了你们的心脏和丹田再加上我的丹药辅助,一定可以恢复修为。”

这些天被那个臭道士追杀,血衣青年如丧家之犬,只不过这世俗修行之人虽然多,可大多数都是强身健体的凡人,体内精血对自己伤势恢复起不到什么多大作用,他就想着如果能有先天修士被自己撞到那就好了,没想到心中想什么来什么居然真的来了先天修士,而且一下子居然来了两位。

至于龙小小,血衣青年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灵力波动,不过龙小小给他的感觉极为独特,他发现龙小小身上的气息极为纯洁极为干净,居然对自己也有极大诱惑力,血衣青年暗想自己如果吞了面前这娇嫩的小姑娘,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旁边居然还有一个晶兽,后天中期的晶兽体内能产生二阶晶石,也是大补之物,天不绝我,天不绝我啊,臭道士等我恢复修为,我一定让你好看,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让叶枫奇怪的是,在与自己说完话之后,血衣青年居然沉默不语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在深思什么事情。

尘如水发现这是一个机会,身体嗖然如风而动,手中长剑刹那间刺破空气朝血衣青年刺去。

也许是血衣青年太过大意,居然被尘如水抓住机会,长剑轻易刺到血衣青年胸口,噗嗤一声,长剑刺入几分。

啊……找死!血衣青年胸口一痛,立刻反应过来,他愤怒中带着一丝嘲讽,只见他胸口忽然闪现一丝绿色光芒,尘如水面孔瞬间惊惧,眼睛瞪得大大,自己的长剑居然再被一点点挤出来,那绿色光芒好像对自己的长剑有腐蚀作用。

长剑可是自己进入先天境界用先天灵气长时间锻造的,是用心神来锻造,跟自己有着密切联系,一旦进入金丹期便可以御剑飞行,心神合一发挥出剑的真正威力,那时候这把剑就是自己的飞剑。

尘如水大惊失色之下想要拔出飞剑,可就在拔出的时候,血衣青年手中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一直血红色斧头。

是的,冒着血红色的斧头,有巴掌般大小,在血衣青年手中被轻轻一挥,尘如水的长剑居然被砍断。

长剑断裂,尘如水面色一红,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这时那血衣青年猛然一脚踹出,尘如水倒飞而去,砰然跌倒在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一击之下,居然重伤,看着面如死灰的尘如水,叶枫脸色刹那失色。

尘如水刚进入先天境界虽说不久,可再怎么说也是先天高手,居然与对方一个照面就被打成重伤,他当然震骇不已。

“一介凡器居然敢跟我的灵器砍击,简直是找死!虽然它只是下品灵器,是吧,小血”血衣男子看着倒在地上吐血的尘如水面色冷漠嘲讽。

他拍打着手中血红色斧头,也就是他口中所谓的小血,那下品灵器斧头呜呜嗡鸣一声,似乎是在为主人的夸奖而兴奋。

灵器?叶枫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只是对那斧头很是诧异,居然轻易斩断白如水的本命宝剑,这还得了。

“怎么样,你是自裁还是想跟那不知死活的兄弟一样试试?”血衣青年邪魅一笑,死鱼眼盯着叶枫道。

他的血色头发无风自动,宛如魔神下凡,面孔狰狞可怖。

“自裁?呵呵,如果我让你自裁你愿意吗?”叶枫冷笑反问。

那血衣青年被叶枫这么一问,倒是稍稍愣神。

“我当然不会自裁,看来你想试试,那行,既然你不想死,我就来替你解决。”血衣青年邪魅双眼闪烁两道寒芒。

“来吧,愚蠢自不量力的凡人。”

“聒噪!”叶枫不耐烦道了一声聒噪,随后他整个人刹那变得严肃起来,腹部那些在经脉里流经的灵气全然聚集在双手之上。

嗖的一下,叶枫身体猛然超前飞起,手中寒芒一闪,一道寒气出现后刹那消失不见。

噗嗤,只听见一声铁器穿透肉体的声音传来,血衣青年面如寒铁般寒冷看着胸口插着的匕首,大惊失色,这把匕首太快,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他随后残忍一笑,“幸好你才先天初期,不然一击之下我还真被你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