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飞刀现,上仙出

血衣青年一阵后怕,后背生出一阵寒气,他冷哼一声,把体内灵气全然集中到胸口要把飞刀逼出来,血肉蠕动,飞刀慢慢被挤出。

这时叶枫露出邪笑,那飞刀出现之时就与自己有心神联系,运用自如,他手掌一伸,一道精气从手间依附到飞刀之上,嗖的一下飞刀迅速脱离血衣青年肉体。

血衣青年本想用灵气逼出飞刀,他发现自己强悍的肉体貌似对飞刀没有任何保护作用,飞刀可以轻易刺破自己肉体,他就想把飞刀留下来。

下品灵器血色斧头血光一闪,灵气依附在上面,血衣青年双手一挥,那血色斧头疏忽间飞到空中,胀大一分闪烁点点寒光,朝叶枫的飞刀砍去。

飞刀速度极快,叶枫不过是先天初期的实力,这血衣青年可是先天后期境界,他施展血色斧头的速度也不慢,跟飞刀速度有一拼,血色斧头砰然撞上飞刀,血衣青年能够想象到这飞刀被自己灵气斩成碎片并且一路直砍把叶枫剁成碎末的场面。

可只是叮的一声脆响,碎裂的不是飞刀,那血色斧头哀鸣一声,斧头上面居然出现一道裂痕。

血衣男子当下心惊不已且面色潮红,却是受伤了!

这飞刀是什么级别?如此厉害?居然让自己的灵器破解?

血衣青年不得不谨慎对待,收起了刚才轻视之心,不过心里的杀意更浓!

如果他还是金丹的修为自然不能被飞刀损伤,可现在都是先天境界,操纵的下品灵器威力大减,防护力当然也减弱,飞刀是李寻欢给叶枫留下宝物自然不是凡品。

叶枫见飞刀把血色斧头打出一道裂缝,脸色震惊之余来不及多想,心情大好,飞刀重新召回,体内灵气疯狂运转,趁着血衣青年愣神的功夫来到他身边,伸出拳头虎虎生风竟是要跟血衣青年肉搏。

“居然敢跟我肉搏,找死!”血衣青年见此不退反笑,叶枫也不管他,专门朝刚才飞刀刺入的伤口击去。

拳拳相撞,肉肉相搏,灵气四射,周围的石块在两人战斗下瞬间迸裂。

嗤……

叶枫手心飞刀一转,轻易划伤血衣青年臂膀,此时那血衣青年却是不管叶枫飞刀,手心蕴含狂暴灵力那血符瞬间召回,朝叶枫腹部砍去,如果被砍中,叶枫腹部不被开膛才怪。

“我看你敢不敢跟老子拼。”血衣青年桀桀笑道,同等境界下,没有凡人能硬拼过自己,何况面前这小子还比自己低上两个境界。

不管叶枫双手先行插入自己伤口,血衣青年继续挥动斧头。

可就在他的斧头血芒要割破叶枫腹部刹那,血衣青年脸色骤变,他忽然不动了,体内一阵颤抖。

叶枫的北冥神功!

‘这……这是什么……功法?”他悲哀的发现叶枫那只插入自己伤口的手掌居然传来一阵吸力,狂暴的吸力从伤口处迅速缠绕经脉一路之下到自己丹田,猛力的吸收自己体内辛苦修炼和刚才吞噬那些生人转化的精血。

吸力一点比一点大,体内的丹田都松动了,血衣青年一看这还得了。

“臭小子,你逼我的!”为了保命,血衣青年惨叫一声,眼睛睁得老大,就像是牛眼睛,又圆又大,宛如两个铜锣。

嘭,血衣青年嘴里发出一声难听的刺儿之声,叶枫只觉一阵大力传来,一阵腥气传来,他的身体立刻被甩了出去,重重甩在地上。

“啊,妖怪!’”躲在一边照看尘如水的龙小小忽然惊叫起来。

站在一边的猴子小黄猴眼闪烁不止,发出吱吱吱急促的声音、

叶枫闻言眼睛微眯,只见刚才血衣青年站立的地方居然出现一条十来米大白蛇,身体有大树那么粗,两只眼睛通红无比,身上的鳞片瑟瑟闪烁寒芒,大白蛇吐着白色信子,丝丝的看着叶枫。

“是你逼我的,老子今天非吞了你们不可。”大白蛇口吐人言,在他身上冒着绿色光芒,尽管很淡,可这绿芒触及的地方立刻一片焦黑,地面的那些花花草草都瞬间枯萎变成碎末,这倒是把叶枫吓了一跳,感情这东西不是人,也不是晶兽,而是妖兽!而他身上的绿芒显然是带有剧毒,而且根本不是世俗的那些毒能比的。

晶兽是不能吐人言的,而妖兽能吐人言!

血衣青年就是这蛇妖。

这东西怎么能出现在世俗界?

却说那血衣青年化身白蛇之后,蛇眼放射两道寒芒,他张开血盆大口,周身绿芒涌动,劲儿周围数十米之地狂风大作,地面尘土碎石胡乱卷起一股脑竟是朝着一个方向涌去,放眼望去这方向正是白蛇血盆大口。

“小心!”叶枫见此状况脸色一变朝尘如水与龙小小望去,只见龙小小被尘如水挡在身后,他盘坐在前面,那把短剑被他紧紧插在地面,只是脸色苍白额头大汗淋漓,衣衫更是猎猎作响,只是一个不留意,也许是那吸力太强,尘如水的身体猛然向前倾斜飞了起来。

尘如水当然不能让身体脱离短剑,不然在身后紧紧攥着自己衣袖的龙小小非跟自己一起进入白蛇之口。

为此他自由疯狂运转体内灵气全然凝聚于双手之上紧紧的攥着短剑。

叶枫见尘如水抵抗艰难,想上前帮助只是那吸力太大根本没有别的机会去帮助尘如水喝龙小小,反观自己自保之力都勉勉强强,他把手中匕首插入山石中努力控制住自己身体不被吸力吸走。

“我到底要不要出手?”叶枫与尘如水拼命抵抗吸力的同时龙小小脑力也是急转。

“还是先看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手。”龙小小唯一担心的就是怕叶枫说自己骗他,因为一开始自己可是跟叶枫说过不会修炼。

“还想抵抗,不给你看看我的实力你们是不死心!”白蛇口吐人言,尽是愤怒,话音刚落吸力骤然减弱,只见白蛇口中吐出一颗淡金色圆珠,不过珠子上面有一道裂缝恰好把珠子给分成两瓣。

这白蛇身受重伤!

“不过他受伤之前居然是金丹之境……”叶枫额头汗水涔涔落下,暗道一声不好,这蛇妖把体内内丹逼出,定时要施展最强之力。

果不其然,还没等叶枫三人缓过神来,一声尖锐啸声爆发而出,一股比刚才更强的吸力从白蛇口中发出,宛如龙卷风。

这下可是坏了,叶枫发现双臂根本使不出力量,砰然地面山石碎裂他的身体飞起来朝白蛇口中迅速疾飞。

至于尘如水与龙小小还有那猴儿小黄也是同等模样同等动作一股脑全然朝白蛇血盆大口而且。

只是抓住尘如水的龙小小秀眸中闪烁出一丝坚定神色。

“看来,自己必须出手!”龙小小想欺骗事小,性命事大。

她随即准备放开全身禁制,除掉蛇妖。

“孽畜,你终于显身,哈哈,这次我看你往哪里跑!”正在龙小小刚准备出手,叶枫与尘如水两人暗道性命休矣的刹那,一声爆喝从天而降。

只见一名穿着道袍,拿着浮尘,头带玉箸的中年道士驾驭着蓝色飞剑嗖然穿越群山而来,来的同时他双手舞动,一直暗金色的圆盘从他手中发出,极为迅速。

血衣青年化身的白蛇一听道士醇厚声音,忽然蛇身消失重新化为人身,吸力刹那间没有了。

“臭道士!”血衣青年怨恨的看了远处飞来的道士,不过眼神中带有深深惧意,脚下绿芒涌动,却是不顾叶枫三人转身就跑。

“呵呵,你现在身受重伤还想跑?还想跑到何处害人?”那中年道士嗤之以鼻讥讽一句,猛然催动那圆盘击中逃跑的血衣青年,血衣青年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刹那功夫,刚才嚣张的蛇妖一下子没了活力,叶枫三人暗道这道士好厉害的修为。

这还没完,血衣青年倒地时候,那中年道士脚下蓝色飞剑被他拿在手中,身体一个抖动,居然从十米之外一下子来到蛇妖身边,蓝色飞剑剑芒涌动噗嗤一声插进血衣青年胸口,心脏碎裂。

血衣青年一命呜呼,他身上那绿芒消失不见,一条大白蛇出现,只是没了刚才的嚣张变成一具尸体。

“这道士肯定还是上仙。”叶枫小声道。

“那可不是,这上仙正是咱们青玉门不久前来的宇玄真人,他那蓝剑定然也是灵器级别的飞剑!”尘如水眼神充满崇拜之色。

“哎,小黄,你干什么?”这时龙小小惊呼一声,叶枫与尘如水二人被她这么一喊,缓过神来,发现小黄嗖的一下跳出去,三下两下跑到白蛇身边。

二话不说,猴手轻易撕裂蛇腹,掏出一个圆柱囫囵吞枣而下,而且吞完之后还打了一个饱嗝,那中年道士被猴子这么一鼓捣,稍稍愣神。

“你这猴头!”中年道士本想教训小黄,不料看到叶枫三人走过来,他轻声咳嗽一声把愤怒压下。

叶枫来到宇玄真人面前立即弯腰做了一个大礼,尘如水与龙小小不知道叶枫要做什么,只是跟着一起做罢了,龙小小给小黄脑袋一个重重响指,小黄疼得吱吱叫,这猴子刚才举动让宇玄真人难堪至极。

“宇玄上仙,谢谢救命之恩,如若不是您及时出手,我三人恐怕性命休矣。”叶枫极为诚恳和感激道。

“噗通一声。”

叶枫刚说完道谢之后,立刻跪倒在地,尘如水脸色又一变,叶家大少什么时候如此放下过身段?

他那里知道叶枫的心思,自从上次掉下山崖,叶枫对生命的重视上升到更高层次,他担心这宇玄真人因为刚才小黄之事发怒斩杀三人,所以故作此态。

即使是上仙也要懂人情世故,即使是上仙也会有贪嗔痴念,万一这上仙动了杀念,荒郊野外,没有人看到,而且旁处都是陈家镇村民的尸体,若事后被人发现估计只会被当做被血衣青年一起杀掉的人是了。

宇玄真人即使是年岁长了不少,可也被叶枫突变举动弄的稍稍愣神。

“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宇玄真人眉头一皱,淡淡朝叶枫问道,虽然声音很淡,可却又一股不容拒绝的气息。

“上仙,我们是青玉门的门人。”尘如水见此不容叶枫开口,从腰间拿出一个令牌立刻恭敬递给宇玄真人看。

“哦,原来如此,我搞不明白了,你小子为何要对我下跪?”宇玄真人没曾想居然是青玉门的门人,他微微思索片刻又对叶枫问道。

“我这是为我这该是的猴子请罪,还请上仙不要责怪。”叶枫故作唯唯诺诺道。

宇玄真人听了此话,冷眼看了看叶枫,又看了看其他二人,三人脸色惶恐不安,而那猴子也是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一时心情复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