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师徒峰巅夜谈

屋内药鼎之火闪耀,让此间的温度并不低,火焰映照的耶律军脸庞红润,背影在灯火下摇曳,有种说不出的孤独。

屋内突兀响起声音,耶律军似乎很是诧异,他慢慢转过头,眼睛直勾勾朝外面门口看去,眼神里有疑惑,有狐疑,有难以置信,极为复杂。

“师傅,您老还好吧?”看着师傅面容与动作,更能够感受耶律军身上那种难以诉说的气息,叶枫有些动容,心中在路上时有千言万语,此时只化为一句问候的话。

耶律军痴痴看了一会,嘴角微微颤动,“你……你不是掉下绝情峰了吗?”

叶枫知道耶律军的意思,他是以为自己死了。

叶枫用一种带有一言难尽的微笑说:“师傅,您徒弟福大命大,这不,绝情峰也不是那般绝情。”

“进来吧。”耶律军短暂惊讶狐疑之后,便再次恢复平静,没有喜悦表现出来,这很容易理解,毕竟两人之间只有师徒之名却无师徒之情。

“这位是?”当龙小小一同进来时,耶律军神色有些不适,往常时分,这坐望峰很少来女人,即使来人也只是玉女峰女派弟子,他一眼看到龙小小身上并无修炼之气,心中判定定然不是本门中人,神色诧异叶枫能理解。

“师傅,这是龙小小,我的朋友。”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龙小小与自己的关系,叶枫干脆对耶律军称她只是自己普通朋友。

叶枫微微一笑,神色间带有祈求希冀之色,“师傅,关于小小,我等会还有事情相求呢。”

“有事相求?你这个鲁莽汉有话就直说吧。”耶律军轻轻道,他所说的鲁莽是指两年前叶枫执意要与令狐天冲一战,这件事他作为师傅自然是知道。

一次劝说无果,耶律军也就作罢,继续研究他的炼药之术,对他来说这些门下弟子生死自有天定,只是这些天他都些心神不适,或许是自己突破失败导致的吧。

“是这样的,我想让小小进入静虚师太门下,这需要师傅你的引荐。”叶枫半带微笑半带恭敬对耶律军道。

耶律军并没立刻答应,他忽然朝龙小小走过去,上下打量一番。

“师伯好,小小给你请安了。”龙小小见耶律军朝自己走来,灵动双眼眨动看向耶律军,双手超前一抱,窈窕身材微微前倾道,神色并未有任何拘谨。

“师伯?”耶律军轻声一笑,而后右手探出一丝劲气从指间冒出蜿蜒到龙小小如青葱玉璧上,龙小小暗地里把全身灵气锁的更紧。

“叶枫,你这朋友天资倒是比你聪颖,龙小小对吧,叫我一声师伯倒也值得,行了,这件事我替你办了,叶枫,你先带小小回去,稍后再过来。”耶律军看了看叶枫挥手示意他去办事,随后看着药鼎,微微一叹。

“师傅,还有一个请求,烦请你老帮我弄点化功之药,我这畜生吞了点东西,现在正昏迷着。”叶枫从外面把小黄抱进来道。

耶律军听着叶枫的话,嘴角一抹笑意,“叶枫,在这里就你我师徒,不用那么客气,再怎么说我都是你师父,虽然只有师徒之名,感情却是能慢慢培养的。”

耶律军接过小黄说的话,让叶枫稍稍诧异,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本来就有跟师傅改善关系的心思,现在师兄弟不知道怎么都消失不见,师傅神情也比当初苍老萧瑟,叶枫觉得自己也该多关心关心面前的老人家。

“嘿嘿,师傅能这样想,叶枫是求之不得,那行,师傅,你老先看看小黄,我这就去给小小安排住宿。”叶枫眉毛一挑,满面含笑转身从门口走出。

“这猴子倒也奇怪,老夫这么大年纪,也算见多识广,这一看之下他奶奶的居然没看出你这畜生是什么东西。”当叶枫转身离去的刹那,耶律军仔细打量小黄,不经意间口中冒出一句他奶奶的。

叶枫听觉不错,当然听在心里,身体微微一震,摇摇头,嘴里道:“这老头,有点意思。”

“小小,你住在这里,这是我以前居住的地方。”找了一段时间距离坐望峰不远的地方,叶枫来到一处装修还算干净的房舍打开门对龙小小说,只是有些许灰尘堆积,没想到两年期间竟然没人再次居住?

叶枫想不明白,他随手拿起一块抹布,一块木盆,朝不远处山间流落的山泉而去。

“枫哥,这样的小事我来弄吧,你还是先去跟师伯聊聊吧,我看他老人家挺艰辛的。”龙小小从屋里快速跑到叶枫身边,伸出如玉双手从叶枫手里夺过木盆。

今夜有月,龙小小的面容在月光映照下更为脱俗,双目灵光流动,纤细窈窕材面条无比,山风吹来,耳畔秀发微微掠起,有股惊艳味道。

叶枫一时间竟是有些出神,看小小果决的神色,叶枫轻轻一笑,伸出手指朝她琼鼻刮了一下,“那行,你多注意一下,我先去了,等会你早点休息,明日我还要带你去玉女峰那边。”

龙小小调皮笑了笑,知道了,枫哥,今日叶枫心情不错,居然刮了自己鼻梁,龙小小不由心中如涂蜜一般,巧笑嫣然后蹦跳三步蹲下从小溪边打山泉来。

“师傅,我来了。”

“走,我这弄了点烧鸡,咱们到峰颠坐坐,你那小东西,我刚才给他喂了点化功散,不出几日他应该能醒过来。”边出去耶律军边对叶枫道,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好了一只烧鸡,烧鸡用竹叶包裹,只是却丝毫掩不住烧鸡的香味。

叶枫明显察觉耶律军心情比刚才要好很多,或许是这坐望峰来了两人一猴,多了生气,令他老人家心情开朗不少吧。

叶枫恩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间直到峰顶没有说话,走在耶律军背后,叶枫仰着头这才仔细打量前面的师傅,耶律军的身材很魁梧,七尺身躯,背稍稍有点驼,穿了一件黑色长袍,在印象中师傅耶律军时常穿黑袍或灰袍,除此之外最为显眼的便是他那一双如玉无暇的双手。

目光触及师傅双手,叶枫感慨一声,真不愧是药师的手,比女人还要美丽,还要修长。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谈话吧。”耶律军坐下撕下一片鸡肉津津有味看着叶枫道。

“算是,如果不把第一次相见时拜入门下和两年前绝情峰决战之前算上,这是我们最为正式的一次谈话。”叶枫把一路带着的猴儿酒打开,给耶律军率先倒上一碗。

“那时候咱们坐望峰起码也有几十弟子,可如今,仅剩下你我师徒二人。”耶律军有些酸楚,只是这苦果他只能自己咽下,谁让这果子是自己种下的呢?他也没什么理由去怨天尤人。

“师傅,你老说说也一解徒儿心中疑惑,刚来之时我看着漫山遍野全然无人,还以为是我那尘如水兄弟骗了我。”叶枫道。

“呵呵,尘如水,那孩子现如今可是天冲峰一脉的精英子弟,如果不是令狐天冲有他爹那层关系,下一天冲峰峰主非她莫属。”耶律军手指轻抚鄂下黑须道。

“哎,说起来也惭愧,其实两天前坐望峰还是一片生气,只是我前些日子突破先天后期失败,心情沮丧懊恼,迁怒于门下弟子,全然跑到天冲峰去了。”喝了一口猴儿酒,叶枫发现耶律军身体微微一震,两眼闪烁精芒。

还未等叶枫询问为何师兄弟全然跑到坐望峰去,他率先问叶枫这酒是什么酒,居然夹杂灵气。

叶枫说是小黄自己酿造的,自己从他那里趁他不被弄来不少瓶。

耶律军暗叹这畜生果真是异物,“这猴儿你好生对待,想我多年见识居然看不透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兽类,这酒常年饮用对修炼极为有效果,当真是好东西。”

“师傅,你老人家若是想喝,徒儿多孝敬几瓶就是,我这边还有不少。”叶枫嘿嘿一笑道,随着两人交谈,逐渐熟悉起来,感情自然是慢慢就建立起来。

“真的, 哈哈,那为师就不客气了。”耶律军也不推辞,这猴儿酒确实是好东西,叶枫能有此心,自己也算是晚年有福,他如今依然有六十岁,常年修炼让他看起来不过是四十而已。

“师傅,这师兄弟为何都跑到天冲峰去?掌教一脉呢?掌教真人难道不管?”叶枫不解,语气甚至有些不舒服。

“掌教真人管也没用,这些年下来,掌教一脉势力艰危,而我坐望峰又不问世事,那玉女峰全都是女流之辈,也无野心争夺这掌门之位,一味修炼求那上仙之道,唯有天冲峰那一家老小痴迷于权势,在我不问门下弟子之时,他们已然在做打算,你也知道,我虽然与你们有师徒之名,却无师徒之情,他们这些年收天冲峰恩惠不少,这时候跑到天冲峰也是情理之中,这也是我的过错,我正思量如何与掌教真人请罪呢。”

耶律军此话不假,这一切因果全然是他不闻不问导致,可他不后悔,只是苦了掌教真人罢了。

叶枫沉默,唯有沉默,耶律军的错误他身为徒弟也不能明确指出,只有沉默,此时山风再起,师徒二人长发微微飘起,在峰巅之上显得突兀奇异。

“对了,你这次回来,应该忘却前尘旧事,那令狐天冲除非一味胡搅蛮缠,否则还是能忍则忍,万不可再起冲突。”耶律军有些担忧看着叶枫,曾几何时他已然没了爱恋门下的心,只是如今却如春风吹枯草,迅速萌芽生长,也许这就是他与叶枫的缘吧。

有时候,在某一时间段,相识却不能相知,时间一到,地点也对,或许能成为关系亲密之人。

“师傅,放心,往事只是随风,不过如果那令狐天冲不依不挠,徒儿也不会任其摆布,我如今已经不是当初吴下阿蒙了。”说着,叶枫伸出双手,两团灵气悬浮手心。

耶律军微微一震,“两年时间,你能活着回来定然是遇到奇迹,这大概也与那奇遇有关,只是……”

耶律军有些不解,有些可惜,“你居然炼制刀魄。”

“如果不用刀魄,以你的天资以后成就定然不错,可惜……”

耶律军叹息,很是可惜叶枫如此境遇。

“师傅,这个也许就是命,不过我不后悔,如果不是掉下绝情峰,我也遇不到这奇遇,更别说能活着,其实能修炼刀魄,未必是坏事,谁说以刀入道必是小道?”叶枫不以为然,神色极为坚定,甚至有些豪情壮志。

看着叶枫,耶律军道:“你说的也是,或许殊途同归吧,只是这条道路并不容易。”

随后耶律军简单问了叶枫在绝情峰下的时光生活,叶枫拣了一些说与他听,那飞刀刀谱之事却是只字未提。

”师傅,你说,这世上真的没有人以刀入道吗?”叶枫睁大眼睛满含期待问道。

耶律军看了叶枫眼神,沉吟一时,“其实,也并未如此,传说修真界有一族专门以刀入道,可是他们的修炼功法仍然是以丹田为主,而你没有丹田却以刀入道,为师从未知晓,你这样的情况估计千古以来从未有此种情况,你这条道路前途未知。”

耶律军说道此处不免有些担忧,不过叶枫却不以为然,同时心中也更为欣喜,原来这世上居然有人以刀入道?还是一个大家族!莫非是李前辈的家族?

“刀修炼到极致,甚至比剑还要厉害,可世上唯有一人如此。当然这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说成传说也不为过。”耶律军忽然想到自己在一本杂书上看到一些新奇之事,按时间推算,以刀入道者也是从那时才出现。

“谁?”叶枫双目闪光,极为好奇。

“李寻欢,几百年前,李寻欢以刀入道,一刀破天劫,飞升仙界,只是他的传说唯有这一点,记载也有这一点,他好像凭空而生,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如何修炼的,因为他一出现便是逆天修为……”说道此处,耶律军一脸崇拜,或许这是传说,可如果是真的,那李寻欢此人定然是叱咤风云人物,风流修真界。

“居然有对前辈的记载?”叶枫心中欣喜万分,没想到记载中的李寻欢如此厉害,只是为什么会到绝情峰?他想不明白,或许以后会知道的吧。

李寻欢只不过是传说,传说未必可行,可每每看到那本书的记载,耶律军都心颤不已,他也好奇为何青玉门会有这本书,这本记载着不属于世俗界的奇闻异事。

“叶枫,修道是自己的事情,最终目的便是求仙长生,你如今选择 的道路是前人未曾实践过得,如果有机会,你能够见到书上记载的那些以刀入道的家族,到时候一定要跟人家请教一二,毕竟你是在没有丹田基础上选择入道的。”

对于叶枫的功法,竟然能够在无丹田情况下运转,耶律军奇怪倒是奇怪,可对于这件事他并没有继续深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存在即是道理。

“如果遇到,当然求之不得,只是这书上记载,可信程度却是不知。”叶枫微微一笑,自己的这条道路,别人可能未曾尝试,可李前辈定然是尝试过的,不然何必留下这衣钵?

如果书上记载是真的, 他倒是对那以刀入道家族感到奇怪,毕竟他们是以丹田来入道的。

“我今生恐怕突破先天求那金丹大道无望,只愿你能加倍修炼,完我梦想。”耶律军伸出双手和蔼的拍了拍叶枫双肩,这亲昵举动让叶枫觉得面前的师傅就是一个老人。

老人对下一辈的关爱更深更浓。

“师傅,只要有梦想,一定会实现的,谁说你没有可能,我看这次就有可能,我可听说咱们青玉门来了一位上仙,要来此选徒。”叶枫的意思是耶律军也可以参加比赛。

“呵呵,叶枫,你可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仙师收徒却是有限制的,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有资格?这次比赛全然是要找二十岁以内资质最好的人修炼,名额虽说没有限制,可为师如今已六十,早没了资格。”耶律军呵呵一笑,暗叹叶枫痴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