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疑窦重重妖怪乱

“我道是谁要灭我徒儿,令狐天冲小小年纪,得饶人处且饶人。”正在令狐天冲威胁叶枫时,耶律军从玉女峰下走来威严道。

“原来是耶律师伯,我想师伯你误会了,我只是警告他而已,况且,师伯,这只是我们小辈间的事,你老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令狐天冲一口一句师伯,然却一点恭敬之意都没有,称呼你而不是您,语态一眼便知。

耶律军有些生气,这令狐天冲娇生惯养被他那老爹令狐剑宠的无法无天,“天冲侄儿,叶枫现在是我坐忘峰唯一徒弟,难道你们天冲峰还容不下我们坐忘峰最后一个徒弟?”

耶律军此言当然指天冲峰把自家一脉弟子全然吸收过去。

”呵呵,师伯,这件事情恐怕我们天冲峰的原因不在主要,如若没有师伯的放任不管,怎会有弟子全然逃离坐忘峰给归属与我天冲峰?”令狐天冲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就是自己的老子也不会这么教训自己,当下心情差的要命。

“师哥,不要冲动,再怎么说面前的人也是师伯,总不能撕开脸面吧?”孟瑶在一边小声对令狐天冲道,令狐天冲微微动容。

“哼,轮到你小辈教训我,我今天还跟你说了,这叶枫谁要敢招惹他半分,就是招惹我耶律军,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给面子。”耶律军的话让叶枫备受感动,这次耶律军与以前的态度相比变了很多,他确实是要重振天冲峰了。

“师伯,哪里话,您别责怪天冲,您老还是先忙自己的事情吧,我看叶枫师弟想必是刚来,他活着的消息其他师弟知道应是很高兴。不妨先去掌门真人那里拜见拜见。”孟瑶微微一笑,巧笑嫣然,说不出的妩媚,耶律军神色一荡。

“哼,你这个妖女,真不明白静虚怎么不惩治你,孟瑶师伯我劝你多行不义必自毙,做人做事都要讲求公道,不要被心魔拢住了思想。”耶律军对孟瑶态度一点都不好,孟瑶的名声她是知道的,在青玉门浪荡出名,加上与叶枫的这层关系,他爱屋及乌之间对孟瑶态度自然不好。

“师伯,我孟瑶做事自有分寸,我师傅如何做那是我玉女峰的事情,晚辈这里先告辞了 。”孟瑶冷笑一声,对耶律军的 话她当然听的不舒服,随即拂袖而走,那令狐天冲瞪了叶枫两眼也离开。

“哎,青玉门现如今怎么变成这样子?虽说我那辈师兄弟间也有矛盾,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子不教父之过,令狐剑看来是真的要反。”耶律军眉头皱的很紧,小声嘀咕道。

“师傅,您老大可不必为了我与小辈争执,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参加升仙大会的,以往的事情我已经看的很开,都让它随风去吧。”叶枫苦笑一声道,只是刚才孟瑶离开时那厌恶的神色让他心中更疼。

“随风去,如果能随风去则是更好。”耶律军看了叶枫一眼,无奈一笑,他知道叶枫对此事并不像说的那么轻巧,风轻云淡,往事岂是那般容易忘怀?

“小小的天资很不错,静虚很喜欢,这不就留下来当精英弟子,静虚还说不出半个月她定让龙小小突破先天之境。”耶律军忽然大喜道,龙小小天资聪颖没想到达到这般,他自然欣喜的很,青玉门振兴有望啊。

半个月突破先天,在青玉门历史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开派祖师,龙小小能有如此天资简直逆天。

叶枫听到耶律军的话神色震骇欣喜,只是欣喜比震骇大。

“枫哥,我会常去看你的。”在玉女峰上龙龙小小朝叶枫挥手喊道,她身边站着一位穿着道袍的道姑,模样俏丽风韵十足。

虽然看不清楚,叶枫想那就是静虚师太了,以前如山门时有过以一面之缘。

“咱们现在先去掌门那边吧,掌门真人知道你还活着定然欣喜的很。”耶律军笑呵呵领着叶枫朝掌门峰去。

只是耶律军笑容中隐藏着一丝忧郁之色,叶枫很敏锐察觉,但不知道为何师傅为这样。

“师傅,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说出来。”叶枫问道。

“没什么。”耶律军看看叶枫,轻轻摇头,这件事也不是叶枫能插手的。

“这些天你多加注意就行了,好好修炼。”

耶律军的叮嘱让叶枫心中更加疑惑。

很快,两人来到掌门峰。

“叶枫,你到哪里去了?我刚才去坐忘峰没看到人。”叶枫与耶律军二人达到掌门峰峰下时,笔直石阶上走下一人,正是尘如水。

“我刚才跟师傅一起去玉女峰了。”叶枫笑道,昨天尘如水说过今天要去找自己的。

“小小定然是被师太招收了,哈哈。”尘如水显得很高兴。

“小小天资聪颖,可比你我强多了。”叶枫同样高兴道。

“师伯好,尘如水给师伯请安了。”尘如水恭敬朝耶律军微微一拜,身体前倾双手一拱。

耶律军抚须而笑,满面和蔼微微点头,尘如水修炼刻苦,为人也不错,算是知书达理,他喜欢这个小子。

“师伯,你跟叶枫先进去吧。”尘如水想着两人肯定是找掌门有事,昨天叶枫的事情他没告诉掌门,一来是想叶枫亲自告诉,二来也能让掌门惊喜一番。

掌门峰半山腰石阶终点的位置,廓然开朗,一处处道观耸立其上,正中央有一高耸道观,建筑古朴,上面密密麻麻雕刻浮雕,栩栩如生,香火围绕,一片仙家之气。

有一道士正在练气打坐,随后起身练功, 身轻如燕,动作迅捷,忽而东方,忽而西方,白发皓首可面容年轻,精神饱满的很。

“掌门师兄,多久不见,精神依旧这么抖擞,修为精进的耶律都赶不上了。”

“今日耶律师弟怎么又此雅兴到我这里?”青玉真人颔首一笑,鄂下白须随风飞起,潇洒至极。

收功之后,青玉真人缓缓走来,不料身体微微一震,“这,不是叶枫侄儿吗?”

青玉真人很震惊,两年前这侄儿掉下绝情峰,他找了很久都不见尸首,暗自懊恼了许久,叶枫可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孩子,自己没有做好职责,以至于酿成大祸,他心里愧疚的很。

虽说有震惊,可青玉真人见多识广,对于这事倒是好奇大过震惊,他一身先天后期巅峰修为,只待时机一到便可进入那海外修真界,未曾想居然还能在此见到叶枫,当下欣喜不已。

“掌门师伯,叶枫也是福缘不浅,落下绝情峰没死,这次来是想参加升仙大会的,今日来是想告诉师伯叶枫还活着。”叶枫很是礼貌恭敬道,笑容如春风。

“哦,参加升仙大会,你的丹田不是被天冲那痴儿毁坏吗?”青玉真人有些疑惑,随后手指一点灵气迸发而出。

“奇怪,奇怪, 叶枫你的灵气运行轨迹当真是我见所未见,居然还能逆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青玉真人惊叹不已,不过对于叶枫的奇遇他没有多加过问。

“走走走,到里面好好絮叨絮叨,两年没见你倒是长高不少,这次升仙大会凡是二十岁以下,都是可以参加的,那海外修仙派凌霄宗可是大派。”青玉真人笑容满面显然很高兴,今日叶枫出现他心中的愧疚消失无踪,轻松很多。

“想必你父亲定然高兴的很,也算是了了老夫一桩心事。”

“哪里的话,父亲来之前还让我给掌门带话问候呢。”叶枫笑道。

……

从掌门那边回来,已然是傍晚时分。

“掌门虽然言语欢喜,可为何与师傅谈话之间总有隐忧,青玉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呢?”叶枫很好奇的看着尘如水道。

“哎,你刚回来不知道这件事,昨日玉女峰又消失一名弟子,待发现之时,身上精元全都没了,成了干尸,那状况真是吓人,算算,我们青玉门已经死去五名精英弟子了,而且都是女性,这些日子,玉女峰是人人自危,掌门和几位师伯也都加派人手勘察四周,可惜还未寻到蛛丝马迹。”尘如水面色忧伤,阴沉的很。

“什么,居然有这等事情?”叶枫十分诧异,又感到极为恐惧,玉女峰那些精英弟子都是后天后期的修为,是按照先天高手培养的,现在丧失五名,那可都是青玉门的后备力量,长此以往,青玉门岌岌可危,他不仅担心起龙小小来。

“上仙不管这事吗?”叶枫忽然问道。

“掌门真人倒是去了几次,请求他保护宗门,上仙说是妖怪作祟,前些日子上仙抓了几个妖怪,当然处死,可这事情并未结束,死人的事情还是出现,所以现在情况很匪夷所思。”尘如水无奈摇头,如果连上仙都没办法,这可怎么办?

那人为何专挑女性下手?而且全部都把精元吸走?难不成修炼什么怪异功法?阴阳双修?

心中疑问重重,“宇玄上仙什么时候到咱们宗门的?他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没有?”

叶枫不知道怎么提出这个问题,也许是下意识的询问吧。

尘如水并没有注意他这句话的含义,“上仙是三月二十日到来的,当时说要抓什么妖怪,二来是来招收弟子的,之前倒是没有什么丢失,莫非这是那什么妖怪杀的人?”

尘如水眼睛猛然一亮,“前天遇到的那妖怪,实力可怕的很,对了,这件事我居然忘记跟掌门说了,先不说了,我这就过去与掌门汇报。”

尘如水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留下叶枫一脸疑惑,“上仙出现之后才有人死去,莫非?可前天也有妖怪出现,杀人者也有可能是妖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