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危机潜伏门派动荡

耶律军大惊失色,当那人转过身来,赫然是那上仙宇玄真人。

山石之内居然是山洞,山洞内血腥气萦绕鼻口,耶律军胃里一阵翻腾。

不远处有一血池,上面悬挂两条铁索,铁索上更是勒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全身衣服都没有被吊在上面,神色凄惨,身上鲜血不断滴在下面血池内。

“这……这全都是我青玉门玉女峰的弟子,你……”耶律军看着旁边几句尸首,这些人衣服上都有青玉门玉女峰的标识,正是前些日子失踪的女弟子,他一时间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你说你今天还能活着出去吗?”宇玄真人面露讥讽,仰天猖狂大笑,舔了舔嘴巴。

“老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踪我,我这是故意把你骗过来的。”

宇玄真人嘿嘿笑着,脸色疏而阴沉下去。

“枉我们青玉门对你如此尊重,现在看来都是阴谋,你那里是什么上仙,妖魔鬼怪!”耶律军愤怒斥责,可是双眼却是闪动光芒,不行,我一定要让其他人知道不然青玉门就危险了。

耶律军忽然转身迅速划了一个十字架,破开山石什么都不想拼命超前飞奔。

他先天中期的修为如何是这上仙的对手,他不明白为什么上仙要杀这些普通弟子,那可是柔弱的女子啊。

“想跑,找死。”宇玄真人脸色一愣,他本来以为耶律军会破口大骂和自己叫板,没想到居然仓皇而逃,倒是让他一愣,反应过来他冷笑一声,迅速离开山石。

“还想跑!”宇玄真人可是上仙,金丹期的高手,哪能是耶律军能躲闪的,一个跨越,宇玄真人就飞出十米开外,出现在耶律军面前。

他伸出双手,一把掐住耶律军的喉咙,忽然掌心内出现一撮妖异红色火焰,耶律军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化为灰烬。

“死在我三昧真火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气。”宇玄真人狠辣一笑,随后一甩自己道袍身体一转消失不见。

……

坐望峰,叶枫没来由心中一疼,好像是什么东西触动自己一样,有些失魂落魄。

“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心思不定的?”

……

掌门峰,玄机阁,一名看守弟子迷迷糊糊打开玄机阁大门,想要整理整理周围,打扫打扫,已经半个月没有打扫此地了。

当他走进来一看,猛然发现上面立着的牌子有一块断裂,上面镌刻的是那耶律军三个字。

他大惊失色,立刻飞奔出玄机阁朝掌门峰主峰而去。

“掌门,不好了, 不好了.”那看守弟子气喘吁吁的跑到掌门峰见到青玉真人神色慌张道。

“慌张什么?快说出了什么事情?”青玉真人知道来的弟子是那看守弟子,心中忽然惊醒莫名一阵烦恼。

“是……是耶律师伯……他……他的魂牌断了……”看守弟子说完怅然若失,神色惊吓的紧。

青玉真人一听身体猛然一颤,这魂牌可是专门针对先天修为的门派之人设立的,取他们血液浇筑木牌上,木牌断裂,则人死道消。

青玉真人慌不迭从掌门峰朝玄机阁飞去,当他来到玄机阁看到断裂的魂牌,脸色阴沉如天上墨云。

……

“什么,我师父死了?如水,你别开玩笑好不好。”叶枫心神失守没多久看到尘如水朝自己这边飞来,当下问他什么事情,尘如水面色不太好,如实把事情说了一遍。

叶枫一听还以为尘如水开玩笑,脸色立刻拉的老长,这玩笑开不得,你开玩笑也得看什么场合。

“叶枫,你冷静,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赶快到掌门峰去。”尘如水见叶枫不相信,神色极为痛哭道,他也不相信啊,当他看到魂牌断裂的时候,一切都奢望都是徒然。

见尘如水不像是开玩笑,叶枫心里突突跳,脸色一变,“快点,去玄机阁。”

他知道本门有魂牌,也知道玄机阁专门看管这些魂牌。

“师傅,你……”叶枫来到玄机阁,一见师傅耶律军魂牌断裂,大惊失色,双手颤抖拿着魂牌,双腿猛然跪下。

“怎么会这样?”他失神呢喃道,同时转过头看着青玉真人,不住的询问。

“叶枫侄儿,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青玉真人痛苦掩面,他比叶枫更痛苦,两人亲如手足,这些年虽说耶律军在门派事务上不关心,可一旦涉及掌门之事,必然到场,师兄弟情分从未改变。

旁边有一美丽道姑,面色雍容,此时掩面痛哭,已然是泣不成声,这位想必是那静虚师太,记得耶律军说过,年轻时候与静虚师太有那么过一段情缘,只是最后可能因为缘分未到,没能在一起。

还有一人留着山羊胡须,站在一边面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是令狐剑叶枫见过。

“我师傅尸体呢?谁知道?”叶枫忽然站起来,朝青玉真人道。

“尸体,现在还没找到。”青玉真人一筹莫展道。

“不行,见不到我师傅,我不相信。”叶枫咆哮一声跑出玄机阁朝四处奔走,他一定要找到耶律军尸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枫!”青玉真人大声喊道,可叶枫那里 听得进去,拼命朝外跑。

“当下要紧之事,必须找到杀人凶手!令狐剑,现在你门下弟子最多,务必全心尽力。”青玉真人面色阴沉,他一定要找到杀人凶手,不然青玉门将会鸡犬不宁。

“是,我也要看看到底是谁害了我那耶律师弟。”令狐剑得令,山羊胡须一动,转身离开,眼神里带着诧异和一丝惊喜,不过震惊掩饰了欣喜。

“爹,那耶律老头死了?哈哈,这太好了,这下可以裁撤掉坐望峰,把他化为咱们天冲峰了,爹,你想如果咱们占了这坐望峰,我们的实力又将是扩大一步。”令狐天冲从玄机阁跟着父亲走下山,欣喜无比。

“孽障,胡说什么。”令狐剑训斥令狐天冲一声,朝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没人这才放心,岂不知隔墙有耳的 道理,现在还是大白天,自己这个儿子就开始胡言乱语没有一点顾忌,真是让自己宠坏了。

“爹,你怕什么,现在没了那老家伙阻拦,静虚师太又不问掌门之争的事情, 咱们现在实力大增,弟子比那掌门峰要多,你就老老实实当那掌门吧。其他事情我来安排。”令狐天冲兴奋的很,这个机会简直是天赐良机,耶律军死了,自然没有人再帮助青玉真人,按照人头数来算,掌门之位自然是令狐剑的。

况且,过几日便是三年一次的掌门之位重新选派,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全都赶在一起了。

“可你别忘了,坐望峰还有叶枫呢。”令狐剑显然被儿子说的心动,可忽然眉头一皱,坐望峰只要还有一个人便不能作废,祖师有令,每一峰除非一个人都没有,其他峰主才可以占据发扬本峰功法。

“叶枫,哼,捏死他我易如反掌。”令狐天冲冷笑一声,这叶枫他早看不顺眼,本来以为两年前就能铲除他,现在居然活了过来,哼,活过来又如何,我能让你再死一次!

令狐天冲杀气强盛,“不过,爹,这事情得慢慢来,徐徐图之,你还是先按照掌门的指令去搜查一下,这耶律师伯的死我也好奇的很,到底是谁杀了他?他先天中期的修为再加上多年修炼灵气浓郁,想要杀他咱们门派内除了掌门其他人根本没有什么可能,当然还有两个人,爷爷和那宇玄上仙,可这三人显然不可能。”

令狐天冲稍稍思量,随后摇头,不过这却是提醒了他爹令狐剑。

“此时关联重大,咱们一定要好好勘察一遍,过段时间我去苍龙洞跟父亲打听一二,想来这么多年,父亲金丹大道应该突破了。”

令狐剑两只狐狸眼睛在眼眶里打转,他那苍龙洞的人才是自己最大的令牌!

……

“掌门师兄,你说这件事跟随有关系?谁的嫌疑最大?”待所有人走后,玄机阁内静虚师太神色忧伤对青玉真人道。

“师妹,这件事不能荒唐怀疑,那令狐剑即使胆大包天,我想也不会做出此事,师妹,最近两天有什么特异的事情发生没有?”青玉真人脸色灰暗,心事重重,对于静虚说的话,他立刻反驳,令狐剑虽然野心不小,可也不至于杀掉耶律军,况且耶律军也不是他想杀掉便杀掉的,能够杀掉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耶律军,也不是那么简单。

这青玉门除了上仙就是自己,可他对于宇玄上仙不敢轻易怀疑!

可心里还是有些疑问,现在这种情况,不几日升仙大会就要举行,他只得忍耐。

“师兄,你这一说,我正好想起来,昨夜我玉女峰又失踪一名女弟子,这事情莫非?”静虚师太脸色微变,莫非耶律军被杀与这件事有什么关联?

现在所有事情赶在一起,让所有人不得不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仔细查探,否则青玉门危险了。”青玉真人面色沉重,静虚师太的分析让他头脑一阵混乱,自己作为掌门一定不能在此刻头脑混乱,一定要镇定。

“这是必然,师兄,我现在最担心的还不是此处,我担心那令狐剑会乘机抢夺你的掌门之位,你知道我玉女峰又规矩,不参与掌门之争,前些日子耶律师兄在,那令狐剑自然没机会,可现在……”

静虚师太想到耶律军,不禁又是一阵啜泣,两人虽说不上青梅竹马,可毕竟情深意重。

而此时,叶枫不知道这些师伯们的心思,他正在全力搜寻青玉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