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小人奸计夜间到访

“叶枫,你不要作践自己,事已至此,坐望峰就你一人,你可不能垮掉。”尘如水紧跟叶枫身后,苦口婆心劝道,叶枫神色萎靡,眼睛迷茫,只是不断从青玉山这边奔向那边,那边奔向这边。

“为师这么多年,唯一能拿得出去的便是炼药之术,这本我毕生心血的《炼药术》你拿着,里面有很多对药物炼药方法,至于炼毒之法,也有不少。”

“坐望峰就你一人,我绝不会藏私的,坐望峰的振兴还要靠你呢,为师这点看家本领不与你与谁呢?”

“呵呵,你这猴儿倒也不错,居然能酿制出如此猴儿酒,等他下次在酿制的时候,我可是要躲在旁边偷师学艺。”

……

这一次回返青玉门,与耶律军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也就半月之多,可这半月时间对于师傅之情,叶枫却是感受颇深,在他心中耶律军已然存在,永远都抹不去,擦不掉,师傅突破无望,叶枫想着等自己参加升仙大会后进入修真宗派,到时候那些修真门派肯定有什么灵丹妙药。

那时自己给师傅一颗不就行了,这句话倒是让耶律军抚须长笑。

每天叶枫起身之时,就见坐望峰山顶那茅草屋中火光明亮,药物之气弥漫山间,那时师傅再给自己配药以供修炼之用,每一天都是那个时辰。

逐渐下来,他觉得师傅就如同自己父亲一般,虽然平日话语不多,除了喝酒的时候稍稍多些,可他对自己的感情全然用实际行动付出。

俗话说,师傅便是父亲,叶枫正在慢慢接受,可忽然有一天他不在了,这让叶枫如何接受?

漫山遍野,满目青山绿草,可惜人不在,花开又有何乐趣?喝酒亦无一丝劲道。

“这不是师傅的药篓吗?”忽然间叶枫朝远处一处山峦看去,正有一药篓放在山石上,连忙跑过去里面放着些许草药,山风吹拂草药微微荡漾,更有一株三星叶躺在其中。

“师傅,师傅你在哪里?”叶枫随后四处寻找,可耶律军的踪影根本无迹可寻,尸体也找不到。

尘如水只是一直跟着叶枫,继续劝说,面色不忍可不忍又如何,他必须让叶枫冷静下来。

“师傅……”

叶枫猛然瘫做在地上,心神失守,这一刻他终于相信耶律军没了,好好地一个人就那么没了,他嘴角喃喃自语。

“来,喝酒,如水。”他看了尘如水一眼,猛然大笑一声,眼神透着痛苦,笑容比哭还要难看,沉如水知道他心里难过,自己何尝不是,耶律军前些日子还叮嘱自己下山配药要小心些,现在人不在了,他也觉得突然。

尘如水接过酒瓶,看了叶枫只顾自己埋头喝着酒,他长叹一声随即喝了起来。

既然你痛苦,我便陪你痛苦,你想喝酒,那么我们便醉他一休,那罪恶的人,可不要露出一丝蛛丝马迹,一旦露出,倾尽青玉门也要报仇。

叶枫醉了,醉的很厉害。

当他人事不省后被尘如水背回坐望峰三日都未醒。

“如水师哥,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看会枫哥。”龙小小怜惜朝屋内看了躺在床上的叶枫,挤出笑容对尘如水道。

“那行,等叶枫醒来,你告诉我。”尘如水同样是朝屋内看了一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目前整个青玉门都有岗哨,很多弟子按时按点去巡逻,尘如水要管事,龙小小考虑到此,自己照顾叶枫就行了。

吱吱吱。

屋内一直猴子也就在昨天醒来,醒来时候见叶枫忽然躺在床上也不搭理自己,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就一直蹲在叶枫身边看着叶枫,他是眼镜深蓝如水,身上冒着淡淡灵气,它已经突破到了先天初期。

突破先天的灵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除了身躯比以前壮大一分,眼珠颜色比以往更深,或许它还有其它不一样的地方不是外表能勘察出来的 吧。

距离升仙大会还有两天!

“枫哥,你一定要醒来,不然到时候升仙大会错过了怎么办?”龙小小站在叶枫旁边对叶枫道,可惜叶枫什么都听不到。

这三日来她跟师傅静虚尸体商量,而后下山照顾叶枫,在静虚师太眼中,龙小小是玉女峰百年不遇的奇才,对她恩宠有加,其实龙小小只不过把自己的修为稍稍释放出一点,解除一点禁止,静虚师太也不过是介于中后期间实力自然没办法看得出。

傍晚时分,正在屋外练剑的龙小小听到小黄吱呀叫着,朝屋内一看,叶枫醒来,心里欢喜的很。

”枫哥,你醒来了,想必很饿吧,我给你做点饭。”龙小小巧笑嫣然显然很愉快,她立刻朝一边的膳房准备叶枫爱吃的东西。

“呵呵,小师妹倒是欢喜的很,想必你那情郎醒来了吧。”就在龙小小刚出去没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不愉快的声音,不速之客。

龙小小回头一看,居然是孟瑶,玉女峰静虚师太门下大师姐。

“你怎么知道?你一直在旁边窥探?”龙小小一看到孟瑶脸色立刻阴沉下去,这孟瑶虽说是大师姐,可一点大师姐的样子都没有,作风**,而且三番五次找自己麻烦。

“我这怎么叫窥探呢,小师妹,你能来坐望峰我就不能来吗?”孟瑶搔首弄姿一番,对龙小小笑吟吟道。

“原来小师妹与我其实是一样的作风,是不是想男人了?”孟瑶语言放浪毫无顾忌,龙小小虽说脾性活泼,可对于这么事情她还是羞涩的很,不由得脸色羞红。

她啐了一口孟瑶,懒得跟她多言语,脸色冷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小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叶枫是我的,你休想夺走,告诉你,过不了多久,他还会拜倒在我石榴裙下。”轻纱包裹身躯,在夜晚星辰下,孟瑶看上去有一种朦胧之美,那诱人的身躯,挺翘的嘴唇,微微一个动作都会让人口干舌燥。

“妖女,到会在这里搔首弄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两年前做的事情,忘恩负义的东西。”对于孟瑶,龙小小是没有一丝好感, 可听到孟瑶说的话,龙小小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微微一颤,或许是孟瑶的话触动了她。

孟瑶有这个本事,专门勾人的本事,她也知道叶枫虽说对孟瑶恨之入骨,可恨何尝不是一种爱?

爱到极致便是恨,恨到极致难道不会变成爱吗?

当然这些话是她从哪些是姐妹口中听的。

“孟瑶,到底有什么事情?”叶枫忽然从屋内走出来,面色冷峻,只是眼神接触孟瑶一下变立刻闪躲开去。

“呵呵,我今天来可不是与你絮情的,你我之间的怨恨,你我心中知道。”孟瑶说完冷笑一声扔给叶枫一封书信,随后转身离去。

纱衣轻裹娇嫩身躯,如春风来,如春风去。

“这妖女要干什么?”龙小小一脸恼怒,叶枫刚醒来,她就来找事。

看着孟瑶离去的背影,叶枫更为痛苦,只是忍耐不让人察觉。

他微微一笑。“小小,别管她,对了,我饿了。”

“那好,枫哥,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龙小小娇笑一声朝膳房走去。

叶枫见小小离开,神色重新恢复痛苦,不过他随后低头拆开了书信。

……

“那东西交给他了吗?”在一旁山坳出,令狐天冲眼神灼热道。

“我给的东西,你放心吧,她一定来。”孟瑶挑了挑柳叶眉,嘴角邪笑道,玉手伸出抚摸令狐天冲的下巴道。

“哈哈,既然如此,想他叶枫也难逃此劫。”令狐天冲看了诱人美娇娘一眼,哈哈大笑,眼神竟是猖狂放肆之意。

“美人,你今天真美。”月光映照下的孟瑶,身材窈窕,纱裙包裹的躯体若隐若现,今日月光不错,更显圣洁,妖女身上一旦有圣洁之感,征服的快感想必更为强烈。

令狐天冲看了四周一眼,寂静无人,一把抱住孟瑶便朝旁边树林而去。

怀中孟瑶见此放浪娇笑,黑暗中眼神闪烁如狼般的目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