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踢出青玉门

“怎么回事?”青玉真人和两位峰主在掌门峰大殿正与上仙宇玄真人商议两日后的升仙大会不料从殿外冲进来一推人,其中还绑着一个人。

你绑谁不好,偏偏绑的是叶枫。

“掌门,还请你定夺此事。”令狐天冲看了自家父亲令狐剑一眼,随后义愤填膺朝青玉真人开始诉说事情缘由来。

在场几人听完后青玉真人看了看宇玄上仙,宇玄真人挑了挑眉,轻声道:“这是你们自家的事情我不便插手。”

说完宇玄真人忽的就离开了,他这次来此的目的他很清楚,也不想多生事端,做好自己要做的的事情对自己才是最大益处。

几人见宇玄真人离开,在身后做了一辑。

“叶枫,令狐天冲所言是不是真的?”青玉真人眉头微皱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叶枫问道。

叶枫被点了哑穴,自然无法回答。

“叶枫,你快点上说啊。”尘如水见叶枫还是不说话有些急躁了。

“不妨,我先解开他的哑穴。”青玉真人眼神何等锐利,他知道叶枫是被人点了穴道说不出话来,隔空一指,灵气从指间迸发而出解了叶枫的穴道。

“掌门,我是被冤枉的。”叶枫冷冷看着大殿上的众人,尤其是看到孟瑶的时候,眼神里闪烁一丝怨恨。

“冤枉?孟瑶,你过来,掌门师伯您老自己看,这都是叶枫做的好事,况且孟瑶反抗还被叶枫给抓伤了,这可是铁证如山,况且我身后众位师弟也都能证明。”令狐天冲似乎很有自信,听叶枫说自己冤枉,嗤笑一声,把孟瑶给拉了出来。

此时孟瑶神色戚惶甚是悲伤,胸口处春光外露,更有一张手印出现在上面,那是指甲在上面留了一个爪印。

“掌门,师傅,师伯,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孟瑶梨花带雨,极为悲伤道,说完兀自捂着嘴唇在一边啜泣。

“哭什么哭,玉女峰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给我站一边去。”静虚师太自从两年前出现叶枫那件事,她就对孟瑶有些不看好,无论在外面如何做,丢的都是玉女峰的脸面。

这一次还是跟叶枫有关联,在这个关口上,叶枫一旦出现事情,将是很严重的后果,她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下令狐剑那老东西绝对会见机而上,绝对放不过叶枫。

“你放心,师伯绝对会为你做主的。”静虚师太身为孟瑶师傅对孟瑶责备,那令狐剑也是维护的很,他一脸正色看着在场的众人。

“我们青玉门不容歹人,我令狐剑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弟子,可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本门名声不利的人。叶枫我倒要问你,孟瑶身上的伤口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令狐剑面色冷峻眼神眯缝着叱问叶枫。

他心知肚明,小东西,我看你这次怎么辩解,那老东西死了,坐望峰必须裁掉,我天冲峰一脉要崛起了,掌门之位,哼。

令狐剑心里自然打着自己的主意,这次的主导者其实就是他亲自指示的,只是没想到自家儿子与那美人动作这么迅速,白天才商量好,晚上就动手。

“我……”叶枫看着孟瑶身上的伤口一时间无法辩解,那伤口确实是自己的,可那是孟瑶趁自己不备强行拿着自己手抓出来的。

“怎么,没有话说了吧,掌门这件事他叶枫是承认了。”令狐天冲早猜到结果是这个样子,他就不怕叶枫反驳找理由,反正你又任何理由,在我面前都要无用。

“令狐天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对叶枫一直以来都怀恨在心,这次有落井下石,掌门我想请求进行彻查。”尘如水见叶枫无话可说,而令狐天冲又在一边添油加醋再上一把火,门内的人看叶枫的眼神都变了,甚至自己这一脉的师兄弟也对叶枫又怀疑的态度。

他见情况不好,立刻对青玉真人道,青玉真人自然知道尘如水的意思,尘如水与叶枫关系要好,“如水说的有道理,耶律师弟刚死,又出现这事情,实在是蹊跷,必须要彻底的查!”

青玉真人知道此事的情况对叶枫极为不利,尘如水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叶枫生命受到危险,上一次两年前的事情自己已经愧疚极了,这次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发生,不然根本无法再面对叶枫的父亲叶天。

“掌门师伯,这件事证据确凿,尘如水你这是再为叶枫狡辩,他自己都没有说话,都无法辩解,你凭什么?再说了,谁人不知道你与叶枫关系好,况且掌门与叶枫的父亲也有亲切关系呢,这次的事情决不能罢休,今日必须有个结果。”令狐天冲当然也知道尘如水话中意思,他脸色一顿,冷冷一笑。

我就不信了,你尘如水能把今天的水搅浑?今天的水已经够混了,我要让叶枫跳进江里也洗不清。

“掌门,我们在场的弟子还需要一个公道呢,不然以后青玉门在出现此等事情,我们该怎么处理?”令狐天冲紧紧逼迫,话语越来越尖锐,身后的那些师弟们也开始起哄了,大家神色各异。

场面极为不稳定,青玉真人看了看令狐剑,本想让令狐剑劝阻自家儿子,可令狐剑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似的,义愤填膺的样子让他一阵恼怒。

真是父子是一窝。

“掌门,还是迅速解决此事吧,就像刚才所说的,如果孟瑶的话属实,那么叶枫确实有罪。”静虚看不下去了,她知道如果在不决定,天冲峰的弟子很可能发生状况,再者周围观看的弟子也在看着,他们神色也很期待,期待这件事到底如何解决。

“那好,今天咱们就好好审理此案。”青玉真人叹息一声,随后袖子一挥,坐到大殿上方的掌门座椅上开始查理此事。

“叶枫,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青玉真人厉声喝道。

叶枫张口想说什么,却合住了嘴巴,他知道今日的事情对自己很不利,可自己怎么辩解?

那爪印正是自己的,他若恨也只能恨自己为什么会听孟瑶的话。

“孟瑶,我想问你,此夜不在玉女峰为何跑到坐望峰?”忽然青玉真人眼神一转朝孟瑶看去,叶枫既然无话可说,他只有从孟瑶口中套出。

“我是受到叶枫邀请才去的。”随后孟瑶按照一开始想的,把事情缘由说了一遍,她说叶枫在耶律军时候极为伤心,本想着因为以前的关系,她过去想劝他振作起来,不料叶枫却对自己做出如此下流事情。

“可有人看到?”静虚师太脸色不善问道。

‘师傅,并无人看到,因为天黑,也只有我与叶枫知道。”孟瑶并不担心,因为刚才令狐天冲对自己说那龙小小已经离开青玉门不知所踪了。

“我看此事不必再审,叶枫的爪印可是铁证,叶枫本以为你活下来会改过自新,不料还是为非作歹,掌门我请求废除叶枫修为,斩杀此等淫贼。”令狐天冲听到此话,更显气愤,他两只眼睛如狼看着叶枫,似乎要将叶枫吞噬。

“叶枫,你可知罪?”青玉真人心中疼痛万分,叶枫我想保你,可今日这场面……

“我……”叶枫看着青玉真人,难道你也认为我叶枫会做出此事?

“我绝不相信叶枫会做出此事。”尘如水立刻站出来道,因为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掌门,考虑到你与叶枫父亲的关系,这件事我来处理吧,来人啊,把叶枫拉出去,斩杀。”令狐剑眼神一寒,他走到青玉真人旁边小声说了两句,而后大声呵斥下面的人。

“你……”青玉真人被令狐剑这么一闹,神色大变。

“我看谁敢?令狐剑我还是掌门好不好!叶枫此行绝不能杀。”

“为什么不能杀?”令狐剑没想到青玉真人居然大怒,这是他没想到的。

“耶律师弟身前与叶枫关系甚好,他刚死,咱们就要处决叶枫,对得起他吗?”青玉真人痛心疾首道。

‘那你说怎么处理?”令狐剑稍稍顿首,问着青玉真人。

“踢出青玉门,从此叶枫与我青玉门恩断义绝。”青玉真人一说完话,随后把令狐剑拉倒身边。

“令狐剑,放了叶枫,下一任掌门我让你做,就算不给我面子,也要给耶律师弟面子。”青玉真人语气有些哀求。

令狐剑看了看青玉真人,他思考了一下,“行就按照师兄说的办,师兄你现在还是掌门,我令狐剑知道怎么做,还有你刚才的话收回,掌门之位确定是由青玉门全体做主的,后天就是掌门之位的重新定,到时候掌门之位自有定论。”

“那就按照掌门所言,叶枫踢出青玉门,坐望峰裁掉。”令狐剑在后面加了四个字,他知道青玉真人不会阻拦自己。

“掌门。”静虚师太想要阻拦,不料青玉真人看了她一眼,缓缓摇头,静虚师太心中憋气如火,可此时却不能发泄,她甩袖而去。

……

“爹,你为什么不杀了叶枫?”令狐天冲走出掌门峰极为不满道。

“你傻啊,你没看掌门执意维护,况且咱们这次计谋虽然成功,可咱们总归是利用了叶枫,儿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孟瑶那丫头不也只是擦破点皮嘛。”令狐剑缓缓劝着自己的儿子。

“爹,我看那掌门老儿与你窃窃私语,是不是私底下打成了某种协议?”令狐天冲被自家父亲劝说一番,心中气愤稍解,叶枫那就饶你一命,不过没了青玉门的照顾,看你以后到哪里存活。

“哼,就你聪明,若不是达成协议,坐望峰能轻易裁掉?”在令狐剑心里,裁掉坐望峰才是真正的目的。

……

此时,山门处,叶枫狼狈万分,唯有尘如水在其身后。

“如水,以后小小就靠你照顾了。”叶枫叹息一声,自己做的事情导致的后果自己承担,他抚摸一边的小黄朝尘如水道。

“小小,叶枫你先别走,小小可能还不知道,我现在去通知她。”尘如水被叶枫这般提醒,才想起龙小小来,让叶枫先不要离开,自己要 去玉女峰通知。

叶枫立刻阻拦,“不要,此时还是让她晚点知道吧。”

叶枫能想象出来,龙小小听到这个消息失望的样子,他不想亲眼看到龙小小伤心,况且她一旦知道肯定要跟着自己离开。

可他那里想到,即使龙小小晚点知道,结局也是一样的,肯定还是会跟着叶枫离开。

“那你以后怎么办?过两天可是升仙大会。”尘如水一脸担忧道,此次叶枫回来最重要还是为了升仙大会。

升仙大会举办在即,叶枫却被踢出青玉门,始料未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