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祭魂

叶枫看着手心的裂成两瓣的红色丹丸,正准备吞入口中,忽然心头一阵迷乱,一种心悸的感觉传来。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更是发觉体内的刀魄在慢慢震颤,似乎不想让自己吞噬掉这个丹丸。

对于刀魄的感觉,叶枫觉得很诡异,不过他相信这种感觉。

刀魄很排斥这丹丸散发的气息,虽然这气息能让自己体内的灵气更为活跃。

叶枫心头升起一丝狐疑,他看了看四周,总觉得这里透着诡异。

这宇玄上仙为何让自己这么多人来到这个隐秘的山洞,这山洞到底是通向何处?

这都是疑惑,所以他把丹丸放在说心里,低着头并未吞噬。

“如水,先别吞噬。”叶枫很小心谨慎的对尘如水道。

尘如水本来正要吞下丹丸,不料叶枫这么一阻拦,他疑惑的很。

“叶枫,怎么了?”尘如水迷糊的看着叶枫,为什么不让自己吞下这丹丸。

“我觉得这丹丸有问题,为了保险起见,咱们还是先别吞噬。”叶枫缓缓道。

“怕什么,你看他们都吞噬了,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啊。”尘如水微微一笑,很是不惧道。

“听我的,不要吃。”叶枫见尘如水跟自己嘻嘻哈哈,脸色一寒,皱着眉头道。

或许是一直是叶枫的书童缘故,叶枫这么一皱眉,尘如水心中有些畏惧,暂时停了下来。

只是对于红色丹丸,他眼神里充满着贪婪之色,真搞不明白叶枫为什么这样。

或许他是对的吧,尘如水安慰自己,暂时还不不吃了。

随后两人坐在那里,装着吞下了丹丸,装作做样的盘腿打坐。

在不远处的孟瑶看到了这个场面,她娇媚的面容浮现一丝疑虑,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自从进入这个山洞一直心里不舒服。

见到叶枫与尘如水的这个举动,她似乎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疑虑。

“天冲,先不要吃,这东西或许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孟瑶小声提醒令狐天冲。

“怎么回事?孟瑶你是怎么了?”令狐天冲很是不解问道,正如尘如水对叶枫那般质疑一样。

不过孟瑶的话他一直都很相信,所以他停了下来。

“你看叶枫与尘如水,他们两个并未吞下丹丸,咱们还是先看看其他人的表现为好,什么事情都要小心点,我的感觉这里不是很对劲。”孟瑶眼神闪烁道。

“行,一切都听你的。”令狐天冲冷哼一声看了看叶枫,这家伙估计是因为自己吧丹丸捏碎,不敢吃了吧。

“不过,我已经吃了一半了。”忽然令狐天冲很是为难道,他伸出手心,手心里的丹丸果然只剩下一半了。

半个时辰之后,忽然的洞内起了一阵冷风,是阴风,风吹来让众人觉得凉飕飕的。

而那些吞掉丹丸的修士忽然间尖叫一声,嘴里发出如狼般的吼叫。

诡异的叫声穿透整个山洞,正要吞噬丹丸的叶枫,忽然吧手给停下来了。

刚才他见半个小时都没有动静,以为是自己多心了,正跟尘如水说吞掉丹丸吧,没想到异变突起。

那一声声诡异的叫声从那十六人口中发出来,是那么的难听,那般鬼哭狼嚎,让叶枫背后汗毛竖起。

紧接着,这些盘坐在地上的人,站起来,随后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下来,在肆意的跳着舞蹈。

这下叶枫傻眼了,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大家都脱衣服干嘛?

他眉头皱起来了,接下来更为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有人拿着宝剑切开自己的胸膛朝不远处正在被熊熊烈火燃烧的鼎炉跳了过去。

鼎炉刹那间打开,里面传来黑色雾气,这黑色的雾气透着阴霾的味道,里面传来幽怨的哭泣声,还有嘶吼声。

“怎么回事?你们不要跳啊。”尘如水心中惊讶万千,这丹炉内肯定是在燃烧不好的东西,这人怎么能一下子跳进去,这下面的烈火那可不是玩着玩的。

一旦进入,估计都要死。

他不能看着往日的师弟们进入黄泉,而叶枫同时也朝黑龙会那五个人喊道。

可是这些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径直朝丹炉内跳跃。

鲜血在鼎炉内,翻腾不已,黑雾弥漫,死气纵横。

“神秘的地狱通道啊,打开裁决之门,孩子们,都跳进去吧,这里是母亲的温柔怀抱。”忽然石门大开,里面走出宇玄真人,此时的他换上了一身黑袍。

他的双手占满黑色气流,这黑色气流跟鼎炉内一模一样,而他的身后升腾起浓郁的黑色。

他整个人宛如黑色死神,更奇怪 是他随手抛出一个白色的幡,幡下面那白色的杖居然是骨头打造的。

如玉的骨头透着煞气,那幡上,不时浮现,一个个恐怖的虚影,张牙舞爪的,脸上鲜血淋漓,似乎有很大的怨气。

这些都是鬼物,不干净的东西。

宇玄嘴里继续念叨,那鼎炉之中居然慢慢的浮现一个个虚影,叶枫震惊的发现,都是之前跳进去的那些人,只是这些人看上去很是虚幻。

幡上散发出一股股吸力,黑色的气流吧那些虚影慢慢的拉扯进入幡内。

“师姐,救我啊。”

“救我啊,师哥。”

“我不想死啊。”

“我死的好冤啊。”

……

这些虚影不断的吞吐人言,奋力挣扎,可他们的头脑中都浮现一丝丝血红色的线条,拉扯着他们的头皮朝幡内涌去。

幡上游二十个珠子,眼珠子。

散发妖异的血色,而那些死气就是从眼珠子中喷发出来的。

当十六颗眼珠子都拉扯进入一个虚幻的人影,山洞之内猛然间变成了绿色。

绿油油的吓死人,叶枫看着周围,那些灯火也都变成 了绿色,地下面忽然起了流水,不,是血色的水,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血水里面,浮动着尸体,不时还有舌头从里面射出来,猩红极了。

更有内脏在水面漂浮,这一切都让叶枫胃里翻腾不已。

“哈哈,终于可以引出一部分血海之水,这样我的法器就能够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厉害,苍天啊,你真是有眼。”宇玄看着那出现在地面上的血水,自己耗费了那么多资源,终于引来了来自黄泉之畔的血水,这血水极具邪性,只要自己的百鬼幡吸入这些血水,那边是威力无穷。

到时候,百鬼幡一处,漫天遍野都是血水,只要血水沾染人身上一滴,那身体就会立刻腐烂,更神奇的是,血水能够腐蚀灵魂。

让对方连进入鬼界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宇玄真人,双手舞动的极为厉害,口中念叨有词,他手中的那百鬼幡猛然飞出,悬浮在鼎炉旁边出现的一条血色河流。

血色河流是从地面裂缝里面迸发出来的。

百鬼幡在宇玄灵气的支持下,悬浮在裂缝上方,散发着浓郁的黑气,地上的那些血水不断的从内部涌上来,被百鬼幡吸收。

那本来如玉的杖,被血水慢慢侵入,变成了血红色, 里面甚至出现一条条丝线,如同人体内部的经脉。

十六颗眼珠子也变成了血红色,宛如玛瑙宝玉一般,只是眼珠子眨呀眨的,真是吓死人。

“哼,你们四个居然敢跟我耍花样,等一会我在收拾你们。”宇玄现在正凝聚心神全力吸收地面的血水来炼制手中的百鬼幡。

他没想到叶枫四个人居然没有吞噬丹药,所以这四个人才无法自动进入鼎炉之内,而且他没有想到,原先需要二十人魂魄祭魂引出的血海之水,没想到十六个人的魂魄就可以。

所以他现在没打算杀掉叶枫四人,等一会血水完全被百鬼幡吸收之后,自己拿这四个小东西来祭炼百鬼幡。

“不过,你们四个也休想舒服,令狐天冲,给我杀了他们三个。”宇玄一声令下,本来眼中充满恐惧的令狐天冲身上气势立刻变了。

他的双眼通红,散发妖异的光芒,而他的身体之上,青筋暴露出来,一条条清晰的散布在皮肤上,似乎要涨破肉皮。

他看上去很是痛苦,像是被什么控制一样。

“你们是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他会这样,哼,他跟你们不一样,吞噬了一半丹丸,虽然不能被我全力控制,可现在已经算是行尸走肉,他现在最想做的便是杀了你们,吃你们的血肉。”宇玄哈哈大笑,眼神中被邪恶之气充满。

“宇玄,你根本不是什么上仙,你是妖怪!”叶枫在此刻终于明白,这宇玄根本不是来青玉门和黑龙会找什么天资聪颖的修炼弟子,而是进行他的阴谋。

“哈哈,小子,你猜的没错,我就是来要你们命的,还有我还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你那师傅耶律军是怎么死的吗?”宇玄一边操纵着手中百鬼幡,一边肆无忌惮的狂笑,轻蔑的对叶枫道。

“什么?你知道我师傅怎么死的?‘叶枫神色大惊,不过他随后怒道。

”快告诉我,是谁杀了我师傅?”叶枫双拳攥的很近,以至于血肉被指甲刺破都没感觉。

他很紧张,也很愤怒。

“是我,怎么样,很吃惊是不是,哼,那老东西发现我的秘密,我不杀了他,万一他泄露了我的秘密,那可就不好了。”宇玄冷哼,眼神里闪烁寒芒,猛然一指,一道黑色气流从指间穿梭出来,直接命中令狐天冲的天灵盖。

“杀了他们!”他冷酷的吩咐令狐天冲。

令狐天冲被黑色气流注入天灵盖,身体一震,眼神丧失光华,全身的挣扎也消失,而后拔出腰间的长剑,三道剑气瞬间朝叶枫,尘如水,孟瑶三人闹到划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