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牛头马面

令狐天冲眼睛被红色充斥,如同疯了一般,在宇玄命令之下,毫无顾忌的就朝叶枫三人杀去。

剑气从剑刃上发出,强烈的气劲把三人的衣衫都吹得猎猎作响,地面岩石被剑气划过,瞬间成了碎块。

三道剑气同一时间来到三人面前,叶枫脸色不变,手中出现一把飞刀。

橙色的刀气以他手心为中心,瞬间扩散,把剑气抵挡住。

在叶枫身前,一道红色的剑气和橙色的刀气形成两处空间,看上去绚烂多彩。

不过剑气与刀气都是致命之物,再怎么绚烂,也让人心惊。

尘如水被剑气击中,迅速抵挡,可令狐天冲的攻击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他的身体立刻被推开,撞在墙壁上。

衣衫裂开几许。

另一边,孟瑶没想到令狐天冲居然会对自己攻击,本想上去劝说,哪能上前一步,剑气直接逼得她无法说话,这道剑气强劲无比,令狐天冲出手自然是全力一击。

孟瑶双臂之上出现伤痕,衣衫被割裂,露出里面的春光。

“萤火之光,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先天中期的修为。”叶枫冷笑一声,这个时候不是自己隐藏修为的时刻,想要阻挠他宇玄,首先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令狐天冲。

他看得出来,宇玄之所以没出手,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他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对付自己三人。

不远处,那鼎炉上黑气越来越浓郁,山洞内都快被占满,叶枫发现自己的视线慢慢都被影响。

而那悬浮在血海之水缝隙上的百鬼幡,依然在吸收着血水,只是吸收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不少,刚才只是如同细线般吸收血水,现在吸收的宽度可比拟手指头那么粗。

地面的血水减少了三分之二。

那百鬼幡上,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鬼头,张牙舞爪,只是没有眼睛。

那血水与黑色死气不断的缠绕,都朝那闹到两个空洞之处涌去,正在组成眼睛的模样。

叶枫觉得事不宜迟,体内灵气疯狂运转,体内的刀魄忽然从丹田之处经由体内奇经八脉,进入了自己手中的飞刀之中。

飞刀被刀魄注入,犹如猛虎插上翅膀。

本来与剑气相交的屏障,刹那间出现一道细小裂缝,再而就是那飞刀不见了。

“咕咕……”一道嘈杂难听的声音从叶枫对面传来,令狐天冲死命挣扎着,伸出红色的手掌捂着喉咙,发不话来。

手掌本来就红,被鲜血染透之后更为红润。

他眼睛凸显出来,很是难受,再然后轰然倒地。

叶枫看着手心攥着的飞刀,灵气微微一荡,上面的血迹一扫而空。

而刀魄重新出现在体内,嗡鸣作响,在刀魄之上,有一把剑魄,约莫一寸长的剑魄,在刀魄之上急速的旋转。

刀魄中浮现一丝丝强劲的刀气,不断侵入剑气,体内的北冥神功不用叶枫激发,自己便可以运转。

刀魄是在炼化剑魄!

对于这一状况,介于现在的形式,叶枫没有心思关心体内刀魄的变化,而是迅速对尘如水道:“如水,咱们快点阻止这宇玄,不能让他把血水全部吸收,不然的话,咱们都要死在这里。”

尘如水惊魂未定,刚才嚣张的令狐天冲眨眼间就被叶枫飞刀刺入喉咙,现在奄奄一息,他是在是震惊非常。

尘如水被叶枫这么猛然一叫,随后恢复过神智,体内剑魄疯狂运转,手中的长剑在灵气的指挥下,倏忽之间化为白色流光朝宇玄真人射去。

而叶枫也丝毫不拖后,他的人飞在空中,手中的飞刀依然发出。

叮的一声,本来飞刀正朝着宇玄真人而去,可尘如水的飞剑因为先发出率先来到宇玄真人身旁,朝宇玄的心脏刺去的时候,那宇玄真人口中吐出一把金色小剑。

金色小剑,不过三寸之长,可威力无穷,强劲的剑气刚一迸发,周围的石头立刻都爆炸开来。

而尘如水的剑忽然改变了方向,根本不由尘如水控制,在金色小剑的笼罩下,尘如水的那把剑颤颤巍巍的发抖。

不过尘如水始终是飞剑的主人,灵气疯狂逼出,飞剑朝前继续射去,只是那金色小剑猛然朝飞剑撞击,飞剑上出现道道裂缝,哀鸣一声,被甩开。

尘如水却是如遭重击,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一招之下,只是飞剑两者之间相交,便让尘如水丧失了战斗力,这飞剑是他性命相交孕育的,一旦损坏对他的修行是极大伤害。

叶枫见此,很是忌惮那飞剑,飞剑是金丹期宇玄炼制的,肯定不凡,他把飞刀运行轨迹猛然一变,朝那鼎炉斩去。

叮当一声重击,金石交接的声音震响了整个山洞,山洞都颤颤巍巍起来。

如同要发生地震似的。

鼎炉炸开一道裂缝,里面的黑气大多数跑了出来,朝那血海之水里面涌去,奇怪的是血海之水被这黑气一涌入,血色立刻消失不见,变成了纯净的流水。

当然这是那黑气接触的一部分水,才会有这般变化。

宇玄一看这清新,脸色变了,他双眼爆射出两道怨恨的光芒。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坏我的大事。”宇玄真人气的不行,本来以为这不过是跳梁小丑,根本不用自己解决,未曾想叶枫居然隐藏修为,是先天后期的高手,看他的攻击力不弱。

他决定要亲自出手。

忽然一道黄色的符纸从宇玄手中抛出,宇玄把自己的手指头咬破,一滴鲜血滴在了黄色符纸上。

黄色符纸瞬间燃烧起来,接着宇玄口中发出一个疾字,那燃烧的黄色符纸消失不见,接着从黄色符纸消失的地方出现三条绿色的藤条。

迅速蔓延,嗖的一下把叶枫三人给捆绑起来。

藤条锐利无比,直接刺穿叶枫三人的骨肉,三人刹那间鲜血淋漓。

“这是什么?道术?”叶枫心中震惊万分,一张符纸居然能化成这种藤条,藤条散发着绿色光芒,上面散发恶臭,一丝丝粘稠的绿色液体从上面散发出来,这些液体可以直接无视灵气的防护,从而使得藤条轻易就穿破肉体。

“哼,你这小子,害我浪费一张符纸,告诉你,挣扎也是白用功,这是一种道术,可是金丹期才有的功法, 你们三个给我等着,等老子的百鬼幡炼制成功,我定会那你们来祭炼我的鬼珠。”

宇玄脸色露出残酷的微笑,眼神轻蔑的扫视三人一眼,接着眼睛盯着手中的百鬼幡,目不转睛。

百鬼幡此时越发幽暗,在幡处,一只只恶鬼浮现在幡上,张牙舞爪的吞吐着黑色的雾气,这些黑色雾气沾染岩石,岩石瞬间腐蚀。

幸好黑色雾气只是在百鬼幡周遭一米范围,不然叶枫三人等不到祭炼鬼珠,就烟消云散。

“宇玄,你这个恶魔,人面兽心的家伙,亏我们还这么对待你,你真是无耻。”尘如水很不甘心,他拿着手中裂痕飞剑, 不断的刺着藤条,发现藤条结实的很,飞剑都无法让其损伤半分,随后破口大骂。

而宇玄只是冷笑,无动于衷的看着自己的百鬼幡,骂吧,等一会我要割裂你的嘴巴。

宇玄哂笑,在内心说道。

一旁被藤条困住的叶枫,此时正在拼命的拿着飞刀切割藤条,慢慢的把传入肉体的藤条斩断,他发现这些藤条虽然很结实,尘如水用飞剑都无法斩破,可自己的飞刀似乎无视这种藤条。

轻易的就把藤条给穿透,割裂。

藤条上的那些绿色光点,根本阻挡不了飞刀的切割。

半盏茶功夫不到,叶枫送了一口气,终于把藤条给切割完了。

心中一松,正要去帮助尘如水,却不料身后一股强横剑气朝自己脊背斩来。

“叶枫,去跟你师傅作伴吧。”宇玄此时恰好把裂缝中的血海之水吸收完毕,而百鬼幡上浮现的鬼物,此时两只空洞的眼眶中出现两颗绿的发亮的眼珠。

宇玄不慌不忙的朝两颗眼珠子吐出两口鲜血,诡异的事情发生,眼珠子散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那些黑色雾气瞬间都被吸收进入眼珠子之中。

而那黑色的鬼物也慢慢缩小,进入了眼珠之中,更奇怪的是两颗眼珠在空中急速旋转,不到三个呼吸功夫融为一体,那百鬼幡现在骨杖之处,除了白色的幡外,上面还有一颗红色的珠子。

两只眼睛变成了 一只。

“鬼珠终于形成了,哈哈,这样我便可以引出地狱的鬼神,来为我驱使,叶枫,我就先拿你来祭拜鬼神!”宇玄哈哈大笑,口中念叨有词。

周围的山洞忽然阴风浓烈,在山洞上方出现一个虚幻的空间,里面传来阵阵的嘶吼声,这声音发出来让人听到立刻颤抖,耳朵都会受不了,溢出一丝丝的鲜血。

一个长着牛的头,马面的丑陋物种拿着一把黑色的叉子,从那虚幻的空间正在慢悠悠的被什么东西拉扯过来。

这鬼物身上散发的气势比宇玄还要邪恶,还要可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