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情之殇

站在山洞边,前方是陡崖。

叶枫看着龙小小的背影,慢慢走了过去。

只不过每走出一步,心思就重一分。

山风吹拂,青山微动,吹皱山脚瀑布流泉。

小黄兀自在一边躺着,手里不知何时从猴肩膀上的布囊拿出一瓶猴儿酒,倒在猴嘴里咕咚咕咚喝着。

山风吹动间,吹起它脑袋上的猴毛,那一竖红痕出现,只是颜色比之前深了几许。

“小小,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叶枫走到龙小小身边很奇怪问道,这次再见龙小小觉得龙小小变化很大。

不过叶枫出于关心不是问自己为什么修为变得这么厉害,而是问自己到哪里去,看着他脸上的担忧,龙小小心里一暖。

“这些天我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龙小小淡淡说道,只是心中莫名一痛,她依稀记得前些天那个晚上的场景,那时候的孟瑶和叶枫两人的动作,想到这里,龙小小的心情更为难受。

“散心?散心你连你师傅都不说?任何人都不知道你的消息,你知不知道我们多么担心你。”叶枫见龙小小说散心,而且说得很轻松,他心底莫名生出一股火焰。

你散心你总得跟别人说一下吧,这一出去谁都不知道,这两天不正是闹妖怪闹事情的时候,这时候你说出去,万一出事情了,谁能够承受得起?

“以后出去一定要跟我说一声,不然我怎么跟李前辈交代?”叶枫见龙小小被自己责备的有些狠了,心中稍稍觉得过意不去,立刻改变语气道。

“李前辈?难道你担心我,只是因为李前辈的关系?”龙小小眼神闪烁,看着远处青山,不忍看叶枫。

“这……也不是这样……”叶枫一时语塞,龙小小刚才之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细想一下,自己确实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可也不全是。

“行了,我知道了,下一次我不会了 ,不过你的事情我也知道了。”龙小小转过身来,忽然看着叶枫道,她的眼波如水,水汽朦胧让她看上去更为美丽。

不过这眼神随即被一丝幽怨和不满代替,叶枫敏锐察觉到了这个变化。

“小小,你不要误会,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叶枫有些局促的解释,这件事情知道真相的没有几人。

“不必解释了,事情过去了,况且你现在都不是青玉门的弟子了。”龙小小眉头微蹙,声音有些幽怨。

然后叹息一声。

“这件事情都怪那孟瑶,此事一定要让她说出真相。”叶枫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解释那件事,都是自我解释,相当于抹黑自己,殊不知大家都认为,越是解释就是掩饰,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一定要让孟瑶给自己澄清。

“还有,我不在青玉门,你可得自己照顾好自己。”叶枫看着龙小小道,这次他总觉得龙小小心情不好,不过龙小小不说自己也不知道。

“小小,你这次下山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情没?我看你心情怎么不是很好。”叶枫盯着龙小小,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回答。

“没有的事,枫哥,你多心了,不过此次下山我倒是遇到一些朋友,改天给你介绍一二。”龙小小说道,随后她朝小黄走去,想要逗弄小猴子。

“对了,小小,还有一个疑问,你修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叶枫对于这件事更是奇怪,按照常理龙小小不过是先天期修为,即使这些天奇遇很多也不可能一下子变成超越金丹期的 高手,对于这一点,任何人都会纳闷好奇,更何况自己是龙小小最亲的人。

“枫哥,这个……这个我欺骗了你,你会怪我吗?”龙小小听闻叶枫的这话,心中一颤,暗道,你最终还是要问了。

如果我说了,你是不是要怪我?以后都不要理我了?

女人有时候很奇怪,一开始是她生气要离开叶枫,可现在又是惧怕叶枫不理自己, 或许这就是喜欢,这就是眷恋吧。

“怪你?为何要怪你?这次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你家枫哥我早就去地狱见阎王爷他老人家了。”叶枫嘿嘿一笑,打趣道,很是奇怪龙小小为什么要问这句话。

不过转念一想,叶枫似乎明白了什么。

“哎,小小,这点你就不够意思了,修为这么厉害,居然不早告诉我,早知道这样,我就跟着你混,以后还有谁敢欺负我?”叶枫微笑,阳光灿烂。

龙小小被叶枫这么一逗弄,噗嗤笑了一声,不过随后笑容消失,继续逗弄着猴儿。

叶枫眨巴眨巴嘴唇,有些吃瘪。

“我还以为你会怪我欺骗你。”龙小小眼神闪闪烁烁,不敢看叶枫。

“我怎么会怪你呢,你可是我最亲的人。”叶枫微微一笑,眼波荡漾,当着是风趣十足。

“叶枫,那山洞在哪里呢?”正在两人说话时候,山下青玉真人和众位师伯都朝山上迅速走来。

他们脚上运气灵气,走路很是迅速,健步如飞,几个呼吸间就来到叶枫身边,而来到时也没有任何迟疑,就问山洞在哪里。

叶枫指了指山洞,微微叹息一声。

那里面躺着的都是尸体,这师伯们不免会有些感伤,这次对于黑龙会还有青玉门损失太大了。

”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样吧,你们也太劳累了,先回去吧。“青玉真人对叶枫道,然后看向龙小小,眼神充满奇怪,也难以想象。

”徒儿,真的是你,你这两天去哪里了?”静虚师太看到龙小小,这些天她是一点踪影都没有,静虚很是担心,这一看到,心里立刻一暖,不过还是有些不满的责备道。

“师傅,我这些天下山去办了点事情,没跟你说,都是我的错。”龙小小见静虚责备自己,立刻露出很对不起的表情。

静虚看着低着头的龙小小,这个徒儿认错态度还不错,心里面的不满立刻减去不少。

“只是以后要记住千万不能独自出去了,不然师门这边是非常担心,如果你是因为叶枫的事情做出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好好反省去吧。”对于叶枫的事情,静虚师太其实心中是不满的,再怎么说孟瑶都是玉女峰的人,叶枫与那不知羞耻的徒儿做成这般事情,丢的是她玉女峰的脸。

她知道龙小小与叶枫的关系,所以立刻劝说龙小小。

龙小小抬眼看了叶枫一眼,只见他正在与青玉真人说话,那挺拔的背影看上去很是温暖,不过听到静虚师傅的话, 还是很安静的点了点头。

静虚师太对龙小小的态度很满意。

“小小,为师有一件事不明,我听如水师侄说,你杀了那宇玄?”静虚师太很是好奇的看着龙小小。

“这个……”龙小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看着静虚的眼睛有些躲躲闪闪,这件事情她倒是忘了对尘如水说不要声张了。

好在这个时候青玉真人过来让龙小小与叶枫先离开,这边的事情交给自己几人处理。

……

山洞内,青玉真人与静虚师太两人走进来,脸色铁青,面前的尸体让他们心里极为悲痛和伤心更多的便是怒火。

这宇玄上仙原来是这般残忍,自己所有人都被他欺骗了,这件事情自己如何向青玉门的前辈们交代?

“我的天冲儿子呢?他在那里?”山洞内,忽然想起一阵急促声音,只见令狐剑急急忙忙跌跌撞撞眼神慌乱从山洞外面跑进来,看上去很是落寞和伤心。

他刚才听说自己青玉门的人出了事情,也知道宇玄是妖魔鬼怪,心里顿时一凉。

“师弟,请你节哀啊。”青玉真人看着令狐剑面上表情,很是不忍道。

令狐剑听到这话,脸色更是冷如死灰,当他看到地上令狐天冲的尸体,顿时瘫倒在地上。

这个前些日子还好好的儿子,昨天自己还跟他千叮嘱万劝说让他以后好好跟着宇玄在一起修炼,追寻仙道,可如今,刹那功夫,两父子已天人永隔,他在地下,自己在人间。

“宇玄,宇玄老贼在哪里?”令狐剑忽然站起来,抽出自己的长剑,看到一边宇玄的尸体,这个往日自己尊敬的上仙,现在已经身首异处,自己也没有必要惧怕他一丝一毫。

更多的是怒火,填满心中的怒火,他拿出剑朝宇玄的尸体猛然戳着,可怜,宇玄这个上仙,死后尸体被令狐剑弄的千仓百孔。

不过他恐怕也无法知晓,他的魂魄在临时的时候,被那百鬼幡给吸收。

“师弟,咱们还是先把令狐侄儿的尸体安葬了再说吧。”青玉真人低下身,弯着腰去搀扶令狐剑,而静虚师太也是一脸忧伤的看着令狐剑,微微点头示意,青玉真人的话她很赞同。

虽然说自己三人之间有些矛盾,可毕竟都是出于同一师门,如果不是关于掌门之位的争夺,三人关系还算是平和。

“不用你们管,你们都走,我自己在这里。”令狐剑看了看青玉真人和静虚两人的表情,心中莫名一痛,他用力甩掉青玉真人的手,赶两人离开。

“你们现在心里肯定很痛快吧。”令狐剑怨恨十足道。

“师弟,你……”静虚见令狐剑如此说,不免有些生气,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好心安慰你,你却是这般态度。

“师妹,咱们还是先出去,让令狐师弟安静安静。”青玉真人叹息一声,这人世间的感情之最难度的劫,这种丧子之痛他能理解,当年父亲去世,自己可是七日为进食,而后看破世间真情,才去修道的。

两人走后,令狐剑趴在自己儿子尸体便,抱着令狐天冲的尸体,神色戚惶不振,不过当他看到令狐天冲喉咙间的伤口,感到一丝丝的刀气,他脸色忽然变得恐怖。

“孟瑶所说果然不假,叶枫,这都是你逼我的。”令狐剑身上的剑气猛然荡开,周围的山洞被剑气攻击,刹那间震颤,抖动,疏忽就坍塌。

令狐剑从山洞内飞出,身上的石灰没有拍打,手中拿着自己的本命之剑,迅速朝山下移动。

他这是要去把孟瑶给叫出来,自己要去为儿子报仇。

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