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做人当为大丈夫

“令狐师伯,你可不要乱说,这是孟瑶师姐亲自说的,我能捣什么乱?”龙小小冷声道。

从孟瑶口中听到的信息太令她惊讶了,首先她觉得有些后怕和后悔。

自己是误会叶枫了,当时自己只是看到孟瑶抱着叶枫,而后撕扯自己的衣服,并没有看到前面发生的事情,至于后面的也是道听途说。

今日听孟瑶亲口把当天的事情说出来,她心乱如麻,很是愧疚的看着叶枫。

不过经历过这种事情后,她明白了有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龙小小,你给我滚..”令狐剑牙齿咬得咯蹦响,自己本来考虑他是玉女峰的弟子,考虑静虚师太的面子,考虑青玉门的面子,可现在龙小小根本不给自己面子。

他恨不得上前一剑杀了龙小小。

可是静虚师太双目瞪着自己,青玉真人又是阻拦自己,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孟瑶你倒是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疯了?令狐剑面色极为难看,看着孟瑶还在说,他心里那感觉真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尤其是孟瑶说道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时。

“令狐剑,孟瑶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此时,静虚师太身上酸麻感觉完全消失,她感觉自己能动了,立刻走上前来脸色铁青叱问令狐剑。

而旁边青玉门的年轻弟子们,也都是脸上带着疑惑看着自己,一时间令狐剑觉得身体都有些发颤。

他的老脸刹那间红了一下,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气愤,或许这两者都有吧。

“静虚,你听一个晚辈在这里这么胡说八道?我没有做过这件事,你不要问我。”令狐剑道袍长袖一甩,怒气冲冲反驳道。

“我没有说谎,我这里还有令狐剑给的晶石呢,还有这些东西,都是我每次与他缠绵之后他给我的东西。”孟瑶见令狐剑矢口否认,立刻不解道。

同时她从自己腰间的锦囊中拿出不少东西来,这东西可都是不常见的物品,而且每个弟子都没有孟瑶的东西多,尤其是晶石。

这下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起来,议论声纷纷传遍整座坐望峰。

令狐剑站立不安,看着在场的人,眼神都有些恍惚,为什么会这样?

他看着叶枫,叶枫脸色哂笑,哂笑的看着自己,他居然对自己哂笑。

令狐剑气的不行,可现在又没有半点办法。

“够了,孟瑶你给我滚下去。”静虚此时脸色忽然难看起来,这孟瑶太不知廉耻了。

而周围的那些弟子,听孟瑶如此恬不知耻的说着自己的事情,都哄堂大笑,觉得孟瑶此人太过浪荡。

就连天冲峰的 那些弟子都用着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令狐剑更是站立不安。

“对,来人,把孟瑶给我拉下去。”令狐剑听静虚的话,眼神一转,现在必须要让孟瑶离开这里。

“静虚师太,还请先不要让孟瑶下去,晚辈还有些事情要问。”叶枫很是尊敬对静虚拱手道。

静虚冷哼了一声,不再作声,她给叶枫这个面子。

“令狐剑,你是不是心虚了?不敢让孟瑶继续说了?如果她现在走,绝对是你心虚,大家说是不是?”叶枫道谢静虚师太一声,然后冷眼看着令狐剑,同时对周围那些弟子说。

“对,令狐师伯,你让叶枫继续问孟瑶就是,我们也不是傻子,好事歹事都能分得清楚,掌门峰的弟子你们说是不是?”尘如水果断支持叶枫,而他也想听听孟瑶空中的令狐剑到底是一个神秘样的人。

掌门峰的弟子见他们的大师兄这般询问,都是附和点头,对令狐剑是指指点点。

玉女峰的那些女弟子呢,她们是一脸鄙夷神色看着孟瑶,这大师姐本来声名在外,放荡不羁,可没想到居然跟令狐剑这老头还有一腿,真是想不到啊。

至于那天冲峰的弟子们,虽然没有说话,可看他们的神色明显也是怀疑的很,有些甚至都把手中长剑放了下来。

令狐剑看场面越发不可收拾。

“好,孟瑶,那件事情你说清楚了,接下来你再说说关于令狐天冲的事情,你可要实话实说。”叶枫问完了上面一个问题,接着问了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才是让令狐剑罢手难堪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被宇玄真人邻进山洞,可没料到……”接着孟瑶把宇玄在山洞内发生的情况全然说了一遍,当说到众多弟子被宇玄诡异的手法杀死放进鼎炉之中化为魂魄的时候,眼神里闪烁恐惧。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这点尘如水师兄也可以做主,如果叶枫不杀令狐天冲,我想我们三个都会被令狐天冲阻拦打伤,而后那宇玄真人便可以轻而易举杀掉我们。”孟瑶终于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好,你说的很好,众位师兄弟,青玉真人,静虚师太,你们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令狐剑你还怎么说?”叶枫头颅抬起,说的是振振有词,他看着令狐剑,没有丝毫惧意。

“好,权当是这样,可天冲我儿总是你杀的吧,这点你敢承认吗?”令狐剑看着叶枫,双目如火炬燃烧,他感受到四周那些弟子听到叶枫之话和孟瑶讲解之后,微微点头的神色,知道今天想要诛杀叶枫是有些困难,可他非常不甘心,在做最后的挣扎。

叶枫听令狐剑这么询问,心中百味杂陈,他顿了顿,“是的,这点我承认,是我杀了令狐天冲。”

“好,既然你承认,那我杀你也没有什么错误。”令狐剑冷笑三声。

……

“怎么回事?我刚才做什么了?”此时站在叶枫面前的孟瑶眼睛里的呆滞无影无踪,代之而来的是狐疑。

她明显感到周围氛围跟刚才比有很大察觉。大家脸上都充满狐疑,不相信,甚至有些是鄙夷。

随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龙小小跟见到鬼魂一样,尖叫一声。

“你,都是你。”忽然,孟瑶什么都不管了,整个人从坐望峰疯狂朝山下跑去。

春雨打湿了她的背影,尽管娇躯在雨中若隐若现,可此时无人觉得好看,反而觉得她咎由自取。

孟瑶狼狈的身影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众人目光再次聚集在场中叶枫与令狐剑身上。

“大家都听到了吧,叶枫承认杀了我儿,青玉真人,这下我看你还怎么阻拦?”

“青玉门门规,门内弟子若被外地杀死,无论如何,都要为弟子报仇,这门规你任还是不认?”令狐剑忽然道

青玉真人被他这么一问,刚要开口的话立刻咽下肚子。

门规中确实有这一条例。

“门内所说外敌,你我都清楚,那是祖师爷们专门针对黑龙会设定的,这叶枫现在是黑龙会的人,所以这条门规正好适用。”令狐剑猖狂大小,散开了护体灵气,任由雨水打湿自己头发。

他要让雨水洗去刚才的不堪,他要在雨中杀掉叶枫。

“门规都是死的,这条门规明显不合理,做什么事情都要分明事理的好不好。”尘如水面色阴沉,见令狐剑居然拿出这条门规来处理叶枫,他立刻站出来反驳。

对于门规,他早就有些看不过去。

“你算哪门子东西?我说话轮得到你来插嘴?青玉,你教的好徒弟啊,哈哈,居然连师门规矩都不认,他还算青玉门弟子吗?”令狐剑眼睛一瞪,似乎要迸出眼眶,杀气十足看着尘如水。

尘如水被令狐剑这么一看,脚步后退两步,不过仍是一副不甘心不服气反抗的样子。

“如水,你给我下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青玉真人见尘如水这么说,心下也是不悦,师门的规矩是老祖宗定下来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反对,他觉得尘如水有些冲动。

尘如水想要反驳,可看到青玉真人严厉的面容,随后闭上了嘴巴,他很尊敬青玉真人。

可他很是痛苦,叶枫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少爷,虽然自己现在被叶枫父亲叶天认作义子,可心中仍是把叶枫当做少爷来看,他要维护叶枫。

所以他很痛苦。

叶枫知道尘如水的心思,感激看了他一眼,随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头。

“令狐剑,是我杀了你儿子,这一点我决然不否认,也不会否认,青玉真人,静虚师太,你们放心我也不会让你们为难。”叶枫站在春雨中,颧骨动了动,他呼出一口长气。

令狐剑说的是,今天的事情总要有个了解,既然事情是从自己身上发出的,那么便由自己来做个了断。

“好,叶枫,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今天的事情必须有个了解,我儿被控制不假,可无论如何都是你杀了我儿子,如果你能散去灵气,让我一招,我儿子的恩怨我就一笔勾销。”令狐剑眼神里闪烁狐狸的光芒,双眼如同看着死人一般看着叶枫。

“什么?令狐剑,你老东西是不是脑袋坏了?你让叶枫散去灵气,让你一招,你真不知廉耻,倚老卖老,以老欺少?”玉玲珑冷笑来到叶枫身边,眼神如刀扫在令狐剑脸上。

可令狐剑老脸这次却没有一红。

“如果你叶枫不答应,那也行,青玉门会竭尽全力斩杀你们,当然还有你黑龙会。”令狐剑也许觉得自己找到了最狠毒的一种方法,这个方法令青玉真人和静虚师太都无法反抗。

这就是门规!

“行,我答应你!”叶枫眼神眯缝,咬了咬牙齿,面色坚定,这个决定他想了想,觉得还是最合理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哈哈,叶枫,你有种,爽快,痛快!”令狐剑眼神里的狐狸光更为炽热,脸上都是阴谋得逞的笑意。

“儿啊,爹这就让叶枫这杂种去黄泉路上陪你。”令狐剑激动的,双眼居然老泪纵横。

“青玉,这次我看你还如何阻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