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剑池. 令狐鬼

飞沙走石,在坐望峰半山腰,卷起一道旋风,这旋风遮挡住了半山腰的所有视线,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怎么回事?里面为何传来这么大的吸力?”青玉真人虽然站在百尺之外,可从叶枫身上传来的吸力他都能感受到。

同时,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似乎有脱离经脉的趋势。

他立刻凝聚心神,体内的灵气这才被控制住。

他修为高深,自然可以轻易制止住这吸力,可那些修为稍低的弟子,却无法做到这般,他们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居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慢慢的吸了出去。

不仅脸色大变,这灵气可都是他们日常修炼,日积月累而来。

“众位弟子听令,你们速速回去,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青玉真人脸色严肃道,一声令下后,掌门峰的弟子和玉女峰弟子都跟着退后。

天冲峰那一干弟子,却是迟疑的很,他们亲眼看到师尊被一股吸力吸进那旋风之中。

面部表情很是狐疑,也有很多担心。

“你们先回去,我在这里看着。”一位穿白色道袍的年轻人对身后的那群修士说道,示意让他们回去。

“二师兄,我们不走,我们在这里等着师傅。”那群弟子执拗道。

“你们不走在这里干什么?现在里面情况很复杂,我们帮不上什么忙,我看还是先听青玉师伯的话。”那白袍男子面色严肃命令。

这人是天冲峰的二师兄,平日里很低调,天冲峰一直是以令狐天冲为首,现在令狐天冲被杀,他自然是天冲峰的首脑,是一人之下,百十人之上的位置。

那些弟子见二师兄发火,大家商量一二便都离开了。

此时坐望峰下还留有静虚师太,青玉真人,尘如水,龙小小,玉玲珑这几人。

“师兄,这叶枫到底怎么回事?里面你能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吗?”静虚师太一脸惊异的问询青玉真人。

坐望峰半山腰内,发生的一切她居然都看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一股狂风在半山腰旋转,而且不断有雾气山涧被吸收过来。

坐望峰看上去迷蒙不堪。

“这个事情很奇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却感受不到令狐师弟的气息,反观叶枫的气息越来越强烈。”青玉真人看不见里面发生什么,可却能感受到里面的气息。

“小小,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青玉真人转身看向龙小小,听尘如水说龙小小能一招杀掉宇玄,修为强大不可思议,里面的情况必定能看到。

龙小小眼睛灵光闪动,心下思想急转。

“里面的情况,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可却不能说出来,不然枫哥肯定有麻烦。”

龙小小随后摇摇头,“这里面的状况很奇异,奇怪的很,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叶枫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玉玲珑紧张道。

“都是那令狐师伯惹出来的事情,若不是他非要杀掉叶枫,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尘如水气愤道。

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令狐剑一击不成居然还要刺杀叶枫,这明显不守信,他现在是青玉门的掌门,这般做,怎能服众?

所以尘如水心中自然不痛快,青玉真人和静虚师太这话听在耳朵里,也不免有些叹息,令狐剑被仇怨控制,做出那么不堪的事情,他们心中也是极为愤怒。

不过现在事情变得朴素迷离,却是让人更为不痛快。

“枫哥怎么会有这种霸道的功法, 居然能够吞噬别人的灵力化为几用,一开始还是我担忧了,没想到枫哥居然能化险为夷。”看狂风迷雾中叶枫此时盘膝而坐,而令狐剑双手被他吸住,死死放不开,头发很快由黑变白,容颜也迅速苍老,龙小小心中十分诧异。

却不说外面这些人都对立面叶枫发生的事情奇怪不已,而里面的叶枫此时也不好过,他现在真在昏迷之中。

别看盘膝做着,实则意识模糊不清。

他隐约记得,自己受那令狐剑一击,那幻化成苍龙的剑气直接刺入自己胸膛,而后感受到巨大威胁,体内的灵气刹那间出来护主,不过令狐剑的攻击确实厉害,心脉受损,当时五脏六腑都翻腾不已,甚至有些破碎,那时意识都在颠簸中。

不过最终还是挺过了令狐剑一击,他心中一喜,可刹那间情况突变,没料到令狐剑居然不守信用,把刚才说的话当做耳边风,手中使出力道继续挥动赤炎剑要斩杀自己。

这时,叶枫心中焦急万分,可确实是没有办法,刚才的攻击把他全身经脉都搅的伤痕累累,灵气混乱。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原先悬浮在丹田处的三寸刀魄,不要命的瞬间流转到心脏部位,挡住了那赤炎剑攻击,同时,从三寸刀魄上迸发出那炼化火蝎子的火焰,把赤炎剑的一部分火之精华给吞噬。

同时,体内的北冥神功被激发了反噬之力,叶枫感觉刀魄之上宛如开了一个黑洞,不要命的在心脏处吞吐无穷吸力。

在意识混乱中,他似乎看到一只长着巨大翅膀的大鹏鸟,嘴巴一张,一股铺天盖地的吸力从天儿降,地面世界的所有生灵,汪洋,大海,山石,走兽一股脑的都被他吸走,那些动物物体根本产生不了反抗就被大鹏鸟吸入体内给炼化的一干二净。

他不知道的是,当自己意识到这个情况时,体内产生的吸力吸收的不是山石汪洋走兽,而是令狐剑。

令狐剑的双掌灵气狂喷而出,体内修炼多年的 灵气精华全然化入叶枫体内,而叶枫心脏裂出的一道缝隙,也在灵气不断注入下,迅速恢复。

三天,三天后的黄昏,坐望峰的旋风和迷雾终于消失,可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情况却是让人惊异。

令狐剑此时,显得老态龙钟,面上的皱纹密密麻麻,原先满头黑丝的他现在变成了白发苍苍老人,衣衫也破烂不堪。

整个人看上去很狼狈,也没有精气神,进入了人生中最低谷的时期。

“怎么成这样子?”青玉真人面色吃惊,而反观叶枫,身上并无大碍,反而精神还不错。

比之往日,修为更为精湛。

“叶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玉真人看令狐剑满脸痴呆,心中惊异问着叶枫。

叶枫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记得当时我受了他令狐剑一击,再然后就记不起来了。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叶枫看着令狐剑老态龙钟的样子,忽然生出一股悲感,往日的怨恨竟然如风雨一般驱散后不再出现。

“叶枫,算你命大,可我不服气,你放心,我一定要杀了你,儿啊,等着吧,为父一定倾尽全力为你报仇。”突然的,令狐剑苍老的身躯颤动了几分,他站起来,双眼重新冒出仇恨之光。

“爹,即使你突破又有何用,咱们令狐家现在一个人都没了。”令狐剑不顾青玉真人的搀扶,猛然甩开他的臂膀,朝坐望峰疯癫摇摇晃晃攀爬,来到山巅,对着青玉山大声叫喊出这一句。

“师弟!”青玉真人眉头骤然皱起,语气大惊,随即朝山巅跑去。

只见令狐剑一声大喝,竟是用自己残有的生机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朝自己手中拿出的一块玉佩上吐着真言,鲜血崩入玉佩,玉佩化为一道血光消失不见。

而后,令狐剑身体瘫倒在地,声息全无。

他刚才不过是回光返照。

不过令狐剑身死完全是咎由自取,青玉真人脸色难看的看着这一切,回身对叶枫道:“叶枫,这青玉山你不能呆了,玉玲珑快点带着他离开。”

“怎么回事,师伯。”叶枫察觉青玉真人脸上的不对劲,立刻询问。

可青玉真人没有回答他,而是忧心忡忡,刚才那道血色玉佩发出,定然是令狐剑通知了自己是师伯,令狐鬼。

青玉门数代来,唯一一位最有希望以武入道,沉寂剑池三十余年的师伯令狐鬼。

往日的那些长辈都已经坐化,因为寿命的缘故,因为资质的缘故,无法在有生之年突破金丹期,早已死去,而这些长辈中,却有一人凭借自己的独特天资和坚强意志,那人便是令狐鬼。

“剑池?,师兄,你说的难道是只有掌门和突破先天后期才有机会进入的剑池?“静虚师太诧异的看着青玉真人,这剑池她只是从上一代玉女峰掌门那里听说过。

是青玉门最为依仗的地方,可惜有生之年也未曾知道剑池在那个地方,而且那是青玉门的希望之地,凡是能进入其中的都是最有希望突破金丹期的修士。

可惜,韶华易逝,英雄落魄,剑池也成为传说中的存在,可望而不可即。

剑池内,藏着数代掌门和门内精英的绝世剑意,是他们毕生修炼之精华。

令狐剑,青玉真人,是这一代唯一的两个进入过剑池的弟子,而其中的内部,他青玉真人也是知晓,更知道其中还存在什么人。

所以他才会让叶枫立刻离开此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