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世事难料

“剑池?”叶枫听到青玉真人说到这个词的时候神色一震,这个地方他在门派秘史中看过一次。

是本门杰出修士和掌门才能进入的地方,在那本书中记载着,最后一位修士今日剑池的人其中有一个叫令狐鬼的人。

想到令狐剑刚才身死之前回光返照喊着的话语,他想到令狐鬼就是令狐剑的父亲。

令狐剑母亲因为生病死去后,他父亲感到生命有限,于是对长生的念头更为强烈,就一直在剑池闭关。

三十年的时间,令狐剑常去剑池与父亲对话,可他的父亲一直都未出关,两年前与令狐天冲战斗的时候,那令狐天冲说过他体内的剑魄就是他爷爷帮他炼制的。

青玉门山门外,玉玲珑奇怪的问叶枫:“那青玉真人为何刚才神情担忧,是不是剑池中有什么诡谲的东西?”

“这个事情说起来话长,剑池是本门最神秘的存在,三十年前,令狐剑父亲也就是令狐鬼进入剑池后就没有再出来,本门规定,唯有进入其内的弟子突破金丹期,或者是本门遇到灭门威胁时,剑池内的弟子才能出来。”叶枫骑着快马缓缓道。

“这个事情我倒是从没有听过,不过按道理说,青玉真人有些多虑了,令狐剑死后,那令狐鬼并没有出来,我想定然没有突破金丹期。”玉玲珑担心的神色消失,莞尔一笑,原来不过是虚惊一场。

“话是这么说,可青玉真人也是担心,不过这倒是一个隐患。”叶枫回头看着青玉山,青玉山山脉伫立在远方,看上去有些迷蒙,此时天色稍晚,只能看到一道轮廓。

“没事的,怕什么,天塌下来,不还有我顶着嘛,再说了,咱们可都是先天后期,在努点力,我想不出多少时间就能够触摸到那道门槛。”玉玲珑道。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今日之后,我更要加紧修炼,如果那令狐鬼来找我,我至少可以自卫,不用那么狼狈。”叶枫听玉玲珑这么一解释,心中的紧张倒是减去不少。

“不过,我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答应令狐剑那条件,还有最后令狐剑居然被你给反杀,快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玉玲珑忽然从自己的坐骑伤飞起来,坐到叶枫身后,抱着叶枫。

“哪能有什么秘密,我当时也纳闷呢,就感到一股吸力从体内传来,然后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了,这大概跟我的功法有关系吧。”

“哦,我知道了,这肯定跟上次我的状况一样,叶枫,我都有些后怕,上次如果一个不小心,恐怕我就跟令狐剑老鬼一样的下场。”玉玲珑后怕朝叶枫脊背猛然捶打。

“你对我又没有杀意,我体内的功法自然不可能对你造成威胁,况且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吗,而且你还成了我的夫人。”叶枫微微一笑,这世间的事情倒是很奇妙。

“叶枫,问你一个问题。”忽然玉玲珑有些醋意道。

“怎么了?什么问题,你问吧。”叶枫好奇道。

“你跟那龙小小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哦,这个我一直把小小当做妹妹看待,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叶枫不解道。

“哦,原来是这样,没事,你看着前面的路,别走错了。”玉玲珑哦了一声,随后提醒着叶枫。

不过心下倒是嘀咕一声,“以我女人的直觉,可不只是妹妹那么简单,即使是叶枫这般看待,可龙小小看他的眼神明显不一样。”

……

自从上次升仙大会之后,令狐剑身死,掌门之位再次空缺,青玉真人自然被那些弟子推崇为掌门,不过青玉真人却是拒绝了,反而把掌门的位置交给静虚师太。

本来玉女峰是不参杂这事情的,在青玉真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之后,静虚师太勉强答应,不过说要找个继承人。

尘如水很幸运的被选为了继承人。

还有一个让人欣喜的事情,就是叶枫的事情详查清楚,是一场误会,青玉门重新把叶枫纳为本门弟子。

对于这点,叶枫倒是满心欢喜。

最最重要的便是,黑龙会帮主成了他坐望峰的人,叶枫与玉玲珑的关系独特,他成为坐望峰峰主之后,玉玲珑一合计,把黑龙会的帮主位置给了李虎,自己搬到坐望峰成了坐望峰弟子。

叶枫与玉玲珑再坐望峰定居下来,龙小小并没有泄气,如同以前一样,经常来看叶枫,不过明显的叶枫感觉到两人之间比以前有些不一样,龙小小总是时不时的会瞅着自己发呆。

对于男女之情,叶枫抛却了以往的风流性情,他现在的主要精力全部放在修炼上。

他想要追求仙道,自从看到宇玄那诡异的道术后,他对仙道的追求更为炽烈。

不过现在叶枫有些苦恼,他苦恼的是自己已经到了瓶颈,无法再突破。

体内灵气吸收的速度在慢慢下降,刀魄倒是越来越凝练,却一直是橙色状态。

他想要的黄色迟迟未出现。

体内灵气没有办法在提升一个阶段,他便开始寻求其他方面的突破,例如体魄强度,例如对未来想要走道路的认识。

知识,没错就是知识,他除了修炼之外,每天做的最多的便是努力吸收奇闻异录。

这本书在乾坤袋中,叶枫闲来无事便观看,对于修真界里面的介绍倒也是详细,看着看着叶枫如同看神魔异志一般,都入了迷。

那些什么灵兽,飞剑,什么御剑术,什么山呼海啸,移山倒海般的能力,绝世凶兽什么的,都让他回味无穷。

“哎呀,叶枫,别看了,看天都黑了,走,跟老娘一起睡觉吧。”天色已晚,月上梢头,玉玲珑来到叶枫身边,挑逗着这个年轻气盛的人,要拉着他走进厢房。

“玉玲珑,不带这样的好吧,这天刚黑,你就想那事,能不能正常点?”叶枫哭笑不得,长期这么搞下去,自己非被她搞残废不可。

“我怎么不正常了,白天你这家伙去卖力的修炼,我只能慢慢吸收天地灵气,与那双修想必,可不是差了一点半点,再说了,你不也从这里得到好处嘛,老娘身材这么好,这么火辣,你上哪里找我这么好的娘子?”玉玲珑眉毛一挑,脸蛋笑的跟花一样。

她的手指很细,也很白,皮肤也白净的很,尤其是小腿最为纤细,长长的伸出来,她穿的是宫装纱裙,在月光照耀下,纤细的腿柔嫩光滑,叶枫心想,这玉玲珑又在诱惑自己。

“哎,你干什么,居然敢夺我奇闻异录。”

“哼,让你看,再看我就烧了它。”玉玲珑故作生气,拿起书就朝屋内跑。

叶枫站起来,两人打闹着,不一会就到来 床边。

“嘿嘿,敢跟老娘玩,看我不好好修理你。”玉玲珑母老虎的脾气上来,一下子把叶枫给按到在床上。

……

春光无限,从窗外看月光很温柔,不远处有座阁楼,如果此时赏月正是好地方。

叶枫从床边微微抬头,朝外面看去,玉玲珑的纤细青葱玉指抚摸叶枫强壮胸肌,感受到体内灵气有了增长,很温顺的倒在叶枫身边。

叶枫就那么的看着窗外,忽然看到一个人影。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站在窗外阁楼上,双眼盯着自己。

似乎看到自己的目光,那人露出微笑,有些残忍,意味深长。

叶枫眉头微皱,那是什么人?

在去看时,阁楼上,那人转过身去,走路的时候,明显起起伏伏,腿脚不是很灵便。

这人是个跛子。

叶枫心中惊奇,立刻站起来,穿好衣服。

“你怎么了?”玉玲珑娇声问道。

“我出去转转,你先修炼。”叶枫说完就离开厢房。

坐望峰寂静无比,山上青松扫动,黑夜下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叶枫肯定自己刚才没有看花眼。

……

第二日,叶枫在山涧赤身盯着瀑布,不断的压榨体力,不断的冲击,现在他在寻找另外方法, 既然体内灵气突破不了,不如把身体强度给练强大起来。

不断的冲击瀑布,身体都被流击打的通红似火。

虽然很痛,可叶枫仍是咬着牙继续锻炼。

高速冲下来的瀑布,力量叶枫测过,能够击出千斤的强度,每一次迎接瀑布而上,都相当于抵挡一位先天后期高手强大一击。

如此,体内灵气消耗极大,约莫三刻钟后,叶枫感到体内一丝力气都没有,飞流直下的一道瀑布,轰然从他肩膀落下。

叶枫根本没有力量抵抗,噗通一声,从山涧落下,深深砸在水中,意识都有些模糊。

慢慢的,他从溪水中爬上来,立刻朝一处山石走去。

这山石上,放着一桶水,热气腾腾,里面都是灵芝人身的碎末,这是药浴。

他从师傅耶律军留下的药房自己弄的。

进入药浴中,叶枫运起北冥神功心法,刀魄在体内嗡鸣一声颤抖,一股吸力从丹田处迸发,透过他 的四肢百骸不断从药浴中吸收药的灵气。

一阵酥麻感袭上心头,身体的枯竭感立刻被灵气给冲入进来,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内的一切器官还有肌肉都在颤抖,似乎跟小鸟一般在快乐的盘旋,震颤。

远处,深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随后深林一动,那人转身离开,走起路来,明显是起起伏伏,一上一下,地面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

他是个跛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