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黑夜,圆月,诡谲

土堡里面人倒是不少,不过有修为的却很少,大多数是往来商客,他们跟自己一样,估计都是没有赶上黄州城池最后关闭时间,到龙门客栈来避难的。

“你们听说没有,前些日子,有一人马,那可是走镖的,没有赶上城池关闭时间,那箭楼上的人招呼又不听,在沙漠里呆了一夜,第二天全部被沙狼给吃了,一个都不剩,有人发现时全都是骨头了。”

“那可不是,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你说这龙门客栈到底安全不安全呢?”那个说话的估计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心里还是忐忑。

“这位兄弟,你不用担心,我可是来这里好多次了,一次都没有出现过状况,放心吧。”有一位富态的汉子,对那人说着,他的酒桌靠在最中央,旁边站着两个佩刀的武士,眼神极为有精神,叶枫抬眼一扫便看出这两人修为是后天后期。

像这种没有突破先天的修士,大多数因为生计的原因,会选择跟一些富商或者官府,做他们的护卫。

毕竟得到的赏钱很高,再说了,他们都是刀口上舔血的,做一些普通人做的小买卖也是做不习惯的。

江湖之人,自有江湖的 脾性,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正是说的这些人。

“不过,那沙狼倒是是什么模样,我还没看过呢,你们谁看过没有?”有人继续问。

大家闲来无事,也只有问些有趣的事情,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沙狼,我倒是见过一次,又一次从土堡里出去小解,忽然听到远方传来狼啸,我心下好奇,又是没有见过沙狼,就在一边躲着看,当时月圆,沙地里都看的清楚的很,那沙狼啊,眼睛油绿油绿的,吓人的很,还有这群沙狼夜间都聚在一起,他们仰着头,围在一起,朝着天空长啸,而且不时的有白色光芒从他们头顶上浮现,嘴里吞吐着这些东西。”

“更奇怪的,还不止这些,其中有一只头狼,很是高达,估计有半人那么高,居然能够飞起来,它站在狼群中,呼哧一下,翅膀一闪,就要朝我这边来,幸好,那时候,老板娘来了,一把把我给拽进土堡里,点燃了外面那些石黄,奇怪的很,那长着血红翅膀的头狼见到这种情况,立刻钻进沙土,消失不见。”

那人说着这些令人好奇的话,一时间大家都屏住呼吸,紧张的要命,也不知道是这人说故事太过逼真,还是那沙狼太过可怕。

“这你就不知道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咱们的老板娘一点红那可是先天期的高手,那头狼估计是惧怕她的实力才溜走的。”

“不过沙狼的厉害,在于他们与黄沙可以融为一体,在黄沙地随意行走,甚至厉害的 沙狼有幻化的本领,可以化成沙土,在你不经意间就灭杀你,更为厉害的是他们可以口吐风刃,那风刃一般的宝剑都难抵挡,同等境界的修士与沙狼战斗起来,估计会吃很大亏,一旦悴不及防很容易被沙狼吞噬掉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叶枫坐在酒桌上,听得一清二楚,对于沙狼也了解不少,这种晶兽确实很麻烦,尤其是那些可以幻化成物体的东西,让人防不胜防,不过对于自己来说,问题倒是不大,毕竟自身修为摆在那里,况且他对自己的飞刀很自信。

“呵呵,你们这点可就说对了,咱们一点红老板娘,只要有她在,这里就安全,当然,别忘了还有我这个老板。”这时,那秃头胖子从楼上下来,他手里端着一直烧好的老母鸡,正是他刚才手里逮着的那只鸡。

这只鸡是红烧的,油量油量的,尤其是汤碗里面还飘着汤汁,味道纯正无比,让一旁的人看着都食欲大动。

烧鸡上面还放着一些大蒜,一些小葱,生姜。

很难想象,在如此艰苦的地方还能有这么美味的食物。

叶枫抬眼一看,只见在土堡靠近楼梯的地方,有一个小厮,带着灰色帽子,穿着粗布长袍,腰间系着丝带,低着头在不停的打着算盘,应该是账房。

一看之下,叶枫惊讶,倒不是因为小厮的装扮,而是小厮旁边的一个木牌,木牌上面的都是龙门客栈的招牌菜,上面那价格真是高的离谱。

就刚才秃头胖子老板上的那盆烧鸡,雅名叫翠山鸡,价值三百两白银一盘。

看着那富商桌子上的酒菜,他这一顿饭估计要吃去不少银两,真是家大业大,吃的都比别人的好上几百倍。

若是这些银两给那些普通人家用,约莫能用上好几年都不成问题。

荤菜很贵,不过那些素菜虽然比荤菜稍稍降低些,不过还是价格不菲,其他桌子上的人,点的菜还是素菜居多,虽然简单两三个菜,却也是要花费几百两银钱。

这龙门客栈如果放在那些平常城池,估计会被看作黑店,早就被官府给抄了。

可在这里,前无村子,后无院落,人影都难看到,能看到的都是沙狼,能杀人的晶兽,比起小命来,钱这东西的价值可就笑很多了。

再说了,来这里的大多是商人,他们一次倒运货物也能赚上很多银两,这么一划算还是值得的。

叶枫兜里没钱,脚上还没鞋子,一进来就引起很多人注意,不过或许是这些人不认识的缘故,大家只是好奇打量他几眼,随后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吃着自己点的菜,谈着自己喜欢说的话,好不热闹。

叶枫随后跟老板要了几个菜,他兜里银两是没有,可唐十三是有啊,所以他不担心,对于这点,叶枫心里那是乐意的很,这唐十三除了话多以外,还是有那么点用的。

吃饭,睡觉,很自然的事情,不一会唐十三就进来,跟着叶枫吃着菜,喝着猴儿酒,这是土堡外面的天空,圆月已经上升到半空,土堡外,刮起一阵阵风沙。

风沙狂暴无比,宛如要吞噬天地一起似的,今夜的黄沙似乎有些暴动,站在土堡外的一点红绝美容颜上浮现一丝疑惑和担心不解。

所以她早早的把石黄给点燃,并且让自家那口子从地窖里面多搬来很多块石黄。

这才心里稍安,把土堡的铁门紧紧关闭。

铁门都是她从黄州城内著名的冶金大师们打造的,再加上赋予寒铁上有些特殊材质,这些铁门有很大防御能力,另外,寒铁中还增加一些阵法,所以对于先天中期以下的修士攻击,这些寒铁还是可以抵御的。

倘若是那些上仙来炼制这些寒铁,里面加些阵法,别说是先天期,就是金丹期的高手来,她也不担心,可一点红知晓,自己那能请得动那些神仙,况且这些上仙也不是世俗中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就是在诺大的大周朝一共也才几位上仙,常年被供奉着。

她也就是在这偏僻的黄州,发点小财,用这些小财买些天地灵宝,拱自己修炼之用,想当年,她刚来这里的时候,也不过是先天初期修为,不是为了躲避仇家,也不会来这里的。

不过,久而久之,人总是有些习惯,在某一个地方呆久了,就有感情了,就会慢慢习惯下来。

……

今夜的沙土极为异常,一群群沙狼忽然从一处高大的沙丘上慢慢出现,在这群沙狼中间,有一个黑衣人,慢慢的在沙土里移动。

而在这黑衣人身后,有一群僵硬的东西慢慢的蹦跳着,他们面容僵硬,呆滞,獠牙青面,甚至皮肤都有些溃烂。

黑衣人,手中拿着一个铃铛,铃铛在风沙中,丁丁作响。

黑衣人穿着黑袍,邪魅的双眼在黑袍下闪烁奇异的光芒,寒冷刺骨。

令人奇怪的还有一幕,就是这群沙狼为何会听从这黑袍人的命令?

不久前,黑袍人接到一个几十年前一个朋友的嘱托,替他杀一个人,他不明白以他如此高的修为,为何不亲自动手,不过他没有拒绝,因为朋友给他的办事的条件让他无法拒绝。

他是一位鬼修,是跟死人为伴的,所以对于杀一个人,他早已经麻木,或者说是轻车熟路,而且这次据说要杀的人修为居然不比自己低。

可他不怕,他觉得在自己尸毒作用下,同等级的修士,自己完全可以无视。

当然他也想炼制一具铜尸,他看了看身后的这些行尸,眼神里寒光更胜。

这些行尸都是那些临死前积怨很深的人,他把他们从墓地里挖出来,在阴气极为浓郁的地方,炼制三年而成,十多年下来,也就炼制出这十几具行尸来。

这些行尸,是他最大的依仗,不过为了老朋友的事情,他把家底都用上来了。

铃铛继续摇动,沙狼和僵尸在圆月之下,诡异的朝前方移动,在这群队伍周围,一道道黑色气流慢慢的蔓延,阴森可怖。

周围生长在沙土中的那些仙人掌,本来极具生命力,他们能够在如此恶劣环境下生存,生命力很顽强,可那些阴气刚一触碰这些仙人掌时,仙人掌的生命力迅速流逝,变成干枯的仙人掌,随后化为一滩乌黑水渍,且散发腥臭之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