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那点江湖事

听闻土堡之外传来的狼啸,还有铁门被风刃攻击发出震天般的响声,屋内几人除了拿黑魔手,都是一惊。

此时的龙门客栈,血腥一片,房间相连的地方,鲜血淋漓,如同流水,整个客栈看上去可怖异常。

“唐十三,这天榜是什么东西?”叶枫心中对一点红与黑魔手的谈话内容极为迷惑,随即对唐十三问道。

唐十三看 了不远处那些低着头,继续贪婪吮吸鲜血的僵尸,瞳孔收缩的很紧,这些僵尸估计是没有得到那黑魔手的命令所以没有朝两人出手,僵尸性子嗜血,所以见到鲜血,即可被吸引住。

听到叶枫询问自己,唐十三有些奇怪,这叶枫居然连天榜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修行人士?

叶枫这一二十多年的光阴,一小半是在温柔府衙内过着公子生活,另外一大半时间在青玉门渡过,哪里懂得这些江湖之事,所以对于天榜自然不知道。

唐十三奇怪的打量叶枫,看到叶枫面上一直是迷惑神态,他终于相信这家伙却是关于天榜什么的东东是一点都不知晓。

“这天榜,乃是江湖中最著名的榜单,能够列入这榜单的人,都是当世的高手,也是最有希望进入金丹期,进入修真界的修士,不过这些人一般很难见到,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诡秘的很,排名前二十的都是先天后期的高手,不过虽为先天后期,这些人的实力还是有明显差距,为什么会有此诧异,那是因为每个人有着旁人不可知的杀人秘技,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跟你说说,其实一个人的实力,不全然依靠体内灵力还有境界来划分。”

“更重要的是,综合实力,可以举个例子来说,记得以前有个排名一百位的修士,因为修炼了一种狠辣秘技,所以他的实力可以斩杀第九十名,所以他的综合实力就会排在第九十位置。”

“天榜高手,刚才我也说了,很难见到,只是今天很邪门,居然碰到了三个,叶枫,不知道是不是咱俩的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唐十三简单把天榜的事情介绍一遍后,苦笑一声吼,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阴郁无比。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我刚才好像听那一点红与酒肉僧说,这黑魔手是排名第九,而酒肉僧排名第十,那一点红排名是多少?”叶枫看着唐十三,眼神极为认真。

唐十三并未立刻直接回答叶枫的问题,而是慢慢道来这其中的缘由。

“没想到酒肉僧居然隐藏面容,化身一个秃头胖子,如果不是今天黑魔手出现,恐怕无人知晓他们夫妻在这里,关于这酒肉僧和一点红,几十年前,这对夫妻,在江湖中可是叱咤风云,夫妻擅长使用阴阳合计之术,出道之时也不过是先天初期,可两人凭借阴阳合计之术,能够与先天中期高手战斗,你说厉害不厉害。”

“至于之后归隐江湖,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是不理解,或许只有他们能理解吧,酒肉僧的实力排名第十,而一点红排名在第十二;那黑魔手呢,是天榜中很诡异的修士,也是最心狠手辣的修士,因为他专门那死人的尸体来修炼,也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僵尸,挖人祖坟,毁人来世,让别人无法接进入轮回之道的行为,一直被列为魔道,所以那些人对此人是敬畏的很.”

“更让人难以恐怖的是,这黑魔手据说认识仙道中人,若不是因为这个,他估计很难在大周朝混下去,这些都是天榜上的记载,今天算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真面容。”唐十三眼神收缩,盯着下面的三人看,只是他娓娓道来的话语让叶枫略显吃惊。

这个天榜倒是有些意思,排名前二十的居然都是先天后期高手,那青玉门掌门能排在第几呢?

自己的实力又能排在第几呢?

不过他随后一想,青玉真人跟那些江湖人士联系不大,他是属于清修隐居山林的人士,应该不会参与这种榜单的竞争。

可叶枫不知道的是,青玉真人在世俗间有一个名号,玉剑客,排名天榜第一。

“这黑魔手却是歹毒的很,这客栈里面的人,与他无冤无仇,他居然全都杀了,如果你我修为弱点,或许现在也躺在地上,让那些僵尸当晚餐吃呢。”叶枫听唐十三说着,眼神里寒气十足。

远处的僵尸还是低着头吮吸鲜血,只是房间里流出来的鲜血,已经被他们吞噬的七七八八。

“走,先下去,今夜是无法安静了,外面那些沙狼此时可暴躁的很。”

叶枫说完,便与唐十三两人,皱着眉头,眼神阴寒着迅速从二层楼上落下来。

“刚才就是你找僵尸杀我们?”唐十三率先开口,一脸阴郁看着那黑魔手。

很是让人奇怪,唐十三虽然眼中有些惧意,可嘴上并没有惧怕黑魔手,而是下楼之后,一开口就冷冷的问询。

旁边的 一点红与酒肉僧都替唐十三暗吸一口凉气,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趣?面前的黑魔手,可是连他们都需要谨慎对待的。

“是我不假,没想到居然还能留下两个活口,倒是让我诧异,你叫叶枫对吧?”那黑魔手听到唐十三的话后,面色寒冷,冷哼一声,随后不理睬唐十三,直接看着叶枫问道。

叶枫被这黑魔手询问,眉头一凝,好生奇怪,他看着黑魔手,“怎么,你认识我?”

叶枫说完话,仔细回忆,却发现根本没有面前这人一丝印象。

“认识倒是不认识,不过听说罢了,好了,既然人都齐了,我也要准备动手了。”黑魔手眼神霞光闪烁,眼睛扫视四周,随后语气变得如九天寒冬般寒冷。

此时他身上的黑气慢慢浓郁起来,包裹着他看上去模糊阴冷。

“黑魔手,既然来了,也不急于一时吧,不如你我先比试一番,我倒要看看你第九能比我第十厉害到那里去。”酒肉僧此时插言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朝虚空一点,只见客栈地面立刻飞出一根紫色拐杖,这把拐杖是酒肉僧的武器,看来他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在大周朝,剑被列为最好的武器,也是最正宗的武器,毕竟这是个剑气时代。

可通常有些人,离经叛道,使用一些奇怪武器作为本命法宝,显而易见,这酒肉僧就是这么一个人。

“当家的,这个时候,可不是蹭强好胜,你没看外面那些沙狼虎视眈眈的,咱们要不别跟他废话,直接走吧。”一点红眼神里担忧的看着丈夫酒肉僧。

他们两夫妻在这里隐居,就是不想在参杂进江湖纷争。可是今天丈夫倒是有些兴奋,居然要挑战黑魔手。

“黑魔手,我们与你无冤无仇,如果你放我们走,我们立刻走,绝不逗留,这里的人,如果是你需要的,你尽可拿去便是。”一点红声音冷淡,对于叶枫两人的性命,她并未放在心上,虽然两人是自己的客人,自己拿了他们的钱,可也是让他们再次居住了。

两边互不相欠。

唐十三听到一点红的话,冷笑不已,而叶枫似乎对这些事情早已看淡,只是淡淡的看着在场的几人,眼神极为淡定。

“不行,今日是几十年难遇的机会,这些年我跟你一起隐居江湖,可心中一直有一个结,就是想要看看我到底能排列天榜多少位,这是事关男人的尊严,外面那些沙狼,不要担心,有石黄在不碍事,你就在旁边看着,如果真的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咱们在逃离不迟。”

酒肉僧今日不知为何,眼神中精芒闪烁,精神很亢奋,一点红见他今日如此执拗,气的脸色通红,不过毕竟是夫妻,她总不能选择自己离开。

所以她默默看了酒肉僧一眼,叹息一声,这些年,酒肉僧的心情她是最了解的,虽然这些年在这里安心修道,做着厨子,可酒肉僧的心一直在江湖中,她是陪伴他最长久的那个人,岂能不了解他?

见一点红默许,酒肉僧微微一笑,很是快慰,今生由此妻子,夫复何求?

“死到临头,还郎情妾意,今日你们还想走?真是笑话,今天那个人都走不了,你们都会向屋里那些人一样,被我的僵尸咬死吃掉,还有你,你,都要做我的铜尸。”

黑魔手邪魅长笑,看着众人的表现,他觉得很是可笑,居然在自己面前还存有逃生的念头,不是做梦还是什么,所以他话语的最后,指着一点红和酒肉僧慢慢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