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相逢一笑泯恩仇

“令狐鬼,呵呵,叶枫,你怎么知道的?”唐十三有些愣神,没想到叶枫居然能够猜出自己的身份。

自己好像并没有在什么地方出现端倪让他看出来吧。

“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他。”叶枫盯着唐十三问道,不知道为何心中忽然一疼,是不是自己用情太深,是不是自己太把唐十三当做一回事,是不是自己已经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

他们曾经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喝酒,一起互相聊天,是不是因为这些,才让感情越来越近,让情感越来越浓烈?

叶枫不知道,只是觉得心疼,这种心疼的感觉,他以前有过,那是因为一个女人,只是那种心疼的感觉早在很早前已经消失,只是未曾想到,今日还能感受到比当时更心疼的感觉。

“这个,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我的确是令狐鬼,可是我也是唐十三。”唐十三虽然前后语句矛盾,但听上去好像很正确。

是的,他即是唐十三,也是令狐鬼。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枫不解问道,按照令狐鬼金丹期的修为,当时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杀还在先天后期徘徊的自己,可为什么要换一个身份,来接近自己?

难道是为了让自己更伤心,更绝望?

如果真是这样,叶枫觉得令狐鬼的计策已经成功了,当唐十三这个人进入自己心中的时候,他的计策就已经成功了。

唐十三慢慢的从脸上揭开一层人皮,那是一张透明的人皮面具,看起来精致美丽,光滑无比,很难相信这个面具能够很好地隐藏住令狐鬼的气息。

当面具揭开后,唐十三身上的气势为之一变,居然变成了金丹中期,这有些匪夷所思,可确实是真的存在。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枫,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这么做,但是因为一个女人,她封印连我的修为,以至于我不能够杀你,我一对你造成伤害,体内的封印就会压制我的修为,所以思虑万千之后,我才想出这个办法。”令狐鬼微微摇头,眼神里闪过一丝伤感,一丝忧伤,为何他会有忧伤?

或许只有他才知道为何自己现在忧伤,自己现在犹豫不决。

“那个女人你也认识。”

“是谁?”叶枫奇怪问道。

“是龙小小,一个很神秘很漂亮的姑娘,早在令狐剑被你斩杀之后,没多少时辰我就已经出山了,只不过当时一直是这个女人阻拦我,她的修为很高,远远的看上去,我心里都生出一种恐惧之感,所以有她在你身边,我根本没机会。”

“本来以为她要走了,当时我心里很高兴,却不知道,她忽然的出现,一出现就给我下了封印,让我不能伤害你,没想到黑暗花王的精华让让我突破封印,而且还提升一个境界进入金丹中期,真是天意弄人。”

说话的时候,令狐鬼弯下腰,把自己的鞋子给拿起来,然后从中摸索一下,扔下一块约莫一寸之高的铁片来。

他忽然把剑给放下来,朝远处的小黄走了两步。

他的脚下,地面上灰尘出现一深一浅的脚印,他是跛子。

令狐鬼伸出手指头,戏弄小黄两下,见小黄对自己散发出敌意,他微微一笑,你这小东西,干嘛对我这么大敌意。

“没想到小小走之前,还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叶枫心中温暖无比,刚才被令狐鬼的行为伤的心很痛。

“我想不明白,这一路上你本来有很多机会要杀我,可为什么一直没下手?”叶枫盯着唐十三问道,他看着唐十三的跛脚,想起了,当时在坐望峰的楼阁之中,自己与玉玲珑温存之后,看到窗外有一个跛子,可最终那个人没有再出现。

现在想想,当时的那个跛子就是令狐鬼。

“是,我有很多机会,龙门客栈,那黑魔手就是我派来的人,不过却被你给杀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时按照黑魔手的实力,杀你绰绰有余,不过却出现意外。”

“在之后,我也有很多次机会杀你,可我犹豫了,因为你救了我的性命,一路上无论多么艰苦,你心里想着的都是救我。”说道这个时候,令狐鬼的眼神有些恍惚,他伸出手从自己腰间的锦囊中拿出一瓶酒,叶枫之前给他的猴儿酒。

咕咚喝了几口,令狐鬼继续道:“我活了这么多年,修炼的是绝情道,在我的世界观里,这个世界是无情的,可唯有你,也只有你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拒绝接受可当时没办法, 我的魂魄被阴魂蛇给腐蚀,只有靠你。”

“慢慢的,我发现心中对你的杀意已经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我开始犹豫了,可就在不久前,我发现我心中已经有了情感,但是这并不是坏事,我竟然在有情的情况下,突破一个境界。”

说到这里的时候,令狐鬼的语气有些激动,他站起来,重新伸出长剑指着叶枫。

“原来是这样,呵呵,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现在听你说完,我都明白了,可我不后悔。”叶枫眼睛里闪烁坚定光芒,他随后闭上了眼睛。

“没错,令狐剑和令狐天冲的死跟我有关,但是我问心无愧,我杀的人都是该杀之人,当然,他们都是因我而死,所以你今日杀我我问心无愧。”

叶枫的言语很真诚。

可是令狐鬼始终没有动手,他哈哈大笑,仰天长啸一声,把宝剑插入剑鞘,背在身后。

“其实,我错了,我一直都有情,我修炼绝情道,本应该不问这些事情的,修炼之人断情决义,可我没有成功,但是是你让我重新寻找到了另外一条修炼之路,所以我不会杀你。”

“我不杀你,因为你救过我的性命,叶枫,你是一个很好的兄弟,也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在修行界,你这种人很少见。”

令狐鬼退后两步,看着天空有些迷茫。

他本来是杀叶枫的,可经过这么多事情,他发现自己对叶枫根本提不起任何杀意了,他的心没有恨,所以他不会杀叶枫。

“不杀我?那这一路你岂不是白费功夫?”叶枫无奈摇着头一笑,看着令狐鬼,对于令狐鬼的心思他想不明白,可看到令狐鬼痛苦的表情,他又于心不忍。

“呵呵,我不杀你,你难道还不高兴?叶枫别傻了,你这样的人,不应该在弱肉强食的修行界混下去,这里是不讲人情的。”令狐鬼声音提高了一分道。

“我不认可这种观点,修行者也是人,我父亲说过,只要有人,就有江湖,就要讲人情世故,所以一切都会有情。”叶枫坚定的回答,他的反驳正是他内心最真诚的心,他也相信父亲提出的这句话。

“来,既然你不杀我,咱们要不还做好朋友?你还是唐十三,我依然是叶枫。”叶枫从乾坤袋内,重新拿出三瓶酒,一只递给小黄,一只扔给令狐鬼,哦,不对,是唐十三,比起令狐鬼这个名字,他更喜欢叫他唐十三。

令狐鬼看着叶枫,眼神很复杂,他接过酒瓶,却没有喝。

“叶枫,在你心中或许我还是唐十三,可我,我接受不了这个状况,所以,你自己离开吧。”令狐鬼转过身,他的法宝背在身后,这一刻他的背影显得有些寂寥。

“我自己离开?”叶枫有些诧异,他搞不明白令狐鬼怎么想的,既然不杀自己,为何不能如以前一样?

“叶枫,你不要在意,这是我的问题,所以我的心还应该我来定,如果以后有缘,你我会在修真界碰见,到时候,我将会是唐十三。”

令狐鬼转身朝叶枫笑了一笑,同时扔给叶枫他的那张人皮面具。

“这张人皮面具送给你,这东西可以隐藏修为,对你有帮助。”令狐鬼随后扬长而去。

叶枫看着令狐鬼瘸腿离开的场面,张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这种欲言又止的感觉他第一次体会到,不知如何,他发现自己眼角居然有些湿润。

他想到了往日,唐十三这个家伙跟自己开玩笑的场面,那个该死的唐十三去哪里了?

吱吱吱吱。

小黄在地上蹦跳,摸着脑袋,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事情了,他望着唐十三l离去的背影,有些无措。

拉着叶枫的衣角,眼角迷茫。

叶枫举起酒瓶,猛然灌入喉咙,一股辛辣的味道袭上心头,不知为何,今日的酒水居然有些辣,今日的风居然也有些大,辣的让自己都流出眼泪来。

叶枫摇头微微一笑,笑的有些深意。

自己在生死之际悟道金丹,却在金丹之后,朋友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