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生死时速

“我们不想在这里惹事,还请花婆婆让我们走。”叶枫颧骨微动,很尊重看着花婆婆。

其实他并不是不愤怒,可是如今不是自己一个人,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大可不必如此谨慎,直接打了便是,打不过在跑,也不过如此。

可现在不同,身边有个玉玲珑,自己可不能因为心里一时冲动,而害了她。

“哼,不想惹事,可是你们已经惹下了麻烦。”花婆婆眼神放射冰冷寒意,她整张脸都阴沉着,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挑战自己权威。

今天居然有个不知死活的修士挑战自己,花婆婆觉得自己要树立一下威信了。

“还有,我孙女说,吃猴脑,这猴脑就必须要吃到嘴,况且你们的小畜生杀了她最疼爱的小绿,所以你们两个今天都葬身于此吧,算是为小绿陪葬,这样黄泉路上它也有个伴。”

花婆婆眼神毒辣,忽然嘴角微微上扬,说不出的诡谲。

“对,我要你们今天都死。”这时,也许是因为婆婆在后面撑腰,玲玲忽然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悲愤,眼神如毒蛇一般盯着叶枫和玉玲珑二人,愤恨道。

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自己二人与她有几千年深仇大恨似的。

“还有,我说吃猴脑,就必须吃到。”玲玲伸出手掌,抹去眼角泪水,露出自己八颗牙齿,咬得紧紧地。

面色狰狞无比,很难想象,一个七 八岁的小女孩居然会产生这种表情。

“或许在你们眼中任何人都该死,想杀谁就杀谁,可是在我眼中,无论修为强弱,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利,你们根本没有权利剥夺他人性命,走,玉玲珑,别跟她们废话。”

叶枫见这一老一少,来意不善,如果自己再不走,估计很难走掉,面对小女孩玲玲他倒是不惧,可是那花婆婆就不好说了,虽然花婆婆没有释放自身威压,可是从她眼神中,叶枫还是感受到一丝压抑,这种压抑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小黄,咱们走。”叶枫给小猴子传音,小黄二话不说,也转过身子,蹦跳着要出去。

“哼,黄毛小儿,居然还敢教训我,告诉你,你的那一套说法在这里不管用,我今天要让你知道,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两个从凡人界走出来,不知死活的东西,花婆婆的威名你是没听说过对吧,玲玲,看好了,等会婆婆给你掏出他们两个人的心脏,回家你煮着吃。”

花婆婆语气极为冷淡,且带着嘲讽,她根本看不起叶枫两人。

不过是从凡人界走出来的修士而已,也敢在自己面前嘚瑟。

一股剑意,铿锵从花婆婆手心中迸发,这道剑意一出现,花婆婆身边的桌子瞬间迸裂,都被剑意给震慑粉碎。

紫色从她手心迸射出来的剑意,刚一出掌心,便化为三道,分别朝叶枫,玉玲珑和小黄三人击去,封住他们去路。

紫色剑意极为强大, 飞出之后,叶枫和玉玲珑还有小黄, 立刻感觉空气变得极为压抑,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

脚下竟然生出无力之感,宛如踩在一块软泥之上。

周围被剑气给包裹,噗嗤一声,紫色剑意传入三人肩膀,三人胳膊上立刻出现一个血洞。

嘭,三具身体从酒楼门口飞出,被击倒在大街上。

“好,打得好,婆婆最厉害了。”穿着红色宫纱裙的玲玲从酒楼里跳出来,蹦跳快乐的拍着手,眼神恶狠狠看着叶枫。

“哼,让你们不知好歹,别以为在人间界那么厉害,告诉你,在这里,是我们的底盘,我们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死。”玲玲小女孩口中狂气横生。

大街上本来有不少修士,可一看到从酒楼中走出来的这两个人,立马躲得远远的。

“这两个年轻人惨了,看他们的样子,都是下界来的修士,怎么会惹花婆婆生气,唉,性命休矣。”

“是啊,这两个人太不知好歹了,还以为这里是凡人界啊。”

……

那些修士躲在暗地里窃窃私语,讨论着面前的场面,在他们眼中,叶枫和玉玲珑两人都已经是尸体了。

紫色剑意虽然穿透叶枫肩膀,可叶枫脸色依然充满血色,看上去很痛苦,只见在他肩膀之处,那伤口之内,紫色剑气仍在残留,不断的破坏周边血肉,血肉模糊,更厉害是,这些残余剑气,不停的沿着经脉切割,似乎要彻底毁灭叶枫的经脉。

体内《北冥神功》吞噬之力生出,迅速缠绕紫色剑气,包裹挣扎的剑气,不让剑气继续破坏身体。

同时把这些剑气化成最精纯灵气,反之温养伤口。

“咦,有点本事。”刚出酒楼门口的花婆婆,忽然咦了一声,面色有些惊奇,猛然一挥穿着身上蓝色绣花道袍,双眼如电看着叶枫。

“哼,杀了我的小绿,婆婆,用你的毒毒死他们两个。”玲玲站在一边,双手放在腰上,宛如泼妇一般,眼神阴险无比,微微一笑。

“放心,这两个小鬼,活不了。”花婆婆听着玲玲的话,而后双手瞬间被紫色光芒缠绕。

接着,她全身剑气鼓荡,涌出一丝进入手掌之内。

她的手在空中舞动两下,那只手掌宛如带有神魔意志,发出震天吼声,从里面可以感受到一丝丝强大的怨气生出。

随后,花婆婆手掌朝前一伸,一只有剑气凝成的紫色手掌,迅速无比夹杂风雷之势,朝叶枫胸口击打。

这只手掌出现之时,周围空气瞬息好像被什么脏东西给感染一样,闻起来腥臭无比,更厉害的是,周围三尺之地天地灵气被抽离干干净净。

叶枫感觉到身边成了一个真空地带,他想要站起来,避开这袭来的一掌,可发现根本没有掌心速度快。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来,叶枫听到一声惨呼声。

他脸色一变,刚才竟然是玉玲珑替自己抵挡一掌,叶枫脸色难看至极,他立刻跑到玉玲珑身边。

“玲珑,你怎么样?”叶枫抱起玉玲珑,发现在她心口之处,有一个手掌心,紫色 手掌印,透过她衣服印在胸口之上。

叶枫闻到一丝腥臭从玉玲珑身上传出。

“哼,中了我的七日断魂掌,七日一到,她就会魂飞魄散,没想到居然还敢为这个男人抵挡,还真是郎情妾意。”花婆婆仰天一笑,雍容面容冷笑不已。

“你……我跟你拼了。”叶枫忽然怒从心生,自己只不过想让玉玲珑尽快离开,不想惹是生非,可是结果,还是伤了玉玲珑。

他不由得心中一疼,热血上涌,把玉玲珑放在一边房檐之处,抽出背后剑匣,全身灵气鼓荡无比,他的背后是一座房舍,但此时仿佛是一座山,叶枫站在这座山前,身上黄色灵气鼓荡无比。

刀气环绕。

“剑三十,今天给我看看你的本领吧。”叶枫低吼一声,放在手心的剑匣,噌然射出一把金色飞剑。

这把飞剑闪烁强横剑气,金色飞剑上燃烧金色火焰,剑气如虹,透过整条街。

“叶枫,还是快跑吧,凭借咱们的实力根本打不过这个人,我只能给你拖延一点时间,不过我不知道我能拖延一秒还是两秒。”剑三十被叶枫抛出,不过它的剑身颤颤巍巍,尽管剑气如虹,可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对付金丹后期的修士,自己可以施展剑阵,困死他们,可面前的花婆婆,人家身上散发的剑气,剑三十觉得恐怖和心悸。

叶枫面色阴沉,“行,你给我拖延吧。”他迅速朝玉玲珑移动,抱起玉玲珑放在自己背上。

“主人,你放心,我一起拖延这人,你们先撤离。”忽然,小黄的声音在自己脑袋里发出。

“是谁?谁在说话?”剑三十仿佛见到鬼一般,他居然听到一道声音,陌生的声音在与叶枫对话。

“你一个小小的剑灵,自然不认识我。”小黄语气傲然道。

“牛气什么,不就是一只野猴子嘛,有本事你与这死八婆比试比试。”

叶枫郁闷至极,让小黄与剑灵拖延花婆婆,没曾想他俩居然吵吵起来。

“野猴子,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小黄说完,忽然傲仰天长啸一声,一道红光从他天灵盖处迸射而出。

这道红色光芒散发极为邪恶灵气,铺天盖地就笼罩住了花婆婆。

花婆婆本来正傲然看着叶枫,准备对其下杀手,不料身边这一只看似平常的小猴子忽然从脑袋上迸发出第三只眼睛,把自己给笼罩起来。

花婆婆脸色一变,她感觉自己全身好像被一层灵气给牵制住。

“玲玲,快去斩杀这只猴子、”花婆婆说完话,手中拐杖兀自悬浮起来,上面闪耀霸道紫色光芒,欲要把小黄射出的红色光罩给击破。

“剑灵,快帮我。”

剑三十听到一声神识传音,它顾不得跟小黄争执,金色飞剑嗡鸣一声长啸,叶枫背后的剑匣之内,嗡嗡射出百十把飞剑。

这些飞剑一出来,剑意纵横方圆百米之内。

“结阵。”剑三十在金色飞剑中长啸一声,而后笔直插入地面花岗岩中,旋转不已。

周围天地灵气瞬间变得狂暴,形成一道旋风。

那一百多只飞剑,环绕金色飞剑,形成一张太极图。

天地灵气混乱不堪,剑意旋转不已,竟然真的结成一道剑阵。

慢慢的,空气中发出一声声剑气鼓荡的声音。

“一个小小剑阵还想困住我,找死。”

剑阵之内传来花婆婆冷冰冰声音,只见一根拐杖从剑阵内猛然窜出来。

硕大拐杖上面散发恐怖威压,拐杖如同参天大树一般,笔直从花婆婆手掌挥出。

嘭一声,拐杖上散发恐怖紫色剑气,这些剑气凝聚在一起,宛如利刃,在接触小黄射出的红色光芒之后,瞬间把红色光罩给刺破。

轰,小黄身躯震颤一下,被弹射开来,小黄的第三只眼睛上,竟然迸射出一丝血液。

不过花婆婆此时却是极为狼狈,只见她穿着的道袍好像被什么给腐蚀一般,出现破洞,她洁白肌肤暴漏在空气中,春色外漏。

另外她身上灵气也悬浮不定,刚才破去小黄的第三只眼睛神通,让她耗费很多灵气。

破掉小黄神通后,花婆婆继续挥动手中拐杖。

一百多只飞剑在空中排列,猛然间,在金色飞剑剑尖一指之后,这些飞剑一股脑朝花婆婆射来。

花婆婆眼神中散发一丝冷酷寒意,她把紫色拐杖忽然收回。

“乾坤无极,凤凰在天。”

一声爆喝,拐杖上紫色光芒绽放,如同手臂粗细的灵气从花婆婆手中射出,直接攀附在拐杖之上。

拐杖轻鸣一声,顿时化成一只紫色燃烧火焰的凤凰,飞天而起。

凤凰噗嗤挥动翅膀,从翅膀上射出一百多道紫色剑芒。

这些剑芒一触及那飞剑,产生漫天火花,剑气四溢,不过那些飞剑剑意毕竟金丹期占据少数,基本上都是先天期的剑意。

根本无法跟花婆婆用拐杖幻化剑芒抗衡,一个呼吸不到功夫,飞剑寸寸裂。

而后,在飞剑断裂之时,那凤凰居然朝金色飞剑展翅飞来。

一股庞大的剑气欲要划破苍穹,朝剑三十包裹来。

剑三十亡魂大冒,也不反抗,直接化为一道金色光芒进入剑匣之内。

进入剑匣之后,剑三十犹如插上翅膀,疏忽之间朝远方飞去。

于此同时,小黄早已经跑到天荒城城外。

而叶枫背着玉玲珑,仓皇而逃。

“今日我定要斩杀你们,谁都逃不掉。”

天荒城内,一声暴怒,宛如被激怒的母老虎,花婆婆的声音响彻天荒城。

而后,两道剑芒从天荒城**出,花婆婆带着玲玲追寻上去。

“到底该怎么办?”叶枫心急如焚,他刚带着玉玲珑飞出城外不久,后面就传来两股强烈杀意。

进入金丹期,飞行速度很快,但是叶枫是刚来修真界,并没有进入任何宗门修习法术,所以根本逃脱不了。

花婆婆可是元婴期大修士。

眼看再过一段时间,花婆婆就要追上自己,叶枫一咬牙。

“剑三十,小黄,你们快点到我身上。”

剑三十与小黄两个在控住花婆婆之时,便做好逃离打算,所以他们逃离速度很快,叶枫话语刚落,一道黄色, 和一道金色光芒忽然窜入他的肩膀和背脊之上。

没有后顾之忧后,叶枫双眼猛然绽放妖异血色光芒,他运气体内精血,飞刀在腹部之内急速旋转,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从四肢百骸生出。

叶枫感觉到体内血液都在沸腾起来。

“血遁!”

叶枫尖啸一声,而后他整个人宛如流星一般,从空中激射而出,一眨眼之间依然逃离几里之外。

“哼,想要逃跑,没门。”

三个呼吸功夫后,身穿紫色道袍和身穿红色宫装裙玲玲出现在叶枫刚才出现的地方,本来正准备击杀叶枫,不料叶枫好像吃了什么丹药一般,飞行速度增加十倍之多,一眨眼把自己给甩开。

花婆婆是心中恼怒不已,自己一个元婴期修士,居然被一个金丹中期下界来的小子耍的团团转。

“走,上拐杖。”

花婆婆收起轻视之心,把手中拐杖猛然甩到空中,散发浓烈灵气,接着花婆婆带着玲玲飞刀拐杖之上。

嗖一声,拐杖散发紫色光芒,同样化为流星,因为脚下有灵器加持,花婆婆飞行速度比刚才提高了不少。

叶枫在前面不断燃烧体内精血,化为血色流星,不断前行,本来以为这下可以逃脱,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他脸色剧变,身边一道紫色光芒,以一种比血色流星还要迅速的速度行进。

越来越近。

叶枫心中忽然生出一丝绝望。

“小黄,我把夫人交给你,你先带她隐藏起来。”叶枫见躲避不过,心中迸出一股杀气,他立刻给小黄下了一个命令,让其把玉玲珑先行隐藏下来。

自己一个人与花婆婆抗衡。

小黄听到叶枫吩咐,眼神闪烁,但是他并没有反抗,猴子身体一侧,接着身体变大一倍,把玉玲珑放在自己背后,嗖的化为黄色光芒朝远处深山遁去。

“叶枫,你打不过他的。”剑三十在剑匣之内,极为担忧道。

“打不过也要打,再说了,我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对抗元婴期修士。”叶枫咬着牙齿,心中涌出一股战斗之力。

他现在要迅速把心态和战意调整过来。

既然逃不了,干脆拼死一战,或许有一线生机,飞刀这次还是要靠你了。

飞刀,便是叶枫最后的依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