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一线希望

却说叶枫身死危难之际,在飓风形成狂暴的紫色狂龙朝自己吞噬而来之时,他断断续续的意识,混乱无比,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心中浮现出强烈绝望。

然而,正在叶枫要闭眼准备受死之时,天空刹那间出现一只酒葫芦。

这酒葫芦硕大无比,从空中出现,蹭的一下,闪现在飓风之前。

而后出现一个人,留着胡茬穿着道破有些落魄的人,他把酒葫芦朝身前一掷,酒葫芦葫芦盖子就然打开,从里面冒出一道蓝色光芒。

这蓝色光芒宛如一个巨盆大口,竟然是把飓风一股脑都吸入葫芦之中。

接着,从天空砰然落下一把巨剑。古朴巨剑,重若千钧!

地面裂开一道缝隙,在巨剑之上,散发狂暴蓝色剑气,宛如天上雷电闪烁,蓝色剑气交织,形成一个剑气之场。

嗖一下,只见这个长着胡茬穿着刀魄的男人,从叶枫身前一踏步,消失不见,在出现时,就是站在巨剑之前。

本心灰意冷,心声死志之时,却感受到一股强大剑气从身前出现,想象中杀戮没有出现,他喘息两下睁开双眼,看到距离自己九尺之地,站着一位身穿道袍看上去落魄无比的道士。

“酒中仙前辈。”叶枫惊叫一声。

酒中仙听到背后叶枫叫唤自己,回头看了叶枫一眼,只是脸上并没有笑意,而且他的眼睛依旧在眯缝。

“酒中仙,你给我滚开,今日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叶枫打量酒中仙之时,不远处,花婆婆眼神毒辣看着酒中仙,破口骂道。

如果不是酒中仙阻拦,估计现在叶枫都成了骨头渣了。

都是他破坏自己好事,不过从花婆婆的面色上,叶枫看到一丝怯意。

“我也没说跟我有关系。”酒中仙慵懒一声,伸出手掌拍了拍自己嘴唇,打了一个哈欠。

“你……”没想到酒中仙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气的花婆婆血液上涌。

“那你为何要救他?”花婆婆看着自己断臂,悲愤无比,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她看上去极为狰狞可怖。

”我并没有救他,只是阻拦你罢了。”

“阻拦我,有本事你来杀死我。”花婆婆激动无比,天空中的紫色拐杖倏忽间被她收回来,她后悔无比,如果不是自己大意,直接从拐杖之力,加持自身法力,便可以轻易灭杀叶枫,而先在弄到这个地步,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可是花婆婆也不会承认。

剑三十没有了拐杖的纠缠,便化为金色流光飞到叶枫身边,而后钻入剑匣之内,重新攀附在叶枫背后。

“杀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酒中仙眯缝的眼睛中忽然闪烁一丝杀意,远处的花婆婆心神一颤。

“你就不怕我主人来与你厮杀?”花婆婆见酒中仙对自己产生杀意,搬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即使你主人亲自来,我也不惧,可别忘了,这件事是你主动对我不敬的,我占着理,他 也不敢公然与我对抗。”酒中仙丝毫不惧。

“我对你不敬?臭道士,你那只狗眼看到我对你不敬?“花婆婆差点气死,这臭道士明显是偏袒叶枫,要救他。

“那只大雁是怎么死的?我问你!告诉你,在我的底盘,这一切都是我的,只有我能主宰他们的生命,而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杀他?”

酒中仙忽然冷声质问,语气极为冰冷,花婆婆听到这话后,手指颤抖一下。

“拿一只大雁做借口,你算什么豪杰。”花婆婆色厉内荏道。

“花婆婆,废话少说,在修真界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有时候要靠实力的,别给你脸不要脸,待会我改变主意你可走不了啦。”酒中仙慵懒语气中夹杂威胁。

花婆婆脸色阴影不定。

“酒中仙,你给老娘等着,这个仇,咱们算是结下了。”花婆婆虽然不甘心,可面对酒中仙,她心里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对方太强大了,强大的 可以与自己主人对抗。

所以她选择离开。

“婆婆,为什么要走,怕这个臭道士干什么。”一边看着的玲玲极为不解道,语气抱怨,她虽然修为金丹初期,可无论如何,也只是一个七 八岁女孩,如何能思考到深层次东西。

“哼,嚷嚷什么,给我闭嘴。”花婆婆忽然伸出手掌,一个巴掌拍在玲玲脸上。

玲玲不懂为何婆婆要打自己,瞬间呜呜一声,哭泣起来。

“再哭,回去那你喂蛇。”花婆婆眼神寒芒四射,瞪了玲玲一眼,小女孩玲玲听到婆婆痛骂,吓得立刻不出声。

“今日虽然不能将你们挫骨扬灰,可是中了我的七日断魂掌,任你再怎么挣扎,七日之内必死,也算是报我断臂之仇。”

花婆婆心中安慰自己。

随后恶狠狠瞪了酒中仙和叶枫一眼,便迅速飞离此地,化为紫色流星消失不见。

此时,叶枫咳咳吐出一口鲜血,胸口位置一块紫色印记,宛如镌刻在上面,叶枫觉得胸口火辣辣疼痛,而且除了火辣辣生疼之外,还有一股极为恶心的力量让自己喉咙干呕。

他掀开身上衣服,只见紫色手印嵌入皮肤之内。

这个时候,酒中仙走了过来,他看了叶枫一眼,叹息一声,随后把酒葫芦打开,仰头喝了一口酒。

噗一声,一口温暖之气从酒中仙口中喷出,叶枫低头一看,胸口之处,被一层蓝色灵气笼罩,不到一秒钟时间,这蓝色灵气进入手掌印之中,叶枫感觉自己体内的疼痛稍稍退去,而且喉咙的呕吐感觉也消失不见。

“我暂时封住了你体内毒气,不过你不要忘记,只是暂时的,哎,还是来晚了。”酒中仙忽然再次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酒中仙为何摇头,叶枫却还是站起来,朝酒中仙一拜,“感谢前辈救命之恩。”

“你也不用谢我,我只不过是在履行我自己的使命,而且叶枫,你也不要以为我是特意救你,我只是受了你那猴子的恩惠,所以才答应救你一命。”酒中仙慵懒的声音在空气内回荡。

这句话倒是让叶枫微微愣神,与小黄做交易?

小黄给了酒中仙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让他这等人物心动,而来救自己?

“不管如何,叶枫还是要谢谢前辈。”叶枫暂时压下心中疑虑。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我带你去山那边见你的朋友。”说完,酒中仙一把手把叶枫抬起,而后化为流光朝远处山峰飞去。

越过山峰,是一片荒丘,不远处,小黄与玉玲珑躲在山丘之阴处。

“好了,小东西,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把叶枫放下后,酒中仙慵懒的眼睛忽然张开一下,朝小黄看了一眼。

小黄吱吱一声,估计是表达自己的谢意。

“你不用谢我,我拿了你的东西,自然会帮你。”酒中仙摆摆手,阻拦道。

“玉玲珑你怎么样了?”叶枫来到玉玲珑身边,抱起玉玲珑,此时玉玲珑处于昏迷之中,不过她的气息极为微弱,叶枫立刻把手掌放在玉玲珑经脉之处,他挤出一丝灵气进入玉玲珑体内。

叶枫脸色如死灰,难看之极,他感觉到有一股力量,邪恶的力量在朝玉玲珑的识海进入,不断的腐蚀玉玲珑的魂魄。

尽管速度不快,可按照这个速度,七日之内,玉玲珑的魂魄必然受到灭杀,魂飞魄散。

“前辈,请你救我夫人。”叶枫转过身,猛然朝酒中仙下跪。

“哎,你这又是何必。”酒中仙眉头一皱,叹息一声,不过并没有答应,而是从手心浮出一丝蓝色灵气打到叶枫膝盖骨处,叶枫落下的双腿立刻被抬起来。

“前辈,求你救我夫人。”叶枫有些着急,心慌无比,见酒中仙并未答应,以为他不愿意相救。

吱吱,吱吱。

在一边,小黄跳窜上来,学着叶枫模样,也要跪下双腿,像酒中仙求饶。

“哎,不是我不救你们,而是我不会解毒之法,我只是一个剑修,对于解毒并不擅长。”酒中仙面露为难之色,而后缓缓解释。

“前辈,你这么强大的修为,难道也不能救我夫人?”叶枫诧异十分,有些不信。

“这样,前辈,你看我这里有什么你看得上的东西,你随便拿。”叶枫语气有些急促,随后把自己乾坤袋打开,把里面所有东西都拿出来。

几枚紫色晶体,还有半百数目赤色晶体,这些是灵石,然后是一把百鬼幡,另外还有一些修真基本秘籍,最后是一块黑色令牌。

这便是自己目前所有的宝贝。

酒中仙只是扫了一眼,但是并没有任何兴趣,只不过在看到黑色令牌的时候,目光停滞了两秒,内心嘀咕,这东西为何会在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从叶枫手里夺取。

“叶枫,我知道你救人心切,可是这件事我真的办不到,你可能不知道,修真者并不是万能的,并不是懂得任何法门,我还是那句话,我只不过是一个剑修,可以解决一些毒性,但是对于这七日断魂掌,我却是无能为力。”酒中仙眉头皱起,面色极为无奈。

“那……”叶枫看着酒中仙,见他并不像是撒谎,忽然不知所措来,难道,白白看着玉玲珑身死?

不行,怎么可以这样?

肯定还有转机,转机是什么?

叶枫急中生智,忽然他眉头舒展,想到一个人来,峨眉宗的,在此地的驻点接引师姐,如果找到她,说不定有一线生机。

“前辈,如果峨眉宗的师姐知道我夫人中毒,能不能解决这个七日断魂掌?”叶枫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急忙道。

酒中仙看着叶枫,虽然不想打击他,可这件事自己都做不到,峨眉宗的弟子又怎么能做得到,他立刻摇摇头,面色有些痛苦。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

酒中仙叹息道:“痴儿,你自己不也中了七日断魂掌,还顾得上妻子,你自己也不过七日之久啊。”

小黄继续支支吾吾,祈求。

“我还有其他功法,这些功法对你肯定有效果。”小黄急促神识传音给酒中仙。

“你给我一个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没有那么贪婪的,如果我能相救,我必然不会推迟,可是小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只是一个剑修而已,一个在此地接引下界修真者的人而已。”

酒中仙还是那句话,看来真的没有办法了,小黄神色有些颓唐,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主人和夫人这么死去?

“前辈,我想问,难道真的一丝希望都没有了吗?”叶枫眼神透出绝望,极为哀伤看着酒中仙。

“有,希望是有。”酒中仙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个人是擅长解毒的,虽然他的脾性极为奇怪,做事情也极为极端。

“什么希望?”叶枫见酒中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居然说有希望,极为兴奋,因为兴奋和激动,苍白的脸色居然出现一丝潮红,只不过随即有吐出一口鲜血。

黑色的鲜血,腥臭无比。

不过此时,他并没有在意这些。

“除非你能找到天香谷十二少。”酒中仙眼神透过虚空缓缓道,可是这十二少,形影不定的,想要找打他藏身之处极为困难。

而且即使找到了,也不见得叶枫会同意十二少的规矩。

十二少,这个人却是很奇怪,叶枫刚来这里不久,所以对这里的人不了解。

当然,十二少这个人很少有人知道,但是如果提到药神这个词,没有人会不知道的他的,只是别人知道药神,并不晓得,十二少就是药神。

酒中仙十多年前,有幸见识过十二少一下,所以在叶枫苦苦哀求之下,他搜寻自己几百年记忆,终于发现一线生机。

“天香谷,十二少?”叶枫喃喃自语。

随后他攥紧了拳头,咬着牙齿坚定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这是对生命的渴望,不仅是为自己,还要为了躺在怀里的玉玲珑。

可天香谷在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