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飞刀破蛟龙

叶枫本来绝望了,没料到半路出现一个紫袍道人追杀十二少,逼得十二少不得不与叶枫做下这笔交易。

幽谷,外面宇文胜根本无法感应到这里面灵气波动。

一开始设计幽谷之时,他特意让宇文胜在这里布下“禁灵法阵”,所谓禁灵便是禁制幽谷内灵气波动不被外界察觉,目的就是让外人无法了解到这里面具体情况,自己可以安心做这些事情。

而今天未想到,居然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十二少,一言为定。”叶枫站在山巅大声回应,同一时间,让小黄迅速飞离山丘,一眨眼把十二少给掠走,带到自己身边。

很奇怪的是,紫袍人凌雪崖并没有阻拦,他一脸哂笑。

“玲珑,快点把我肩胛骨的剑气解开,这可是唯一的机会。”叶枫立刻对玉玲珑道。

玉玲珑眼神闪现一丝犹豫。

“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十二少面色有些肉疼,虽然自己心中并不想如此,对于叶枫的身体他很贪婪,可事关性命,他只能如此。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玉玲珑对十二少毫无好感,这个人心中藏着私欲,喜欢男人的这个癖好让她很反感,不过这个人倒是还算守信用,所以玉玲珑选择相信十二少。

如果可以挽救自己性命,她当然不会拒绝,现在只是确认而已。

伸出手指,一道微弱剑气从玉玲珑玉指中射出来,进入叶枫肩胛骨之中,叶枫立刻赶到全身上下经脉穴位全然贯通,体内灵气奔腾如水。

“希望你真的会这样,不然的话,我定要杀你。”叶枫脸色阴沉看着十二少。

现在的情况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自己已经有跟十二少谈判的资本,所以叶枫的语气才会如此强烈,没有之前的忐忑犹豫。

一丝黄色刀气从手掌心浮现,叶枫朝紫袍人走了过去。

“朋友,在下叶枫,一个刚从凡人界来的修士,我夫人和我现在中了七日断魂掌,所以叶枫想请求前辈不要杀十二少,留他性命。”叶枫并不像与紫袍人为敌,毕竟自己与他没有仇恨,所以一开始上来,并没有立刻动手。

“一个籍籍无名的修士,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可笑。”紫袍人阴郁脸色高傲俯视面前的修士,他觉得这个人很可笑。

“你知道,修真界是弱肉强食,你想要阻止我,那边不用说这么多废话,如果你打败我,自然可以组织我杀十二少,只是,你可要看清状况,我感觉到你体内有伤势,你是想等伤势复发身死,还是被我杀死,你自己选择。”

凌雪崖的声音冰冷没有感情,他的话很明显,你叶枫和你那妻子的生命与我无关,我只是想杀十二少,除非你能打败我。

“前辈,我知道自己修为比你弱,你是金丹后期,我是金丹中期,与你交手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不过为了妻子和我的性命,只能与你拼死一战。”叶枫抱拳,脚步挪移两步。

“废话少说,来吧,年轻人,打败我,你就能救你夫人和你自己。”凌雪崖冷笑一声,手中飞剑横在胸前,剑意凌厉无比,他身上充斥一道紫色剑芒,宛如紫气东来。

从他身上,叶枫感觉到无穷无尽的杀意,一股傲然的剑意,整个幽谷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凌雪崖掌控之中。

此时,天空阴云密布,一丝凉意秋雨从幽谷之上缠缠绵绵落下,在诉说一种让人哀伤情绪。

叶枫看着凌雪崖,眼神寒芒一闪,看来今日必须要跟凌雪崖一战,打败他,自己和玉玲珑就能够生还,此一战,必胜。

叶枫身上战意凌厉,瞬间一股黄色的刀气从他全身迸射而出,道袍穿在身上,在刀气鼓荡之下,猎猎作响。

幽谷上空飘落的秋雨,打在道袍上,立刻被刀气化为虚无。

头发无风自动,此时叶枫宛如九天魔神。

而对面的凌雪崖,一脸冷傲,剑意凛然,等待时机,面对叶枫,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他心中从始至终都存在轻视之意。

他在等待一招出手机会,便要斩杀叶枫,想要阻拦自己杀十二少,那么你便陪他一起去死吧。

一声衣衫猎猎响声发出,只见叶枫从腰间的乾坤袋内,拿出一个白色的小幡。

百鬼幡。

而后,叶枫把体内灵气朝百鬼幡内释放而出,百鬼幡散发一层黑气,手指轻轻一动,把百鬼幡扔到半空中。

百鬼幡迎风便涨,在秋雨之势下,更为嚣张,黑色阴寒之气散步开来,整个幽谷宛如进入冬日,气温立刻降下数倍。

“百鬼噬魂。”叶枫轻喝一声,挥动百鬼幡,百鬼幡内,阴气立刻翻腾起来。

站在叶枫身前六尺之地的凌雪崖,立刻感受到周围空间为之一变。

整个幽谷场景被转化为一种灰暗的空间,在空间内,嗖的一声,一只阴魂从虚空中出现,这是一只金丹初期的鬼魂,百鬼幡内,经过长时间对阴气的吸收,还有上一次进入地府之内,吸收那些鬼魂,终于诞生了几只金丹期的阴兵。

叶枫并不奢求,凭借着百鬼幡就能够让凌雪崖束手就擒,而是施展的拖延之术。

远处,十二少手中拿出一张罗盘,悬浮在身前,嘴里吞吐灵气,一股玄妙的剑意从他身前罗盘升起,朝虚空笔直射去。

幽谷之上,立刻悬浮一层黑白相间的灵气光罩,这便是禁灵法阵,只要用他的剑意破去法阵把自己的精神力传播出去,那么外面的宇文胜就能够迅速过来,到时候这凌雪崖不逃跑的话必然被宇文胜斩杀。

叶枫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凌雪崖跟自己无冤无仇,自己不会杀他,而是要拖延他。

凌雪崖似乎看透叶枫的计谋:“叶枫,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想用几只鬼魂来绊住我的脚步,我看你还是痴心妄想。”

百鬼幡形成的数米范围空间,把凌雪崖给笼罩其中,金丹期的鬼魂张牙舞爪朝他扑来,他并未有任何惧意。

嗖,他手中飞剑,轻轻划出,一道剑气从飞剑上迸发,一只金丹期鬼魂立碑剑气击中,鬼魂不过是金丹初期修为,在被剑气切割之下,哀鸣一声,化为虚无之气,而后重新凝聚起来,只不过再看时,他的魂魄有些虚幻,受了不轻的伤。

可是,凌雪崖明显低估了百鬼幡内威力,一只阴魂当然对他造成不了伤害,可如果几百只鬼魂一起冲杀过来,再怎么厉害,总要被限制住身法吧。

一阵激斗在百鬼幡内发出,叶枫站在百鬼幡之外,看着凌雪崖,此时凌雪崖显然没有之前那么镇定,他紫色袍子已经出现开口,是被鬼魂利爪给抓破的。

而且他的头发也散乱开来,头发披散着,宛如地狱里冲出来的剑士。

“好,很好,我要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凌雪崖被这些鬼魂弄的有些乏力,他忽然全身而退,躲到一处安全地方,手中飞剑猛然在周身旋转一下,一道轻吟之声从飞剑中发出。

一道丈许宽的剑意被他从飞剑中飞出。

紫色剑意,宛如九天流水,从天而降,周围的灵气刹那间都被吸入进去。

“紫气东来!”

随后,凌雪崖轻喝一声,全身道袍阵阵鼓荡开来,他整个人化为一道紫色流星,夹杂冲天斩地之势,从天而降。

叶枫只觉得眼前一阵紫色光华耀眼而出,一道丈许的剑意从天斩下,百鬼幡之内的鬼魂瞬间被斩杀十几只,轰然一声哀鸣。

百鬼幡幡上出现一丝裂纹,黑气比之前暗淡了许多,。

轰的一下,百鬼幡形成的空间瞬间破裂,凌雪崖的身体重新出现在叶枫面前,而他身上紫色剑气耀眼无比。

“斩!”

继续爆喝一声,这把紫色剑意朝叶枫脑袋斩来。

叶枫感觉到强烈剑气势要切割自己,他把百鬼幡收回乾坤袋,背后剑匣轻鸣一声。

“剑三十,这些都是剑气,就看你能吸收多少了。”

之前,叶枫答应过帮助剑三十吸收炼化剑气,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这是个机会,凌雪崖紫色剑意强大无比,剑三十与之对抗,多少可以吸收他的剑气化为己用。

剑三十被叶枫提醒,从剑匣之**出,金色飞剑,瞬间化为三道流行,成品字形,朝凌雪崖切割而去。

紫色剑意与金色剑意,瞬间相撞在一起,已经出了几百招。

不过,剑三十,不过是一直金丹中期的剑灵,品字形的金色剑意,在与紫色剑意相交之时,嗡鸣一声,不到三息时间,就被凌雪崖斩出的紫色剑意给击退,不过幸运的是,金色飞剑,宛如张开嘴巴一样,从紫色剑意之中汲取一丝精纯的剑意,给吞噬进入飞剑之内。

“好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紫色剑意根本对你产生不了威胁。”剑三十心中很高兴,语气很激动,说完就重新进入剑匣之内。

而被吸收一丝精华的紫色剑意,叶枫没有抵抗,直接劈砍到自己身体上,叶枫只是身体微微震颤一下,并未受伤。

“哼,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多法宝,不过法宝终究是外物,我们练剑的,飞剑才是最重要的,我看得出来,你不是修剑之人,刚才只是开胃菜,现在我不跟你拖延时间了,一招定胜负。”

凌雪崖有些诧异,自己强大的紫气东来剑招,居然被叶枫施展法宝给破坏掉了。

他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忽然抬起头来。

他的眼神看向虚空,漫天的秋雨从天上落下。

“风起。”

凌雪崖口中吐出两个字。

幽谷之内,生出一股旋风,漫天的风无形无影,但是叶枫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剑意从凌雪崖的背后升起。

“雨起!”

凌雪崖又是吐出两个字。

一声轻吟,他手中的紫色飞剑,瞬间化为流行,朝他头顶飞去,接着化为万点光芒,消失不见。

但是,漫天的雨水,气势大变,整个幽谷,剑意凛然。

雨势和风势夹杂在一起,就是一把剑。

一把紫色剑意。

“以天地为势,化天地为剑意,天地一剑。”凌雪崖大喝一声,他的手在空中那么的轻轻一点,漫天的秋雨,瞬间凝聚在一起,整个幽谷的风瞬间消失不见,凌雪崖全身悬浮起来。

他的脚下有两股紫色的旋风,让他看上去那么的轻灵。

嗷呜。

接着一道巨吼,凝聚在一起的雨水,竟然是幻化成一条紫色蛟龙。

而后,凌雪崖整个人化为流星,一眨眼进入紫色蛟龙之中,此时他就是蛟龙,他就是剑意。

紫色蛟龙剑意,张开血盆大口,猛然朝叶枫怒喝一声,叶枫感觉到五脏六腑剧烈震颤一下。

噗嗤一声,叶枫发现自己身体表层出现一丝丝列横,一丝鲜血从其中溢出来,而自己身上的 道袍,在刹那间化为粉碎,露出强壮的肌肉来。

“好,爽快。”

叶枫感到前所未有的战意,从心中迸发而出。

他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凌雪崖,看着从空中射来的蛟龙剑意。

体内的刀魄急速旋转,全身刀气凝练无比,一股脑的从丹田之内涌出。

叶枫拔地而起,化为一道流星,并不比凌雪崖的剑意慢。

而后,一声刀鸣,宛如风中的风铃,一把三尺长的飞刀,黄色飞刀,燃烧着黄色火焰,出现在幽谷之上。

叶枫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把飞刀,他全身上下被黄色刀气笼罩。

此时他就是飞刀,飞刀就是他。

嗡鸣一声,只听到空间一声轻颤,黄色的飞刀与紫色蛟龙剑意撞击在了一起。

卡擦一声,天地灵气瞬息狂暴起来,一道绚烂光芒从空中爆发出来。

紫色蛟龙剑意叮的一声裂开一道缝隙,一柄黄色飞刀从中轻易射出。

飞刀轻鸣,空间出现一丝细微裂缝。

接着,一只硕大的拳头,直接从紫色蛟龙之中飞出,击打出一道紫色身影。

可是,虽然紫色蛟龙剑意被飞刀斩出一道裂缝,但还是狠狠的甩出一条尾巴。

尾巴上充满漫天剑意,直接刺入了叶枫的腹部。

碰碰两声,幽谷上方落下两具身体。

噗嗤一声,两人口中都吐出一大口鲜血。

正是叶枫和凌雪崖。

此时的叶枫,显得有些狼狈,腹部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可见里面内脏。

而另外一边,凌雪崖右边胸口出现一个碗口大伤口,变成海燃烧一丝丝火焰,更恐怖的是,他手中的那把紫色飞剑,竟然在中间出现一条很细的裂缝。

噗嗤,凌雪崖震惊神色猛然痛苦起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他整个人萎靡不振。

“怎么……可能!”满脸不信。

叶枫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用尽全身力气,从乾坤袋内,立刻拿出一个瓷瓶,一股脑的吧里面的丹药全然放进嘴里。

丹药进入喉咙,立刻化为洪流,进入他体内,他的腹部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不过叶枫面色出现剧烈痛苦,他的身体都在颤抖,这重生肌肉,一丝丝,一块块,痛苦比伤口感觉要强烈千百倍。

金丹中期的刀魄,拥有可以比拟金丹后期的强大攻击力,而且过之不及,所以在强大自信下,自己最终使用飞刀击破蛟龙剑意,从而一举重创凌雪崖。

本来可以斩杀凌雪崖的,只是叶枫在最后收手了,他没有选择刺入凌雪崖的左边心脏而死右边心脏就是证明。

可惜的是,自己思考之间,凌雪崖一招攻击发出,蛟龙剑意尾巴刺入自己腹部,让他重伤。

“给我破!”在这时候,远处山丘传来一声激动声音,是十二少的。

虚空那层黑白相间灵气光罩,在刚才凌雪崖和叶枫两人攻击之下,借 了这股冲击力,瞬间帮了十二少的忙。

十二少一下子把禁灵法阵给强行破掉了。

“宇文胜,你个臭道士,快来救我!”

十二少喜极而泣,哈哈大笑,朝虚空咆哮一声,而后转眼,看向了凌雪崖。

眼神如恶狼,见到受伤的猎豹,只等待宇文胜归来,一击扑杀。

“凌雪崖,你想杀我,哼,现在去黄泉陪你弟弟吧”十二少面色狰狞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