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狩猎森林,化婴丹

“什么,那个人是谁,这么强大,居然在牧野师兄手下都安然无恙,太厉害了。”

“是啊,这个人我从来没见过呢。”

“莫非是新来的师弟?”

“不可能吧,一个新来的师弟这么强大,打死我都不相信。”

“那有什么不可以相信的,进入宗门的每一个人,除非有元婴期的修为,元婴期以下全部都要算入杂役弟子,所以这个师弟咱们以前没见过,应该是刚进来的修士。”

“哎,他的日子应该比咱们好过一点,修为强大,开采灵石速度比咱们快上一倍,进入外门时间估计也就一年多就成了。”

……

远处人堆里面,昨日那个玄衣道士也在场内,他看到叶枫强大实力,极为震惊,不过担忧之色随后消失,能有如此强大实力,杂役弟子中基本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之抗衡了。

“哎,还是赶快回去开采灵石为好。”玄衣道士喃喃自语一声,而后消失不见。

有一个道士脸色阴沉,站在人群中,双眼盯着八卦台上的叶枫。

正是那宫羽商。

“没想到这么强大,居然能与牧野抗衡,哥,你说咱们怎么办?”

宫羽商身边站着一位七尺身躯,星眸朗目,英俊不凡偏偏白衣道士,他一身修为已臻金丹后期,背后背着一柄弯刀,如同圆月一般,血红色的散发狠戾之气。

看上去这白衣道士凭空增添一丝邪气。

“放心,这个人虽然强大, 能够与牧野交手,未必能在我的手中存活下去,看来我要亲自出手了。”宫羽泉眼神光芒湛湛,舔了一下猩红嘴唇,有些嗜血味道。

“哥,这人到底是惹到你那里了,你为什么要杀他?”虽然大哥宫羽泉交代给自己的事情,自己从来未过问过,只是去施行,不过这一次他最终是安奈不住心中的狐疑,开口询问起来。

“商弟,没想到这叶枫能够这么本事,让一只都未询问缘由的你开口询问,有点意思。”宫羽泉眼睛微微斜了一下,看着宫羽泉一眼,微微笑道,眼角眯缝起来,有两三丝皱纹出现在眼角之处。

宫羽商见大哥如此神色,眼神中浮现一丝惶恐,他立刻道:“大哥,这叶枫……”

“不用解释了,抽个时间,我亲自会一会他,这是个机会,对我来说是个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宫羽泉摸了摸自己的鼻翼,瞳孔收缩道。

“哥,你看那雷震天也来了。”宫羽商抬眼朝人群中查看,看到一位身穿锦缎道袍的中年修士站在一处低矮石块处,长发飘飘,两鬓各有一束黑发飘逸,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折扇。

“哼,他来是正常的,咱们不管他,商弟,我记得上一次你的中品灵器是被折断了是吧?”宫羽泉眼闪过一丝寒芒。

“是的,大哥,那个叶枫就是用了一把飞刀,就把我的中品灵器给斩断,太诡异了,那柄飞刀给我的感觉很危险,甚至……”说到这里,宫羽商停顿了一下。

宫羽泉眉头微皱,“甚至什么?”

“甚至比大哥你的气息还要可怕。”宫羽商心有余悸道。

“哦,比我还要恐怖,呵呵,看来是必有一战了,到时候我想领教领教如何比我恐怖。”宫羽泉双眼绽放强烈战意,如火炬一般,盯着叶枫。

“那柄飞刀,有机会我一定要得到,看看你是什么宝物。”

远处,叶枫感觉到两股气息冲破虚空朝自己看来,他回目远望,盯着这两道目光,一左一右,眼神微微眯缝。

左边一人眼中绽放强烈战意,他身边站着宫羽商,这应该是宫羽泉。

而右边那个人眼中光芒温柔,笑看着自己。

“那个便是雷派老大雷震天。”牧野小声道。

叶枫会意。

不过并没有在意。

“师弟,没想到你这么强大, 看来我又可以在杂役堂这边多呆上几年了,到时候你可要照顾我啊。”两人交战之后,白斩风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后,立刻跑到八卦台上,如同看着妖怪的眼神看着叶枫。

叶枫幡了翻白眼,“师兄,你可不能这样,等牧野师兄离开凌云居,到时候你说咱们的主心骨,让我照顾什么。”

叶枫那里不知道,这二师兄白斩风又要偷懒了,牧野如果离开晋升外门弟子,那么他就得拼命修炼,要有保护凌云居其他师弟的实力。

这下有了叶枫,他是松了一口气。

“白师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牧野露出无奈神色,恨铁不成钢,不过白斩风与他相处两年,什么脾气不知道?所以他也没有多加劝说。

“师弟,你真厉害,这下你跟师兄一战,我想那风派一定不会加害与你了,即使要找你麻烦,我想他们也要掂量掂量。”林凡走过来,笑道,心中的担忧消失无影无踪。

今日宫羽商找叶枫麻烦,他心里一直有个梗,他觉得这宫羽商找叶枫麻烦的原因是因为昨日自己事情,现在叶枫展现出强大实力,自己就不用过多担忧,所以他看上去精神比刚才要好上很多。

周围观战的人,眼神中充满期待充满羡慕,不过他们知道修为都是修炼出来的,而且想到自己这三个月的灵石开采数量还没有完成,便离开了。

此地还剩下四个外人。

“宫羽泉,我师弟修为如何,你也看到了,我希望你能知难而退。”牧野从台上走下来,看着宫羽泉道。

“呵呵,牧野,这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没有必要插手,况且我宫羽泉做事,不用你指教。”宫羽泉嘴角露出邪魅一笑,眼睛盯着叶枫。

“叶枫对吧,有点意思,很快,狩猎森林禁地就要开禁了,到时候你可要小心点。”宫羽泉高傲威胁道。

“狩猎森林。”叶枫听到这四个字,嘴角呢喃两下。

“放心吧,有我在,你很少有机会。”牧野笑道。

“那可不一定,你们几个等着,到时候有你们好看的,别以为散派很牛逼,那是我们没有想着吞噬掉你们。”宫羽商极为嚣张站出来道。

同时他眼睛狠狠瞪着叶枫和林凡。

“宫羽泉,一个新来的弟子,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吧,这可不像你,难道你以为他会成为散派新的领军人物,与我们抗衡不成?”雷震天挥舞着折扇,极为有风度走过来,他行走的时候,脚下生风,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雷震天身上有一股气势,宛如雷电的气势,很具有爆炸力和威胁力。

雷震天与宫羽泉不同,他给人的感觉很儒雅,很沉稳,有种大气之势,而宫羽泉有些阴郁的味道。

不过这两人能够成为两派顶尖存在,想来都不简单。

“雷老虎,咱们两个知根知底,不用跟我玩什么西江月,这件事跟你也没有关系,希望你不要横加阻拦。”宫羽泉眼神眯缝看着雷震天。

“我当然不会横加阻拦,再说了,我也不认识这位小兄弟,叶枫是吧,能够刚来就有资本与宫羽泉叫板,厉害,至少我雷震天佩服,因为很像我以前,宫羽泉,你这家伙怎么还不进入外门,莫非是等待狩猎森林,一展威风得到那什么化婴丹?我看你还是别费力气了,这东西我早就预定了。”

雷震天哈哈一笑,极为狂放道。

“雷老虎,你真狂妄,化婴丹你预定?我还没答应呢,你不就是依仗一把上品灵器嘛,这法宝虽然厉害,能够增强你的攻击力,不过也不要以为天底下就没有什么可以抗衡你的上品灵器,没有这个东西,你也不过是普通金丹后期修士,能比我强到那里去?”宫羽泉有些看不起道。

“哈哈,宫羽泉, 我能认为你这是在说笑话吗?没错,我是凭借上品灵器可以横扫金丹后期,可惜的是你没有啊,你终究是我的手下败将,这个还真没办法,为了这个化婴丹你苦苦等了十年,不开采最后一枚灵石,也不给你们风派的那些后辈留机会,我也是为你脸红。”雷震天摇头风趣笑道。

“你也不是如此?咱们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宫羽泉冷笑道。

不过对于雷震天,他还是有些忌讳的, 不过这一次那乐峰主事答应给自己一枚阵法符咒,所以这一次他有了竞争机会。

“叶枫,听说你有一把飞刀,能够轻易斩断法宝,能不能让在下看一看?能不能比拟我的妖刀。”宫羽泉对于宫羽商所说的叶枫飞刀斩断自己中品灵器很感兴趣,所以就看着叶枫问道。

他所指的妖刀便是背后血红色弯刀,中品灵器级别。

但是这个妖刀因为常年吸收精血,炼化精气,已经堪比上品灵器。

“对不起,宫道友,我的飞刀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用来杀人的,我们也不打扰你们许久,师兄咱们还是回去吧。”叶枫面无表情说完,便对牧野三人道。

三人随后便跟着叶枫离开。

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个人。

“宫羽泉,你我都是堪比元婴期的修士,有必要为了一个新人这么冲动,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不像你,是不是有什么猫腻?”雷震天看着叶枫离去的背影,略微思索便对宫羽泉道。

“呵呵,有什么猫腻,能有什么猫腻,雷震天我可跟你说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也不想跟你争什么,再说了,这一次狩猎森林之后,我就要走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宫羽泉说完摆摆手先行告退。

“你终于是要走了,不容易啊,告诉你吧,这次我也要走了,不过我估计我即使进入外门,地位也比你高。”雷震天缓缓笑道。

远去的宫羽泉,脸色阴郁至极。

“哥,雷震天欺人太甚。”

“不要动怒,他嚣张就要他嚣张吧,等这一次得到化婴丹,他就再也不是我的对手了,到时候上品灵器也是我的,对了,到时候那个瘸子任意你处置。”宫羽泉轻声道。

在雷震天身边,一直站着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是个女的,只不过腿是瘸了,她的修为是金丹中期。

“其实,雷震天之所以在杂役堂待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他的这个妹妹,他生怕自己进入外门,经常出行完成任务,自家妹妹在这里受苦,哼,他以为我不知道他要拿化婴丹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要一举把化婴丹的灵力输入他妹妹体内,让他妹妹进入金丹后期,可我偏偏不让他遂意。”

“哥,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好好修理那个瘸子,嘿嘿,不过虽然她瘸,脸蛋长得确实很美丽。”宫羽商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对了,我听说最近新来弟子中也有一个瘸子,不知道这两个瘸子遇到了会不会产生什么火花。”宫羽泉哈哈大笑。

……

狩猎森林,化婴丹,这两个词语,叶枫并不陌生,昨日在玉笺中扫视了一下,不过并没有细看。

刚才听宫羽泉说 了一下,立刻引出他心中好奇,所以回到修炼室便立即打开玉笺了解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