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血无涯的杀意

嘭,石壁瞬间爆炸开来,一股铺天盖地气势从其中涌现出来,千百道紫色雷电从其中喷涌而出,充斥十八层地牢谷底,那些本来正在联合一起镇压封印的黑白无常,刹那间被雷电包裹。

啊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他们无法像阎魔那般,拥有判官笔,无法操纵雷电,他们是阴魂,雷电触及身体,瞬间燃烧起来。

距离石壁靠近的几十个黑白无常,只发出一声惨叫,即可飞灰湮灭。

而那些距离稍远的阴魂,身上交织紫色雷电,令他们口中喷出鲜血,颤抖不已。

一时间,哀嚎一片,他们丧失了战斗力。

而阎魔站在中央,也是首当其冲,好在他有判官笔护体,这些雷电无法动摇他半分。

可是石壁封印破开的一瞬间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也让他不好受,一股浓烈黑色阴气从其中喷涌而出,形成光柱,一下子把阎魔给撞飞。

阎魔倒飞撞在山谷石壁上,捂着胸口,面色痛苦。

叶枫也是震惊异常,被一股大力甩开,同样是撞在石壁上,好在他全身刀气澎湃旋转不止,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受伤,他和小黄站在最外面,受到的攻击力不强,所以才没受伤。

可即使是这样,也让体内魂魄之力动荡不已。

刚才自己正准备吹奏紫色笛子,引动霓裳炼魂曲,帮助阎魔一臂之力,却不料石壁封印破掉速度太快,自己和小黄根本没有帮上忙,就被巨力给撞开。

看着前方,从石壁封印中出来的血无涯,叶枫双眼刹那缩紧,瞳孔盯着前方看。

一身血红色长袍,上面绣着一些奇怪花纹,张牙舞爪,在他的面孔上海浮现一只青色纹痕,从额头侧面太阳穴处,一直延伸到左边脸颊腮膀,看上去妖邪无比。

血红色的衣服,苍白如纸的皮肤,如瀑长发居然也是血红色的, 几绺长发从额角飘逸而下,无风自动,整个长袍也在舞动不止。

血无涯刚出来,血红色眸子冷冷扫视自己一群魂魄,露出不屑神色,他的牙齿咬得咯蹦响动,表示他很愤怒很疯狂很神经质。

忽然他低下头颅,看着身边的八卦祭台。

“都是你,一块破石头,封印老子几百年,去死吧。”

血无涯呸一声吐出一口唾液,手掌翻飞,一股精纯阴气,呈飞剑状态,血红色,从他手掌心飞射而出,激射到祭台山。

祭台是坚硬石头打造而成,加上几百年阴气滋补,坚硬程度已经不下于一柄下品灵器,可是在血无涯手下,一招打出,血红色阴气飞剑瞬间把祭台摧毁。

轰,祭台被摧毁,整个山谷震荡剧烈颤抖,十八层地牢仿佛要分崩离析一般。

卡擦,卡擦,上面十七层地牢上绿色灵魂之火竟然消失不见,而地牢大门也碎裂。

一时间,整个十八层地牢陷入了混乱之中。

阎魔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哈哈哈,老子出来了,出来了。”

“咦,这地牢怎么打开了?”

“走,出去。”

“老子终于可以投胎了,哈哈哈哈!”

……

那些本来关押在此处,遭受炼狱折磨无恶不作的阴魂,以为是放风时间到了,可是抬眼一看,根本不是这种情况,他们立刻暴动起来,朝十八层地牢飞去。

那些看守此处的身穿护甲阴兵,无不动容,他们挥动手中的勾魂叉,不停与之战斗。

可是十八层地牢关押的鬼魂是在是太多了。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阎魔火冒三丈,胸口怒火充斥,双眼红通通盯着血无涯。

呀呀呀呀呀呀!!!!

他愤怒咆哮。

“哈哈,阎魔老儿,你还有闲工夫顾忌这些阴魂,哼,还是想想你的性命吧。”

血无涯看着自己的杰作,哈哈大笑,随后伸出苍白手指,朝阎魔也叶枫一群人指去。

“没想到此地还有这么一只天地异兽,如果吞噬了你,那么我一身燃烧的阴魂,便可以弥补。”血无涯一扫之间,神色震骇,随后仰天长笑,看着小黄狂喜不已。

“哼,主人,这个鬼魂太可恶了,想要吞噬我,咱们杀了他。”小黄传音叫嚣道。

叶枫一阵苦笑,如果能轻易斩杀这血无涯,阎魔也不必如此棘手了。小黄想的太简单。

“叶枫,快跑吧,这鬼魂太强大了,元婴期的实力,虽然他只是借用元婴期力量,可至少可以支撑半个时辰,妈的,第一次来这里就碰到这种事情,我太背了。”

剑三十立刻劝说叶枫,震动剑匣,要叶枫跑路。

“狗日的剑三十,你个蠢货,主人不走,你休想离开,平日里不是嚷嚷自己厉害,怎么到这个关头就退缩了。”小黄不满道。

“我这叫机智好不好,咱们总不能那鸡蛋碰石头吧?”

“机智你个狗屁。”小黄骂道。

“小黄,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以为我还真怕了,我是故意这么说的,不就是一只鬼魂嘛,我可是天上陨石产生的灵物。”见小黄看不起自己,剑三十来了脾气,刚才的胆怯立刻消失无影无踪。

“这还像个样子。”小黄冷哼一声。

叶枫摇摇头,这么紧要关头,两个人还在这里抬杠。

说话之间,叶枫双眼眯缝盯着血无涯,血无涯一道攻击摧毁八卦祭台后,立刻化为一道血色流光,朝自己一群人飞来。

嗷呜,一声凄惨叫声,划破幽冥之火闪闪烁烁的幽暗山谷,血无涯嘴巴露出残忍尖啸声,他血色长袍在身后狂舞不止,一群群血色乌鸦蒲扇翅膀凭空出现,朝一群黑白无常扑了过来。

这些血色乌鸦,有巴掌那么大小,张牙舞爪,伸着猩红獠牙,都是这血无涯的精血化作的子孙。

约莫有上千只的血色乌鸦,疯狂般,冒着嗜血的光芒朝叶枫等人扑来。

“大家小心,不要被这乌鸦给咬中,否则有生命危险。”阎魔一声提醒,而后判官笔在空中一划,十几道剑形阴气朝血鸦攻击。

这些血鸦数量很多,是血无涯施展秘法以体内阴气幻化出来,重在数量多,实力基本上都在金丹初期。

嗷呜。

一声桀桀笑声,血鸦张开血盆之口,露着獠牙,扑向叶枫,叶枫体内灵气涌现,手中飞刀刹那间飞射出来,悬浮在身体三尺范围,不断切割,一刀划过血鸦,。

鲜血喷出,不过随后他发现,一个恐怖现象,这些破碎的血鸦一个呼吸功夫重新凝绝出来,继续朝自己杀来。

叶枫眉毛一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主人,他们是魂魄,真的是好东西,好东西啊。”身边小黄露出如饥似渴表情,伸出猴爪一把抓住一只朝自己伸出獠牙要吸收自己现学的血鸦,朝自己嘴巴里放着。

同时他的嘴巴里喷出巴掌大小的血色光华,血色光华触及血鸦,血鸦立刻嗷呜一声,发出惨叫化为一道血气融入小黄嘴里喷出的血色光华之中,成为他体内灵气一部分。

叶枫听小黄这么一提醒,立刻醒悟过来。

“这些既然都是魂魄,那么霓裳炼魂曲自然有效果,还有百鬼幡。”

想到什么,叶枫就会做什么,他手指翻飞,刚才还没使用出来的霓裳炼魂曲立刻催动起来。

一股灵气涌入嘴边,紫色笛子吹奏起炼魂曲来,瞬息之间,一道紫色波纹以他为中心散发出来,宛如水中波纹,一道接着一道,缠缠绵绵,无穷无尽。

叶枫是金丹后期的灵魂修为,这些血色乌鸦那里是他的对手。

笛声范围之内,那些血色乌鸦,被笛声波纹触及,立刻爆炸开来,成了一团血雾。

小黄乐此不疲,他跳跃身体,伸出猩红猴嘴,一股脑把这些血色雾气都吸入自己体内。

经过千百次练习,霓裳炼魂曲被叶枫吹奏的出神入化。

“阎魔大哥,你们把耳朵蔽塞,不要被音乐干扰,一起袭杀血无涯。”叶枫见三尺之内的血鸦全然被笛声斩杀,立刻大喜,霓裳炼魂曲果然有效果,朝阎魔和众位黑白无常叫道。

阎魔等一干人看到叶枫如此厉害,点点头,立刻按照叶枫所说,封闭自己听觉。

“大家随我一起布置封鬼阵法,一定要拖延半个时辰,一旦半个时辰过去,血无涯就不在成为威胁。”阎魔大喝一声,随后首当其冲,判官笔和生死薄一起悬浮在他头顶。

还剩下一般的黑白无常忍着伤痛冲到阎魔身边,奋力激发体内阴气。

接着,阎魔从自己乾坤袋内,射出几十道血红色三角旗帜,上面绣着一只只小鬼,还有玄奥字眼。

几十个黑白无常接过血色旗帜,立刻从嘴巴吐出一滴鲜血,滴入血色旗帜上。

经过鲜血注入,血色旗帜光华大作,一股狂风瞬息从山谷内生出,阴气浓郁,地面出现一层冰霜。

没错,就是冰霜。

阎魔把自己手中判官笔和生死薄朝着全身毛发狂舞的血无涯身上扔去,那些黑白无常同样跟着做同样动作,只不过他们扔出的是三角血色旗帜。

一时间,站在血无涯周围的黑白无常他们脚下,立刻生出冰霜。

冰霜蜿蜒曲折,迅速无比,朝血无涯扑去。

速度太快,一切都是三息之间完成的事情。

血无涯本来以为自己的血鸦能够吞噬掉那些黑白无常,却不料被叶枫的霓裳炼魂曲给破坏掉,正准备亲自动手,不想,阎魔不给机会,让众位属下施展封鬼阵法。

这封鬼阵法是要在三十六方位站立,同一时间,按照阵法法诀还有阴气激发出来,引动九幽之地寒气,对应天上三十六天罡,形成天罡封鬼大阵。

阵法一旦开启,威力强大,能够瞬息以强大寒气冰封住对手。

不过这种阵法开启很难,好在阎魔这些鬼魂在地府里面生存了几百年,他们平日是练习过多次阵法。

血无涯脸色微变,不过仍旧不屑一顾,他桀桀尖啸一声,双手猛然举起,血红色的长发瞬息暴涨数倍,盘膝到他的脚下,而后他嘴巴里吞吐一些玄奥难听的语言。

之前,他背后那破碎的石壁之内,突兀涌出一大片鲜血,这些鲜血,散发灼热之气,宛如岩浆一般。

“哼,想凭借封鬼阵法封印住我,你太小看我了,这几百年来,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不少东西。”血无涯冷哼一声,戾气大盛。

双手一挥,殷红的血从他身后喷涌而出,与地面的冰霜颤抖起来。

一时间,山谷之内成了冰火两重天。

“叶枫,继续吹奏炼魂曲干扰他,不要让他凝聚心神,逼出更多九幽之血。”

看到鲜血,阎魔脸色又是猛然一变,没想到血无涯竟然能引动九幽之血。

九幽寒气,对应的便是九幽之血,万物相生相克,既然存在寒气,就会存在火气,两则交响融合,才能达到平衡。

自己凭借判官笔和生死薄,施展封鬼阵法才能引动寒气,不料这血无涯竟然也能引出九幽之血,这难道就是元婴期的强大?

所以他立刻叫喊叶枫,叶枫的炼魂曲对魂魄有很大伤害,那么就让叶枫在一边牵制,让他弄不出更多的九幽之血。

叶枫本来就在吹奏炼魂曲,刚才那些血鸦已经被清扫一空,一边小黄吞噬掉这血鸦,身上血气大声,双眼通红如火,叶枫感觉小黄的实力比之前强大了不少。

“哈哈,主人,我要突破了。”小黄大叫一声,显得很是高兴。

叶枫听到并没有太大反应,小黄突破固然可喜可贺,可是目前不是高兴的时候。

“放心吧,阎魔大哥。”收拾掉血鸦后,叶枫全力催动自身灵魂之力,一道道紫色波纹再次涌现出来。

只是这些波纹与之前想必,简直强大数倍,刚才的是小溪,那么这就江河胡海。

是惊天波浪。

“臭小子,我要杀了你。”

远处,血无涯被无边无际的紫色波浪击中,背后涌出的鲜血立刻出现断层,没有像刚才那般连绵不绝。

而且数量也在急剧减少。

九幽寒气,被叶枫这么一阻拦,立刻气势大涨,寒气迅速逼近,把那些九幽之血给冻结。

血无涯感觉到整个脑袋疼痛不堪,自己现在可是元婴期实力,一个金丹后期的小子居然这么对自己,他要先杀叶枫。

“给我破。”怒吼一声,血无涯身上发出冲天怨气,身体一扯为二,其中一道化为血色流光朝叶枫扑来。

一股强大心悸力量,比花婆婆还要厉害的气息朝自己扑来,叶枫心惊不已。

不过这血无涯为何不施展瞬移?

元婴期修士是可以瞬移的,即使是九幽寒气也无法困住他,只要他想要摆脱,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而且还朝自己飞来,不是瞬移。

叶枫眼睛眯缝,找到了一个破绽,可是来不及多想,自己必须躲闪过血无涯这一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