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万鬼噬魂

血无涯施展秘法,身体一分为二化为红色流光,朝叶枫杀来,叶枫来不及多想,立刻把全身心的灵力弥补在自己身上,形成一个防护光罩。

同时,飞刀从只见飞出,他与飞刀合二为一,三寸长短飞刀刹那间化为三尺之长,且,三尺之长飞刀上燃烧熊熊火焰,三昧真火。

宛如火球流星,叶枫从地面拔地而起,朝血无涯分身而去。

“小黄,助我。”

小黄与叶枫一样,被血无涯分身给震骇,叶枫一声叫喊,他也不多想,嚎叫一声,睁开了第三只眼睛。

小黄整个身体,暴涨一倍,宛如猿猴有山丘那么大,约莫好几米高。

拍着胸脯,第三只眼睛轰然一声射出红色光柱,如血色还要鲜艳。

“我也来。”剑三十不遑多让,它跟叶枫说一声,背后剑匣一阵晃动,一柄金色飞刀,辗转飞到叶枫头上。

剑意铮鸣。

接着,从剑三十身上迸射出十几道剑意,化为一道剑阵,竟然是率先跑到叶枫前面,一下子笼罩血无涯。

血无涯暂时获得元婴期力量,被剑阵包裹,根本无法伤到他身体,只是身体微微一荡,他感到一股束缚缠绕自己,剑意且不断切割自己身躯。

身上瞬间出现百十道伤口,不过剑三十毕竟只是金丹中期实力,他还不在意。

血无涯血红色长发,疏忽从脑袋后面飞起,根根直立,化为白千道飞剑,而后缠绕一起,变换一把血红色巨剑,剑气滔天,剑意嚣张,直接装在剑三十化为百十道飞剑中间一柄金色飞剑上。

只见这一飞剑,比其他飞剑都要精纯许多。

在那么多飞剑中,很难察觉到这个破绽。

可血无涯是谁,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直接看穿剑三十本体,如瀑血红色长发化成的巨剑,直接斩杀到金色飞剑上。

轰然一声,百十道金色飞剑瞬间破灭,只剩下一柄光秃秃的金色飞剑躺在血无涯身前。

“噗”

剑身之内,剑三十喷出一口血气,整个剑身被一层血气笼罩。

“主人,我不行了,这血无涯太强大。”

剑三十说完这句话,立刻倒飞重新进入剑匣中,剑匣内剑气明灭不定,剑三十受了重伤,且,剑身出现裂缝,这对他打击实在太大。

叶枫心惊,剑三十金丹中期修为,施展剑阵,可以比拟金丹后期,就这么一招,被血无涯打的毫无战斗之力。

不过剑三十的动作,反而起到作用,短暂束缚血无涯三个呼吸时间。

就是这三个呼吸时间,叶枫与飞刀合二为一,橙色刀魄直接插入血无涯心脏部位。

噗嗤一声,血无涯感觉到自己胸口一阵疼痛。

“怎么……怎么可能,自己的可是元婴期实力,你怎么可能……”

叶枫没料到自己这般轻易得手,心中浮现一丝窃喜。

“北冥神功。”

血无涯本体是鬼魂,全身上下都是精纯灵魂之力。。

叶枫立刻运转起北冥神功功法, 千百道灵魂之力通过飞刀朝自己本体涌去,叶枫感觉到刹那错觉,全身上下暖洋洋。

“该死,居然敢吞噬我的力量。”血无涯万千发丝化为利剑,直接刺破叶枫身上灵气防护罩,插入叶枫身体内。

接着,万千发丝中,出现一股吸力,叶枫身体内的力量也在朝血无涯体内流去,不过叶枫发现一个问题,血无涯的吸收速度根本比不上自己。

“怎么会这样?我的血魔噬魂大法,居然比不上你的吞噬?”血无涯显得很是惊恐。

瞬间抽出血红色发丝,血无涯一掌拍出,叶枫宛如一只断了翅膀的风筝,倒飞出去。

同时,从血无涯口中飞出一柄血红色飞剑,直接朝叶枫心脏射去。

“主人,快躲开。”小黄大叫一声,从他第三只眼睛中的血色光柱,刹那间笼罩在血无涯身上。

啊!

血无涯如同遇到可怕东西,血红色光柱一照在他身上,他的整个身体出现腐蚀状况,一滴滴鲜血从身上落下。

“哈哈。”小黄露出狂笑,血红色光柱力量在吞噬腐蚀作用下,越来越耀眼。

不说小黄,那血红色飞剑从血无涯口中射出,被叶枫用飞刀抵挡开来,不过他的实力并没有血无涯强大,巨大的力度把他甩开,好在飞刀品质很好,叶枫只是体内气血翻涌。

血无涯本体,愤怒不已,且带着吃惊。

他咆哮一声。

“你们这些井底之蛙,不自量力。”血无涯狂笑一声,他的身体烁然变大,宛如山包大小,接着化为血色雾气。

“不好,大家使出全力,尽快把封鬼封印施展开来。”阎魔见血无涯化为血色雾气,脸色一变。

血无涯这是想要把本体与九幽之血融合在一起,借助九幽之血的力量把九幽寒气打破。

他是元婴期力量,阎魔这些人的阻止说到底也只是堪堪与血无涯一战。

可惜的是,终究不是真正的元婴期。

他们无法发挥出元婴期力量,元婴期的灵气喝金丹期的灵气有着本质上差别。

血色雾气,化为一条蛟龙,从破碎石壁中涌出来的九幽之血全然的化为血色雾气,进入蛟龙之中。

嗷呜一声,血无涯张开血盆大口,百十来长从蛟龙身躯,朝封鬼封印撞击而去。

轰,黑白无常们,如同断裂翅膀风筝,嘴里喷着大口鲜血,最靠近血无涯蛟龙身躯的直接魂飞魄散。

阎魔身为法阵主体,遭受攻击更为眼中,蛟龙之爪刺入他的腹部,阎魔哀嚎一声,身体出现裂缝。

“判官笔,生死薄。”

阎魔大叫一声,生死薄和判官笔化为两道流光,交织在一起,旋转,成了一副太极阴阳图。

一下子笼罩在阎魔自己身上,那刺入他体内的蛟龙手爪,宛如碰到厉害东西,立刻逃逸出去,不过还是被一撮白色火焰给沾染上。

“九幽之火!居然是九幽之火,哼,不过是金丹后期的九幽之火,如果是元婴期九幽之火,我恐怕立刻殒命,可惜了,阎魔。”

一开始见到这火焰,血无涯出现惶恐,不过刹那时间,他那柄飞射出去的血红色飞剑,从叶枫那边飞刀他身边,直接占掉蛟龙手臂。

那条斩掉的蛟龙手臂,两个呼吸功夫,就被白色火焰给燃烧殆尽,从血无涯眼中,叶枫看到一丝惊惧,可惜的是这白色火焰只有一撮,而且掉落在地上,很快消失不见。

“今日,我要斩杀殆尽,你们这群鬼魂。”

血无涯脸色一寒,双手出现一团血污,直接朝小黄身上打去。

他刚才的分身,身体已经消失一半,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全然被小黄给吞噬掉,没想到这个该死的妖兽,这么强大,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群天地异兽。

血污射出,沾染到小黄身上,小黄如同电击,整个身体,弹射出去,颤抖不止,撞在幽谷石壁之内,模样凄惨。

“想要吞噬我的分身,你们还嫩了点。让你们看看我的血魔吞噬之力。”咆哮一声,血无涯化成的蛟龙张开血盆大口。

狂风肆虐,从他血色巨口内出现强大吸力,周围幽谷山石石壁,一股脑被吸入体内。

同时,这些吸力中分泌出一丝丝淡淡血色雾气,那些黑白无常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吸入蛟龙口中。

被血色雾气沾染,立刻化为虚无。

“没想到你们居然耽搁了我一刻钟时间,哼,现在剩下一刻钟,我也不浪费,直接灭杀你们,吞噬你们魂力。”刚才血无涯的力量主要是对付封印和叶枫,现在破掉了封印,他把主要精力直接扑入那些修为地下黑白无常,这些黑白无常那里是他的对手,一招之间全然殒命。

阎魔看着自己手下,一个呼吸间,全然殒命,脸色剧变,痛心不已。

“叶枫,小猴子,快点过来,进入我太极阴阳图之中。”

阎魔大叫一声,脸色出现焦急之色,自己不能让叶枫死去。

叶枫不多想,召唤小黄,两人化为流光进入太极阴阳图内。

“阎魔老儿,你以为做缩头乌龟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 你真是智障,这样更利于我瓮中作弊。”血无涯哈哈大笑。

阎魔何尝不知到自己这么做是吧死路堵住,可是如果不这样做,那么自己几个人都会被吸入蛟龙口中,化为血无涯身体一部分。

这样至少可以拖延一时半刻,生死薄和判官笔化成的阴阳图,足够自己支撑到上面来人。

“血无涯,你就等着吧,我刚才施展封鬼阵法的时候,已经通知修真界的上司,那边很快就会破开空间裂缝来这里,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阎魔眼中射出愤怒火焰。

“哼,阎魔,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卑鄙,打不过我居然邀请上面的鬼魂,真他娘的无耻,不过即使这样,你就能困的住我,告诉你,我还有绝招没有施展开来呢。”血无涯听到阎魔这话,眼神中浮现惊恐,不过他随后猖狂大笑。

“修真界的牛头马面们下来,也需要半刻时间,那么这段时间内,一定要斩出阎魔,否则那边来人,自己可就不好办了。”血无涯心中打着算盘,兀自思考。

“大哥,你已经通知修真界的朋友,这太好了, 这下我们有救了。血无涯,你等着吧。”叶枫高兴朝血无涯叫道。

“你们这群杂种,别得意太早,刚才我不是说了嘛,我还有绝招,至少在上面那些鬼神下来,我能杀掉你们,吞噬掉你们这群废物的灵魂,我就有力量逃遁出地府,进入人间,到时候即使修真界鬼神下来,也休想抓到我,哈哈哈。”血无涯哂笑看着叶枫。

随后,血无涯不再耽搁时间。

“你们根本不了解我,我的血魔噬魂大法,一共有十二层,这第十一层是变幻之术,让我拥有蛟龙之力,其实话说回来,我还挺感谢地府把握封印起来,不然我也突破不了第十二层,今日我要让你们尝尝第十二层功法,万鬼噬魂!”

“告诉你们,这是我第一次用哦。”说完,血无涯眼睛闪烁一丝妖异光满,居然对自己和阎魔,小黄三个人笑了一下。

没错,就是笑,不过是邪恶笑容。

“什么,你修炼成了万鬼噬魂?”阎魔惊叫一声。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修炼成万鬼噬魂,这个可是需要上百个金丹后期巅峰魂魄作为鼎炉,哦,对了,是这样,是这样……”阎魔的尖叫变成了失魂落魄。

“阎魔,你还不算笨,没错,我能够从封印中逃脱出来,而且只有我一个人出来,那就证明封印内,封印几百年的鬼魂力量全然被我吞噬,所以我才说要感谢这次封印,不然我怎么能炼成第十二层功法,哈哈,所以你们这些该死的执法者,就是咎由自取。”血无涯冷笑不止。

“大哥,这万鬼噬魂真的这么厉害?”叶枫不解,小黄也是瞪着眼睛看着阎魔。

小黄它刚才被血无涯的血污击中,体内受伤严重,第三只眼睛出现血色裂痕,气息极为虚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