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百口莫辩

叶枫转身一看,来人是雷震天,而后还有唐十三和雷仙儿两人。

雷震天来到叶枫身边后,朝叶枫点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

“哦,原来是雷帮主。”王明志见是雷震天,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雷震天,宫羽泉两人是杂役弟子中,很出名的人,有时候外门弟子需要一些东西,是需要杂役弟子来办的。

所以雷震天和宫羽泉两人的名声在外门弟子中,还是很响亮的,许多人跟他们都有交际。

叶枫看着两人说说笑笑,修真界也是一个讲求江湖的地方,讲人情的地方。

父亲说的不错。

“王师兄,不知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哼,宫羽商,我这两天也在找你,没想到你居然跑来了,呵呵,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啊。”雷震天本来与王阳明打招呼。

忽然间,仿佛很诧异的,一下子发现奇怪东西一样,双目瞪着,朝宫羽商咆哮道。

宫羽商被雷震天这么一吆喝,身体立刻趔趄朝后退了一步,心里打了一个冷战。

“雷……雷震天,你少在这里狐假虎威。”宫羽泉咬咬牙,想到这里有王师兄再次,雷震天根本不敢对自己怎么样。

所以立刻鼓起一点勇气。

“呵呵,没想到还有点骨气。”

雷震天哂笑一声。

“这个怎么回事?”王明志眉头微皱,貌似其中有很大的猫腻,自己好像被什么给蒙蔽了。

“哦,看来王师兄你不知道,我就跟你说一下。”

雷震天见自己的计策成功,立刻煞有其事的正色看着王明志道。

“你且把事情说一下。”

“是这样的,这宫羽商在狩猎森林里面,依仗他哥哥宫羽泉的势力,强行夺取一些弟子的丹药和妖丹,而且还杀害同门,叶枫气不过,就与宫羽商战斗,不料宫羽泉出来阻挠,最后宫羽泉被叶枫斩杀,而宫羽商逃离,我看王师兄好像找叶枫有事情,心中一想肯定是宫羽商恶人先告状,不知道是不是如此?”

雷震天面色极为严肃道。

“哼,宫羽商,你还有没有脸皮?这么不知羞耻,在里面饶你一命,没想到你在外面不知好歹,居然还要恩将仇报,要害叶枫,你也太丢人了。”唐十三站出来了,他也是煞有其事义愤填膺的朝宫羽商咆哮。

“就是,王师兄,我们都可以做主,跟我们一起生还的师兄们,也可以做主,不信的话,我可以把那些人给找出来。”雷仙儿也是如此说道,恨的牙齿咯咯响。

“正是,如果王师兄不介意,我可以把那些知道此事的同门都找过来。”

刹那间,情况起了变化。

“你……你血口喷人,雷震天,唐十三,雷仙儿,你们三个与叶枫关系要好,当然要包庇他,王师兄,请你不要相信他们的胡言乱语。”

宫羽商见三个人把事情说的简直以假乱真,本来不是这样的,可为何变成现在这样?

岂不知,三人成虎,你一言我一语,绝对可以让心存不轨的宫羽商方寸大乱,把叶枫有百鬼幡的事情遮掩的干干净净,况且,雷震天跟王明志也是认识的。

宫羽泉现在身死,那么杂役堂估计势力要重新划定,雷震天的地位绝对会攀升很多,到时候有很多事情要与他打交道。

“宫羽商,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王明志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师兄,你可千万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我宫羽商以性命担保,绝对不敢欺骗您,叶枫绝对身怀鬼域东西,你可千万不要被他蒙蔽眼睛。”

宫羽商见王明志有些心动,立刻大声叫怨喊屈。

“我哥哥就是被他们杀的,他们现在见我哥哥身死,都要来欺负我,王师兄,我大哥身前可是对你不薄。”

说到这里,宫羽商居然挤出一滴眼泪来,看的王明志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做决断。

叶枫在一边皱眉,这王师兄看样子跟宫羽商关系不简单,而且他貌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这样,倒不如卖他一个人情。

叶枫站出来,忽然道:“大家也不要苦恼了,雷帮主,你对叶枫的好意,叶枫心领了,不过有人要诬陷我,我肯定是不愿意的,既然大家都存在疑虑,这样,还跟我刚才所说一样,我去刑事堂,让刑事堂堂主来检验我是否是鬼域派来的奸细。”

顿了顿,叶枫随后双眼迸射两道寒光:“如果,与宫羽商道友说的完全不一样,那么宫羽商一定要还我一个清白,我要跟他决斗,你看如何?”

被叶枫这么一提醒,那王明志师兄立刻点头,这个方法很好,刚才就是要用这个方法的,只不过因为雷震天的到来,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明志有些感激的看着叶枫,这个方法解决了自己为难的状况。

雷震天是明摆着要袒护叶枫,自己又不能得罪雷震天,所以他刚才才那么为难。

现在叶枫主动提出要去刑事堂,他自然是极为乐意,求之不得。

“叶枫,你可要想清楚。”雷震天转身,小声正色道,眼睛看着叶枫,自己可不是开玩笑。

叶枫传音道:“雷帮主,你就相信我吧,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叶枫显得极为自信。

雷帮主将信将疑,既然叶枫执意如此,那就这么把。

“好,既然这样,咱们就这么办。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

雷震天拍拍手表示自己赞同这个方法。

随后,一行人来到外门之外。

外门,山脉高耸,有一层更为高级的剑阵防护,山脉也比杂役堂那边的山脉高上一倍之多,这里的灵气也更为浓郁。

刑事堂,是一座道观,不过这道观极为阴森,充斥着杀戮之气,人进入之后,会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发出。

道观前门,正上方刻着刑事堂三个血红色大字,大门两侧,两个老虎石像,墙壁上则刻着法不容情,雷霆正道。

进入道观之后,叶枫看到周围放着许多刑具,钩子,飞剑,基本上都是下品灵器级别的法器,而且一些不满尖刺的蒲团,应该是某人犯错,要跪在上面接受惩罚。

道观正中央有一块大殿,殿门紧紧关闭,从里面传来纯正的雷电灵气,大殿里面的气息与外面的气息截然相反。

里面是浩然天地正气,道观外面则是森然杀气,这两股不一样的气息,居然就存在一座道观之内。

王明志很尊敬的来到大殿门口,跪在地上,轻轻道:“弟子王明志求见长老,目前有一件事需要长老鉴别,有一个弟子被怀疑是鬼域派来的奸细,弟子修为微弱,无法查看出详细情况,所以来此求长老定夺。”

王明志语气很温和,很温顺,宛如一只猫一样,对着主人说话。

里面传来一道纯正极具磁性的声音,“此人可带来没有?”

“回长老,此人已经带到殿外,正等待长老出来鉴别。“

“好,你先退下,我这就出来。”

随后殿门无风自动,漆红大门缓缓打开,里面飞出一个轮椅来。

轮椅,居然是轮椅,刑事堂长老居然是个瘸子?

没错,果然是瘸子,是个残废。

刑事堂长老,长得仙风道骨,满头白发,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太多,满脸沧桑感,天庭之处,不满数跟横纹,双眼之上,一对剑眉,平添一股整齐,鼻梁挺拔有力,下颚长着一撮呼吸,他手中拿着一个蓝色飞剑,这飞剑之上,悬浮雷电。

他一出现,空气一窒,让人心中有些压抑。

轮椅飞到大殿院落之中,长老目光射出两道光华。

“明志,那个被怀疑的鬼域奸细在哪里?”

“长老,就是这个人,他叫叶枫是今年狩猎森林第一名。”

王明志颔首回应。

长老看到王明志手指方向,而后手掌一一挥,从他手中迸射出一道蓝色灵气,蓝色灵气宛如绳索一般,直接攀附到叶枫身上。

这蓝色灵气一触及身体,叶枫立刻发现全身灵气好像被什么给禁锢一样,体内的北冥神功即刻产生反抗,要吞噬掉这道灵气。

叶枫连忙撤离北冥神功的吞噬之力,这个关头可千万不能出差错,一旦北冥神功产生吞噬之力把这刑事堂堂主灵气吞噬,那么自己会立刻被打上魔教身份。

任由吸力拉扯,叶枫身体悬浮起来,化为残影来到刑事堂堂主身边。

叶枫打量这个老人,这老人就是刑事堂堂主,一身正气,双目扫射在自己身上,自己竟然有一种赤 裸感觉,在他面前丝毫没有隐私。

“居然是修炼刀气的,奇怪,修刀的在百川宗可是很少见的,你也算稀有物种。”老人双目扫射之下,立刻发现叶枫修炼的不善剑气,而是刀气。

修刀的人,不多,百川宗更少,修真蓬莱仙岛,崇尚修剑,虽然百川宗名为百川,吸纳天下独特修士,不过修剑的还是占据大多数。

“咦,你小子居然没有丹田,奇怪,奇怪,活了几百年,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以刀魄作为丹田。小子,你的丹田是怎么回事?”老人厉声问道。

“回长老的话,我在凡人大陆的时候,被仇家谋害,废掉丹田,而后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位快要身死的前辈所救,当时他见我丹田被迫,喜出望外,就把自己一身修为传送与我,同时还把一枚刀魄跻身于我的被迫丹田位置上,随后刀魄就成了丹田。”

叶枫随便编造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不过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声情并茂,煞有其事,刑事堂长老听到之后,沉吟半晌,居然是相信了。

他没有再也叶枫脸上察觉任何撒谎表情。

“有人说,你是鬼域派来的奸细,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奸细。”

说完,刑事堂长老手里迸射出一道雷电,进入叶枫体内。

约莫三息时间后,刑事堂长老撤去灵气。

“明志,以后做事情稳重一点,这小子身体内,没有什么异样。”

很不高兴的看了王明志一样,啪嗒一声,这长老居然一巴掌拍打过去,把王明志给扇飞,撞在一块大鼎之上。

王明志脸上立刻出现一双手掌,通红如血,他从大鼎上栽倒下去,而后爬起来,连连点头。

“长老,你放心,我以后知道了,知道了。”如同做错事的孩子,王明志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着脑袋。

王明志走过来,站到叶枫身边,转过身,朝宫羽商瞪了一眼。

“长老,这叶枫很狡诈,你可不要被他蒙骗,他使用的鬼修方法,是依靠一件鬼器的,那鬼器邪恶的很,能够释放出鬼魂,所以不是鬼修是什么,只有鬼修才能够驱使鬼魂。”

宫羽商见刑事堂长老查探叶枫灵气无果,亡魂大冒,心中甚为恐惧,急中生智,想出这件事来。

“哼,你是说我有眼无珠吗?”刑事堂长老随后眼神一眯,身上气息隆隆作响,气氛为之一凝。

“长老,弟子不敢,弟子绝无此意。”宫羽泉立刻求饶道,这长老脾气古怪的很,还是不要反抗的好。

“哼,谅你也不敢,叶枫,我且问你一句,他说的可是真的?”

“长老,弟子不敢期满你,我全身上下的东西都在这乾坤袋里面,长老你可以过目一下。”

说完,叶枫把自己的乾坤袋解下来,放到刑事堂长老面前。

刑事堂长老点点头,叶枫神识打开乾坤袋,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

刑事堂长老眉头一挑,极为诧异。

“好小子,你的灵石倒是不少啊,哼,是我见过的最多灵石的一个人。”

翻来翻去,不过里面没有看到任何鬼器。

神识从一块黑色令牌上扫去。

“咦,这块令牌倒是有趣,居然可以吸收我的灵识,不过看品阶也就是下品灵器的材质,应该不是什么珍贵东西。”

长老收回自己灵识。

“大胆孽障,你居然敢三番五次欺瞒我,你居心何在?”

说完,刑事堂长老身影一闪,连他的轮椅也消失不见,接着,宫羽商嘴巴不满血丝,牙齿脱落几颗。

宫羽商是有苦说不出,牙齿咬得咯蹦响。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信,我不相信。”宫羽商眉头紧锁,神态近乎疯狂,因为刚才刑事堂长老一巴掌拍的,他的头发也披散下来,此时显得极为狼狈。

百口莫辩,就是形容宫羽商此时狼狈形态。

“叶枫,你个卑鄙小人,我要与你决斗。”忽然,宫羽商双眼睁开,怒视叶枫。

叶枫哂笑一声,这宫羽商真的是没救了,如果他直接离开百川宗,不找自己麻烦, 未必有今天这种结局,今天这个结局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他哥哥的确是自己杀的,可是宫羽泉作恶多端,杀了那么多同门,而且三番五次要杀自己,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他宫羽商手底下也不知道谋害多少修士性命,今天如果不是自己把百鬼幡特地的放入阎魔那里,估计自己肯定会被刑事堂长老抓到,到时候整个百川宗将会无自己立身之地,甚至会落得个全宗门追杀的局面。

“好,既然你如此,我就成全你,也替那些被你残杀的同门报仇。”叶枫痛快答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