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乐峰的坦白

见宫羽商仓皇逃离,叶枫没有在意,他要去办一件正事,相比宫羽商的事情,自己更在意这件事。

直接来到杂役堂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踏着青石板,叶枫径直走到山峰上一座道观门口。

道观门口,放着一道剑阵,叶枫刚进入道观范围,空气中就出现剑气护罩。

山峰周遭,青草郁郁,唯有一道观伫立其上,叶枫右手一挥,一道黄色刀芒,凝练无比,嗖然,一寸刀芒窜入护罩之内,剑阵刹那消散,道观之门无人挥动,自己打开。

叶枫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和好奇,随后走了进去。

刚入道观门内,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衫,头上裹着方巾的奴仆,手里拿着一根扫把,眉头皱着来到叶枫身前,他伸出手中扫把,抵挡住叶枫问道:“你是谁,这里可是主事的道观,任何人不得擅自进来。”

叶枫看着面前的奴仆,先天后期修为,他顿了顿,把自己身上的气息立刻释放出来。

奴仆刹那感受到一股威压,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无力,目瞪口呆。

“告诉我,你家的主事在什么地方?”

“在……在这边,我就领师兄你过去。”奴仆没想到叶枫实力这么强悍,光是威压都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他立刻带着叶枫穿过道观走廊,来到道观正厅。

正厅大门紧闭,叶枫双手一挥,示意奴仆下去。

奴仆见叶枫让自己离开,如遭大赦,迅速从正厅门口消失。

叶枫直接闯了进去。

“是谁,你不想活了?不知道我在修炼?”大门被撞开,里面传来一道暴怒声音,接着一道剑气从里面射出来,朝叶枫眉心而来。

叶枫嗤笑一声,手指一点,刀气与剑气撞击,把剑气给轻易化解掉。

“乐主事,几日没见,修为见长啊。”叶枫进入门内后,直接把大门给关闭,光线透过窗户,使得大殿之内的情景能看的一清二楚。

乐峰抬眼一看,发现来者居然是叶枫,眉头微皱,不过脸上随后立刻浮现一丝笑容。

“这还不是多亏了在狩猎森林里面有人的帮助,我才能得到不少妖丹,这不刚出来,就马不停蹄的修炼,怎么能跟叶枫你比较呢。叶枫你可是咱们杂役弟子的风云人物。”

乐峰谄媚一笑,宫羽泉死了,自己的依仗就没有了,不过他并不担心,反而有些轻松。

宫羽泉死了,那么自己让他杀叶枫的事情自然没有人知道,所以在得知宫羽商离开的消息,乐峰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他心里存在侥幸。

可笑的,正是这份侥幸,让他自己处于两难的地步。

“呵呵,想必那个帮助乐峰主事的人,应该是宫羽泉吧,可惜宫羽泉现在死了。”

叶枫也懒得跟乐峰主事废话,直接提出宫羽泉,死去的宫羽泉。

“宫羽泉已经死了,之前的一切恩怨自然都消除,叶枫,你不会怨恨我跟宫羽泉在狩猎森林一起吧?这个你可不要误会,我只是当时……”乐峰想要继续解释。

叶枫直接伸出手掌,让乐峰停下来。

“乐主事,你不要解释了,一切的事情缘由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让宫羽泉杀我,我说的对不对?”说完,叶枫忽然双目射出寒芒,看着乐峰。

乐峰被叶枫这么一看,身体立刻颤抖一下,不自觉的双腿朝后退了一步。

“叶枫,你说什么, 我怎么听不懂?”乐峰还是不死心,不过他已经感觉到事情暴露了,可是叶枫实力比自己要强大不少,自己不过是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怎么能敌得过叶枫金丹后期?

在他眼中,叶枫还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他当然不知道,叶枫现在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他。

“不要装了,我杀了宫羽泉之后,知道了一切事情,你跟他联合起来,让他杀我,并且允许他一些条件,不用解释了,我现在来找乐主事,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仇恨?” 叶枫说完,身影一闪,在大殿之内留下一道残影,而后出现在乐峰面前,一只手扣在乐峰的喉咙处,手指间刀气萦绕,只要叶枫稍稍一用力,那么乐峰的喉咙就会被刀气立刻刺穿,一命呜呼。

乐峰见情势危急,额头上不仅流出汗水来,他的呼吸更是急促起来。

“叶枫,不要冲动,咱们……咱们可以商量的。”

见叶枫对自己杀意很浓,乐峰知道自己再掩饰也不是办法,反而会更加激发叶枫的血性和愤怒。

“乐主事,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还有我叶枫,不喜欢杀人,这一点你要明白,再说了,之前你对我也不错,有些事情还是说明白了,这样不至于产生什么误会。”

见乐峰语气比之前软了不少,态度也端正下来,要说出实情,叶枫眼睛一眯,把眼睛里的寒芒给收敛,接着手指松开,朝乐峰温和说道。

乐峰见叶枫手指从自己脖子上离开,他猛然弯腰,大力的呼吸几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变得顺畅,只不过因为深呼吸,面色有些潮红。

他看着叶枫,表面平静的叶枫,可给自己的感觉,无异于一场风暴,叶枫就像是天上的雷电,只要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雷电劈中,雷电劈中的结果就是身死道消。

所以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没想到一年前还可以任意揉捏的叶枫,现在变得这么可怕,他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此时,乐峰心中竟然是产生极大后悔,后悔自己做了一件糊涂事,真不应该答应她。

“是这样的,一年前,也就是你刚才咱们百川宗不久,我接到一个消息,要我杀你,而他会给我一把中品灵器,因为我主事的位置过几年就要换届,以我的实力想要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做下去,是有点艰难的,不过如果有一件法器,中品法器,那我就绝对有把握继续做这个位置,而那个人则答应给我一件中品法器,要求就是让我杀掉你。”

咳嗽一声,乐峰开始讲述一年前的事情。

叶枫眉头一皱,‘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杀我?他应该不是咱们百川宗的人,一年前,我刚来,不会得罪本宗的人的。”

叶枫仔细一分析,不过还是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这个人是花婆婆,几年前我出山门遇见她,我们之间以师兄们相称,只不过我们志向不同,她选择依附权贵修士,我则是依附宗门,之前我们联系很少,只不过忽然间,也就是一年前,她给我传音,而传音的内容就是杀你,当时我犹豫很久。”

“可是,在利益的诱惑下,你最终还是决定要杀我对吧?”叶枫嗤然笑道。

乐峰面露羞愧之色,点头称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干脆如实说来,说不定还能换来一线生机。

花婆婆,居然是她,没想到她对自己的杀意那么执着,自己只不过是跟她之间有一点小摩擦,何至于一直追着自己不放,这花婆婆实在是太可恶了,凶残无比。

叶枫眉头紧蹙,皱成一个川字,看来这件事必须要处理好,上一次她的掌法,差点让玉玲珑身死道消。

一抹冷芒从眼睛里闪过,让乐峰心里一颤,这叶枫不会是对自己动手吧?

“你放心,我说过不杀你,就不会杀你,再说了,虽然杀了你我没有什么大事情,可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杀人,可如果非要逼得我杀人,那我可就要杀个痛快。”

叶枫见乐峰面色微变,略微猜到他心中的想法,立刻冷淡道。

乐峰见叶枫如此时候,呼出一口气,刚才自己是担心的不行。

“你说一下,现在花婆婆到底在什么地方?”叶枫问道,现在自己突破黄色刀魄境界,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一年前的叶枫能想必的,现在自己要出手,主动出击。

你设计我一年时间,一年后的今天我发现了这个事情,那必然要进行反击,把我的设计重新全部还给你,叶枫心中如此想到。

“这……花婆婆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见叶枫要询问花婆婆的下落,乐峰立刻汗如雨下,连忙说道。

“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叶枫眉眼一挑,冷芒重新浮现。

不过随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既然你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那就把她给引过来不就行了?这样,你通知她,你已经把我给杀掉了,让她过来收尸看看我到底是真死了还是假死。”

“这……”毕竟处于情感考虑,乐峰有些犹豫。

“虽然我不喜欢杀人,不过有时候也没有办法。”见乐峰犹豫,叶枫觉得要给他一点压力,而后,脸色阴沉说道。

乐峰眼睛闪闪烁烁,他听到叶枫的话, 暗道一声不好。

呼,他出了一口长气,眼睛里绽放一丝坚定的光芒。

“行,我答应你。”

“好,这就好办多了,你放心,如果你帮我办了这件事,下一届的主事换位事情,我来帮你搞定,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让你当一个主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叶枫这句话,让乐峰眼睛一亮,暗叹,叶枫果然是好手段,恩威并施,简直使用的出神入化,自己的确心动。

花婆婆,只好对不起你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答应你杀叶枫,也是这个目的。

见乐峰答应不会反悔,叶枫笑意更浓,而后便让乐峰传音给花婆婆,两人约定百川宗宗门之外一个地点,让花婆婆来验货,同时让她把她承诺的中品法器给带上。

叶枫走出尸丘后,来到蛟龙地狱,可是发现周围空间自成一界,一条龙盘踞在大山之内,正在涅槃渡劫,石龙,银尸,鳄鱼,狮子,老虎,这些妖兽一刹那全部出现,以金丹后期的力量横扫风雷散,散派金丹修士,死伤无数,不过很多人最后选择捏碎玉符离开。

宫羽泉手下还剩下十二人,他采用秘法,竟然生生把十二个金丹中期修士提升到了金丹后期,布下十二地支剑阵,把雷震天和叶枫困住其中,两人生命垂为,此时,聂小倩给叶枫的血玉发挥作用,帮助叶枫灵魂突破元婴期,叶枫绝处逢生,喜之领域形成,飞刀直接斩杀宫羽泉。

同时吸收灵力,得到一些秘闻,乐峰主事的事情,蛟龙渡劫,叶枫帮他渡劫,取得龙诞香,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