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玲玲的追杀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当叶枫出来后,发现早渡江韦陀的一群人中为首的居然是一个姑娘,还是自己之前见过的玲玲,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有趣的感觉来。

自己跟这玲玲之间貌似有些缘分啊,在哪里都能看到。

此时的玲玲不仅修为全部恢复,而且还突破到了元婴初期,这太奇怪了,因为修为的提高,她身高也长了不少。

更为让叶枫诧异的是,之前小丫头气息的玲玲此时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完全发育开了。

红色的纱衣包裹住她修长约莫一米六五的身材,胸前的一对饱满则被两片类似于皮革的圆形薄薄的东西包裹住,露出那浅浅一抹沟壑来。

重要的是这丫头,身上的处女气息完全消失不见,代之而来是成熟的,带着诱惑性的女人的味道。

叶枫笑了一笑,他的视线从玲玲洁白如玉的胳膊上转移开,玲玲胳膊上的守宫砂没有了。

守宫砂代表着处女关节,一旦没有了,那证明这丫头肯定跟那个男人搞在一起了。

或许她恢复的修为正是跟这个有关系。

看到叶枫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带着嘲讽,远处红色纱衣的玲玲,眼神里寒芒四射,更多的是怨恨。

她呸了一口,“朋友,谁跟你是朋友,叶枫,你真是阴魂不散啊,没想到在哪里都能碰到你,还有你的这个野猴子,总有一天我要吃了你的猴脑。”

玲玲的怨恨和暴跳如雷,让渡江韦陀稍稍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没想到女施主居然与叶枫这么有缘,看来今天这场面是打不起来了,有趣,有趣啊。”渡江韦陀眼神里露出别样的意味来。

“哼,老和尚,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好心好意来请你,这枚破虚丹,你到底要还是不要?”玲玲虽然非常恼恨叶枫,可是今天自己是来办事情的。

这个事情自己不能有任何差池。

“破虚丹虽然很重要,很珍贵,可是我还不会要,不会为了这个去给你的那什么十大恶人主人炼制乐不思蜀,你回去告诉他,如果他想要这东西,把他的龙鳞盔甲拿过来跟我换。”渡江韦陀笑吟吟道。

“龙鳞盔甲?你想要这个,哼,好一个老秃驴,我看你是根本没有诚意,这龙鳞盔甲是我主人的保命武器,你这是纯粹找事情,既然如此,你没有诚意,走,咱们走。”

玲玲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自己是元婴初期的修为,带来的这群人也不过是跟自己修为不相上下的人,她这次来,按照主人的吩咐,一枚破虚丹应该不成问题,不料渡江韦陀貌似贪心很大。

一个老和尚,出家人,居然还这么贪心,真是冥顽不灵,找死。

她立刻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这里。

“玲玲,我奉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执迷不悟,不然之前的下场会再次到来。”看着玲玲愤恨离去,叶枫提醒道。

“叶枫,你杀我婆婆,我家主人一定会杀你,你如果识相的话,尽快逃跑吧,不然你和你的小猴子,都要被我当成皮球来踢。”玲玲眼神眯缝的朝叶枫看了看。

“要不要把他们都留下来?”叶枫虽然嘴上说让玲玲一行人走,可是他担心玲玲跟她那所谓的主人把这里一切交代后,那什么十大恶人回过来找渡江韦陀麻烦。

“不用担心,我明白你的心思,这十大恶人还奈何不得我,只是我有些奇怪,你怎么跟那个小丫头认识?这个女孩可不是手软之辈,上一次过来的时候,口出狂言,随便打杀下人,根本不像是个少女应有的手段。

“这个啊,说来就话长了,走,咱们先过去,一边喝酒,一边跟你说。”叶枫随后拉着渡江韦陀的手,两人一起走入茅草屋。

“怎么,处理好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被对方给吓住了。”十二少躺在凉亭上,手里拿着酒水一边喝,一边斜着眼神看着两个人。

“十二少在这里,他们怎么敢轻易动手,以你的实力和势力威望,这城主府还不得听你的?”渡江韦陀居然也奉承起十二少来。

“得,你别奉承我,一个老和尚奉承我,我倒是有些不习惯,如果是叶枫奉承我,我倒是求之不得。”

“你去死吧。”叶枫白了十二少一眼,这丫的真的是让人无语。

“快点喝,喝完之后,我把你送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办呢。”叶枫有些不耐烦。

“有事?呵呵,你这叶枫终于是肯说出来了是吧, 这些天我看你着急的不行,还以为你是想尽快逃避我呢,现在看来的确不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十二少伸出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嘿嘿一笑。

“你别朝自己脸上抹金,我可不是因为你。”叶枫反驳道。

“好,好,跟我没关系,不过你说说,是什么事情,说不定我们能帮上你。”十二少沉吟一会道,叶枫有事情自己是一定会帮的。

“是这样的,你们在修真界听说过一个叫宁采臣的家伙没有?”叶枫打量二人问道。

“宁采臣?这个人的名字有些奇怪,不过姓宁的大人物,倒是没几个,哦,我想起来了,咱们修真界,这近几十年来,有一个修真界比较聪明的修士倒是有一个姓宁的,不过他的名字倒不是叫宁采臣,而是叫宁凡尘。”

十二少摸着自己妩媚的脸蛋,稍稍想了想,忽然道。

叶枫感觉到百鬼幡内,聂小倩的情绪刚才波动很大, 不过现在陷入了低迷。

“宁凡尘?”叶枫疑惑一下,不过心中失望比较大,修真界这么大,出现一个姓宁的也不奇怪,这个宁凡尘是宁采臣的希望是百分之九十九不可能。

还有百分之一,是看天意的。

“这个我估计不是你的朋友,不过这个人倒是好像腾空出世一样,进入剑宗之后,一人如剑道,被剑宗宗主剑尘称之为,千年以来,对剑的理解最透彻的人,世人称之为剑尘第二。”

十二少随后便打断了叶枫那百分之一的念想。

“是啊,这个人我和尚倒也是听说过,此人修为厉害无比,现在已经是洞虚后期的修为,距离渡劫仅仅是一步之遥,也不过修炼二十多年时间而已。”

“那这样的话,可能就小了。”叶枫低声点头。

“没事,这个宁采臣的人我一定会帮你找的,只要在天香谷帮助过的那些宗门之内,我跟他们说一下,他们绝对会卖我一个面子的,如果你知道那个人的画像则是更好了,一副画像发出去,很容易就能够辨别。”十二少笑嘻嘻道。

“画像?这个我倒是可以找到。”

随后他跟聂小倩交流一番,把宁采臣的画像给画了出来,翩翩世家公子的样貌,果然是英俊潇洒。

“那好,这个东西我先收着,等回去后,我就让那些人开始帮我寻找。”

“叶枫,你们两个还是快点走吧,我想起来,刚才那个玲玲好像说,是你杀了她的婆婆,她的婆婆也就是花婆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杀了她,那十大恶人一定会来报仇的,此地不宜久留,你们快点离开吧。”

老和尚渡江韦陀,忽然站起来,催促叶枫二人离开。

“怎么?你还怕他?我还用怕他?”十二少有些不解道。

“十大恶人你有所不知,他们是天荒城最凶狠的杀手,同时也受到城主的保护,一般的话,一旦城池遇到灭顶之灾,他们就会一起同心合力拯救一城人民,可是因为这样,他们做起事情来无法无天,所以在坊间,人们称之为十大恶人,这十大恶人,每一个都能管辖千人军队,这些军队里面的士兵,个个也都是拥有修为的,他们身手很厉害。”

“十大恶人,我只是听说过名字而已,听你这么一解释,貌似有点难对付,对了,这个十大恶人是什么修为?你都打不过?”十二少继续问道。

“如果没有那个龙鳞铠甲,我倒是不惧怕他,可是这龙鳞铠甲一旦开启,他的防御力成倍的增长,除非有渡劫期的修为,否则破不掉他的防御。”渡江韦陀极为慎重道。

“那你怎么办?”叶枫还是担心渡江韦陀。

“不用担心,我一个老和尚他敢对我动手?可别忘了,我也是有势力的人。”渡江韦陀极为自信道。

“老和尚说的没错,你不知道天下所有的和尚,都是佛宗的修士吗?佛宗那边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本来佛宗修士就不多,他们看待每一位佛子都是跟宝贝一样,所以天下修士,很少有人敢跟佛宗纠缠,这些老和尚一个比一个难缠,而且心志坚定无比……”十二少摊手,他对佛宗了解的可比叶枫多了很多。

叶枫见此,两个人如此见此,自己多说无益,只能祝福老和尚多多保重。

叶枫跟十二少刚离开不到半柱香时间,玲玲去而复还,不过她的身边却出现一个身穿黑色盔甲,裸露两只强壮臂膀的黑大汉。

这黑大汉,手掌被铁器包裹,背后背着一把巨大锤子。

“老和尚,你之前那两个朋友呢?”这黑大汉一来到这里,立刻喊道。

“朋友?什么朋友?”渡江韦陀神秘一笑,就是不承认。

“哼,老秃驴,你别狡辩了,刚才那个人绝对跑步了,我家主人现在正在忙事情,没有功夫来管你,现在我们之间没有矛盾,你最好不要插手,你不说是吧,不说我们也有办法。”玲玲见渡江韦陀不承认,冷哼一声,她心里早知道老和尚不会轻易就范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靠气味来追踪了。

忽然间,她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老鼠,这老鼠是紫色的,看上去机灵古怪。

老鼠在她手心来回走动一会,而后玲玲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黑铁大人,咱们现在朝这个方向追踪,不出半柱香时辰,就能看到那两个人了。”

“你们这群人,当我是空气嘛?”渡江韦陀忽然道。

“我早知道你会阻拦,可是你阻拦的了吗?”玲玲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笑容,手里猛然翻转一下,两颗黑色的珠子被她扔出,朝渡江韦陀身边砸去。

渡江韦陀,把自己的僧袍甩来,抵挡住黑色珠子。

可是,当袍子与珠子接触时,一刹那,产生爆炸声响,周围立刻被黑色气流充斥,迷蒙的很看不清楚四周的事物。

这是迷雾散,一种一次性使用的符咒。

昂贵无比,这玲玲太舍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