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忘恩负义

叶枫在听闻老者的话后,道谢一声,便转身离去。

“族长,刚才那个修士呢?”

叶枫前脚刚走,从远处追杀群狼的修士里面跑过来一位中年模样的修士,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显然是奔跑过来的,他修为是金丹初期。

“他已经走了,怎么了?”老者明知故问道,不过他的表情很淡然,带着疑惑看着走过来的中年修士。

“族长,你怎么能让他走呢,他可是城主追杀的修士叛徒,咱们如果拿下他,那是大功一件啊,咱们的小镇也会从三级城镇,升为二级城镇,那时候,就能够收到城主护卫队的保护,咱们的小镇居民生命就多了一份保障,你怎么……”

中年修士一脸愤恨一脸恼怒,他万万没想到老者居然会这么做。

“玄木,做人要真诚,要善良,从小我是怎么教导你的,那个人是咱们的恩人,不能杀的,记住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说的,那个告示只有你我二人看到,我已经把告示给毁灭了。”老者手中的拐杖猛然朝地上敲击一下,随后一脸坚定的离开了。

只是这个叫玄木的修士一脸不甘心。

“怎么可以这样,族长,你真是糊涂啊。”玄木拔出飞剑,猛然朝地上砍去。

一丈剑气从他手中冒出,轰隆一声,斩却地面出现一道丈许长的鸿沟。

“不行,我不能让这个机会丢失,二级城镇啊,二级城镇就能够得到城主护卫队的守护,三级城镇不仅资源少,还会经常受到妖兽的攻击,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忽然间,玄木看着远方,眼睛里闪烁出一丝坚定。

却说叶枫再老者提醒之后,迅速来到自己之前隐藏的山洞这边。

“看来咱们得迅速离开这里了,我现在抓紧时间突破,刚才那老伯说,木城主已经把告示发到这边了,还好那位老伯很仁义,给咱们机会,不然一旦被告知那木城主我的踪迹,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木城主修为是洞虚后期,以自己目前元婴初期的灵气修为,顶多可以抵抗元婴后期修士,如果拼上精神修为,可以与洞虚初期的修士进行比拼,但是对于洞虚后期。

叶枫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他要尽快突破。

让剑三十和小黄在外面护法,叶枫进入山洞,而不做多余时间浪费,直接坐在地上,双手挥动,乾坤袋内的火狼元婴出现在他手里。

嗖,飞刀瞬间出现,把元婴搅碎,一股红色灵气变成火焰,不断围绕刀魄旋转。

同时,刀魄上也出现火焰,炼化着这些灵气。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忽然间,在山洞外护法的小黄和剑三十朝洞内道:“主人,外面来了一群修士,修为还不弱。”

叶枫眉头一皱,这个时候分心了,他心神微微一震。

火狼的元婴已经被吸收完了,可是还是眉头突破,就差了那么一丝,没错,就是那么一丝。

如果现在有一枚金丹,无论是初期中期还是后期,只要是金丹,那么自己就能突破。

那些丹药也被吞噬一干二净,但是叶枫发现两寸黄色刀魄,并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这个二寸刀魄对灵气的需要很多,量很多,他还是估算错误了,本来以为一颗火狼元婴就足够了,没想到还是不够。

“叶枫,快点给我出来!”

这个时候,叶枫走出山洞,既然突破不了,那么就拿这些修士来喂刀吧,用他们的修为来作为自己突破二寸刀魄的垫脚石。

当他一出来,就听到远处那一群修士朝自己吼道,其中最强大的修士是元婴中期。

他应该是队长。

他身后站着十多个金丹期的修士,不过在这其中,叶枫看到一名并不是穿着军士衣甲的人,而是穿着一身袍子。

这袍子,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枫稍稍一想,脑袋一亮,这不是刚才自己从哪些火狼手下救出来小镇修士穿得衣服吗?

莫非是?

“哈哈,叶枫,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追来,哼,要怪就怪你是城主要捉拿的要犯,我家族长仁慈,可是我却看不下去,凭什么要放过去。这可是我们小镇进阶的好机会。”

叶枫正在好奇的时候,那个唯一穿着修士袍子的人从军士中飞过来,冷笑的看着叶枫,他眼睛眯缝,给人一种阴冷感觉。

“哦,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人高密的,原来是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我救了你们,你却恩将仇报,你这样的人,死不足惜。”这个举报的人,修为金丹初期。

正好自己需要一枚金丹,那么便那你开刀吧,你对我不仁,我只能杀你!

“大言不馋,这么远的距离你想要杀我,哼,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杀我,我立刻就走。”

高密的人,自忖自己距离叶枫有数十米距离,叶枫想要过来杀自己,最起码要三息时间,这三息之间,足够自己逃命了。

可惜,他太自大了,所以给了叶枫一个机会。

叶枫噌然之间,手中刀芒闪现出来,化为黄色流光,迅速无比。

噗嗤一声,刀身蝉鸣一下,一道鲜血从那告密者喉咙迸溅而出。

“不可能……不可能……”告密者睁大双眼,捂着自己的喉咙,怎么会这么快。

一个呼吸时间都没到,叶枫的刀就插入自己喉咙里面,这太恐怖了。

可惜的是他没有时间后悔,他好像看到了一些往事,自己小的时候,那冰天雪地中,为了猎杀一直豹子,自己蹲在雪山里面蹲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终于是找到机会杀掉了那个豹子。

雪,他看到了漫天雪花,好冷,好冷……

嘴角呢喃两句,没了意识,他死了。

叶枫看着倒在地上的告密者,眼神里闪烁一丝寒芒,这是他咎由自取。

他手指一点,那插入告密者喉咙的 飞刀,化为一道黄色流光,直接从喉咙进入他的身体,一番搅乱,弄出一枚金丹,眨眼之间来到自己面前。

叶枫也不多想,直接就把金丹吞入肚子里面。

“杀!”

见告密者被叶枫斩杀,那领头的元婴中期修士,火冒三丈,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居然无视自己,在自己面前杀人。

自己成了空气是吧,所以他立刻下了杀令。

身后那些军士听到后,怒吼一声,每一个人嘴巴里面都爆喝一声杀字。

震破天地,方圆一里之地都被喊杀声充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