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无心之举 破局

“叶枫,这件事你想清楚再跟我说,好了,各位将军先行退下吧。”诸葛锦绣眉头微皱,并没有立刻答应叶枫,双手一挥,大殿之下那些人便迅速离去。

只是口中唏嘘不已,为叶枫的行动表示不理解或者有些再说,叶枫做事有点鲁莽。

可是到底是什么感受,也只能是作为当事人的叶枫知晓,他站在大殿中。

当所有人离开后,他还是没走,而是有些愣神,在思索着诸葛锦绣最后那一皱眉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殿之上,凤城的城主还没走,还有一边站着的小黄门太监。

他们两个都是有修为的人,一个洞虚初期,一个元婴后期。

两个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看着叶枫,不知道叶枫要干什么。

小黄从一边吃了核桃之后,来到叶枫身边,伸出自己的爪子蹭着叶枫衣角。

忽然,叶枫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那脸上之前被骷髅兵留下来的一丝疤痕,在微笑之间的眼角形成一个皱纹,别有风趣和魅力。

凤城城主和小黄门太监一脸不解,这叶枫居然还笑?两个人也是破天荒第一次没有离开,若是以往,他们会在宣布将士们离开之前就走的。

“城主大人,不知道锦绣大人现在何处?”

被叶枫这么一询问,凤城城主立刻微微一笑,“走,我带你去。”

叶枫点头,随后跟着凤城城主穿过大殿的左边侧门,而后朝一个走廊走了一百多步,那边正好有个凉亭,凉亭上上写着“春风细雨”。

春风细雨亭,周遭是泉水,这是从城主府背后雪山之上留下来的山泉,池子中间游鱼游来游去。

这个时候,天空阴沉,忽然下了一场雨,这雨是秋雨,秋雨细细 ,缠缠绵绵,但每一滴连接起来,宛如珠帘,从天上落下来后,砸在池子里面,就如同珍珠一样,在水中荡漾开来,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没有止境。

从亭子里面朝外看去,宛如一幅山水画。

春风细雨楼,果然是一个好地方,诸葛锦绣一人端坐在亭台之中,亭台之上,有一石桌,石桌之上,有一盘黑白相间的棋

诸葛锦绣正一脸微笑看着自己,叶枫稍稍愕然,随后也是微微一笑,抬步,上前。

一共走了九步,恰好来到亭台。

“叶枫,坐吧,柳城主,我们有话要说,你可以跟老婆孩子团聚一会,看现在下雨,难道的好时光。”诸葛锦绣脱下自己那一身黑袍,手中摇着羽扇,笑呵呵的朝柳城主道。

柳城主毕竟是城主,懂诸葛锦绣的话,欠身,随后离去。

整个城主府后院,只剩下叶枫和诸葛锦绣,当然还有这一场秋雨,一池游鱼。

“怎么想着到这里来了?”诸葛锦绣摇着羽扇,轻轻道。

“不知道大人看过《西游记》没有?”叶枫并没有直接回应诸葛锦绣的话,而是抛出一个问题。

小黄在一边趴在凉亭栏杆上,一双眼睛瞪着池子里面的游鱼,随后跳下去蹲到台阶上,伸出爪子逗着游鱼。

对于二人的谈话,这猴子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觉得还是池子里面的游鱼比较好玩。

“西游记?”诸葛锦绣听到陌生的四个字,不知所以。

“这个西游记是世俗界那边一个很有名的小说家写的,关于神魔修仙的小说,里面有一片段,说是这孙悟空白天师傅教课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所以师傅菩提道人便朝他脑袋上敲打三下,傍晚时候,这孙悟空就去祖师门口,敲打三下门,然后一脸恭敬的看着他的师傅。

他师父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他说,不是师傅让自己过来的吗?敲打三下,便是三更时候过来。而大人回眸对我一皱眉,其实跟这是有异曲同工之效,所以我就过来了。”

叶枫说完,灿灿一笑。

“哈哈,没想到,没想到啊。”诸葛锦绣听叶枫说完,畅快一笑,笑的是酣畅淋漓,他手中的羽扇更是挥动如急雨。

“好,好一个西游记,这个小说的作者我倒是很想看看,居然能够想到我心中去,实在是个有趣的人,没错,叶枫,你很聪明,不过这个机会,还需要你自己来把握。”如果可能,诸葛锦绣倒是很想会一会这个写“西游记”的家伙。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人应该早死了吧。

叶枫好奇问道:“机会?把握?”

随后低头看了一眼石桌上的棋盘。

“嗯,是的,这个机会需要你来判定,你看着棋局。”诸葛锦绣把自己的羽扇放在一边的红木椅子上,朝叶枫挑挑眉,此时的他脱下了袍子,露出那一张饱受战争略显沧桑的脸,一头黑发扎束在身后,身上儒雅的气息显露无疑,只是狭长的眼睛里透出智慧光芒。

叶枫低头看了棋盘。

“这棋盘是个必死之局,我是白,你是黑,下一步是你走,无论你怎么走,我想不明白,你怎么生还。”诸葛锦绣淡淡看着叶枫。

“如果,你能破局,我便给你这次机会。直接让你进入九幽之地,帮你的妻子恢复灵魂,另外你的军功我可以向圣王申请,并且保你军功无一丝一毫损失。”诸葛锦绣坚定的看着叶枫。

叶枫沉默不语,眼睛盯着棋。

这一坐,便是七天。

七天,叶枫没有吃一粒饭,也没有喝一口水,尽管他是修行之人,一个月不吃饭不喝水都没事,但此时的落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可怜。

他着魔了,他盯着棋盘,看了七天七夜,还是没有看出个什么东西。

他的头发散乱无比,就像是一个乞丐一样,脏兮兮的,这七天他是较劲脑子,不明所以。

忽然,脑袋有点晕眩,这七天,他可是全神贯注的看着这个棋盘,全身精力都放在这里面。

他懂棋,尝试了自己之前见过的每一奔棋谱上的方法, 也尝试了新的方法, 他可以触类旁通,可以由一变千。

他不傻,但是却始终破不开这个棋盘。

而对面,诸葛锦绣跟他一样,但是诸葛锦绣却是闭目养神,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那放下的羽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在手里,手臂在慢悠悠的闪动,放佛这手臂不是他的一样。

他是扇动了七天七夜。

七天来,他也没吃一粒饭,同样没喝一口水, 当然,七天之内,春风细雨亭,也没有进来一个人。

而那池子旁边石阶处,小黄坐在那里,石阶上扔下一推鱼骨头,这小畜生,七天可是吃的不少,恐怕再给它七天,春风细雨亭池子里面的游鱼都会被它吃完。

躺在叶枫背后黑色阴气包裹剑匣内的剑三十一肚子腹诽,这小黄真跟八百年没吃过东西一样,看它那吃鱼贱相,他就一肚子气,不过他怕惊扰叶枫所以在剑匣内一动不动。

至于百鬼幡内的聂小倩,这个被叶枫利用说成自己妻子,用来搪塞诸葛锦绣让自己进入九幽之地借口的女人,此时在百鬼幡内一动不动,但她的一颗心却全然牵挂在叶枫身上。

叶枫胜利,那么她便可以尽快去地府,找寻夫君宁采臣的消息,所以她很关心叶枫,同样跟剑三十一样心理,她怕惊扰叶枫思考棋局,所以一动不动。

叶枫脑袋有些晕眩,这七天七夜的思考,让他耗费太多精力。

而一场秋雨,也下了七天七夜,依旧没有要停下的趋势。

只是池塘似乎永远无法被积水灌满一般,依旧是七日前那个水位。

手指头猛然间一颤,忽然棋盘上动了一下,叶枫精力消耗太多,所以神情恍惚之下,手指颤抖之间,动了棋盘上一枚黑棋。

叶枫刹那失神,神色有些震惊,不知所措,自己这一步走下去,显然是给自己下了一个死棋,自己把自己闭上死路。

然而,对面诸葛锦绣却是在叶枫鼓捣棋子刹那功夫睁开眼睛,眼睛盯着棋盘上的棋子。

“叶枫,没想到……你居然破局了……”一脸不相信,一脸惊异,但是诸葛锦绣却是找到了一个破局点。

叶枫刚才那一枚死棋,自己把自己给封闭死,可却打出一片新的天地,死棋被踢掉后,棋盘立刻活了起来。

这一招,以退为进,真如兵法一般,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叶枫被诸葛锦绣这么一叫,也是恢复过神智,他掐了掐自己大腿,打起精神,体内灵气微微运转,精神百倍,抖擞起来。

一双眼睛灵动无比,盯着棋盘上看,果然自己刚才一愣神弄出来的一个死棋,居然把整个棋局给盘活了。

这太奇妙了。

“叶枫,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诸葛锦绣是一千万个想不懂,自己想了十多年,整个棋局都没有破掉,而叶枫居然用了七天七夜把这个必死之局给破掉,太奇怪了,太厉害了,所以他看着叶枫的眼神是无尽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当然喜悦也不少。

叶枫总不能说,是自己一个走神,下错了一个棋子,从而打破了那个必死之局吧。

他只是默不作声,可是看在诸葛锦绣眼中,却成了一种高深莫测。

诸葛锦绣站起来,微微摇着羽扇,“哈哈,没想到我把这棋局破掉了,圣王,你老人家这次可是要输给我了。”

其实,这盘棋,是诸葛圣王给自己的,是要自己来破,可是自己破了十年,依旧毫无头绪,今天被叶枫破掉,这棋局的奥秘居然是以退为进,所以他兴奋不已。

吱吱。

在水池旁边蹲了七天七夜的小黄见诸葛锦绣哈哈大笑,眉头一皱,目露凶光看着他。

诸葛锦绣稍稍愕然,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刚才放声大笑,吵走了正要被小黄捉住的一条游鱼,再看看小黄旁边石阶上那一对鱼骨头。

诸葛锦绣更是放生大笑,喜悦之情展露无疑,没有一丝一毫的隐藏。

而叶枫也站在一边乐呵呵的笑着,跟傻子一样,这下自己可是可以去九幽之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