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陆判府邸

“前辈,这两个条件的,第一个晚辈知晓,阎罗王乃是地府天子,他的话,地府属下必然全部听从,不过这个晚辈如果想跟阎罗王搭上话,估计千难万难,倒不如去做第二个条件,这样也方便许多,只是不知道,这十万功德是什么,怎么得来?”叶枫有些好奇,这两个条件即使再难办到,自己也会选择其中一个比较容易办到的,自己答应过聂小倩,一定会帮她找到夫君宁采臣的。

“第一个你说的也是,我在地府上百年,也从来没见过阎罗王他的面容,想去见他,却是是千难万难,所以这第一个条件是无法完成,即使能够完成,也需要莫大机缘;至于第二个,功德这个东西,具体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一定是要有意义的事情对鬼魂对地府有好处的事情才能够得到功德,十万功德也不少,至于功德到底从什么地方得来,还是需要这陆判来定,他毕竟是掌管生死薄的官吏。”星宿老魔缓缓道,他看到叶枫眼中尽是坚定之色,心中也是很乐意帮助叶枫。

“师傅,既然这样,你跟陆判熟悉吗?”阎魔询问,对于这陆判,他听说过但是没见过,这种官吏不是自己一个小小鬼婴能遇到的。

据说,陆判修为比师傅都要强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哈哈,这个为师却是可以帮得上忙。”陆判微微一笑,抚摸自己鄂下胡须,颇有得意之色。

见三人狐疑,他也不倚老卖老,就直接解释道:“你说我星宿宫为何人服务受谁人指挥?其实就是陆判,陆判虽然是生死薄官吏,但也是阎罗王手底下一大势力,我是属于他管辖,你说我跟他的关系熟不熟?”

听完星宿老魔的话,叶枫眼睛一亮,没想到星宿老魔跟陆判居然有这一层关系,那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

“师傅,既然你们认识,你去求个情,陆判说不定就给叶枫一个机会呢?再说了,咱们星宿宫每年都要给上面上交那么多灵石,这点事情还不好办?”阎魔在一边嘿嘿一笑。

“如果是你 想的这么容易就好了,为师跟陆判熟悉不假,可正是因为熟悉,我才知道陆判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人是油盐不进,根本不讲情面,是实打实的铁面无私,所以这两个条件,必须要规规矩矩完成,否则根本不可能从他手里拿到生死薄,当然,如果可以打败陆判,那就另当别论,可是就我的实力,在陆判手底下,也不过能走的过上百招而已。”星宿老魔说起陆判还是很敬佩的。

‘上百招?师傅,照你这么说,这陆判的修为岂不是渡劫期?’阎魔诧异无比。

“即使不是也差不多了,他比我早进入洞虚境界百年时间,这百年时间未必不突破,再说了,上一次战斗也是在五十年前。”星宿老魔眼神眯缝,似乎在回忆当年两人战斗场面。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 既然小倩姑娘的事情比较重要,咱们就先去陆判那里,以免多生事端,那位宁采臣倒是好福气,能够得遇小倩姑娘如此痴情女子,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星宿老墨朝聂小倩微微一叹道。

这聂小倩长得姿容貌美,闭月羞花,而且时天生带有一股魅惑,自己修行多年,虽然不近女色,但也见过不少佳人鬼女,容貌资质算是上乘的也不少,可是与聂小倩比起来,还是稍稍逊色。

聂小倩微微欠身,朝星宿老魔道谢,说是麻烦了。

星宿老魔微微一笑,说道无事,自己不过是穿针引线,而真正需要做的还需要你们两个人自己去做,如果能打动陆判,那是最好,打不动就只能靠自己本事了。

随后星宿老魔带着叶枫等人,坐着一艘龙舟,化为一道光影消失不见,这龙舟浩大无比,是上品飞行灵器,在星宿老魔指挥下,比御剑术还要快,叶枫不免觉得十分惊讶,如果自己能拥有如此灵舟,从九幽之地去往百川宗,估摸着要不了几个月便可以飞到。

几个时辰连续飞行,约莫飞行了五千公里,总算是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前方是一座悬空的银色城池。

银色城池远远看上去极为夺目,下方则是滚滚河流,只不过这河流却是黄色的。

“师傅,这修真界的酆都看上去怎么这么霸道?”阎魔用了一个霸道来形容所看到的酆都。

整个酆都悬浮在半空,城下则是滚滚不仅的黄色海浪,约莫三千里。

“霸道,何止霸道,我第一次来这里也跟你们这般表情,这酆都城下的拿水,不是寻常的水,而是黄泉水,而孟婆汤,就是从黄泉水汲取的精华,别看这水是黄色的, 孟婆汤却是纯净无比,喝一碗能让人忘却前世今生。”星宿老魔颇为感慨道。

叶枫眉毛一挑,“黄泉水,孟婆汤,这可是轮回道必须要用的东西,没想到全部在酆都这边。”

“没错,酆都啊,是整个地府的核心地点,你们看到那三千里,一座黑色宫殿没有,这就是阎罗殿,而那个石塔,距离此地两千里,是十八层地狱,这里面关押着从盘古开天到现在的修真界恶鬼,一直没有投胎,只不过千万年来,里面也魂飞魄散不少,这些咱们都管不着,我要带你们去的则是距离此地三百里的陆判府邸,陆判府邸是在外围区域,其实这个酆都,就相当于你们世俗界的皇城,只不过这个地方比皇城要大上千上万倍不止。”

星宿老魔的一一介绍,让叶枫三人对这个地方有了大致了解。

酆都,南北跨度都要三千里之地,而且还只是宫殿距离,若是再加上那些荒丘之地,指不定要多大。

那黑色大殿,是阎罗殿,那石塔原来是十八层地狱,这阴森且等级森严宛如世俗皇城一样的地方,给人一种压抑感。

叶枫随后把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自己过来是为了得到使用生死薄权利的,其他多想无益。

跟着星宿老魔一起,几个人很快来到酆都城下,不由分说,星宿老魔拿出自己星宿宫的令牌,直接打入酆都银色城墙之上,随后大门自动打开。

这个令牌是出入证据,里面都透着使用者信息,如果是地府官员,还有酆都人员,是可以进入的,即使是其他鬼魂,只要拥有属于地府的气息,便可以进入。

而进入地府的鬼魂一般都会进入附近的城池进行登记,或者进入某个势力进行登记,这样层层朝上,会全部汇集进入生死薄内。

所以生死薄的功能强大无比,地府之内的事情,乃至是修真界那些修士的生命也都由它来掌管,这事情复杂程度,还有需要的智慧和耐力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掌管来的,所以当判官人必定是刚正不阿的。

进入酆都之后,街巷纵横交错,星宿老魔直接来到一个悬浮官邸门口,这官邸门口,灯火通明,门头上挂着一个金匾,上面书写陆判府邸四个大字,气势恢宏,透着一股滔天正义之气。

在府邸门前,站着两人,修为都是元婴后期。

叶枫稍稍咋舌,这把手府邸的看门卫士都是元婴后期修为,太恐怖 了。

这两个鬼物,一个是牛头,一个是马面。

他们手中执着黑色铁叉,上面阴气浓郁,全然是阴气之精华,是中品鬼器级别。

他们两个看见来人后,连忙伸出黑色叉子,这黑色叉子一伸出,从上面冒出两股黑色气息。

宛如大树般粗壮,黑色气息旋转一下,化为两只黑色大蛇,约莫水桶粗细,盘绕在衙门周围,朝叶枫等人虎视眈眈。

“你们是什么人?来陆判府邸干什么?”其中一个牛头朝最前面的星宿老魔问道。

星宿老魔虽然修为比他们高,他们也能感觉得出来,可是眼神中丝毫没有畏惧之色,他们毕竟是陆判府邸鬼物,长期在陆判府邸生存,身上自然有一股傲气,所以才能丝毫不惧。

星宿老魔微微一笑,温和道;“两位,我是星宿宫宫主星宿老魔,这是我的令牌,找陆判大人有事情商量。”

话语说完,星宿老魔手中紫色光芒一闪,进入那牛头手中。

同时,星宿老魔不急不缓从兜里再次掏出两个物件,化为紫色光芒进入牛头和马面的手中。

“这两个玉石,都是滋养灵魂的宝贝,价值千金,今日见到两位,觉得很是有缘,这两枚玉石也算是物有所值,还望两位帮忙通报一下。”

星宿老魔很是温和道,一脸笑容,那牛头马面看着手中玉石,微微点头。

“行,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禀报大人。”

说完,其中那牛头打开府衙大门朝里面走去,只是那从他黑色铁叉上出现黑色巨蛇,依旧是吐着猩红性子把守在府邸外面,朝几人虎视眈眈。

而那马面拿过星宿老魔的物件之后,面色和缓,微微一笑看着几人,“你们稍等片刻即可。”说完,这人就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叶枫对于星宿老魔的举动当然是看的一清二楚,暗道这地府也需要讲究情面的,人情世故在哪里都需要。

刚才星宿前辈扔出紫色玉石之后,两位牛头马面明显态度缓和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真是不假。

不过他倒是很期待,里面的陆判是什么样子,从陆判府邸可以一窥全局,整个府邸被一股整齐充斥,当然这门外的一丝邪气可有可无。

地府,其实跟世俗界并没有太大差别,依旧是等级森严,依旧是人情世故,这些鬼魂毕竟是人化成的,他们终究脱离不了人的范畴。

叶枫抬头微微看天,天上形成满足,只是整个酆都,被一层银色光晕笼罩,说不出的凄清,说不出的阴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