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少年郎,渡轮回

血海这一边,是一片空地,叶枫回头一看,后面有上百间血色房屋。

血海对面,则是一处处牢房,这些牢房全部用血色铁索打造而成,远远看去,宛如刚从火炉中焚烧出来一样。

在这些监牢表层,还浮现一丝丝雷电,让那些在里面呆着的鬼魂不敢触碰。

不过在任何地方,始终有一些胆大,不甘于寂寞,或者因为惹事被别人算计的人,即使是鬼魂,也存在这种现象。

直接被抛在监牢铁柱子上。

血红色的铁柱子,一接触这些人,立刻闪烁电光,之前那一丝丝电光,瞬间变得粗大起来,纵横交错,缠绕在一起,把监牢表层覆盖死死的,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然而,在监牢对方,或者隔壁监牢,那些被关住的鬼魂哈哈大笑,宛如在看一场小丑表演一般。

在这天牢里面,尽管有雷电,有火焰焚烧,但是他们都是从十八层地狱,一个个挨过来的,第一层扒皮,乃至抽筋,削骨等等酷刑都忍受过,所以他们的意志力很顽强,身体也很强大。

灵魂顶多在这里受点伤害,还无法魂飞魄散。

叶枫站在那里,身后血色房屋里面逐渐出来一些牛头马面,他们面无表情,眼神里尽是冷漠,似乎对这些关在监牢里面的鬼魂不存在一丝希望。

叶枫能理解,这群鬼魂,从盘古开天辟地一直存在到现在,里面恶鬼无尽,他们畏惧进入轮回通道,这些牛头马面也在这里看了上千年,所以他们麻木是很容易理解。

而监牢里面的鬼魂,一看到牛头马面们出来,都一个个张开嘴巴,露出猩红的舌头,朝这边嘶吼。

他们眼神中都是疯狂杀戮之意,看得出来,他们对牛头马面,这些地府的管理者,很恼火,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让他们魂飞魄散。

只不过因为监牢的缘故,他们根本无法出来,可依然有不少人义无反顾的朝外面撞击,随后结果自然可以很容易想到,这些出头的鬼魂被雷电攻击的不可开交。

“你是谁?”出来的牛头马面约莫五百人,其中一个修为最强大,至少在洞虚期修为,因为叶枫发现,自己看不透他的灵魂。这个自然把领头的牛头马面看成洞虚以上强者。

这领头人一上来就询问自己,叶枫微微一笑,拿出陆判给自己的引渡牌递给牛头马面领头人。

这人看了一眼后,稍稍诧异,“你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就来这里引渡还真不简单,好了,祝你好运吧,叶枫,那边是引渡房,你可以根据自己的修为选择引渡什么鬼魂,然后我们这边就会给你弄过去一个鬼魂。”

听到领头人讲解之后,叶枫缓缓点头,“谢谢。”

随后他朝着领头人所指方向而去,“从最低修为的鬼魂开始。”

面前的房子,是一个血色阴灵石打造而成的房子,叶枫一踏进去,就感受到一股凉意,这种凉意让自己觉得很舒服。

不过他能看到地面出现一丝丝裂痕,看来,之前那些引渡者引渡过程并不怎么好啊。

叶枫随即坐下来,引渡不需要什么程序,牛头马面当值的会弄进来鬼魂,让引渡者自己看着办。

忽然一个强壮的牛头马面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提着一个鬼魂,这鬼魂约莫十五岁样子,骨肉入菜,头发披散着,面色泛着青色,给人一种恐怖感觉,不过实在是太瘦弱了,有点弱不禁风。

他双目呆滞,这样一个少年,为何能进入十八层地狱,叶枫很奇怪。

“你可要轮回?”叶枫询问。

吼!

似乎吼声就代表他的回应,叶枫一开口的时候,这个少年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伸出爪子,就朝叶枫抓来。

叶枫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个金丹期的鬼魂,还敢来这里撒野,他一个巴掌挥出,这个恶鬼少年便被打在墙壁上,而后叶枫手中一挥,一柄飞刀射出,直接把少年钉在墙上。

被钉在墙上的少年,强力挣扎,可是无济于事,他还发现,这柄飞刀居然在破坏自己的灵魂,他眼神中浮现浓郁恐惧。

叶枫冷哼一声道;“再给我乱动,我让你魂飞魄散。”

随后把飞刀收回来,被飞刀盯住的少年立刻恢复自由,他一脸怨恨重新坐到叶枫对面。

只不过眼神中恐惧更甚。

“我来问,你来答就成了。”叶枫简单说来一句,不容拒绝,一开始引渡这些鬼魂,必须强心有力才可,所以叶枫才表现出来这么强大。

“为什么不想轮回?”叶枫恢复温和之色,眼睛盯着少年,慢慢询问,他很想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要轮回,按理说轮回是他们重新转是为人的机会,有的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修仙问道,从而超脱生死。

当然,前提是他们不再作恶多端。

“轮回太痛苦了,而且我担心自己还会在作恶。”少年低着脑袋道。

叶枫双眼看得出来,在少年脑袋后面,他说话的时候,有一块青色光团笼罩他的脑袋。

而这块青色光团,便是那一股反抗意志。

“从第一层进入第十八层,你肯定是尝过那些可以让人魂飞魄散的酷刑,意志力不用我说,绝对可以战神心中的恐惧,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叶枫循循善诱。

“不行,我不能去,你不要白费口舌了, 虽然你很强大, 你的那把刀也很强大,但是我绝对不会轮回,之前也有几个引渡者来我们这里,不过最后的结果是被我们那些强大的鬼魂给反噬,变成了恶鬼。”少年眼神闪烁一丝不满还有一丝的厌恶反感提醒叶枫。

“哦,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叶枫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诡异的微笑,有些渗人。

“随便你怎么想,我反正时不会投胎,你虽然很强大,但也无法让我回心转意。”少年继续顽强的抗拒。

“你之所以不投胎,完全是因为你脑袋后面的那层青色气团,从这股气团中我感觉到浓郁强烈的反抗之力,你的一切恐惧都在里面,所以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要祛除你的这些光团,如此,投胎就变得简单。”

叶枫微微一笑,在这跟少年交谈的过程中,他一直在查探对方的那团青色光团,少年心中的每一次反抗,都来自于这青色光团。

青色光团之内,充满着负面情绪。

七情领域,便是自己最为依仗的功法, 叶枫随后展开情绪领域,运转起功法, 全身传来一股吸力,他伸出一只手,放在少年的脑袋之上,那青色光团便被一只手笼罩。

青色光团,被叶枫的手一触即,就立刻挣扎起来。

而少年脸上也浮现痛苦之色。

只不过如果此时在别人看来,叶枫的动作很奇怪,他的手悬浮在少年脑袋上,好像在练习什么吞噬功夫似的。

别人是看不到少年脑袋后面青色光团的。

一幅幅画面从叶枫脑海里面浮现出来。

那是一个风雪之夜,十二月的天气寒冷无比,漫天飞雪,夜晚冷风吹拂,让整个大地宛如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天地宰割,不多时,整个城池都被白色笼罩,在纵横交错的房屋之间,有一处官邸。

修建的富丽堂皇,能够看得出来,这家主人很富裕,一声孩子啼哭,一个幼儿诞生了,这个孩子长大到十几岁的时候,因为家人宠爱有加,无法无天,成了一个纨绔跋扈的公子哥,每天寻花问柳,无法无天,见到什么喜欢的就要。

再加上父亲是当地的知县,所以为非作歹,十五岁以来,已经杀过一个人,另外强奸过十多个少女,而作恶多端的人终究是要遭报应的,他在谋杀一个人后,惹来了对方哥哥。

对方哥哥愤恨之下,拿着一把菜刀,便在一个风雪之夜,趁着少年出去浪荡的时候,一把刀砍掉了少年的脑袋。

从风雪夜出生,在风雪夜死亡,少年荒唐嚣张跋扈的一生就这么被终结。

叶枫在看到这一幅幅画面的时候,心中的情绪居然被激发出来,看到少年强抢民女时候嘴角猥琐的笑容,杀害人家的冷漠目光,以及在生死面前还不知悔改,嚣张无比的威胁对方,这个少年确实是该死。

下十八层地狱也是他罪有应得,这是三百年前的事情。

三百年了,十八层地狱的煎熬,让他度过去了,度过十八层煎熬的人,便可以获得一次轮回机会,可是往往会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十八层度过的鬼魂,是不会选择轮回通道。

至于其中的原因,叶枫没有看到,光团之中凝聚的变少少年这一身的事迹。

叶枫手中吸力越来越强,自己的身体也微微颤抖,七情领域“喜、怒、忧、惧、爱、憎、欲。”之中的惧之情绪被慢慢的吸入自己奇经八脉之中。

自从前一次在修鬼蜮大战之后,他的七情领域突破第三层,这第四层惧之领域便开始修炼起来,惧之领域,顾名思义,就是要吸收天下间的恐惧情绪,而这些人畏惧轮回道,不想进入轮回道,叶枫在听到这个状况时,毅然决然的答应要过来当一个引渡者,不是没有原因的。

慢慢的,那青色光团越来越薄弱,同一时间,叶枫还施展出喜之领域,喜之领域一展开,叶枫便对少年说,“轮回之道,是你的重生,你的机会,我现在利用喜之领域和惧之领域把你的这些负面情绪都给吸收掉,你完全可以不用惧怕轮回了。”

叶枫说完话之后,少年全身震颤一下,重新坐在叶枫对面,只不过眼神之中出现一丝平静。

他脸色也恢复正常血色,只是稍稍显得有些苍白,之前的青色消失不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