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吴家隐忧

半个月追寻无果,诸葛锦绣见到黑牛,大发雷霆。

“黑牛,你办的好事,我让你斩杀叶枫和凌雪崖,你却斗胆放过他们,我的命令你是当耳边风了是吧?”诸葛锦绣在府邸大殿极为狂怒道。

半个月时间,黑牛带着人追踪,他本来以为是叶枫和凌雪崖反抗逃走,不料调查发现是黑牛斗胆放过他们,让他们先行离开。

所以他才会火冒三丈。

而黑牛低着脑袋,不敢言语,只能低着脑袋。

“我让你说话,不是来让你当哑巴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见黑牛不说话,诸葛锦绣更为恼火,一巴掌挥出,黑牛脸上出现五个手指头印记。

“大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误,我想叶枫救过我性命,也帮助我们抵御好几次骷髅兵大军侵袭,闹大一发热下,就做出这件事来,此事,责任全部在我,大人,要杀要剐,黑牛听凭处置!”

黑牛双膝朝地上猛然一跪,极为悲壮。

诸葛锦绣一脸阴沉,眼神如果能杀人,他此时早就把黑牛杀过上千次了。

“滚,给我闭关三年!”一脚踢中黑牛胸膛,黑牛嘴巴里面喷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去。

诸葛锦绣眼中尽是失望之色,现在即使杀掉黑牛也无济于事,也罢,叶枫,只是没想到你为了朋友选择背叛我。

黑牛虽然被击飞,却十分感激,站在殿外,兀自跪在地上朝诸葛锦绣重重叩首三下,“多谢大人饶黑牛一命!”

随后身影落寞离去。

……

远在上万里之地,蓬莱仙岛春风城的叶枫,自然不知道黑牛为了他的性命遭受如此之劫难,不过也算是他善有善报,当初在对抗骷髅大军中,全心全意出力,给那些鬼修心中留下极深印象,从而结下这段善缘。

所谓善有善报,正是如此。

“爹,极为伯伯,这是我朋友,叶枫,三灯师傅在修鬼蜮见过,换句话说我们有过命的交情。”吴邪带着叶枫来到吴家大殿,朝父亲吴峰和极为师伯介绍。

“晚辈叶枫见过极为叔伯,今日恰好路过春风城,想到吴邪兄弟在这里,就来拜访。”叶枫拱手朝几位长者礼貌问候。

凌雪崖则是微微点头,也算朝几人打过招呼。

吴邪父亲吴峰连忙微笑道:“叶枫小友来此,是我们吴家的福气,尽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吴邪,你要好生招待。”

吴邪父亲极为和善,身上浮现一股儒雅气息,吴邪其他几位叔伯也是一脸笑意朝叶枫他们打招呼,只是依然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一丝凝重。

叶枫知道他们在商讨什么事情,很知趣道:“刚才见各位叔伯在商量事情,叶枫先行跟吴邪兄弟去其他地方转转,各位叔伯轻便。”

叶枫的话,正好正中他们下怀,确实有事情要商量,便不拘束也不介意,朝叶枫满意点点头。

随后几人便迅速转身继续讨论他们的事情。

短暂的接触,并不影响氛围,既然他们在忙,自己可以稍后再来拜访。

吴邪随后带着叶枫和凌雪崖朝一边走去,并让下人打点房间,叶枫两人自然要在这里常住一段时间。

六角亭,流水潺潺,吴邪带着凌雪崖和叶枫两人来到凉亭亭台坐下。

两人便叙谈论起事情来,而凌雪崖或许是一个人孤独惯了,不怎么爱说话,自己背着剑在一边玩弄一件石器。

见凌雪崖对两人谈话没什么兴趣,吴邪也不介意。

只是说着说着,叶枫忽然想到刚才那几位叔伯面带忧愁之色,就有点好奇。

“刚才我看几位叔伯,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你不去旁听一下吗?”吴邪身为吴家长子,应于情于理都应该关心一下。

“唉,这件事,你不说吧,我还不怎么烦躁,你一说,我就心中不太舒服。”吴邪微微一摇头,很难想象是什么事情居然让这个快乐青年产生不少烦恼。

“倒不如说说是怎么回事。”叶枫微微一笑,他对事情的嗅觉还是很敏锐的,从刚才吴家那些长辈面色看来,应该是一些棘手事情挡住他们去路,自己在这里,如果有帮得上的忙,自然要帮忙的。

“是这样的,你之前应该看到我师傅三灯了吧,他是归元宗的人,因为一些原因就走出归元宗来我们这边当供奉, 平日里教习我修炼道法。春风城属于两派管辖,一个是归元宗,一个是凌霄派,凌霄派属于剑宗范围内一个门派,所以在城内,你可以看到修士一半为僧侣,一半为剑士,长此以往,几百年下来,两大派别在这里已经根深蒂固,他们宣扬的文化也影响春风城几代人,而我们吴家便是归元宗的代言人。”

说到这里,吴邪面色显然是浮现一丝骄傲,的确,能够成为归元宗代言人,那肯定是极为荣耀的事情。

只是随后吴邪面色上的骄傲隐藏下去,被一丝烦恼重新遮掩。

“那凌霄派的代言人,则是凌家,这凌家虽然是凌姓,但跟凌霄派家族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也只是凌霄派的附庸罢了。因为我们两大家族控制春风城,所以彼此间有些摩擦,不过都是一些小摩擦,并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状况,只不过最近出了一件事,而家妹却是导火索。”

吴邪舔了舔嘴唇,从桌子上拿起一杯茶,慢慢喝了一口。

叶枫却是眉头一挑,没想到吴邪居然还有一个妹妹。

“那跟你这妹妹有什么关系?”叶枫好奇问道,两大家族的矛盾跟小辈参杂上去,其中定然有隐情。

吴邪微微苦笑一声道:“家妹是巽鼎之身,与她合体之后,便可以突破一个大境界,而且修炼也会提高十倍速度,这件事本来是隐秘,可不知道为何被那凌家知道了,所以他们便来求亲。

你说,如果那凌家少爷是一个翩翩公子,是个正义之人,那还好,偏偏这凌家少爷跟我一起长大,也是一起上的私塾,他是什么人,我岂能不知道,仗势欺人,跋扈嚣张,甚至在外面还有不少女人,沾花惹草,凡是他看上的人,没有不弄到手的。

春风城里面不少人家虽然很有怨言,但奈何人家家大业大,家主实力强大,金丹期修士,元婴期修士也有不少,所以很多人敢怒不敢言,我怎么能让父亲嫁给这个人?岂不是把她往水火中扔吗?所以我那父亲还有几位叔伯正在商量如何对付这件事呢。

如果按照我的想法, 商量个屁,直接拒绝就行了。”

吴邪说的倒是爽快,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可是叶枫还是很敏锐的看到他眼神中的一丝忌惮。

“那各位叔伯商量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只是我想,吴家和凌家都是春风城世家大族,在这里也有不少势力,家族之下,修为高强的也不少,怎么还要商量?”叶枫好奇问道,眉毛一掀,眉头微微皱起。

“其实,他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凌家最近老祖闭关出来,修为突破到了洞虚中期,而我们家族最强大的修士,也不过是洞虚初期,如果是以前,我们自然不用考虑这么多事情,现在他们老祖突破修为,气焰嚣张起来,之前的一些小摩擦很可能成为致命一击,洞虚中期和初期虽然是一个笑境界之差,但也是天壤之别,所以他们现在很担心。”

“你不担心吗?”叶枫微微笑道。

“叶枫,你这可不够意思啊,还笑?我当然担心,那怎么说也是我妹妹,我总不能把他送入凌家恶少手中吧?”吴邪眉毛一掀很是苦恼道。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难,这样,你听我说……”

随后叶枫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而听过叶枫叙述之后,吴邪似有疑惑的朝远处看了看,远处凌雪崖正在带着小黄,赏着院子里的秋菊。

秋菊花开的正旺盛,争奇斗艳,让整个院子充满芬芳花香,映照的每个人脸上一丝金灿灿光芒。

“放心吧,对了,那个凌家大少什么时候来提亲?”叶枫微微一笑,很有自信的看着远处那一簇簇秋菊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