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嫁给叶枫之计

“父亲,这个方法我看绝对可以。”吴邪在与叶枫谈论自家事情叶枫给出建议后,就带着叶枫朝父亲房间而去。

叶枫并没有进入屋内,站在外面,等候佳音。

“邪儿,这方法可行?你可不能大意,凌家这次老祖闭关出来修为比我们家族最高修为三灯先生高了一个境界,若是之前我们断然可以毫不留情拒绝,可是现在不行。”吴峰说话之间,面色带有一丝苦涩,他只是心中觉得极为窝囊。

暗想,前面几代家主哪一个不是威风八面,而到了现在,自己当上家主,居然要跟凌家低眉顺眼,这种感觉实在太让他愤慨,愤慨之外还有一丝丝无奈。

无奈为何那凌家老祖突破一个小境界,就足以压制自己吴家这个大家族,一旦不同意对方很可能以这个为契机,再加上之前的一些小矛盾,威胁吴家,到时候自己可是吴家的罪人。

再说,三灯和尚是自己家里的供奉,让他出全力对抗那凌家老祖,胜算并不大,想要依仗宗门势力,想来也是不行,毕竟三灯和尚早已经离开归元宗。

只是苦了自己那个贤淑善良乖巧的女儿了,想到这里,吴峰不由然的哀叹一声。

“爹,你放心吧,这件事绝对可行,叶枫大哥身边的那个人你看到没有?”吴邪见父亲唉声叹气,怎么能不知道他心中的苦楚,连忙微微一笑,示意父亲不要担心。

吴峰眉头微挑:“那个凌雪崖?”

“对,父亲,就是他,这就是叶枫给我出的点子,凌雪崖修为深不可测。”吴邪见父亲产生兴趣继续说道。

“这个凌雪崖,确实很奇怪,刚才匆匆一面,虽然没有细细观察,可是这人身上气势凌厉,灵气浓厚,剑气纵横,是一个高手,我元婴中期的修为都无法看透,还有那个叶枫,我也无法看透修为,邪儿啊,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多修为高强的朋友了?”吴峰很是疑惑道。

“这个先不说,父亲,你想,你老人家都看不出叶枫的修为,而叶枫说凌雪崖比他强,至少凌雪崖是洞虚初期的修为,既然这样,我们还惧怕凌家干什么?”

“如果当真如此,凌雪崖道友是洞虚期高手,咱们不必惧怕凌家,可为父担心的是,我们一旦与凌家翻脸,你这朋友离开后,他们依然会找我们麻烦,到时候必然会流血牺牲。”吴峰忧虑道。

“爹,你的忧虑尽可以丢掉,我们不会让凌家老祖那么安稳的坐下去的。”吴邪似乎很有自信笑道,吴峰知道儿子的这份自信是来自于叶枫和凌雪崖。

“那叶枫现在在哪里,为父要好好问一下他。”忽然,吴峰神色一动要去找叶枫。

“父亲,叶枫正在外面等候,是孩子先进来的。”

吴邪微微笑道。

“那赶快让叶枫进来。”说着,吴峰径直朝房门而去,打开房门要让叶枫过来。

此时外面下了一场秋雨,秋雨 缠绵,从天上落下来,砸在地面,宛如玉石落地,激起万道光芒。

雨水如串珠一般,落在地上,滚在一起,便汇聚成一团团,急速流动间,形成一处处漩涡。

那院子里的秋菊还有其他树木,全然被雨水淋湿,但是看上去别有一番兴趣,隔着下个不停的雨水,宛如一重重帘幕。

一阵风吹来,一股凉意透体,叶枫猛然听到身后房门吱呀一声,便看到吴邪和父亲吴峰走出房门。

叶枫赶紧抱拳微微一笑道:“叶枫见过吴伯父。”

“叶枫贤侄,不要拘束,刚才邪儿跟我商量,我心中还是有点担忧,这个你要理解,毕竟我们吴家家大业大, 一个不小心,将会万劫不复。”吴邪语气郑重,叶枫自然知道他的想法,也深表同情和理解。

“吴伯父,这件事你就放心,我跟吴邪是兄弟,难道还不做有把握事情?”叶枫微微笑道,面色自信满满,宛如三月春风,与这秋雨形成鲜明对比。

……

第二日,吴家门外来了来了不少人,催促家丁快点进屋通报吴家家主,家丁离去后这群人竟然是不打招呼,推门而入,真的是一点礼貌都不讲。

“家主,家主,不好了……”

吴峰和叶枫正在正厅喝茶论道,吴邪和凌雪崖也在一边喝茶,其他家主叔伯也在,忽然听到外面家丁一阵焦急喊声,吴峰眉头一皱。

“你这么焦急,出了什么事情?”

‘家主,那凌家的人来了。’家丁赶紧禀报,只不过因为一路小跑,语气有些急促,上气不接下气。

吴峰哦了一声,朝叶枫和凌雪崖看看,发现自家儿子带来的两位朋友面色淡然,一如之前那般淡定,心中刚升起的担忧便一扫而空。

“他们来了什么人?”吴峰问道。

“来了凌家家主还有他们的少主,另外则是十多个家族修行之人。”家丁不敢有任何谎言,唯唯诺诺道。

“行,叶枫,凌雪崖道友,我们此刻前去迎接他们如何?”

吴峰随后朝叶枫和凌雪崖拱手道。一边的吴邪也不跟小黄戏谑,面色恢复庄重之色,跟在父亲身后一起朝外面而去。

刚走到正厅到房门的一个长长院子中间,就看到凌家一些人理直气壮神色倨傲走过来。

叶枫站在一边,打量着这些人,为首的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当然真实年龄比这相貌看上去肯定大不少。

他一身青色锦绣长袍,腰间带着一根青色玉带,腰间还悬挂一柄飞剑,面貌**,国字脸,嘴角上留着八字胡须,鹰钩鼻,深邃眼睛,修为赫然是在元婴中期,跟吴峰修为一样,至于他身边则站着一个面色白皙,身长玉立少年,只是面色之上尽是倨傲,有些目中无人,面色白皙的不似正常人肤色,估计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修为是元婴初期,跟吴邪居然是一样修为。

至于身后十多个家丁模样的人,修为在金丹期中期左右,这十多个人来这里,明显是给吴家一个下马威,带这么多人,光是要送贺礼,不至于如此吧?

“凌啸天,没想到你今日来的这么早。”吴峰见凌啸天走来,当下朝其眯起眼睛微微笑道。

“为了犬子婚姻大事,我肯定要紧张忙着张罗,所以才这么早早过来,来人,把你们的贺礼都抬到吴家偏房去。”凌啸天说完,朝身后那群金丹期修为家丁吩咐一声,那些家丁立刻抬着贺礼朝吴家院子去。

吴峰连忙抬手,叫了一声:“且慢,凌家主,这件事还需要商量一二。”

“什么?吴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婚姻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今天你想要干什么?出尔反尔?你这个岳丈做的可不厚道啊?”凌啸天身边那个长身玉立脸色苍白青年一听吴峰的话,脸色阴沉无比朝吴峰道。

“凌圆,我告诉你,不要太嚣张,就凭你想娶我妹妹?也太狂妄了吧。”吴邪见凌家少主凌圆居然敢呵斥自己父亲,心中冷笑不已,这凌圆是什么东西,自己最清楚不过,他断然不会把妹妹羊入虎口。

“吴邪,你少在这里装蒜,怎么,我做不得你家女婿?”凌圆眉头一皱,眼神眯缝,似笑非笑的看着吴邪。

“吴世伯,希望你给一个说法。”或许是注意到自己父亲提醒眼神,凌圆收敛住自己嚣张气势朝吴峰道。

“对啊,吴峰,我们事先可是商量好的。”凌啸天笑眯眯道。

“我们之前是说过要回去商量一二,婚姻大事虽然是父母之命,可是也要遵循他们的意见,小女在这件事情上,并不愿意,所以……”吴峰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下面的话,自然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听懂的。

凌啸天听到这话,却是脸色微变,“吴峰,你这么出尔反尔可不是家主风范,你难道就不怕我老祖翻脸不认人?这一次婚姻大事,可是我家老祖亲自提出来的,希望你三思。”

“三思?不必了,我们吴家想来不需要跟你们凌家低眉顺眼吧?”吴峰见对方拿出老祖来压迫自己,冷哼一声。

“好,好,好,吴峰,你别倚老卖老,给你面子你不要是吧?行,那我就让我家老祖亲自来此,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可就不要怪我们凌家不给你们吴家面子。”凌啸天眼神眯缝道。

“吴峰,你身边这两位是什么人?看上去很陌生啊,两个修为我都看不透,莫非是他们来了,你们才如此大胆?如此自信?”

凌圆虽然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可眼力见还是有的,他脑袋转的很快,在离去之前,忽然开口问道。

双眼竟也是死死盯着叶枫和凌雪崖二人。

“两位朋友,虽然你们修为高强,可是我想问你们,能比得上我家老祖宗洞虚中期的修为吗?如果心存侥幸,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滚蛋,也让这吴家消去依仗之心,真是狂妄,两个人竟然敢当你们的后盾?”

凌圆哈哈大笑,他就是要找事,今天吴邪一家断然拒绝自己的婚姻,他最为恼火,来之前,他可是跟那群家族之地夸下海口,今天非要让吴家妹子陪自己睡觉。

刚才跟父亲神识交流一番,发现对方两个都是元婴中期修为,便无所顾忌起来。

哪里知道,叶枫和凌雪崖故意压低了自己修为。

凌圆之所以这么说话,一来是给叶枫二人敲打警钟,二来是试探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背景。

“还有,吴家那三灯和尚,我敬重你是归元宗的人,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你在吴家的一切享受,如果来我们凌家,一定双倍给予,再说了,你的事情我调查过,即使出了事情,归元宗也不会不遗余力帮助你吧,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你不要阻拦我们。”

三灯和尚一直站在吴峰背后,手中九环锡杖放在地面,沉重无比,此时凌圆奚落威胁的话,他当然听得一清二楚,只不过涵养身后,不动声色,他倒是想看看叶枫身边的凌雪崖如何反应。

对于凌雪崖,三灯还是很感兴趣,这凌雪崖给自己感觉很不一般,孤傲,冷酷,身上杀气淡淡,虽然淡淡的,但很凌厉。

“凌圆,你费什么话,我妹妹不会嫁给你,我们已经把妹妹许诺给叶枫了,叶枫,就是我身边这位道兄,怎么样,他比你英俊,比你更为有内涵,你们还是快点走吧。”吴邪见凌圆说那么多话,并没有听在心里,或许是不耐烦,便直接搬出叶枫,把之前商量的事情搬出来。

“什么?嫁给这小子?我没听错吧?”

凌圆稍显吃惊过后,哈哈大笑,好像听到最大笑话一样。

“怎么?我不行吗?”叶枫上前一步,似笑非笑,语气极为冰冷看着凌家一行人,这些人的嚣张他看到一清二楚,凌圆的奚落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生平最厌恶的就是别人仗势欺人。

之前在青玉门,令狐天冲就是仗着自己家世,仗着自己父亲实力,仗着有老祖宗撑腰,三番五次找自己麻烦,对于这一点,叶枫心中有印象,尤其是那件事,孟瑶也背叛自己,所以他对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上前一步,神色凛然看着这群仗势欺人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