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暗许芳心

三灯站在吴家家主吴峰身后,面对凌圆的奚落,并没有出手,一动不动,叶枫知道他在等待凌雪崖的动作。

这些人对凌雪崖的实力存在怀疑,他们尽管已经同意跟凌家作对,但还需要给他们最后一剂强心剂。

叶枫一个眼神,凌雪崖会意,他的嘴角吹起一个口哨, 宛如荒漠中孤独的狼,尖锐无比。

一道影子出现,然后消失,再出现,站在原地。

一刹那功夫,电光火石之间,凌啸天就那么的突然倒在地上,全身瘫痪。

叶枫眯眼一看,凌啸天全身经脉断裂,修为化为乌有,凌雪崖出手太狠辣了。

“爹!”凌啸天一声大喝,惨烈无比,凌圆听到之后,迅速一看发现自家父亲躺在地上,面色苍白,修为全然消失,他大惊失色大叫一声跑到他爹身边。

身后那些家丁吓得朝后退开三步。

而吴家这边,一干人等张大嘴巴,似乎对凌雪崖的做法有些不赞同,凌雪崖的出手,让吴家和凌家之间,绝无复合裂缝的可能,一下子把两家逼进死胡同,不死不休。

凌雪崖却不以为然,他道:“今天给你一个教训,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你儿子这么张狂,出言不逊,就由你这个做老子的来承担后果,今天我这是断裂你的经脉和修为,倘若下次遇见,还这么嚣张,我定然断掉你的丹田,让你永世无法修炼。”

凌雪崖的话说完,吴家长辈长呼出一口气,原来凌雪崖只是断裂对方经脉,只要没废除丹田就好。

只是可怜那凌啸天,修炼几十年灵气,一朝化为乌有。

“你……好狠的心……吴家……吴峰……你给我等着!!”凌啸天听到凌雪崖的话,一口鲜血喷出来,双眼瞪起,好似要裂开一般,眼神里通红通红,竟是激动愤怒让眼睛里的血管炸裂。

“敢问道兄叫什么名字?今日回去,我定然要好好报答。”凌啸天不担心吴家一等人敢在这里把自己杀掉,所以毫不畏惧,他现在心如死灰,对待一切全然不怕,大不了就是一死,自己几十年苦修化为乌有,任何人面对这个事情都无法一时间冷静下来。

所以凌啸天的话带着滔天恨意,牙齿咬得咯蹦响。

凌雪崖听到凌啸天的话,丝毫不因为两人都姓凌而有所容忍,他冷声冷语道;“我叫凌雪崖,凌风独立的凌,雪山的雪,山崖的崖,如果你想报仇,尽可以让你老祖过来,我在这里等着。”

“你又是何人?”凌圆在父亲问过之后,记住凌雪崖名字,宛如一把刀在心脏上刻下他名字三个字,转身眼神眯缝,宛如十二月寒霜看着叶枫问道。

“我,呵呵,叶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们如果想来,尽可以过来,我平日虽然信奉不惹人,但是别人惹到我的时候,我也毫不畏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比百倍偿之!”

“好,好一个百倍偿之,吴峰,吴邪,你们给我等着,今日之事,我凌圆刻骨铭心,吴家,好一个吴家。”

凌圆说完,便背着他的父亲朝吴家大门走去,身影萧索落寞,只是在吴峰等人眼中,凌圆这是咎由自取,他即使滔天悔意,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他做事嚣张,做事无法无天,目无尊长,一言不合就要找别人麻烦,现在麻烦来了,他只得自己承担,我们如果做错了事,不是自己承担后果,难道还要别人承担后果?

吴邪见凌圆带着凌啸天等一干家丁落寞离场,顿时高兴无比,“叶枫,凌雪崖,你们真是太猛了,好了,今天可是出了一股恶气。”

吴邪很兴奋,因为他深深记得十几天前,凌啸天带着凌圆父子二人嚣张无比,拿着他们家老祖的拜帖来到吴家,直接提亲,不容拒绝。

父亲和自己不愿意,他们便强行逼迫,还威胁自己,你们家族最强大的三灯师傅,能斗得过我家洞虚中期老祖吗?

如果你们斗不过,那就乖乖把你们家女儿还有妹妹嫁给我儿,我们也能结成连理亲家。

所以这个场面,吴邪无法忘记,宛如跗骨之蛆一样,粘在自己身体内,血液中,时刻都不的安稳。

今天叶枫和凌雪崖的到来,解决了这个事情,挑开了 这个心结,他当然高兴,而且是百倍高兴。

只是他并没看到,他的父亲还有其他叔伯,虽然也比较高兴,但仍然有担忧。因为他们知道,今日把这对父子俩打成落水狗,很可能今天夜里,那凌家老祖就会过来,到时候不免一场大战。

“凌道友,三灯师傅,叶枫,今晚摆脱三位了!”吴峰和众位家族长辈忽然站在一起,朝三人拱手而立。

三灯,凌雪崖,叶枫,神色肃穆点点头,示意吴峰等人尽可以放心,在后面安心等待。

吴家院子左边,一处走廊,被树木假山遮掩,无论从外面还是里面看,都会觉得模糊,因为树梢假山太多,容易遮挡视线。

此时,一位穿着鹅黄衣衫,面容俏丽端庄,一头如云秀发被银色簪子挽起,双鬓间几绺青丝微微垂下,被风一吹,便有万种风情的女子站在走廊处,一双玉手依着栏杆,翘首远望,身边还有一个身穿绿色衣衫,容貌也算秀丽的丫鬟。

吴家小妹吴尚香。

“小秀,那个是我父亲说的要把我许配给的人?”吴尚香眼神很是好奇朝远处看,可是不知道那里面那个是自己父亲要把自己许配的人。

丫鬟小秀当然知道,这个老爷给小姐许配的人,不是那凌家纨绔子弟凌圆,而是公子吴邪朋友。

她前日听说,吴邪跟老爷商量,要给小姐重新选配郎君,来堵那凌家之口,当时自己准备去给老爷送小姐熬制的参茶,不过半路听到这个事情,便原路返回告诉了小姐吴尚香。

所以,今日吴尚香才出来看看,是什么英雄好汉,来替自己堵住那凌家之口。

因此,常不出门,喜欢在自己院落舞剑的吴尚香今日出奇一点走出院子,在走廊之处看着刚才场面。

小秀见小姐热切眼神,微微一笑,“小姐,你是不是春心荡漾了?”

见小秀取笑自己,吴尚香瞪起自己那一双杏眼,伸出修长玉指就要去捏小秀鼻子,丰润丰满红润嘴唇更是说道:“小秀,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丫鬟小秀笑的更厉害了,不过却是躲开吴尚香那修长玉指,“小姐,那里取笑你了,是你自己表现的好不好。”

“好啊, 你还敢取笑我。信不信我跟我爹说,把你许配给咱们春风城最脏最邋遢的刘瘸子去……”

见吴尚香拿出杀手锏,小秀立刻求饶,“小姐,你可千万别,我这就告诉你,不就行了吗?”

小秀随后伸出自己如葱玉指朝远方叶枫站立之处指了一指。

吴尚香跟小秀虽然主仆尊卑,但她吴尚香对小秀并不严厉,两人年龄相仿,从小到大几乎形影不离,名为主仆,却情同姐妹。

见小秀指出叶枫,吴尚香便不理睬她的取笑,那一双杏眼朝远处看去。

只看到一位翩翩公子,身长玉立,颇为英俊,不过稍稍美中不足的便是这个人是个瘸子。

叶枫的腿,还没有好,只有渡劫期,才能够重塑筋骨,所以此时是个瘸子,这也是当初斩杀花婆婆引来的一桩祸端,花婆婆丈夫派人追杀叶枫,从而让叶枫瘸掉一只脚。

“不过,瘸子又何妨,他有这般热衷心肠,还不畏凌家强权,这样的人,是书中所说大丈夫,况且他是修行之人,渡劫期便可以重塑筋骨,到时候就能正常,所以一点都不碍事。”

不由然对叶枫印象深刻许多,嘴角更是浮现一丝笑意,这种笑意宛如吃了三月蜂蜜一般,让人迷醉不已。

小秀在一边看着,更是咯咯直笑,看来小姐还真的是思春了。

……

站在院子里的叶枫,在吴家长辈离开后,便带着凌雪崖和三灯和尚,三人来到一处地点,商量如何应对之后事情,哪里知道,自己的人已然是被吴家小妹吴尚香看到。

这吴家小妹更是对其一暮倾心。

与三灯和尚还有凌雪崖来到一处六角亭前,叶枫看着两个人。

随即开口问道:‘三灯前辈,我想这凌啸天父子离开之后,定然会跟他们老祖喊冤,让他老祖来这里报仇,咱们应该立刻寻找防御之法。’

“嗯,这个是肯定的,不过放心,这一次老僧定然权力而为,只不过这凌家老祖是洞虚中期,我跟他战斗,没有胜算,所以还要仰仗凌道友。”

三灯对凌雪崖的实力很佩服,之前的一出手,他就知道凌雪崖实力在自己之上,所以他才说出这话。

“咱们三个应是竭力而行,不过要怎么布置,还需要叶枫来说,他擅长布置,这一次我们不能给凌家老祖离开机会,因为今日我那一掌,依然是不死不休的结果,所以我跟叶枫即使离开,也不会给吴家留下隐患。再说,吴邪是叶枫兄弟,同样也是我朋友,朋友有难,自当全力而为。”凌雪崖平日话语不多,不过今日话却是多了不少。

见凌雪崖如此说,三灯心中稍安,“有凌道友这句话,老衲便心安许多,的确如此,吴家和凌家已然是不死不休局面,所以要想好万全之策,一定不能让凌家老祖活着离开,只是不知道,叶小友,能够提供什么万全之策?”

三灯把话题视线全然转移到叶枫身上,凌雪崖也是微微笑看叶枫。

叶枫点点头,也不摆谱,直接道:“三灯前辈,这件事还需要你帮忙,我想了解一下这凌家老祖具体情况,他最擅长使用什么法器,还有有什么喜好和劣势,这样全面了解,我才能找到他的破绽。”

每个人都有破绽,都有强项,如果能了解,建立相对应策略,要打败这个人,显然不难。

三灯与凌家老祖以前是同等修为,两家互相往来,互有矛盾,定然对那凌家老祖了解颇多,所以叶枫才会如此发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