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剑三十的疯狂

傍晚,朗星朗月,整个朝春风城一片寂静之中。

远处山峰一阵风吹来,倏忽间,飞沙走石,但整个春风城家家紧闭门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每到夜晚,春风城有一个很特殊习惯,就是安静,外人很难想象,这里竟然是那么安静,是人间一处净土。

归元宗佛教盛行多年,佛教讲究清心安静,多年文化熏陶,这里的人大都是安居乐业,平淡一生。

只不过,今夜,夹杂风势,在一阵冷风吹来后,独独落在春风城吴家院子上方。

这一道风,分成四处,旋转不已,在吴家整个院子上方,围在一起,如同一幕阵法。

“吴家老儿,全都出来,我凌元丰,要把你们吴家在春风城夷为平地,今晚,是你们灭门之灾。”

一身金色衣袍,满头银白头发, 每一根头发之上散发浓浓剑气,宛如一把剑,一把一把凝成千万道剑气。

风吹来,他蓬松的头发跟着山风一起晃动,看上去,宛如地狱魔神,金色长袍更是在山风之中,鼓鼓震动挥舞。

凌元丰,春风凌家老祖,洞虚中期修为。剑道高手。

他一出现,嘴巴里吞吐一句话,便迅速化为一道道波纹传播到吴家上百院子之中,占地上百亩的吴家院子,所有人都能够听到。

不过此时声音虽然传播下去,那房门之中灯火依旧辉煌,但是没有几个人出来。

嗖,一个人从吴家大殿中飞出,背负飞剑,目若朗星,正是吴家家主吴峰。

“前辈,不知今晚来此有何目的?”吴峰明知故问,但这是叶枫吩咐的,自己也只能照着做。

“哼,吴家小儿,你是明知故问,今日打伤我儿的那个人是谁,快点把他交出来,不然顷刻之间我灭你满门!”凌元丰长发狂飞,宛如在世魔神,双眼之中淡淡冷意,竟然是让前方吴峰身体颤抖一丝。

吴峰明显感到,凌家老祖凌元丰眼神中淡淡冷意,浓浓杀意。

“前辈,白天是我吴家做的不对,但也是你们凌家刻意为之,如果不是凌圆羞辱我等,我们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吴峰继续道。

“哼,故意羞辱?吴峰,十几天前,我给你们机会,让你们跟我们吴家喜结连理,可你不听,今日之事,你又找帮手伤我凌啸天儿子经脉,让他几十年修为化为乌有,今日,我这个做父亲的,如果不帮他讨回公道,我还算什么父亲?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我只是问你最后一句, 那个凌雪崖还有叶枫都在那里?快点把他们交出来。”

“还有,今日你吴峰自断经脉,把女儿吴尚香亲自上门送到我凌家,我便让你们一命,给你吴家一个机会,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你纵然是有三灯那老秃驴,又能奈我何?纵然三灯能请得动归元宗一干老和尚,我凌元丰也能请得动凌霄派的前辈过来,我数到三声,一!”

凌元丰做事情果然是雷厉风行,也极为狠辣,张口闭口,就是要吴家归附凌家。

“凌元丰,我敬你是前辈,才如此跟你说话,既然你这样无理,也别怪我不客气,今日吴家,乃是你丧命之地,凌元丰,我让你变成死元丰!”吴峰忽然仰天长啸,朝凌元丰冷冷笑着。

凌元丰三千白发狂舞不止,心中怒气攀升,“好,好一个吴家,吴峰,今日你是冥顽不灵,那我就亲自斩杀你吴家,让百年吴家,从此消失在春风城!”

凌元丰洞虚修为,走到哪里不是受人敬仰,受人爱戴,受人谄媚,今日却被吴峰语言奚落,还死不认账,他岂能不怒?

所以心中怒火三千丈,势要把吴峰挫骨扬灰。

十多根头发猛然间化为几十米长,直接朝吴峰插来。

可是,刹那间,一阵光波闪动,吴峰朝下面一跳,竟然消失不见。

站在吴家百亩大院之外的凌元丰眉头一皱,爆喝一声,眼神一寒,身体刹那间进入吴家,手起掌落,那数十根长发齐齐化为原来模样,而后三千白发,一股脑涌出,化成几十米长,宛如他手中之剑,运用自如。

一掌挥出,宛如小山丘一般的手掌迅速跟那白发缠绕一起,把整个吴家大院撕扯成碎片。

轰然一声,轰隆响动,吴家院子以及周围十多米范围的房间假山秀木,全然化为齑粉

然后,即使这样,凌元丰也没有发现吴峰。

“吴家,好,一个人都没有是吧,那我就把方圆百亩之地,全部化为齑粉,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逃到那里去!”振臂一会,凌元丰狂喝一声,悬浮在天上的那四个旋风疏忽间跑到百亩之外,把百亩的吴家院子全部笼罩在里面。

洞虚中期境界,果然强大。

一道剑气,从天而降,约莫百丈,劈下之时,宛如九天之上瀑布落下,直接朝凌元丰脑袋中心杀来。

凌元丰眉头一皱,这一道剑气强大无比,居然不下于自己,他面目一瞪,转身,三千白发, 跟跟竖立,剑气萦绕,化为三千长剑,凝成一股,竟然是丝毫不畏惧朝那天上斩下的百丈剑气抵抗而去。

这剑气能够一下子破掉自己的四道旋风包围,直接杀来,让凌元丰惊怒之间,生出一股挑战yuwang。

三千白发成一道白色飞剑,约莫百丈长,跟天上百丈剑气,撞击在一起,刹那间飞沙走石,地面之前那散称齑粉的院子材料,全然荡然无存,甚至地面都被剑气切割成千千万万痕迹。

狂暴无比,剑气纵横,让百亩之地,都产生震动。

好在那旋风四道宛如遮天蔽日一般,把这强烈震动给遮盖下去,不然整个春风城不全然暴乱才怪。

剑气消失后,一道蓝色身影从天上刹那间移动在地上,站立。

凌元丰双目一瞪,在自己身前数十米之处,站着一个拿着蓝色飞剑的剑修,一身秀发扎束在脑袋上,衣袂飘飘,宛如剑中神仙。

“居然跟我一般修为!好,没想到吴家居然请来这么厉害高手,怪不得能无视我的威胁,,你是谁?”

“在下正是你找的凌雪崖!”凌雪崖淡淡微笑,丝毫不畏惧,一身傲气,凛然无比,他抬着脑袋看着凌元丰,眼神之内却有轻蔑之色。

这让凌元丰极为恼火,而凌雪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叶枫教唆自己要做的。

好在他本来就傲气凌云,这再加以修饰,更为傲然,宛如一直傲然独行万里荒漠幽狼,这天底下没有自己看得上之物。

凌元丰一股恼火从心底窜出,无名之火大动心肝!

“你就是凌雪崖!断我儿经脉,真的是好手段!”

背后一把剑猛然从背后飞出,铿锵一声,插入地面,地面立刻白茫茫一片,白色飞剑周围出现一道道裂纹,金刚石在剑气面前,丝毫没有它本来的坚硬程度。

“你也知道是好手段?”凌雪崖无比嘲笑。

“今日必要拿你鲜血,洗我凌家耻辱,拿命来吧,杂毛小子!”一声杂毛迸射而出,宛如金石交击,凌元丰身体嗖然从地面飞起,手掌中一股吸力,把插在地面的白色巨剑吸于手中,化为惊鸿,流星般,划出一道白色剑气流光,约莫十多米长,朝凌雪崖面门斩去。

凌雪崖傲然挺立,不畏惧,拿着剑也迎接而上。

道道蓝色剑气,在一瞬间被挥出,上百道剑气,在他周围凝聚在一起,竟然在一个呼吸间就做完。

而后这上百道凝聚起来的剑气,化为一道观音莲台,凌雪崖双手一展,舞动着这莲台,夹杂蓝色飞剑,朝凌元丰杀去。

……

在八门金锁阵之外,地下八百里,叶枫和三灯站在下面,等待机会。

这个时候,忽然剑三十身体颤抖无比,一道裂缝在假山碎末之下,显现出来,通过这道缝隙,剑三十敏锐感觉到一股气息。

这股气息太熟悉了,熟悉到它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

剑匣内,剑意颤抖不已,极不安静,他们似乎很狂暴,要越出剑匣而出,而剑三十所寄托的剑身,也是颤抖不已。

叶枫敏锐发现这个变化,眉头一皱,连忙询问剑三十出了什么事情。

只见脑海中传来一句悲愤声音,叶枫竟然听闻一道哭腔。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枫,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如果这次报 了仇,以后我就叫你主人!心服口服!”

剑三十从来没有如此正色过,也从来没有失神过,叶枫更加确定有大事情发生。

他继续问道:“行,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办到,快说是什么!”

见叶枫急迫询问,剑三十一丝时间不耽搁,他咬牙切齿道:“你可知道,你的七情剑域这不功法是谁给你的?没忘记吧?”

悲愤的声音传来,宛如地狱之下的幽怨之声,叶枫当然记得,这七情剑域被自己唤作《情之殇》的功法,对自己产生很大帮助,怎么能不知道,还是从青玉门剑池之内得到的。

“我的老主人,我跟你说过,来修真界一段时间,最后被人截杀,没错吧?”

“嗯,没错!”叶枫简短回答。

“之后老主人进入青玉门研究出了七情领域后,就坐化身亡,他的死,跟一个人有关系,这个人便是那外面的凌元丰,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化成厉鬼我都认得。”

说到此时,剑三十猛然窜出了剑匣,金色飞剑光芒大盛,周围那用剑气切割的冬洞穴,顷刻间被激荡的剑气所战乱,颤抖不已,要坍塌下来。

叶枫眉头一皱,立刻喝道,另外一边,三灯和尚,一声阿弥陀佛口号发出,一股柔和金色光芒按在剑三十剑身之上,这激动悲愤无比的剑三十剑身颤抖一下后,逐渐平稳起来,而洞穴也不再抖动。

“对不住,叶枫,我太激动了。”被佛光打在身上,剑三十这个剑灵灵魂逐渐归于平静,他压抑自己心神朝叶枫道歉。

“没事,你继续说。”

“当初离开剑池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你也答应过我,一来帮我炼制身体,二来,如果遇到杀死老主人的仇人,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要报仇,你还记得吧?”

“我当然记得,我叶枫说过的话,都要做主,我叶枫承诺过的,即使是刀山火海也要完成,这个人如果真的是杀害那剑池前辈的凶手,我一定亲手诛杀!”叶枫斩钉截铁道,眼神更是迸射出一道坚定光芒。

“当然是他,化成厉鬼我都记得,虽然面貌变了,可是气息怎么能变?这个歹人,杀人夺宝,无恶不作,没想到还没死!”剑三十悲鸣一声,剑身颤抖不止。

叶枫眼神眯缝,自己知道这凌元丰是杀剑池赠与自己情绪领域功法死去前辈仇人,那么自己于情于理都会帮他报仇,完成他的心愿,从某个层面来说,自己算是他的徒弟。

师傅的命被仇人夺去,做徒弟的,岂有不报之理?

如果不报,还是人吗?一个连人都不能算的,能求仙问道成功?

估计老天都不答应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