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引君入瓮

地下八百米之地,一道缝隙从洞穴中穿越八百里直达地面,通过这道缝隙,可以看到满天星辰,还有那凌乱剑气。

两道身影在半空之上,疏忽间来来往往,瞬间交手,已然是千百道剑气破空而至,地面被剑气切割一片狼藉,大地千万龟裂,每一道剑气切割,都震荡的地面震颤不已。

在八百米地下,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比较厚实,叶枫估计自己两人恐怕早已经被乱土给埋葬于此。

他们从这条缝隙朝上看着,看着上面两人来来往往,两人在等待机会,一个可以置凌元丰于死地的机会。

这个机会,叶枫是在逼着凌元丰自己给自己,他要用一切计谋来让凌元丰思维混乱。

就看上面的凌雪崖做戏做的够不够好了。

地面之上,剑气纵横,杂乱无比,凌雪崖一人当空,手执长剑忽然卖出一个破绽,身体从半空中落在地上,随后舞动飞剑,一道道紫色剑气从他周身鼓荡开来。

地面瞬间出现一个圆形高台,高台周围地面被剑气瞬息间都切割化为齑粉。凌雪崖站高台之上!

凌元丰看到凌雪崖如此,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意。

凌雪崖,你给我去死吧!

一声爆喝,凌元丰竟然是把自己那白色飞剑,甩出,悬浮在自己头顶之上,同时,三千银发一根一根爆射而出,化为三千飞剑,直接朝下面横插下来。

凌雪崖依旧是傲然挺立,身上的剑气疏忽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紫色莲台,这紫色莲台中剑气浓郁,是凌雪崖把全身剑气化为一起。

要跟凌元丰绝命一击、

然而令人惊讶地是,凌元丰嘴角裂开一丝得意笑意,看上去诡异务必,但脸上胜算表情展露无疑!

他觉得自己赢定了!

却说凌元丰心情激荡时,射出自己三千银丝。

这三千银发,一经发出根根站立,刹那转变方向,无限变长,银发之上,剑气纵横,这凌元丰上百年修炼,把自己一身修为凝聚在头发之上。

现在三千银丝,全然成了他的武器。

无限变长的三千银发,并没有直接朝凌雪崖身体插去,疏忽一变,竟然是插入凌雪崖高台之上。

一下子,这三千银丝,穿梭土地,深深扎根地下一千米。

这剑气插入地面后,凌元丰脑袋一个旋转,把银丝全部凝成一团,对凌雪崖呈绞杀之势。

而此时在地下八百米地方,叶枫看到三千银丝,根根粗壮无比,剑气纵横切割土地,在一千米出要凝结在一起,朝上朝凌雪崖双脚上绞杀。

“三灯前辈,该我们出手了。”一声暴喝后,叶枫眼神淡淡寒芒闪烁。

八门金锁阵,顷刻间施展开来,八个方向把那三千银丝,分为八个部分。

三灯和尚同时间,把自己那九环锡杖拿出来,朝地面猛然一插,插入地面数米之内。

接着,三灯和尚双腿一盘,坐在地上,嘴巴闭上,眼睛闭上,嘴角呢喃不已,一阵阵金色光芒从他身上绽放出来。

这些都是佛光,接触佛光,叶枫感受到一股柔和力量,极为浑厚,让自己心中竟然是产生臣服感想,心中一动,飞刀刀气在体内旋转一番,这股臣服感才堪堪消失不见。

此时,叶枫睁眼一看,以三灯为中心, 那金色光芒闪耀整个洞穴,地面开始皲裂,金色佛光瞬间遍布地面,耀眼无比。

九环锡杖在佛光笼罩之下, 颤颤发抖,上面嗖的一下,三盏灯出现。

三灯,三灯,寓意就是九环锡杖的三盏灯。

每一盏灯都具有无穷力量,上一次叶枫记得自己在那修鬼蜮,遇到一帮骷髅兵追杀,三灯和尚就是取出一盏灯,朝那些人身上一扔,强大佛光就把那些骷髅兵化为乌有。

只是这一次,三灯并没有出第一盏灯,而是三盏灯全部拨出来。

三盏灯,从九环锡杖上面迸射而出后,眨眼功夫,三灯和尚一句阿弥陀佛,这三盏灯融合在一起,嗖的一下,接着再闪现分散开来,迅速把叶枫和三灯和尚包围其中。

嗖!嗖!嗖!

三盏灯之间形成一道金色光线,连接在一起,三声巨响,火焰升腾而起。

从地面窜起,刹那之间,上升到地面,这一团火焰,偏偏烧不到叶枫和三灯和尚。

三灯和尚坐在洞穴下面,叶枫则是站在他身边,手指不但舞动,使得八门金锁阵的生门不断移动,不给那三千银丝一点机会。

“凌元丰,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哼,有八门金锁阵和三灯前辈的三盏灯,三才火焰阵,你这三千银丝,只怕会顷刻间变成粉末吧。”

心中思想之间,被火焰触及的土地,顷刻间化为齑粉,散开来,让那原本只是洞穴到地面的一条缝隙,变成与洞穴般大小。

“叶枫,你的计策已经全然成功,下面就是要看凌元丰下场了。”三灯猛然睁开眼睛,一道雄浑的佛光再次输入九环锡杖之上,那三千银丝传来的反抗之力致使九环锡杖出现颤抖的状况眨眼间消失不见。

同时,八门金锁阵控制三千银丝,使得火焰不断燃烧三千银丝。

空气中出现一丝丝焦味。

三千银丝,虽然被凌元丰用剑气熏陶上百年,实际上与飞剑无异,可是它根本上还是头发。

若是平常火焰触及,不一定能燃烧焚毁,可是三昧真火夹杂一丝六昧真火,还无法烧毁这三千银丝,那就说不过去了。

洞虚初期三灯九环锡杖一打开,堪比洞虚中期,加上叶枫的八门金锁阵,彻底把三千银丝给困得死死地。

所以,三千银丝任由六昧真火和三昧真火烘烤。

几个呼吸间,就变成碎末。

而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电光火石间。

从三千银丝插入地下千米,到叶枫八门金锁阵和三灯火焰阵施展开来,燃烧银丝,也不过是刹那功夫完成的事情。

从洞穴飞跃而出,叶枫和三等出现在地面上,只见那凌元丰狼狈不堪,他的三千银丝深深扎根在地面,任凭他力量再大,都无法挣脱出来。

除非,他把自己三千银丝从头皮上拽掉,这样才能脱离叶枫和三灯连环阵法掣肘,否则根本不可能生还。

叶枫和三灯飞出来刹那,凌雪崖却是动了。

他那把全身修为和剑气凝聚为一体的青莲剑台,就是等这个机会,等叶枫和三灯把凌元丰困住的机会,这个机会一出现,他怎么能放过?

青莲剑台,冲天而起,与他合二为一,此时凌雪崖就是剑台,剑台就是凌雪崖。

对面凌元丰面露惊恐之色,他咬牙一声咯蹦响动,竟是咬碎八颗牙齿,这八颗牙齿同时间咬碎,所以才发出一声咯蹦。

三千银丝竟然是从头皮上全部拔掉。

让人瞠目结舌,叶枫看着这个样子,不仅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