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了断恩怨

一柄飞刀,从左手发出,一眨眼,就消失不见,根本没有人看到这把刀是怎么发出的,也不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

一刀插在凌元丰心脏处,同时凌雪崖的剑也在凌元丰扯掉自己三千银丝刹那斩断凌元丰右臂,从肩膀处插入另外一边,贯穿肩膀!

汀,一声巨响,凌元丰身体倒飞而去,装在一块木桩上,死死钉在上面。

凌元丰嘴角哇的一下张开,吐出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眉头紧锁。

仿佛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全身气息凌乱颓败无比。

三灯心惊不已,他飞出洞穴,才一眨眼功夫,叶枫手臂一伸,凌雪崖剑气莲台发出,凌元丰就被钉在木桩上,低垂着脑袋,奄奄一息,这一切都快了。

叶枫跨步,一瞬间来到凌元丰身边,那柄插入他心脏的飞刀,被叶枫顷刻间收入囊中,飞刀并未沾染一丝鲜血。

而飞刀之上,光芒点点,凌元丰全身灵气被凝结成一个光团,进入飞刀之内。

巨大的灵气隐藏起来,此时的凌元丰看上去,修为尽废,体内一丝灵气都没有。

站在凌元丰面前,凌元丰瞪着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看着自己,看着这个面容,叶枫长呼一口气,只是心中并没有任何感伤,凌元丰如今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叶枫,把这个人交给我吧。”剑匣之内,金色飞剑内的剑三十颤抖几下,朝叶枫道。

叶枫点点头,“行。”

他知道剑三十对凌元丰恨之入骨,不杀他心中愤恨难平。

剑匣打开,剑三十飞出来,金色飞剑站在地上,其中走出来一道虚幻影子,一个白衣少年,剑眉星目,只是双眼通红,面露愤怒之色。

‘凌元丰,你还记得我吗?’剑三十虚影朝凌元丰冷声冷语询问,双目冒出剧烈寒芒,宛如十二月寒霜,让人望一眼,便心生胆寒。

凌元丰抬头,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剑三十,稍显疑惑,随后嘲讽一笑道:“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认得你?”

“可我却认得你,即使是化成骨灰都认得你。”剑三十双目再次一瞪,似乎要用眼神杀死面前这个恶魔,当初,自己跟前主人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修真界,不料却被这个魔头看上,心怀叵测,杀人夺宝,无恶不作,这辈子自己都忘不了,所以恨不得吃他的骨头,喝他的鲜血。

“还记得,五十年前,在北荒大漠,有个白衣剑修被你杀害?”

剑三十一字一句说出来,语气似有千钧之力,铿锵迸射出来。

凌元丰冷冷一笑:“我杀的人太多了,我都不记得了,五十年前,五十年前太久远了,那么长的事情,如果是你,你还记得,那只能说你活得太累了。”

五十年,凌元丰微微抬头,看着满天星辰,不由然的生出一丝感慨,五十年,这么快了,当初自己不过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那个时候,自己是多么意气风发,只是没想到今天却成了这个地步?

贼老天,你是不是在玩弄我?

可是,五十年前的事情自己真的想不起来了,无奈的笑,苦涩的笑,一丝似有似无对自己的嘲笑,凌元丰心中五味杂陈。

“杀的人太多,居然记不得了, 也只有你这种魔头才会如此坦然,我的主人就是被你杀的,我今天就是要为他报仇,凌元丰,你去死吧。”

剑三十看着凌元丰此时还有笑意,心中愤恨难当,犹如江水一般,汹涌无比,一百多道剑意化为一道道了流光,直接插入凌元丰筋骨经脉中。

卡擦一声,斩碎了他的经脉和骨头,凌元丰宛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嘴角更是出现一滩滩血液。

“呵呵……呵呵,想杀我就杀吧,何必如此多言?今天被你们设计在此,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吴峰那老儿,到现在为何还不出来?”凌元丰怒极反笑,心中恼恨自己,他更是想不明白,自己洞虚中期的修为为什么会败在这些人手中?

凌雪崖是洞虚中期,跟自己一般修为,可他知道,对自己造成最大伤害的是那柄飞刀。

那柄邪恶的飞刀,就是叶枫发出的。

以至于他视线转移到叶枫身上。

“今日设计,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一开始,让你进来,是故意如此,吴家家主出现,你发现这里没有其他人心中就产生恼火,而吴峰的刹那消失,让你更为恼火,人在恼火的时候,思维就会出现短暂的冲动,这个时候凌雪崖出现,跟你一决高下,为的是吧你的怒火再次点燃起来,最后给你卖出一个破绽,让你发动最强大攻击。”

“你的攻击的确强大, 三千银丝宛如一把飞剑,如果放在洞虚期,你的确有骄傲资本,可惜你忘记了,在下面早已经给你设好了圈套,八门金锁阵加上火焰阵,一起发动起来,三千银丝顷刻间焚烧起来,你的最大依仗没有了,结果自然显而易见,今日死,也让你死的明白。洞虚中期,并不是一味的强大无比!”

叶枫冷冷的把自己如何引诱凌元丰,到给他致命一击都说出来后,凌元丰欲言又止,他眼神里尽是懊悔之意,仔细一想,自己的确如叶枫所述这样,一直被叶枫牵着鼻子走,不仅对面前这个年轻修士心中产生恐惧之感。

“凌家老祖,没想到吧,你千算万算,没算到我吴家来了两个帮手。”

这个时候,虚空一个波动,吴峰带着吴家众人居然从远处走过来,那一片狼藉荒芜的破烂建筑,被他们踏过,产生吱呀声音。

“吴峰,哼,今日老夫落在你们手中,也无法可说,不过老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过你们最好放过老夫,我后面的凌霄宗可不会吃素的。”

凌元丰见吴峰走过来,眼神射出一丝奇异光芒,他就是要等吴峰过来。

在他看来,吴峰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面对叶枫等人,他们不知道或者是不理解吴家和凌家的关系,这其中错综复杂,他心中肯定吴峰不会杀掉自己,现在自己修为废掉,也算是无用之人。

但他想活着回去,回去才会有希望。

有句话说得好,不死总会出头,一旦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是活了这么多年的人,对生命的意义理解的更为透彻。

果然,吴峰听到凌元丰的话,眼神出现一丝犹豫,正如凌元丰所说,自己吴家跟凌家背后都要势力,而自己最大依仗,三灯和尚貌似跟归元宗关系并不是太好。

三灯和尚不可能重新归附归元宗,现在他在这里,也是归元宗念他往日对归元宗做的贡献,才表面承认归元宗是吴家依仗。

“叶枫,凌雪崖,两位道友……”吴峰转身看向叶枫和凌雪崖。

凌雪崖摇摇头,示意叶枫不要心慈手软。

剑三十同样是如此,今日见到凌元丰,他必须要凌元丰死。

“前辈,这件事,你不用担心,这凌元丰今日之死,跟吴家没有任何关系。”叶枫是明白人,今日凌元丰必死无疑,但绝不能连累吴家。

吴邪可是自己好朋友,自己不能让他们遭受连累,尽管这件事是引他们而起。

吴峰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闭上嘴巴,站在一边,脸色平淡的看着凌元丰。

“爹……”吴邪要说话,吴峰瞪了他一眼。

“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

“剑三十,放心,我今天一定会履行承诺,杀他,不仅是为了剑池那前辈报仇,也是为了给那些无辜死在他剑下之人报仇。”

说完,叶枫身体一闪,出现在凌元丰面前,抓住凌元丰和凌雪崖飞身外面,迅速移动来到凌家家族大殿之上。

圆月高悬,冷清月光铺洒在地上,看上去有一丝落寞。

叶枫抓着奄奄一息,筋骨寸断的凌元丰,悬浮在凌家大院上空,背部一轮圆月当空照射。

凌雪崖在他身边,手中拿着一把紫色飞剑,耀眼无比,剑三十则是在叶枫身前三尺之地,吞吐剑气。

小黄,在叶枫来这里时候,也从隐藏之处跟随而来。

“凌啸天,凌圆,你们还不出来?你们的老祖宗可是要死了。”

叶枫淡淡的语气,从嘴巴里蹦出,夹杂灵气,整个凌家大院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今夜,整个凌家大院,所有的灯都已经熄灭,万籁俱寂,在他们看来,老祖宗出马一定不会有任何意外。

叶枫一声发出,无异于一声声天雷震动,凌家院子的所有人都立刻起来,朝大院跑去。

他们抬头,看着半空之上,那悬浮的几个人,眼神中浮现惊惧神色,他们看到自己敬仰崇拜无比的老祖宗居然被一个年轻修士抓在手中,气息微弱奄奄一息,这惊讶比天雷打下还要恐怖。

凌啸天和凌圆,两人惊异比在场任何人都要浓重。

“叶枫,你修得伤我老祖宗,你可知道,老祖宗是凌霄派的内门弟子?”见叶枫杀气腾腾,白日修为被废的凌啸天,搬出了凌霄派这颗大树来。

然而,他却忘了,凌霄派是厉害,可叶枫是刚来到这里,对什么归元宗和凌霄派都不甚了解,也不惧怕。

“哼,我杀一个人,还需要别人同意?凌霄派又如何?我照杀不误,凌啸天,要怪就怪你们太目无法纪,太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你这老祖宗想的倒是挺好,想要劝说吴家家主不要杀他, 可我不是吴家之人,我杀人没那么多顾忌,况且,你老祖五十年前,杀我恩人师傅,今日我便做个了断,如果想报仇,我叶枫,在这里等候你们,不过你可要速速来,过两天我可能就要走了。”

叶枫说完,嘴角微微一笑,把凌元丰的身体朝下面抛出。

剑三十眼疾手快,他长啸一声,金色飞剑,直接穿透凌元丰身体。

可怜,凌元丰刚突破洞虚中期,这一位大修士,被剑三十一剑击杀。

击杀凌元丰后,剑三十悲鸣一声,“老主人,我总算是为你报了仇!”

叶枫看的清楚,金色飞剑上,剑三十虚影面孔,浮现几滴眼泪,身为悲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