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凌十九追杀而来

却说叶枫和凌雪崖,聂小倩带着小黄,朝十二少所在的天香谷飞行,不过此地距离百川宗有几万公里,中间隔着剑宗。

剑宗所在之地,有九九八十一做城池,天香谷所在幽罗城是在剑宗领西北方向。

“凌雪崖,此去天香谷,在西北方向,我们要跨越十二个城池,不过你确定要杀十二少?这其中或许存在什么误会。”在飞行途中,叶枫一脸苦涩看着凌雪崖。

此去天香谷两个人各有心事,自己去找十二少,是上次他答应自己寻找宁采臣事情,这次过去,一来是,看看对方查到什么消息没有;第二,如果没有找到,自己也可以把从陆判便得到的消息让他帮着查询一下。

十二少是剑宗土著之人,他关系广,小道消息自然不少,让他帮助,能够很快锁定这剑宗里面与宁采臣相关消息的人。

很奇怪一点是,陆判生死薄上给出的关于宁采臣信息之人,都在剑宗之内。

剑宗疆域浩瀚无比,九九八十一座城池,是五宗中城池最多宗门,因此剑宗成为天下第一宗也有它存在理由。

而凌雪崖因为兄弟的死,上次刺杀十二少未果,一人离开剑宗直达北荒进入修鬼蜮,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拼命想修炼,为的就是帮自己兄弟报仇,所以他对十二少杀心很重。

两人一起过去,在十二少这件事上一定存在矛盾,因此叶枫很焦虑,到时候自己维护十二少,不免与凌雪崖产生摩擦,这样,影响两人感情可就不好。

毕竟,自己与他有过命之交,生死面前都为对方抵抗过刀剑杀戮。

对这点,叶枫没跟凌雪崖说过,所以他并不知晓。

他以为叶枫跟自己一起过去,是帮自己报仇。

见叶枫询问自己,凌雪崖冷哼一声,他道:“我弟弟本来是正义 修道之人,却没料到被那十二少迷惑,误入歧途,做他的禁脔,如果不是他逼迫,弟弟绝对不会死,所以我要杀他!”

“那如果真的与十二少没关系怎么办?”叶枫继续质问。

“如果真的与他没关系……我自然不杀他,可这件事……一定跟他有关系,叶枫,你为什么问这句话?”凌雪崖一提到十二号,眼神寒意十足。

可是忽然反应过来,叶枫为何要询问这件事?他不明白。

叶枫见凌雪崖询问自己,他一时语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微微摊手道:“就是闲着无聊问问。”

“无聊?叶枫,其实,你也应该杀那家伙,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他肯定逼迫你要与他行那苟且之事,这样的卑鄙小人,死不足惜。”凌雪崖所指苟且之事,自然是当初在天香谷,叶枫为了救妻子玉玲珑被十二少威胁。

当时十二少见叶枫英俊潇洒,颇具男人味道,就一见倾城难忘,喜欢上了叶枫。

对于这点,叶枫自然是非常无语的,每每想起,都觉得背后生出一股寒气。

就是被凌雪崖这么一说,他都有点犯膈应。

‘那十二少,可我感觉还好吧……’聂小倩对十二少有过了解,觉得这个人除了有龙阳癖好之外,并无其他让人讨厌地方,所以她有些苦恼。

毕竟十二少也是帮了自己大忙,帮助查询夫君宁采臣消息。

“小倩姑娘,你可不要被这歹徒迷惑。”凌雪崖连忙劝道。

叶枫微微摇头,看来只有问询十二少真相到底是什么才好,倘若真的是他杀的凌雪崖弟弟,自己也只能让凌雪崖惩罚他,但绝对不会让凌雪崖杀他。

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

……

风云动,电闪雷鸣,但是天上并没下雨的征兆。

为了避免天上雷电劈中,叶枫等人只好稍稍降低飞行高度。

不过,急速朝前方十二座城池之一的乱凤城飞行途中,叶枫感觉到后面有三股强大气息。

这些人身上剑气极为凌厉。

“叶枫,后面有三个人,修为高强,其中两人跟我一般修为,另外一个修为比我稍强,咱们先行避开,让对方行走。”

虽然凌雪崖不怕对方,但觉得还是让对方先走。

只是他哪里知道,这三个人正是为他们而来。

叶枫点头,身后的强大灵气波动,他自然是感受到的,这些都是前辈高人,能不产生矛盾那是最好。

于是聂小倩进入百鬼幡,叶枫和凌雪崖带着小黄朝一边低速飞行。

三道黑色流光,踩着寒冰之剑,脚下生成一道道白气,朝远处刹那消失不见。

叶枫在下方飞行,稍显诧异,那飞行速度太快,不过却还是御剑术第一层次:御剑而行。

御剑而行,御风而行,御天地万物而行。

御剑术三大境界,博大精深,叶枫至此也不过是御刀飞行,只不过刚才那三个人飞行速度很快,让他稍感诧异罢了。

“刚才那三个人身上还想有字迹。”忽然叶枫眉头一挑,脑袋中浮现刚才这三道身影出现到消失的画面。

上面是……是……

刹那间,叶枫眼睛一寒,“不好,咱们要快点离开这里,不能让那些人发现。”

叶枫回忆一下,赫然发现那字迹是凌霄派三个字。

自己不怕他们,但是如果一旦交战,势必会滞留于此,再者,谁知道还有没有更强大剑修过来。

杀掉凌家老祖,莫非是凌圆或者凌啸天通知那凌霄派了?

所以一念及此,叶枫便让凌雪崖跟自己小心行事。

可两人还没准备离开,远处三道流光再次划来,他们居然原路返回。

这三人速度之快,让叶枫二人没时间离开,三个人把叶枫和凌雪崖加上小黄包围其中。

其中那个黑袍人扫了两人一眼,然后冷声道:“叶枫,找你找得好苦。”

黑袍人眼神在说话之间,看向叶枫,迸射一丝寒光,让叶枫眉心一皱。

“这位朋友,我叶枫貌似不认识你们吧,听你的语气貌似我们有很大仇怨。”叶枫鼻子一凝,朝那黑袍人淡淡道。

“哼,我们倒是不认识,不过我家主人要你的人,所以凌十九就来办事了。旁边的那位想必就是凌雪崖吧,杀掉凌家老祖是你们二人做的,所以都要跟我们走。”

黑袍人语气极为冰冷,且极为自信,语气之中有着不容许拒绝的寒意。

“哦,看来三位是为了凌家寻仇来了?”叶枫微微一笑,不过他从这人口气中听得出事情比较复杂,这个凌十九口中的主人是谁?要找自己?

恐怕跟凌家老祖的死关系不大。

“寻仇?呵呵,也算是吧,不过叶枫,我家主人更注重的是你,至于你这个朋友嘛,如果肯跟我走,束手就擒当然不会动他,如果反抗,就地斩杀!”黑袍人凌十九依旧是语气冰冷道,似乎在他眼中,叶枫和凌雪崖只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修士罢了。

他身边那两个人,此时手中已拿出飞剑,湛蓝剑气,萦绕全身上下,把他们包围成一个蓝色光团。

剑尖之上,寒气外泄,周遭温度刹那冷却,空气中竟是飘起了雪花。

“就凭你?就地斩杀我?”凌雪崖在凌十九说完话之后,仰天冷笑一声,语气寒冷不下于那凌十九,这人好狂妄的语气。

“对,就凭我,我洞虚后期修为,还杀不了你洞虚中期!”虽然是反问,但是语气中杀意十足,更具一丝丝浓郁轻蔑。

说着,那凌十九就拔出背后寒冰之剑。

“且慢,凌十九是吧,我能询问一下,你们主人为什么要寻找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叶枫的确很疑惑,看着黑袍人凌十九一字一句问道。

“我家主人的确再找你,而且找了你好几年,不过其中到底是什么缘由,你去我凌霄派见到主人就知道了,误会,是不会误会的,主人提名要拿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凌十九冷笑连连,嘴角嗤然。

“叶枫,别跟他说了,这家伙明显就是来找事的,什么几年前,我看都是胡说八道,就是为那凌家老祖寻仇的,既然如此咱们便战他天昏地暗如何?”

凌雪崖一声暴喝,拔出自己紫色飞剑,剑气萦绕,直接朝那黑袍人凌十九而去。

“叶枫,这两个洞虚中期修士,你的实力,我见过,应该可以对付,这黑袍人,交给我!”

直接逼迫到那凌十九身前后,凌雪崖朝叶枫吞吐两句言语,便不再说话,紫色剑气狂如风暴,不要命朝凌十九斩去。

刹那间,那边成了一个紫色和黑色交织的世界。

叶枫随即转身面对周围两个洞虚中期拿着蓝色飞剑的修士。

“好!”

要战,便战!

“小黄,你在一边看着,如果有机会,直接最大威力第三只眼射开,把他们给腐蚀受伤。”

同时他甩掉剑匣,剑三十化为一道流光跟着小黄跳出包围圈。

进入地面,剑三十因为上次自己把凌家老祖杀掉后,把他全身剑气打入剑三十体内,剑三十得到一个质的突破,进入元婴初期。

一个元婴初期的剑灵,爆发力直逼元婴后期。

他毕竟是几百年人生经历,演习千万部剑阵秘诀,技法懂得非常多,设计与别人,还是占据很大优势。

那两个黑衣修士,并没有在意小黄和抛出去的剑匣,他们眼中只有叶枫。

在他们看来,捉住叶枫,这事便可终结。

随后,两人身影一动,刹那间,两道剑气如封似闭,封锁住叶枫要走的路线。

这两道剑光,约莫百丈,从他们手中之剑挥出,顷刻间化成一个剑之牢笼,交织在一起,朝叶枫脑袋上笼罩而来。

叶枫双臂猛然伸开,一头长发在剑气鼓荡之下,爆射狂舞出来。

他的衣袖,寒风鼓鼓,双手举起之间,竟然是爆发强大吸力。

面对两个洞虚中期的强大修士,他们还是剑修,攻击力最强大的剑修。

所以叶枫不敢有人很疑虑,不敢有人很迟疑,施展出自己除了小李飞刀之外,最为依仗的东西,北冥神功!

ps:我的天,我居然定时在九月份,刚好发现,怪不得上下文衔接不对,原来这样,抱歉,抱歉,小竹子的失误。

各位亲,有票投票,有话给花,给我满天神佛的力量吧,加油,飞吧,皮卡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