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照杀不误

洞虚中期的凌雪崖对战比他高一个境界的凌十九,竟然没有落下风。

一剑挥出,凌十九就感觉对面迎来凌雪崖无边无际杀戮剑气。

很难想象,凌雪崖的剑气中杀气十足,面对这一道道剑气,竟然会产生面对千军万马感觉,这些人都是从死尸中走出来的。

一剑西来,背对月亮,凌雪崖的那一剑,光华百丈,铺天盖地而来。

凌十九,只得全力抵挡,从这一剑中,他感受到的是一股剑意,没错,只有真正领悟剑道的人才能斩出来的剑意。

他是懂剑的人,是修剑的,所以他更清楚凌雪崖这西来一剑的威力。

全身散发白色光芒,把他的黑色衣袍映衬也是一刹那变成了白色。

白色如一团篝火,随后膨胀开来,凌十九化身一把白色巨剑,迎接那漫天斩杀的西来一剑。

轰,两则刹那间撞击在一起,只看到一道剑气波纹从上空释放开来。

百米之内,凡是树木全然被剑气刺成刺猬,地面一片狼藉。

而叶枫在下方,撑起一道刀气防护罩,把自己很好的保护在里面。

忽然,叶枫睁开眼睛,仰天长啸一声。

他全身筋骨噼里啪啦的响动,宛如炒豆子一般,他的眼睛看向天上那白色和紫色剑气光团,一道白色,一道紫色,看起来妖异无比。

一把飞刀,绿色飞刀刀魄,一寸之长,嗖的一下,嗡鸣震颤,出现在他身前三尺之地。

周围那空气在刀气颤抖之下,都产生一丝丝尖啸,甚至叶枫发现,一寸刀魄上竟然是产生一丝火焰。

这火焰本来是他的三昧真火,之前一直放在刀魄之内温养,也有好多年,上面夹杂火蝎子之毒。

一点火焰颤动,周围空间出现一道裂缝,这柄飞刀好像是凝聚天地万物最强大力量,里面充斥着狂暴无比的杀伤能量。

叶枫一时间极为震颤,他的手轻轻朝一寸刀魄上一点,这柄刀魄传来一阵温和之力。

对于主人,这飞刀刀魄毫无杀意,全然是温顺。

飞刀悬浮身前,叶枫依旧抬头,天上那背对着月光的凌雪崖,嘴角喷出一口鲜血, 紫色飞剑带着他直接落在地上。

而那凌十九,举着一把白色飞剑,散发无边寒气,从天上也是滚落下来。只是寒气太甚,漫天下起了大雪,百米之内,寒剑所在之处,尽是雪花。

两道血剑从天上飘下, 夹杂雪花,落在地上,地面一片殷红。

叶枫上前,飞到凌雪崖身边,看着凌雪崖。

‘怎么样?’叶枫极为关切问道。

“刚才跟他战斗,使出我最强一击,他也受了不少伤,现在他的实力下降不少,你去帮我对战,我要进行调息。”凌雪崖虚弱无比,刚才一剑,使出了他最强大一击。

随后凌雪崖附在叶枫耳边说了一些他们能听到的话。

可是对方毕竟是洞虚后期,压制他一个等级,再说,那凌十九也是发出最强大一击,凌雪崖顶多让他身手轻伤。

不过即使让凌十九受一丝轻伤,但也足够了。

在雪花飘洒的地方,凌十九把那柄寒剑插入地面,地面寒气逼人,让土地都皲裂开来。

雪花从他头上飘下,轻如鸿毛,他的手放在那柄剑上,呼吸之间,有股血腥气从喉咙处散发出来。

他一脸惊异的看着对面凌雪崖,尽管对方已经没一战之力,可刚才的一剑,却是让凌十九对凌雪崖刮目相看。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强大的人,能够以洞虚中期一剑破掉自己最强大一击,还让自己受伤,这太恐怖,是第一次大恐怖

“凌十九,我不是圣人,所以要趁你病要你命!”叶枫从凌雪崖身边,转身,看向凌十九,他面色寒冷无比,杀意十足。

“哼,大言不惭,刚突破洞虚初期,就这么嚣张,只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杀掉我两个手下的。”凌十九虽然表面说的这么轻松,这么强势,但是内心却有千种忧虑和不解。

他想不明白,为何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能够杀掉自己带来的两个手下?

难道洞虚境界的高手,现在都那么不值钱了吗?不知为何,凌十九心中居然生出一丝错觉来。

“那我便让你看看。”说完,叶枫把自己精神力全然放开。

凌十九眉头一挑,惊讶道:“你的灵魂修为居然这么高?洞虚中期,难怪,难怪……”

“所以我杀你那两个手下,出其不意,还是可以干掉他们的。”叶枫一步一步朝凌十九走来。

“哼,现在我明白了,不过你即使洞虚初期,可也不过是跟之前你的朋友一样,带走你,虽然有些麻烦,但还是可以做到。”

说完,凌十九铿锵一声,拔出地面插着的寒冰之剑。

猛然朝叶枫一挥,一道剑气从地面划出,掀起一道道碎土,相距数米地面,顷刻间出现一道鸿沟,朝叶枫中间劈来。

叶枫丝毫不惧,他看着地面那剑气涉及之处,寒气一片,冰晶绽放,刀气顷刻间释放开来。

手中拿出那柄小李飞刀,输入刀气,变成三尺之长,一柄长刀,朝地面迅猛斩出。

刀气与剑气交织在一起。

可是令凌十九恐怖的是,自己的寒冰剑气,居然在很短时间内被消耗掉了五分之一。

叶枫的刀气增强了五分之一。

刀剑之气,顷刻间抵消,只留下地面那道鸿沟和表面冰晶。

“呵呵,怪不得,你这么厉害,原来是魔教余孽。”

“魔教欲孽?呵呵,如果修炼功法特异,就被你们称之为魔族之人,那岂不是笑话?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正邪难道是你说了算?”叶枫嗤之以鼻,看样子这些仙岛之人,对魔族很是痛恨。

自己不过是修炼小李飞刀北冥神功,就被称之为魔族,这岂不是太可笑?

“哼,叶枫,你太狡辩了,主人本来想要带你回去,活着回去,现在看来,你太出乎人的意料,我决定送你归西!”

说完,凌十九全力放开自己修为,顿时间一股狂暴剑气从他身上迸射出来,一道白色剑气,以他为中心,散发出来,宛如一个光团,从月亮之光中走出来的男人。

一手挥剑,满天都是剑气,自成一个牢笼。

这比刚才那两个剑修打出的牢笼要厉害坚固百倍,叶枫刹那间被这道牢笼给笼罩其中。

叶枫眉头一挑,没想到这凌十九全力一击速度这么快,光是牢笼就不给自己反击机会。

跟刚才那种状况时千种差别。

但,他毕竟受伤,在凌雪崖西来一剑下,身体受伤,岂能是那么容易破掉的?

噗,一口鲜血,不知道为何从那凌十九嘴巴里面喷出来、

“怎么……怎么可能……他的剑气……杀戮之气还能侵袭心神,躲藏下来?”

“呵呵,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叶枫冷哼一声,这便是刚才凌雪崖跟自己耳语说的事情,这是他的绝技。

千钧一发之际,引动出来,给那凌十九强力一击,叶枫抓住机会,那一寸刀魄,直接划出手掌,绿色光芒,一点即出。

周围空间撕裂出一道裂痕,噗嗤声中,寒冰牢笼被切割开一道口子。

一寸刀魄猛然一边,化为一柄飞刀,小李飞刀。

叶枫爆喝一声身影一闪,刀魄融入飞刀中,三尺之长,化为幻影。

那三尺飞刀,急速吸收叶枫体内刀气,宛如风暴一般,速度快的惊人,一个呼吸间,叶枫发现体内刀气全然消失不见。

三尺飞刀,闪耀宛如太阳光芒,绿色通透,远远看上去,叶枫就如同一个绿色巨人,一柄剑就那么的挥出,直接刺入神色慌乱凌十九身体之中。

心脏啪嗒一声破碎开来。

做完这一切后,叶枫体内虚脱之感传来,屁股一抬,坐在地上。

凌十九看着插入心脏部位的一柄绿色飞刀,瞳孔放大,难以置信,可那种疼痛,虚无缥缈的感觉传来,脑袋一歪死了。

呼,一声响动,地面裂出一道口子,小黄从地面跳出来,双手一探,那黄色爪子,比利剑还要锋利,弄出了凌十九的洞虚元婴。

只见,元婴之上,那一道幻影,惊恐无比。

小黄舌头一伸,朝嘴唇上舔了舔,很是贪婪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