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天残地缺

“寻音殿还有多久才能出来?”叶枫好奇询问,十二少既然如此说,想必时间无多。

“三年零五个月,实际上是三年四个月30天,也就算三年五个月。”十二少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觉得说的不准确又重新说了 一次。

叶枫泠然,眼神似乎刹那穿越密室,穿越苍穹,看到一个未知的宫殿。

一刹那是多久,佛家所言,一刹那据说是六十年。

六十年转眼而过,被叫做一刹那,足以说明太快。

此时,无论如何,反正叶枫心中是震惊,是期待,是狂热。

以前,他不知道李寻欢的事迹,只是觉得是一个高人,一个武功很厉害身手很超绝的人,飞刀一出,英雄退路。

可如今听来,他的事迹远比自己猜测的要厉害的多,精彩得多,绚烂的多。

只是他也是个可怜人,用情之人,至情至深,妻子离去,岂不是很伤感?

当时的心情一定比自己被孟瑶欺骗的时候更悲戚吧?

叶枫能理解,非常理解。

“但是,这跟令牌有什么关系?”叶枫还是疑惑不解。

“因为这令牌可以带九个人,所以剩下的名额对于你来说极为重要,而我现在要办的事情,就是用这余下的名额去找人。”十二少微微一笑,的确, 他笑的时候,女人是无法抵挡,男人也似乎难以抵抗。

因为他的笑,太迷人,宛如三月的阳光,四月的雨水,让人心中十分温暖。

“找人?找什么人?”叶枫眉头微蹙,眼神以旧好奇无比。

“找能够退却宇峰的人,很厉害的人,两个很奇怪的人。”

两个,不是一个。

而后叶枫就见到了两个人,一个瘸子,一个断臂。

从密室谈话之后,十二少背着叶枫,迅速隐蔽的离开天香谷,很快来到深山一处洞穴内。

这洞穴很简朴,简直是太简朴,两个蒲团,两把剑,两个饭碗,两条绳子,其余都是石头。

叶枫看着面前的两个老人,心中很震惊,简直跟在大海中遇到那千层浪花万重波涛一般。

这个瘸子,身体消瘦无比,简直称得上皮包骨头,而那双眼睛显得昏昏沉沉,浑浊无比,看起来很是一般。

他的瘸,跟一般人不一样,他的双腿都被斩断。

一个被斩断双腿的人,活着的滋味是什么样子的?叶枫不知道也不了解。

但是肯定很痛苦,是什么让他活下来?

这个瘸子,睁开了他那浑浊的双眼,精芒四溢。

宛如夏天太阳一般刺眼,正此时,他背后那柄剑也跟着闪耀起来,剑气纵横,一刹那之间,这个瘸子就变成了一柄剑,人剑合一。

叶枫兀自退后三步。

这个瘸子不简单,十二少一开口,叫他天残前辈。

另外断臂的人,也是一个奇怪的人,只是他给人的感觉,凌厉,尖锐,刻薄,宛如一个长满刺的刺猬,让人心中生出畏惧。

因为他无论何时何地,都睁着一双眼睛,眼镜一动不动,背后的那柄剑也一动不动。

但叶枫不敢小觑,这柄剑一挥出,绝对惊天地泣鬼神!

他的那双手臂,全部被齐根斩断,伤口看起来平滑无比,上面居然没有刀伤剑戟划伤痕迹,正如天残前辈那双短腿一样,仿佛天生一般。

叶枫听得清清楚楚,十二少喊这个断臂的人叫地缺前辈。

天残地缺!

叶枫心中再次泠然,两个奇怪的人。

“十二少,你找我们这两个老骨头有什么事情?”说话之间,天残地缺两位前辈居然动了起来。

他们两个似乎变成了一个人,本来天残双腿斩断,应该很难行走,但不知道为何,地缺前辈走到他面前,他的双腿就成了天残的双腿。

至于天残的双臂,完好无缺,成了地缺的双臂。

嗖的一下,他们身体一闪,就出现在洞穴内的一根绳子上。

他们双脚点在绳子,双臂点在绳子,两人倚在绳子上。

那根绳子实在是太细,有中指那般粗细。居然能够承受得住两个人两百多斤的重量。

“前辈,晚辈是来求救的。”十二少直接开门见山道。

叶枫站在一边,一动未动,他看着两位前辈。

“你一直以来都是救人,此时叫我们救你?十二少,别开玩笑了。”天残地缺同时开口道,他们此时就是一个人!

“是真的。”十二少严肃道。

天残地缺神色也一变,十二少严肃,他们自然也严肃。

“说,什么事情?只要我们两个老骨头能帮的上忙的, 你能提供足够让我们心动的宝物,便为你拘役,为你劳苦。”天残地缺忽然笑了,他们的笑,让叶枫不寒而栗,就好像是在十二月寒冬之时,一只深藏于荒山野岭的看到一只飞扬恶狼一般。

看来,找两个老人的代价并不低。

“能来这里,当然已经准备好了筹码。”十二少微微一笑,看了叶枫一眼。

叶枫此时,以旧一动未动,远处一阵风吹来,他的衣衫猎猎作响,但是那双眼睛尤为明亮,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拿出黑色令牌的机会。

“什么筹码?”天残地缺看着十二少,一脸兴趣。

“在我这里。”机会来到了,叶枫随即开口。

“有趣的年轻人。”看着叶枫,终于说话,两个老头子桀桀一笑。

“寻音殿,黑色令牌,我有。‘叶枫再次开口,同时把手中令牌拿出来。

天残地缺忽然笑声小时不见,他们对望一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随后身体一闪,再次出现在绳子上。

叶枫发现手中的黑色令牌已经不在了。

他们的速度太快,真的是太快,就好像是一直在绳子上从未动过一般。

“要对付什么修为的人?”天残地缺把黑色令牌重新扔给叶枫问道。

“一个渡劫期的修士,是凌霄派的宗主。”叶枫如实道,这点不需要任何掺假。

“哈哈,一个渡劫期的小子,行,这个货我们两个老骨头接了。”天残地缺哈哈大笑,眼神闪烁无线精芒,宛如四颗太阳。

“两位前辈都是渡劫期的修士,对付一个,岂不是太容易。”十二少见两人爽快答应,高兴无比,看向叶枫,点了点头。

外面忽然一声爆喝,叶枫,给我出来受死!

宇峰怎么会来到这里?

随即,整个洞穴晃动不已,洞穴幸好有大阵防护,不然在宇峰一掌之下,必然坍塌。

“别以为找了一个前辈洞府躲避,就没事了,待我破掉你的阵法。”

宇峰见无人搭话,也不慌忙,冷哼一声。

叶枫此时心中却是惊骇异常,他在思索,为何宇峰能找到这里来,好像自己到哪里,他都能找到自己。

身上是不是有印记自己没看到,没发现的?

“叶枫小友,不必惊慌,这事情我们两个老骨头既然说大包大揽,那就没问题。”拍了拍叶枫肩膀,天残地缺随后走出洞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