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复原真相

“什么事情?”见叶枫一本正色看着自己,十二少眼神眨了两下看着叶枫问道。

“关于凌雪崖弟弟的事情,你要如实回答。”

十二少听到叶枫的话语气一窒,没想到叶枫居然询问这个事情,不过这其中比较复杂,自己解释起来比较麻烦。

“这个……这个……”

见十二少断断续续说话,叶枫眉头一挑,“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真的跟凌雪崖所说,是你杀了他的弟弟?”

叶枫忽然脸色变得严肃,有些阴沉,更多的是不忍心和一丝苦恼。

十二少能感受到叶枫眼神中的各种复杂情绪,他叹息一声。

‘行,我就告诉你吧,其实,他的弟弟并不是我杀的。我一开始也跟他解释了, 可是凌雪崖就是不相信。’

十二少极为苦恼,叹息过后,见下方有一个石头,便来到石头旁边慢慢讲述那件事情来。

“当时,我跟凌雪崖的弟弟,相识之后我承认我是被他英俊面貌吸引住,不过我事后发现他居然也跟我一样有龙阳之癖,所以我们两个相互吸引,就在一起了,跟他在一起,感觉时光流逝很快,反正那段时间是幸福的。”

听十二少叙述,叶枫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恶心,或许是这两个人是真爱吧。

叶枫继续听,十二少自然是继续讲。

不过,十二少脸色有些变化,变得有些苍白。

“只是有一天,他发现一门功法, 这门功法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据说可以炼成之时,便可以立刻突破飞升,但是若是修炼这本秘籍需要做一件事情。”

叶枫好奇问道:“什么事情?”

因为看到十二少脸色变化,这件事情一定非同小可,或许跟凌雪崖弟弟的死有关联。

“需要自宫,当年那本秘籍我只是看了一眼,发现端的是歹毒无比,通过自宫后,可以吸收别人身体内的精元,尤其需要吸收童子身上的精元,这些事情做起来有点伤天害理,不过凌雪崖弟弟最后没经受过诱惑,挥刀自宫了。”

十二少重重叹息一声,眼神闪烁一丝落寞,看得出来,他对凌雪崖的弟弟感情很深。

“只是,当时他修炼方法不当,一下子走火入魔,想要吸收我的精元,当时我也把精元输入给他,只不过发现我的精元跟童子精元不一样,没多久,他的走火入魔更深了,最后就一命呜呼。当时他死了,我心里很慌张,但是又无可奈何,就把他埋葬了,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的人,至于第二个……”

说到这里,叶枫连忙打断十二少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因为他隐约能猜测到十二少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这些话听起来倒不如不听,不然自己会恶心。

“也就是说,他练功走火入魔,加上吸收你的精元最后死了?”叶枫重新叙述一遍,简明扼要。

“恩,的确是这样的。”十二少点点头,对于叶枫的总结他觉得很好,没有任何疑点。

“那本书呢,叫什么?”

对于那本功法,叶枫很是好奇,不过肯定的是那是个邪门功法。、

“那本书名字叫《葵花宝典》,只不过我觉得很是邪恶,直接给烧了。”十二少说道葵花宝典的时候,显得很是气愤。

“烧了?”叶枫喃喃几句,这东西居然给烧了,不过烧了就烧了吧,也省的祸害人。

“对,就是烧了,这东西太邪门了,所以说,其实凌雪崖弟弟身死跟我也是有点关系的。”十二少露出哀伤神色。

叶枫微微摇头,这个跟十二少并没有太大关系。

如果没有十二少输入那股精元,凌雪崖的弟弟也会进入走火入魔状态,最后转化为魔族,杀人成性,也不免遭到别人斩杀,所以并不怪他。

叶枫大致了解这个经过之后,觉得十二少说的都是真的,刚才十二少的情绪没有一丝一毫的掺假。

人在说谎的时候,心中会有瑕疵出现的, 这个别人或许感受不到,但对于叶枫来说,他修炼《情之殇》,对情绪的波动觉察最为敏感,所以如果对方说谎,他是可以辨认一清二楚。

但是从刚才情况看,十二少没有说谎,那这就证明自己可以在凌雪崖面前维护他。

但是想要让凌雪崖不杀十二少,认识到这个事实,需要方法,需要证据。

任何事情都需要证据,在叶枫看来,凌雪崖不是一个无理之人,相反,他虽然孤傲,但是正直,不杀不该杀之人。

这么多日子的相处,他如果连一个人的性格和本质还看不清楚,那么就白活一段时间。

只是这证据还有吗?

“你跟他还有什么东西留下来?”叶枫忽然问道,眼睛闪烁一丝光亮,像是在黑暗中抓到一个萤火虫,可以为之提供光明,照亮前行的模糊道路。

“留下来的东西?貌似都被我给扔了……”十二少顿了顿,有些苦涩道。

不过随后继续道:“哦,对了,我想起来,当初他死了之后,因为心疼,我直接封了我跟他居住的洞府,现在那个洞府还在,只不过当初被我破坏,不知道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哦,如果按照你这么说,那洞府内的东西和气息,应该不会出现太大差错。”叶枫摸着下巴,作深思状态。

“恩,如果不出现自然灾害,是不会有太大变化。”这个时候,十二少眼神中闪烁一丝奇异光亮,通常这个时候,人们喜欢叫这个光亮为坚定和自信。

“剑三十,有没有可以通过气息模拟场景的方法?”叶枫忽然朝剑三十神识传音道。

他记得有一个阵法, 可以通过气息,凝结成一个画面,复原当时的状况,这种阵法叫做镜像阵,需要一直灵性的狗放出一碗鲜血,然而通过八柄飞剑能够弄成这个场景来。

“有,你说说的是镜像阵,这个倒不是很难,你现在是洞虚初期修为施展起来完全没问题。”

“但问题是上哪里去找狗血?”叶枫哭笑不得,这个方法的确不难,可是一路走来,自己楞是没有看到一条狗的影子,这就略显尴尬了。

“那这件事情就要靠你了,再说, 伟大的主人,你是无所不能的,我相信你能办好事情。”剑三十微微一笑,有些幸灾乐祸,不过这家伙自从上一次叶枫帮他报仇之后,杀掉那凌家老祖,他对叶枫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能不能放猴血?”叶枫随即连忙询问,只不过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有些不太对劲,为什么自己会想起来放猴血?而不是猪血猫血鸭血什么的?

剑三十忽然哈哈大笑,捂着自己的嘴巴躺在剑匣内仰天大笑。

他眼睛里闪烁一丝狡黠神色,“这个嘛,你可试试,原则上虽然说有点困难,但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对不对呢?”

叶枫有些无语,他当然知道这剑三十心中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可是自己竟然鬼使神差觉得这个方法倒是可以试一试。

于是很悲催的小黄,此时躺在宇文胜密室之内养伤的小黄,不由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

这家伙很是无辜的朝密室周围看了一看,发现叶枫并没有来,随即一脸悻悻的重新躺在床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