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镜像复原,男人的爱

叶枫带着小黑,施展飞刀术,化为流光,一道绿影从幽罗城走出后,迅速朝天香谷而去,绿影成了绿点直至消失不见。

天香谷,此时气氛异常浓烈。

“叶枫到底来了没有?是不是你们藏起来了?”凌雪崖白衣如雪,剑眉狰狞朝宇文胜还有十二少道。

“叶枫来没有来,我怎么知道?凌雪崖,叶枫跟你关系如此好,你完全是知道他的性格的, 不妨多等待几日如何?”宇文胜虽然前句强势,不过碍于凌雪崖强大修为,他立刻话锋一转宽慰道。

“哼,顶多再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叶枫未到,我就要杀人。”

说完,凌雪崖一个跨步,走到一处山脉上,闭目养神起来。

而天香谷内,大殿广场外,十二少一脸阴沉,如果不是叶枫去找狗血,自己绝对跟这凌雪崖翻脸。

想杀自己,自己有不怕死,大不了身死道消!

“凌雪崖,在干什么呢?”

山峰之上,寒气逼人,凌雪崖双鬓之间,长发飘飘,白玉如雪,长身玉立,英俊潇洒,如果不是脸上捎带寒气,绝对能迷死万千少女。

凌雪崖听到背后有声音,而且还是那么熟悉,不是叶枫的 声音又是何人?

手中紫色光剑,直接插入剑鞘,转身一看,十分激动道:“叶枫,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死,哈哈,大难不死,我们都是有福气之人。”

凌雪崖显得很是高兴,伸开双臂,抱住叶枫,久久站立。

叶枫心中却是稍有尴尬,其实自己早就来了,不过他并没有跟凌虚崖解释,有时候并不是什么都跟对方说才好。、

再说了这件事关于十二少的,跟他说,肯定影响凌雪崖心情。

叶枫微微一笑,推开凌雪崖,“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些矫情了哦。”

叶枫说完,猛然一拍凌雪崖肩膀。

‘“嘿嘿,是,你说的是,倒是有点矫情了。”

凌雪崖嘴角一咧,灿烂无比,这家伙笑起来其实挺好看的,为何一直都喜欢板着脸呢?

或许他心中有伤心事吧。

“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你知道不,我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不知道为何,此时凌雪崖的话语多了起来。

叶枫理解他的心情,因为激动,因为 朋友还安然无恙,他心中自然高兴。

叶枫看了看远处一座青山,一只大鹏鸟展翅飞翔。

他微微道;“这件事情稍后再跟你说,现在我要跟你说个正事。”

叶枫话语刚落,凌雪崖脸色就转变起来,笑容消失,寒芒立现。

他知道叶枫要说什么。

“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关于十二少的。”叶枫提醒道。

“当然记得,你现在来了,我就要杀那十二少,这件事你别管,我知道你们之间有关系,可是叶枫,他杀我弟弟,这事情不共戴天,我此生难忘,而且我现在活着的目的你知道是什么吗?是报仇, 为我弟弟报仇!”

凌雪崖的语气有些激动,或许是大仇就在眼前,大仇就要得报,他情绪才激动起来。

叶枫深吸一口气,“凌雪崖,你冷静点,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不过这个事情很重要,看过之后,你自己决定,到时候你若是再想杀十二少,我不会阻拦。但是在我眼中,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分得清是非,不是那种妄杀之人!”

凌雪崖沉默,此时除了沉默,他居然找不出任何语言来反驳叶枫的话。

洞府黑暗,人在洞府内。

几双眼睛闪亮如同星辰,在黑暗洞府内,四处望着。

“你们都不要动,这件事我来做。”叶枫站在最前面,怀中抱着小黑。

凌雪崖在他身后,眼神明灭不定,心情十分糟糕,面上的神色犹豫不决。

宇文胜,十二少站在一起,宇文胜满脸期待,期待叶枫的这场复原,可以让十二少免去杀戮。

十二少,心情复杂, 有些忐忑,更多的是愧疚。

重新来到这个地方,他心中有些悲伤。、

想起那些日子,自己跟凌雪崖弟弟在一起的时光。

他们两个在一起,超越了整个修真界的认知情感,他们的爱情,或许这辈子都没人能真正理解吧?

是不是有人会理解呢?十二少有时候也希望有人理解,可是没有,叶枫也不理解自己。

心情悲伤,沉重,愧疚更多,如果这个事情过去,自己无论活着还是死了,自己都要做那件事,他心中早已经有那个想法,这次他下了决定。

噗嗤一声,一道血色光亮,三昧真火从叶枫手掌心迸射而出。

小黑的狗脚之上,滴下两三滴鲜血,嗖嗖嗖,八柄剑意从叶枫背后剑匣**出。

围绕叶枫旋转,鲜血荡漾在空气中,与八柄剑意融合在一起。

刹那间一道蓝色光波出现,宛如一片海洋,约莫有一扇门大小,就那么的悬浮在几个人上空。

狗血果然还是有效果,叶枫感叹一声,狗血加持下的镜像阵,浮现的景象清洗无比,而且也没有出现薄雾看不清楚最后消散的状况。

处处青山,山峰险峻挺拔,有一座山谷。

山谷之下,两位绝世佳公子,长身玉立,宛如白面书生。

正是天香谷。

洞府之内,灵气闪耀,葵花宝典,功法霸道,忽然间,那修炼之人,眉头紧锁,走火入魔。

这一切都是十二少跟叶枫之前所说内容,没有丝毫偏差,在一遍的凌虚崖再次看到熟悉面容,自己弟弟的音容笑貌,心中忽然一痛。

尤其是看到弟弟走火入魔修炼葵花宝典的时候,面色紧张无比。

就好像是弟弟还在自己面前一般。

十二少关切之意浓重无比,抱着凌雪崖走火入魔的弟弟仰天痛苦,不断输入灵气想要救回心爱之人。、

可惜,事与愿违。

那天下雨,雨瓢泼无情,整个天空,电闪雷鸣。

十二少疯狂跃出洞府,仰天长啸,破口大骂,大雨从头顶落下,与那眼泪融合在一起,淋湿他的全身。

他的眼角泪水涌动,直到流出鲜血来以旧破口大骂,骂苍天为何如此,为何如此不公,为何让自己两人分离?

双膝跪地,喉咙嘶哑,最后昏死过去。

洞府内,只觉得被一股悲悯所笼罩,里面的所有人包括那小黑还有小黄,都呜呜的叫了几声。

叶枫眉头紧促,眼神里满是不忍,没想到当初的情景比十二少描述的要悲伤许多,要痛苦许多。

看着十二少的眼神,有了很大不同。

十二少此时,再次满面水汽,两行清泪从眼角落下,一身青衫下的身体显得有些萧索落寞,更是有些羸弱。

而凌雪崖此时面色苍白,宛如一张白纸,身体在微微颤抖。

“阿弟,阿弟……”他嘴角呢喃多句,每一次呢喃,背后的剑都会悲鸣一声。

剑由主人心伤而悲鸣,悲鸣再次浓重一分。

宇文胜呢,他是十二少的兄弟,他又是什么感情呢?

他的眼里难道不是充满悲伤和不忍,同情和理解吗?

叶枫感动了,的确是被感动了,男人之间的情谊也可以如此,男人之间也是有生死离别。

男人也可以像女人一样,那么用情,用情至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