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伤心人,小木屋

“我来找人。”叶枫淡淡的看着面前的长发男人。

“找人?”男人忽然一笑。

“找什么人?情人?仇人?还是亲人?”

“都不是,找朋友。”叶枫眉毛一轩道。

“哦,那你知不知道这里不允许外人进来?”男人眼神一寒,很是正色道。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知道我要找人,人在这里,难不成我还要出去找?”叶枫见男人语气不善,眼神微缩看向男人道。

“呵呵,我刚才已经说了,这里不允许外人进来。”男人继续道。

“那非要进来怎么办?”叶枫眉头一挑,似有挑战之意。

面前的男人修为强大, 洞虚初期,但是他不畏惧。

“我记得之前也有人跟你这么横,可是最后他躺在这里,化成了白骨,肉身都被毒蛇吃掉。”男人说到这里,眼神里浮现惋惜目光,嘴角更是发出滋滋的声音,他的牙齿在咬动。

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小红在一边,秀美皱起,眉心凝成了一个川字,看起来她很难受。

“小姑娘不要怕,我不杀女人。”男人微微一笑,刹那间狰狞面庞消失不见,看起来是那么阳光,让人根本不相信,他刚才会发出那么冰冷 的目光和浮现如此刁钻阴险恐怖的表情。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也要死在这里?”叶枫把手心的笛子收起来,示意小红离开自己三米开外。

“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个意思。”男人忽然微微一笑,只是这次笑跟刚才略有不同,是淡淡 的笑,眼神似乎在说话。

一开始的意思跟现在的意思不一样,一开始要杀叶枫,是不是现在不准备杀人了?

“哦,现在不杀了?”叶枫似乎能看穿人的心意,看穿人的内心,直达灵魂。

“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很显然,你是聪明人,不过,我要问一下,你的那个朋友是什么人?什么模样?或许我还真的看到过。”诡异的一笑,没错,男人的笑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

此时,丛林里起了一道风,一股腥气从四面发散过来,叶枫知道那是沼泽的气息。

沼泽的气息,并不代表有人过来,一个人没有,在这里还是只是叶枫,小红和长发男人三个人。

“我家小姐穿着绿色衣衫,长得很可爱很俊俏,模样让人很心疼,一般不会有人伤害她的。”小红没等叶枫开口,直接朝长发男人说道。

“是不是,腰间还带着一个绿色鞭子,跟腰带一样,脑袋上三千青丝挽起,别着一个银色簪子?”长发男人微微笑道。

“咦?你怎么知道?”小红好奇询问。

“他肯定见过,所以才知道。”叶枫脸色一冷,语气更冷,眼神非常冷,盯着长发男人看,似乎要看穿他的内心看穿他的灵魂。

“说,他现在在哪里?”叶枫忽然大声一喝。

长发男子怀中的那一只小蛇被叶枫这么一喊,大声一震,竟然是朝怀中缩回一小节,只是两只绿色的眼镜散发更为浓郁的毒芒,舌头殷红伸出来,丝丝丝的晃动。

“哈哈哈哈……”长发男人忽然扬天笑了四声。

“别紧张,外来人,我虽然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穿的是什么样子,但未必是我杀的。我且告诉你,你的情人,哦,不,是你的朋友。”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男人立刻改口。

“你的朋友是被一个叫做磟碡的人抓走了。”长发男人随后说出来。

“磟碡?他是谁?他在那里?”叶枫双眼此时竟然也如同男人怀中藏着的那个蛇一样,发出恶狠狠的光芒。

“磟碡,他很毒,他也很有势力,他是元婴后期修为,是我们这里的天才,他的爷爷是谷主,但是他这个人,很好色,极为好色,我们这里的女人,很多人都被他玷污过,所以很多人想要他死, 可是很多人都办不到。

男人说的话的时候,忽然眼镜通红,额头青筋冒出来,语气急促,眼神发出恶毒般的怒火,他的心跳加速,怀中的那一只毒蛇舌头发出的丝丝丝声音更为强烈。

他为什么会这样?小红看到男人如此表情,如此突兀的表情,大惊失色,手掌心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衣袖,自己那红色衣衫。

她甚至能感受到手心里都是汗水,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叶枫眉头紧锁,他能够感受到男人的怒火,他的怨恨,他的恶毒。

这个男人一定跟那个叫磟碡的人,有血海深仇,他刚才提到女人,对,那个磟碡很好色,说不定,他有妹妹,或者姐姐。

忽然想到这里,叶枫不敢想下去了,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噩梦,他甚至开始担心起木婉清的安危来,这磟碡肯定会对她下毒手。

他不在迟疑,他准备走,所以他要朝磟碡飞往那个地方了。

“所以,你要我去杀他,你要放我走!”叶枫看着男人,眼神相互交汇在一起,此时就,他们似乎成了朋友,他们能听得懂对方的话,即使对方还没开口,但是已经明白了他要说什么。

“对,我要放你走,就朝这个东方过去,有一间木屋子,很少有人过去,因为磟碡不允许别人过去,那是他的巢穴,他在那里炼毒,在那里**,如果恰好有毒药练成,他就会拿身边的那个恰好在的女人试毒,很少有人能敌得过那毒药,虽然仅仅是一点粉末。”男人眼神中浮现一丝痛苦,一点恐惧。

是什么让他如此痛苦和恐惧?

叶枫没有问,因为他已经多少知道。

“好,我去。”叶枫去了,果然去了,没有一点迟疑。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已经从男人身边离开,带着小红离开。

男人看着叶枫离去,嘴里又开始念叨那句歌词。

儿须功名

酒须醉

酒后倾诉

是心言

他眼神开始恢复迷离,他的心依旧很痛,他的歌曲很动人。

但是叶枫不在听到,小红也没有听到。

“叶枫,他为什么会放我们离开?”小红刚才在两人身边,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她还是没有听懂。

她有些模糊,是啊,男人之间的谈话,有时候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得懂。

叶枫眼神看着远处,前方都是树木,薄雾浓浓,他淡淡道:“他要我的手来当他的手,他要我做他不敢做的事情,杀他不敢或者杀不了的人。”

“啊,是这样!”小红忽然大叫一声,叶枫的解释他明白过来。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怪不得放我们过去,之前,我还以为他要阻拦我们,你知道的,他怀中的那个毒蛇很恐怖……”小红提到那个毒蛇的时候,眼神里浮现一丝惊悸,的确,女孩子面对毒蛇,通常都会觉得害怕,面色会变得苍白。

小红是女孩子,自然不例外。

叶枫停顿,那个男人是洞虚初期,跟自己一样修为,那个磟碡的男人是元婴后期,他绝对可以杀掉他,但是他没有,他肯定是不敢。

不管他敢不敢,可自己必须救人。

前方,浓雾忽然变薄,一个木屋子出现。

正如之前那个唱着

儿须功名

酒须醉

酒后倾诉

是心言

的男人所说,这里很安静,旁边是没有人把守,在东方,东方尽头,丛林之中,一个简陋的用杉木打造而成的小木屋就那么的突然出现。

叶枫屏住呼吸,小红呼吸急促,她的双眼闪烁一丝光芒,灼热光芒。

她的手不知不觉间摸上了叶枫的手,叶枫顿时感觉一股温热一股娇柔传入手掌心,传入内心。

小红脸色更红,比她的衣服还要红。

“怎么了?”叶枫忽然心中一紧。

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